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玄火壇
  前方走來的是李洵和燕虹,從最開始空桑山的敵視,到死澤的恭敬,李洵和燕虹對他的態度到是大有改觀。

  李青云本來還想好好交流,多一個朋友多一條路,但現在看焚香谷的情況,以后別反目成仇就是好事。

  只見他們二人緩緩走來,彼此間似乎正在說話。走到近處,只聽燕虹道:“師兄,那些怪物為什么突然沖了進來?”

  李洵皺了皺眉,顯然也是不大理解。但看他面色冷峻,冷冷道:“那些不開化的畜生,誰能知道他們在想什么!要我說這些魚人膽敢侵犯山谷,就要叫他們有來無回才對,何必還要再去麻煩上官師叔?”

  燕虹柔聲道:“師兄,你別生氣,谷主深謀遠慮,此事必定有我們暫時不能知曉的地方。當初與這些蠻族交涉時候,正是上官師叔施展神通一舉震懾,那些蠻族將他老人家視作天人,只要他老人家出面,那些怪物必定乖乖離去。谷主讓我們去請上官師叔出來,想必就是這個原因。”

  李洵哼了一聲,道:“這些我自然知道,但我就不明白以我們焚香谷之尊,何必對這些怪物低聲下氣的,現在還要請上官師叔出面,這事情若是傳了出去,我們焚香谷豈不是成了天下正道的笑柄嗎?”

  燕虹微笑道:“師兄,想來這些蠻族還有些可用之處,所以谷主才容忍他們三分。等到將來……”說到此處,她忽然住口不說,但一雙眼睛望著李洵,似乎更有千言萬語。

  李洵嘴角一撇,英俊的臉龐上似有一絲不服,遠遠看去,卻更增添幾分瀟灑。不過他倒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輕嘆一聲,和燕虹緩緩走上旁邊一條小路,過了一會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了。

  陰影中,李青云聽到他們討論,心中一動,“上官師叔?能讓傲氣的李洵這般尊敬,還姓上官,那定然就是上官策了。”

  對于上官策,李青云是未見其人,先聞其名。

  想當初在青云門玉清殿上,就是魔教妖人冒充上官策偷襲普泓上人等人,后被他識破,所以對于上官策,他記憶深刻。

  忽的李青云又想起當時道玄真人說過,上官策鎮守焚香谷玄火壇分不開身,他居然沒發現對方的異常,實在老糊涂。

  念此,李青云眼前一亮,有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感覺。

  李青云在黑暗中無聲地笑了笑,身影忽起,快如鬼魅,往李洵和燕虹離開的那條僻靜小路上去了。

  遠處,一個焚香谷弟子正往這里走來,李青云就這么徑直從他身旁走過,然而那弟子居然毫無所察,繼續自己的巡邏。

  小徑幽幽,這條路卻是意外的綿長,顯然那位上官師叔所在的地方很是僻靜。

  李青云在這條路上沒走多遠,周圍就再也見不到其他房子,道路兩旁都是樹木花草,夜風吹來,在天際那輪幽月光輝之下,樹影婆娑,看去像是什么妖魔亂舞一般,透露著一絲詭異。

  小心地沿著這條小徑往前走著,走了好一會兒,卻沒有像在外面一樣看到有什么岔路,看來這條路是直接通往那位上官師叔所在地方的。

  焚香谷占地極大,這一條小徑,看著彎彎曲曲,更是通往山谷深處。

  忽地,前方道旁有一白色方形物突然出現,李青云目光一凝,定睛看去,卻是一塊石碑,上面刻著兩行八字:

  玄火重地

  弟子止步

  李青云頓足,“看來前方就是玄火壇了,弟子止步?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焚香谷的弟子。”

  李青云無視那警告,施施然踏過那石碑。

  說起來那塊石碑看去雖然平凡無奇,但似乎是個分界地方,過了石碑之后,不知怎么,小徑竟然還是一樣彎彎曲曲向前延伸,但道路兩旁的樹木花草卻明顯稀少了許多。

  先是地面上的青草逐漸消失,然后是低矮的灌木,最后連兩旁本來茂密的樹木也漸漸變得稀疏。不要說地面開始龜裂,就是剩下的幾棵樹,樹身枝頭竟也是變得一片枯黃,倒似乎這附近極度缺水,土地被烤焦了一般。

  “玄火壇,難不成沒有了玄火鑒,里面依然有烈火存在?”李青云暗自想著。

  沿著小徑,轉過了最后一道彎。

  突然,定力如他竟然也不禁身子為之一震,在他面前出現的是一大塊的空地,一股也不知從哪里吹來的熱浪撲面而來。

  空地正中央赫然是一座巨大圓形的祭壇,底部懸空,十三根白玉石所做的高達三丈的巨大石柱支撐起整座祭壇。其中祭壇邊緣共有十二根白玉石柱,每一根都有二人合抱之粗,而在祭壇中間最粗大的一根白玉石柱,看去至少要五、六人才能合抱起來。

  而在祭壇上方,所有的建筑都是用一種赤紅色的奇異石材所筑,臺階、欄桿,無不如此。在祭壇的中央,聳立著高大雄偉的殿堂,呈現出寶塔形狀,共有三層,每高一層,便比下一層小了一半左右,但每一層看去幾乎都有不可思議的十丈之高。

  遠遠望去,這個祭壇簡直就是一團巨大燃燒的赤紅火焰,直刺蒼穹。凡人站在這個祭壇之下,幾乎如螻蟻一般,渺小至極。

  “這就是玄火壇嗎?!”

  李青云定了定神,隨即悄無聲息地飄了過去。

  一接近這玄火潭附近,空氣中的熱氣頓時高了數倍不止,李青云伸手感應了一下,驚道:“好高的溫度,此等溫度,只怕凡人踏入直接能被熱死,就算有修為,這空氣中的焦躁氣息也能迅速瓦解一個人的內心,這倒是比什么任何守衛都要厲害,怪不得這里連一個守衛都沒有。”

  “可惜,任憑你溫度再高,對我有沒有作用。”

  以李青云如今的修為,加上第二次脫胎換骨的身體,別說眼前的溫度,就是被他丟進巖漿,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事。

  所以他直接無視了周圍的溫度,想要繼續探查。

  不過他剛要邁步,忽地從玄火壇上方傳來了一陣腳步聲音。

  李青云向周圍疾看一眼,卻見周圍根本沒有任何遮擋之處,微一沉吟間,人便飛進了玄火壇下方,隱身在一根粗大的白玉石柱后面。

  他藏在石柱背后,下意識地伸手觸摸石柱,突然間手上一燙,溫度之高,仿若烙鐵。

  這玄火壇下,竟連這石柱也是滾燙的。

  “這玄火壇到底是何存在,怎地有這么高的溫度?”李青云想著。

  腳步聲大了起來,顯然有人走了下來,忽聽有個蒼老聲音緩緩地道:“既然谷主相請,我自然要去。只是你們倒是告訴我,那些魚人為何突然如此暴戾,竟然到了要攻打山谷的地步?”

  李青云藏身在石柱陰影之中,向外望去,只見李洵、燕虹二人跟在一個灰衣老者背后,神色恭敬地走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