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驚現六尾和三尾
  與此同時,老者和孫圖也聽了出來,頓時臉色大變,同時騰空而起,向寺外飛去。

  古剎之外,遠處一個山丘背后。

  一道紅芒,在夜色里豁然綻放,沖到半空,隨即劈下。

  遠隔在數十丈外,李青云也感受到一絲炙熱之氣。

  “極熱之力?這是誰?”

  李青云疑惑中,焚香谷那兩人如飛而至,但那老者的道行明顯比孫圖高了許多,只一會工夫竟將孫圖拉下了數丈之遠,同時手中已然多了一把暗紅仙劍,往那道紅芒閃亮處疾飛過去。

  只是還不等他飛到山丘背后,只聽得一聲大吼,帶著絕望,回蕩在這個黑暗的夜色之中。那老者臉色大變,腳下更急,呼的一聲已然飛了過去,李青云則悄無聲息地從另一方向,也跟了上去,繞到了山丘背后。

  一股血腥氣息,登時撲面而來。被劈為兩半的披風從半空中緩緩飄下,暗紅的鮮血濺的到處都是,那個現出真身的神秘人物,果然是一個魚頭人身的魚人,但此刻竟被人生生從頭到胯下,一刀劈成兩半,有股股魚香從傷口出散發,尸身倒在地上,但兇手卻已經不見了人影。

  那老者驚怒交加,這兇手在頃刻間出手殺人,隨即隱身不見,這份道行當真非同小可。雖然他心里看這些魚人極不順眼,但卻知道谷主與這些蠻族實有大事商議,此番竟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暴起狙殺,萬一那邊追究起來,自己實在難以交代。

  這時孫圖也趕到現場,將這一幕血腥圖像看在眼里,登時目瞪口呆。

  那老者臉色難看之極,忽地騰身而起,暗紅光芒托在腳下,飛到半空,舉目四望,卻只見四下漆黑一片,茫茫林海,哪里找的到兇手蹤影?

  忽地,他大聲喝道:“哪一位高人在此,請出來一見,焚香谷呂順請教!”

  這聲音遠遠傳了出去,片刻后在林海之間,隱隱有回聲傳了回來,到處都是“呂順請教……呂順請教……”

  只是除此之外,卻是再無聲息。

  呂順雙眼如要噴出火來,片刻后落下地,對孫圖疾道:“你收拾一下族長尸體,帶回谷中,兇手下手不久,必定還在附近,我挖地三尺,也要將此人找出來。”

  孫圖連忙點頭,道:“師叔小心。”

  話音未落,呂順已然騰身而起,沒入了那一片樹林黑暗之中。孫圖轉過身來,看著地下那變成兩半的尸首,一股血腥氣撲鼻而來,忍不住露出厭惡之色,呸了一聲。

  李青云緩緩退了回來,在暗處沉吟片刻,又向四周地形上仔細望了一眼,隨即目光落到了自己剛剛出來的那座古剎之上,立刻悄無聲息地掠了過去。

  夜色冷冷,黑云蔽月。

  雖然不過才一會功夫,但這座古剎之內,突然又像是陰沉黑暗了許多,只有偶爾從黑云里探出頭來的月光,才會照亮了些許地方,但片刻后又歸于黑暗。

  李青云緩緩走了出來,站在大殿之前的空地之上,一雙眼緊盯著大殿。

  冷風吹來,殘破的窗戶發出了詭異的“吱呀”聲,在黑暗中低低響著。

  “恩公果然厲害,我瞞得過呂順,卻瞞不過你啊!”

  大殿里的黑暗中,忽地響起了幽幽的話語,輕輕飄了出來。

  ......

  南疆幽月,孤懸在西方天際。

  深山古剎,蟲鳴凄切,一派凄涼幽暗景色。

  “呼!”

  一聲呼嘯,光芒閃處,呂順馭劍飛來,落到了這座古剎庭院之中,雙眼里精光閃耀,一分一分仔細地向這座古剎大殿掃過去。

  他在剛才已經馭劍搜遍了附近十里,毫無所獲,竟沒有見到一個人影,思量之下,卻突然驚覺這座古剎反而是自己疏忽的所在。

  夜風冷冷,已經廢棄的大殿連大門都已經不見,雖然就在剛才不久,呂順還在大殿里面與人談話。只是此刻看去,里面突然變得陰氣森森,黑暗中仿佛有什么東西窺視著他一樣。

  他手心忽然冒出了些許冷汗。

  剛才死的那個魚頭人身的怪物,是南蠻魚人族的族長,此番在與自己見面的時候被人狙殺,自己實在是脫不了干系。他深知南蠻異族和自己門派暗地里有著神秘交往,更了解那些蠻族的可怕與殘忍,此番若不給蠻族一個交代,只怕自己要有苦頭吃了。

  但以他對南蠻異族的了解,這些魚人的戰力非同小可,雖然和自己這等修行高深的修真之士相比仍有不如,但要想一招即殺,這狙擊之人的道法之高,只怕不在自己之下。

  呂順深深吸氣,忽地高聲道:“是哪一位高人,請出來說話。”

  “說話……說話……”

  夜風帶著他話音的尾聲,在古剎中間輕輕飄蕩著,只是大殿之中依然一片寂靜,沒有任何的聲音。

  呂順臉色更沉,一咬牙,手中仙劍光芒大盛,人劍合一沖進了大殿之中,片刻大殿里頓時明亮起來。

  半晌,只聽呂順在大殿里東翻西找,乒乒乓乓響了好一會兒,但最終還是頹然走了出來,顯然一無所獲。

  他站在臺階之上,面色陰晴不定,過了許久,一跺腳,嘆道:“罷了,罷了。”

  說著不停搖頭,隨即御劍而起,往南而去,片刻間消失無蹤。

  古剎之中頓時安靜了下來,剛才被呂順驚嚇消失的蟲鳴,也再一次響了起來,冷月清風,又是一副荒涼景色。

  只是隨著呂順消失了許久,這古剎仿佛也失去生機一般,依舊沒有什么動靜。又過了片刻,忽然半空中一聲銳嘯,紅色劍芒突然從高空云層疾沖下來,迅疾無比地落在古剎庭院之中,搖晃幾下,現出了呂順身影。

  他這番去而復來,竟然是施了個空城計謀,假裝遠遁,卻從遠處折返,藏身在天空黑云之中。可惜饒是如此,古剎之中卻依然無人出現,呂順面上終于露出沮喪神色,長嘆一聲,沉默了片刻,才再次馭劍飛起,往南方飛去,此后再也不見他的蹤影,看來這一次是真的走了。

  古剎之中,也再一次恢復了寧靜,但片刻之后,三道黑影晃動,緩緩現出了三個人影。

  當先一人,慢慢走到庭院當中,月華如水,冷冷灑下,將他的身影,在殘破的青石庭院石板上,拉出一條細長的影子。

  正是李青云。

  抬頭,望月。

  月色清冷,照在他的臉上。

  忽然間,他看去竟仿佛有了幾分滄桑。

  “怎么,恩公喜愛這南疆月色么?”忽然,身后一道仍舊隱沒在陰影里的窈窕身影,發出柔媚的聲音,傳入他的耳中。

  李青云慢慢收回目光,卻并不回頭,也不回答那個陰影女子的問題,反而問道:“你們為什么要來這里?”

  “因為這里有我們必須要救的人。”另一道略顯英氣的聲音斬釘截鐵的說道。

  隨即兩人走出了陰影,月光照亮了他們的模樣,赫然是黑石洞李青云放走的六尾和三尾妖狐。

  “誰?”李青云道。

  俊美異常的六尾看著李青云的背影,和三尾對望一眼,忽的同時跪拜在李青云面前,道:“是我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