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三十章 第二次脫胎換骨
  時間在這一刻寂靜下來,剛才還爭斗的你死我活的黑水玄蛇和黃鳥,剛才還爭斗的驚天動地風云變色的兩只巨獸,突然身子都像是僵住了一般。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呼,味道不咋滴。”

  李青云打了個飽嗝,手中捏著一顆小小光亮的石頭,然后向半空中輕輕一扔,張開嘴巴,像吃花生米一般,啊嗚一口,給吞了進去。

  ......

  遠處,法相眾人一起流汗,想不到平時穩重成熟的李青云居然會有這么幼稚的一面。

  到是陸雪琪會心一笑,李青云在人前嚴肅沉穩,其實內心多像一個小孩,沒有修煉的時候,他最喜歡的事就是去找水麒麟喝酒玩鬧。

  眾人發愣中,忽地,只聽一聲咆哮,一聲銳嘯,黑水玄蛇和黃鳥同時狂怒沖下,蛇頭鳥喙,一起向李青云沖去。

  “來得好。”

  李青云可不是軟柿子,看到兩只上古異獸沖來,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目露神光,期待無比。

  那神藥不知道在這神木中孕育了多少年,其功效之強大,一進入李青云身體,就讓他精氣神高漲,龐大而精純的靈氣不斷身體里盤旋,幾乎要撐爆他的身體。

  說起來這神藥既然會被黃鳥守護,被黑水玄蛇覬覦,藥力肯定對它們也有神效,普通人服用恐怕就是爆體而亡的下場,也只有李青云恐怖的肉身,還有無與倫比的天賦才能承受下來。

  只不過,這神藥的藥力還是太過于強大,李青云有感覺,要是放任不管,他只怕也沒有什么好下場。

  悄然的,李青云開始了易筋經第二次脫胎換骨演變,同時主動沖向黑水玄蛇和黃鳥,想要借助他們的力量釋放藥力,同時完成第二次脫胎換骨的錘煉。

  三者很快接觸到一起,李青云為了釋放藥力,連天罰神劍都沒用,渾身沐浴雷霆,直接和黑水玄蛇和黃鳥硬碰硬。

  轟轟轟......

  巨大的沖擊在三方碰撞中傳開,李青云竟然在神藥的加持下,純以肉身和兩只上古異獸斗在了一起。

  遠處,法相等人目瞪口呆,杜必書有些結巴道:“師,師弟莫非是蠻荒異獸變的不成?”

  沒人能回答,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三者纏斗。

  吼...

  啾...

  兩獸怒吼不斷,因為它們發現居然奈何不得眼前的小偷,彼此對望,彼此互為天敵的它們竟然暫時放下宿怨,選擇了合作。

  只見黑水玄蛇高高聳立而起,蛇身敞開,不斷蓄力,顯然是準備致命一擊,而黃鳥在李青云頭頂飛舞著,不斷進攻阻止李青云去打斷黑水玄蛇。

  片刻之后,黃鳥一聲清鳴展翅高飛,李青云扭頭看向黑水玄蛇,卻只見一道黑光閃過,對方的速度太快了,快到李青云都來不及反應,只是雙手放在胸前,下一秒他的身體宛如被一座山岳撞擊,身體急速飛了出去,與此同時黃鳥口中猛地射出一道彩色光柱,狠狠向著李青云轟去。

  嘭,李青云和剩下的神木親密接觸,那在黑水玄蛇和黃鳥戰斗中都不曾斷裂的神木,居然在此刻裂開一個大大的口子,李青云的身體深深陷入其中,看不見影子。

  “師弟。”

  “李師兄。”

  “師兄。”

  陸雪琪等人變了臉色,當即想要上去援助,然而還不等他們上前,異變陡生。

  在那神木之上,一圈始終盛開的鮮花突然間紅光暴漲,連做一體,高空之上,更是出現了一只通體泛紅的古鼎,正是鬼王宗鎮宗奇寶——伏龍鼎。

  而站在伏龍鼎上的一人,面色從容,口中念念有詞,正是鬼王。

  神秘的咒文,再一次回蕩起來,同時幽姬也出現在花圃之旁,雙手連連揮動,瞬間在伏龍鼎神秘莫測的靈力催動之下,“困龍闕”法陣再度發動,紅光席卷而上,連接一片,成暗紅光幕,匯聚到高空中的伏龍鼎上,將黃鳥生生困在其中。

  黃鳥如何肯束手待擒,立刻左沖右突,但不知是與黑水玄蛇劇斗后消耗了太多力量,還是剛才施法大招,力氣還未恢復,竟然幾度碰壁,無論如何也沖不出去,反而被神秘之力回震,全身傷勢看著更重。

  末了,似乎知道無能為力,黃鳥一聲哀鳴,停在紅色光幕之中,不再動彈。

  鬼王一聲長笑,落了下來。

  “鬼王!”

  陸雪琪等人看到黃鳥被困,又看到鬼王出現,一個個眉頭緊皺,飛到李青云砸開那裂縫前,警惕的盯著鬼王。

  鬼王看著陸雪琪他們,嘴角裂開,笑道:“還要多謝你們幫我消耗了黃鳥的體力,不過李青云偷了神藥,你們就為他陪葬吧。”

  鬼王的語氣囂張而狂妄,完全沒有了以前的沉穩,這些年也不知道他經歷了什么變化,性格居然改變了這么多。

  “也要看看你有那個本事沒有。”林驚羽第一個站了出來,修煉斬鬼神的他,天不怕地不怕,不敬鬼神,便是成名已久的鬼王,他也要戰過再說。

  陸雪琪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手捏天琊神劍,腳踏七星,依然開始施展神劍御雷真訣。

  旁邊其他青云門弟子,法相、法善都是亮出法寶,隨時準備和鬼王硬碰硬。

  鬼王嗤笑,“不自量力。”

  “宗主小心,你看黑水玄蛇。”忽的,幽姬喊道。

  鬼王一愣,看向另一頭的黑水玄蛇,只見它血紅目光緊緊盯著李青云消失的地方,目中多了疑惑和猶豫,好似遇到了什么無法理解的問題。

  幽姬低聲道:“宗主,那李青云詭異至極,眼下黃鳥已經降服,我們還是先安置好它再說,而且死澤之內,萬毒、合歡兩派人馬均在,遲恐生變。”

  鬼王回過頭來看了看幽姬,沉默片刻,緩緩點頭,道:“你說的甚是。”隨即他看了眼李青云消失的方向,就準備離開。

  只是他腳步才動,一個冷淡的聲音在神木上傳了開來。

  “現在想走?是不是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