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九尾天狐
  黑暗沒有繼續多久,在李青云的注視下,異變已然陡生!

  大殿之中,那被黑暗籠罩的深處,忽然有一聲蒼涼的呼嘯,浩浩蕩蕩傳來。圍繞在周圍地面上的那些兇神石刻,同時發出紅色光芒,一個接著一個亮了起來。

  當第八個兇神石刻也亮起來的時候,大殿中回蕩著的蒼涼呼嘯已經轉成凄厲,充斥了整個空間。不知什么時候開始,這個嚴嚴實實的大殿之上竟然開始有風不停旋轉。

  李青云法力運轉,雷元罡氣運行,在周身形成了一個防御雷盾,他的身軀堪比神獸,但是世事無常,誰也說不出去接下來會遇到什么,比起只用肉身抵擋,李青云更相信雷盾的防御。

  幾乎就在李青云做好防御同時,一聲轟隆巨響,所有的石刻大放光芒,瞬間那紅光竟似成為有形之物,從那些兇神石刻之上騰騰而起,同時保持著石刻本來模樣,變做了一個紅光凝聚而成的平面升到半空。

  一個接一個的兇神化作紅色的光凝聚在半空之上,李青云此刻也終于看出了圍繞在兇神石刻外圍的那條彎曲不直的石刻。

  那是一個巨大的火焰圖騰,將所有的兇神包裹其中,隨著越來越急的狂風,這詭異的光圈慢慢升高,片刻后凝聚在李青云頭頂上方。

  一個個模樣猙獰的兇神此刻都像復活過來一般,在巨大火焰狀的血紅色光圈里仰天大笑。此時此刻,大殿里的黑暗早已被驅逐一空,所有的地方都被這個耀眼至極的光圈所照亮。

  紅色光圈開始慢慢旋轉,速度漸漸加快,連帶著大殿上的風速也越來越急促。

  李青云靜靜注視,沒有絲毫恐懼。

  空氣中詭異的氣氛越來越重,急促尖銳的風聲中似乎開始夾雜著神秘兇狠的獰笑,就像傳說中九幽的惡鬼來到人世。

  那紅色的光圈終于升到了穹頂,在樸實無華的石板下越轉越快,紅色的光芒如雨紛紛灑下,像地獄里飄灑的血雨。

  “轟!”

  急促旋轉到幾乎目不暇接的地步之后,突然,紅色的光圈戛然而止,毫無先兆的就這般突然停下。下一刻,在這團血紅色火焰的上方,巨大的石板如被召喚移開,以火焰圖騰為中心向四周退去。

  血色紅光中,兩團熾熱的目光亮了起來。

  “吼……”

  低沉的咆哮從上空的紅光中傳來,剎那間整座大殿似乎都在顫抖,所有的神祇此刻一起吶喊!

  巨大的身軀帶著不可思議的高溫,全身上下如燃燒的火焰,一只巨獸從上方直撲而下。

  “斬鬼神!”

  幾乎在巨獸撲來的瞬間,李青云手中天罰劍陡然散發強烈的劍意,那劍意不再是往日的雷霆意志,而是一股一往無前,斬天斗地的氣勢。

  天地正氣,浩然長存,不求誅仙,但斬鬼神!

  一道仿若能斬斷空間的劍刃在大殿劃過,天地失色,時間好似禁止,火焰巨獸保持著俯沖姿勢,它眼中還帶著火紅怒意,只是這個怒意在飛速消失。

  叮,叮.

  兩聲清脆的物體掉落聲傳來,那火焰巨獸轟然散去,化為一縷縷火焰精氣游蕩在四周。

  地面,是碎成兩塊的奇石,同時分裂成兩半的還有那火焰圖騰,而在大殿上方,赫然出現了一個圓形洞口,只是這洞口上一道深深的劍痕似乎在訴說著李青云剛才神鬼莫測的一擊。

  “邪魔外道,不過如此。”

  李青云冷哼,往頭頂那洞口飛了上去。

  第二層祭壇里除了上來的那個圓洞有淡淡紅光外,周圍都是漆黑一片,但在黑暗深處,還有一個散發著微光的事物。

  李青云向那里走了過去。

  那是一塊半人多高的石臺,呈圓柱形狀,整塊石頭與周圍的赤紅巖石截然不同,散發著淡淡涼意的同時,從石柱之上發出的微光竟然是不停變幻著顏色,時而微紅、時而淡紫、時而鵝黃、時而青綠,煞是好看。

  而在石臺的平面之上,有一道圓環狀的凹痕,旁邊刻著三字──

  玄火鑒!

  李青云眉頭微皺,拿出玄火鑒,凝視了片刻,然后將它放到那道凹痕之中,竟然是天衣無縫。

  片刻之后,突然從頭頂傳來沉悶的聲音。李青云抬頭,只見頭頂的石板,在低沉的聲音中緩緩退開而現出了一個石洞。

  幾乎就在同時,周圍的氣溫不可思議地突然下降,從本來的酷熱瞬間變得寒冷如冰。趁著那微弱的紅光,甚至可以看到從通往第三層的那個圓洞中飄下的絲絲寒冷白氣。

  至熱至冷之氣,竟然會同時存在在這個玄火祭壇之中!

  李青云嘴角露出了淡淡笑容,伸手一招,玄火鑒從石臺上飛了回來,他放到懷里,更不多說什么,再度向最高的那一層飛去。

  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下方那個火山口的熱氣似乎根本無法影響這里,以致于當李青云踏上第三層的地面之后,竟發覺腳下結的是厚厚的冰塊。

  這里沒有任何發光的東西,但雷盾的光芒足夠李青云看清周圍的一切。

  環顧四周,那是不知凝結了多少歲月的堅冰,仿佛在輕輕訴說著什么

  他慢慢向前走去,腳步踏在冰塊之上的聲音悠悠傳蕩開去,打破了這里仿佛亙古的沉默。

  忽然,一個低沉而微帶驚訝,柔和而有一絲蒼涼之意的女子聲音,在黑暗深處幽幽響起:“你不是上官策?”

  李青云立刻停住了身子,片刻之后,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前方黑暗最深處,緩緩道:“我不是?”

  那聲音沉默了一會,慢慢地道:“你是誰?”

  李青云反問道:“你又是誰?”

  周圍堅冰所散發出來的藍光似乎閃了一閃,那個女子聲音沉默了。片刻之后,兩團幽亮的微光,仿佛是無盡深邃的眼瞳,在黑暗最深處一閃、一閃,凝望李青云。

  許久,她突然驚訝道:“好高深的修為,好強的雷霆意志,咦,你居然還修煉了雷罰之力,你是怎么做到的?”

  聽到對方的驚疑,李青云的驚訝不比對方少,雷罰之力,那可是他從未與人說起過的力量,就是他師父田不易和掌門道玄都不知道他有雷罰之力,只知曉他掌握了一種偉力。

  而眼前之人居然只是根據他的雷盾,就把他的底細給看清,這是何等眼力?

  “你到底是誰?既然知道雷罰之力,你就該清楚,逼我動手,后果很可怕。”

  那女子聲音哼了一聲,道:“你又不是掌握了真正雷罰力量,我怕什么,不過你不是焚香谷弟子,竟然能夠輕松上到這玄火祭壇第三層,果然有些大本事……”

  “不對!”

  突然,那女子聲音一下子尖銳提高,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聲音里赫然多了一絲激動。

  “不對,你就算道行再高,但除了上官老鬼,全天下只有……只有玄火鑒能夠開此祭壇三層。你,你身上有玄火鑒?”

  話說到最后,仿佛映襯著她激動的聲音,瞬間李青云周圍附近的堅冰同時藍光都亮了起來。

  李青云眉頭一皺,但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一雙黑暗中的幽幽目光,已經落到了他懷中那露出一角的玄火鑒上。

  古老的火焰圖騰,像是在緩緩燃燒。

  “玄火鑒!”

  一聲尖銳長嘯,那女子聲音瞬間高亢,夾雜著無數痛苦、驚訝、悲傷、絕望,和一絲蒼涼。

  “為什么,為什么玄火鑒竟然會在你的身上?小六呢?小六呢……”

  她尖聲長嘯,仿佛失去了理智。玄火祭壇神秘的第三層之上,黑暗深處,忽然間藍光爆發,無數道陰影在淡藍光芒下飛舞,在黑暗與光明的間隙游動不安。

  一個身影,如從黑暗深淵飛出,從無數寒冰中綻放,又似從亙古蒼涼中走來,如妖魔一般巨大的影子,舞動在這個空間之中。

  那個身影的背后,仿佛如夢魘般飛舞著九條陰影。

  李青云目光如電,表情怪異地慢慢說道:“九尾天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