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中的眼睛
  黑暗來襲,給這詭異死澤增添更多風險。

  李青云帶著青云門眾人并不是一味的趕路,多是走走停停。

  此番死澤之行,雖未阻止魔教得到異寶,但李青云看來來一次死澤可是很不容易的事,要是不能在這里刷一波“經驗”那可就浪費了。

  所以一路上不管是遇到什么奇花異草,還是詭異野獸,他都會停頓下來,讓青云門弟子好好見識一番。

  而帶著周一仙一起行動的決定無疑是相當正確,周一仙還真不愧是誅仙中BUG般的人物,其知識豐富到李青云都駭然,一路上不管他們遇到多么奇葩的東西,周一仙都能說出個一二三來,可以說大家的經驗,有一般是來自于他的傳授。

  如此周一仙和小環在青云門弟子這里得到了尊敬,加上李青云無與倫比的實力,這死澤之行還就突然變得愜意起來。

  夜,眾人在一空地上休整,李青云等人大多不需要補充食物,但因為有周一仙和小環在,他特地捕殺了一些死澤中能食用的怪魚。

  此刻眾人圍聚,篝火熊熊燃燒,魚肉被精心打理處理,加上李青云強悍的廚藝,香氣彌漫四野,引得眾人紛紛咽口水。

  “大哥哥沒想到你還會烤魚,你這么年輕就有這般修為,我還以為你只知道修煉呢。”小環和李青云他們熟悉后,也開起來玩笑。

  “你可是沒有說錯,七師弟他啊,簡直是修煉狂人,從他加入大竹峰開始,不是在修煉,就是在修煉的路上,哪怕是無法修煉,也會找些事來做,就沒看他閑住過。”杜必書在一旁接口。

  “啊?”小壞一驚,青云門其他弟子卻是肅穆,怪不得李青云實力這般強大,原來是在他們休息的時間都在修煉啊。

  “那你不會無聊嗎?我聽說修煉很枯燥很無聊的。”小環好奇看著李青云。

  眾人也是忍不住看向他,小環的話可沒說錯,修煉就是一個極其無聊枯燥的過程,特別是閉關,那更是無聊到爆。

  在場眾人誰還沒閉過關,此刻都是想知道李青云閉關不無聊的訣竅。

  看著眾人眼神,李青云輕輕一笑道:“無聊?修煉怎么會無聊,只要細心感受,在修煉中你就能感受到每一分耕耘后的收獲,變強怎么會無聊呢。”

  “可是七師弟不是人人都像你資質那么高,幾乎沒有瓶頸,瓶頸期實力看不到提升,你都不知道有多絕望。”杜必書道。

  此話引得諸人的共鳴,唯有林驚羽撓撓頭不明所以,修煉到現在,他好像還沒遇到過什么瓶頸。

  李青云道:“瓶頸期誰都會有,我也不例外,想要平穩渡過,其實不是到了瓶頸期再想辦法,而是修行最開始就要考慮將來的瓶頸,為此付出更多的努力,如此到了瓶頸期,你就會發現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哪有什么瓶頸可言。”

  “師兄,你的意思是讓我們重視基礎對吧。”曾書書道。

  李青云點頭,道:“萬丈高塔平地起,你們看看那些建筑物,真正久存于世的哪個不是基礎都牢靠,人也是如此,前期修煉快慢不重要,重要的是基礎的夯實,這一點我要著重批評一下驚羽你了。”

  “啊?”林驚羽一愣。

  李青云道:“你現在的修為是不是已經達到玉清巔峰在尋求突破上清了?”

  林驚羽點頭,杜必書、曾書書等人瞪大眼睛,駭然無比。

  要知林驚羽從修煉到現在可是才十多年時間,他居然就修煉到玉清巔峰境界,這是何等資質。

  咦,不對啊,林驚羽都這么可怕了,那比林驚羽強的李青云算什么?他們不是同時修煉的嗎?

  恍惚間,眾人沉默下來,都是被李青云和林驚羽的資質刺激到。

  李青云道:“驚羽你的資質非凡,按照正常情況,你突破上清并不需要尋求什么機緣,你僅憑借自己的天賦就可以輕松突破上清的,到了上清之后,你的修煉速度才會慢下來,可你偏偏在卡在了玉清巔峰,你可知為什么?”

  林驚羽神色嚴肅,深思片刻道:“我存在缺陷,所以無法勘破上清奧妙。”

  李青云微微點頭,道:“答對了,你的劍法是那人所教,自然沒有問題,可惜你沒發現自己的身體素質遠遠跟不上你的劍道修為嗎?對付死澤中那些實力低于你的怪物,你顯得游刃有余,但失衡的身體會讓你一旦遇到高手,就會暴露致命缺陷,特別是你修煉的那是那個秘術,未來你要是不改變一下,缺胳膊斷腿都是小事。”

  林驚羽沉默,點點頭,只不過他到底經歷的太少,并未把李青云的話太放在心上。

  李青云也不多說,烤著魚,繼續和眾人分享其他修煉秘訣。

  ......

  死澤的另一端。

  魔教長生堂門主玉陽子一身白衣,負手而立,昂首望天。沼澤里的夜風吹過,拂起他的衣襟微微飄動,看去氣度不凡,仿佛仙人一般。

  除了他的左手,衣袖空空蕩蕩,平添了幾分莫名的滑稽。

  那是當年在青云山一戰,他不幸傷在世間第一奇劍──誅仙之下的標志。

  夜風微有些涼,空氣里仿佛還帶著剛剛那場大雨的濕潤,黑暗彌漫四周,卻只有他的身影,依然站在那里,桀驁而顯眼。

  在他身后的黑暗中,隱約傳來呼吸聲,那是隱藏在黑暗里的他的門人,在黑暗里耐心地等待著他的命令。

  魔教長生堂崛起于八百年前,傳到玉陽子這一代,已經是第七輩,源源流長,但沒有人比玉陽子自己更清楚,在這個風光無限的背后,長生堂所面臨的危機。

  后繼無人!

  十年前青云一戰,玉陽子被魔教其他三大派閥共推為主持之人,乃是這數百年來,長生堂在魔教之中聲望最鼎盛最顛峰的時刻。

  那時候,玉陽子志得意滿,手中有十數個得意高手,都是他在往昔百年之中,苦心栽培起來的。

  那時,玉陽子真的以為,這世間已經再無阻擋他的事物了,只要一舉擊潰老朽的青云門,長生堂聲名自然震懾魔教,以自己的實力再輔以手下高手助力,長生堂便是八百年下,第二個煉血堂;而他,也將成為第二位黑心老人!https://

  只是,這種種美好夢想,卻在青云山上,雷霆誅仙劍,化作了泡影!

  他本身在誅仙劍陣中施展血遁損失不少壽命,后又失去了一只左手,道行可謂一退再退。

  更讓他難受的是因為長生堂乃主持之派,當時的他雄赳赳氣昂昂,根本沒有考慮失敗,所以長生堂的高手傾巢出動,結果大半死在李青云的雷霆之下。

  后來誅仙劍陣發動,長生堂殘存高手又是死傷狼藉,在最后血遁逃跑的時候,已經只剩下兩人,幾乎可謂是全軍覆沒。

  這世上,什么都容易得到,最難得到的,卻是人才,尤其是自己栽培起來完全信得過的人才!

  十年來,玉陽子嘔心瀝血,長生堂慢慢又有了起色,但在玉陽子的心中,那片陰影卻是越來越大。

  青云一戰,將長生堂主要戰力完全摧毀,這些年來,若不是玉陽子本身修行太高,震住周圍各個虎視眈眈的敵人,特別是在七年前,他當機立斷,不顧門下反對,強行將總堂遷到死亡沼澤這一個偏僻地方,遠離其他三大派閥勢力范圍,否則后果如何,只怕尚未可知。

  但是,就在一個月前,在魔教中越來越是激烈的內斗戛然而止,活躍了整整十年的鬼王宗突然消停下來。

  玉陽子明白這不是鬼王宗準備收手,而是所有的人都站好了陣線,在一片短暫而令人窒息的平靜之后,他直覺地預想到,接下來的,很快就是直接爆發在魔教四大派閥之中的激烈內斗。

  畢竟,在無數魔教弟子心中,八百年前黑心老人一統魔教、縱橫天下的身影,已經是永遠的傳奇!

  但是傳說歸傳說,此時此刻,對長生堂乃至玉陽子卻是極其不利。受實力所限,長生堂在爭奪中小派閥的內斗中有心無力,如此此消彼長,實力上更是與其他三大派閥拉開了差距,玉陽子為此憂心忡忡,幾乎夜不能寐。

  也就在這個時候,仿佛老天開眼一般,就在長生堂的身邊,死亡沼澤之中突然出現異寶出世的奇兆。

  玉陽子驚喜交加,若是真的能得到一件如青云門“誅仙古劍”一般的奇寶,首先長生堂自保就無問題,然后再徐圖發展,日后未必不能翻身。

  在此情況之下,長生堂對死澤之中的異寶視作囊中之物,絕不容他人染指。但是不知道何人走漏了風聲,這消息只數日之內,便已經轟傳天下,頓時天下側目,正邪高手紛紛聚集死澤。

  玉陽子驚怒交集,但此時此刻,已不容他后退,遂起長生堂全部實力,布置在死澤之中,一面全力找尋那異寶下落,一面則負責狙殺來犯外敵。這數十日間,被長生堂暗中殺害在死澤之中的人,已經不下數十人,其中既有正道散仙,也有魔教其他派閥的高手。

  為了本門的生死存亡,玉陽子已然是不顧一切!

  這一夜,玉陽子得到門下密報,前方死澤外圍“無底坑”附近,有一群正道中人駐扎了下來,準備在那里過夜。而在接下來一波接一波的探子回報中,玉陽子面色漸冷,心中已經明白了那是些什么人。

  那是青云門門下一群最精英的年輕弟子,本來應該只有十幾人,但聽到探子回報,此時那群人的人數居然已經達數十人之多,而且其中更有和尚和焚香谷服飾的人在其中,玉陽子緊皺眉頭,深深呼吸,向著遠處凝望,仿佛在等待著什么。

  半晌,身后的黑暗中忽地一陣輕微腳步響起,一個看去精明瘦削的中年人走了出來,來到玉陽子身邊,玉陽子立刻轉身面對著他,顯然此人身分非比一般。

  這個中年人名叫孟驥,乃是長生堂玉陽子之下數一數二的高手,也是當年青云山一戰之后除了他僅存的長生堂高手,所以更是深得玉陽子信任。此刻玉陽子遲遲不能下定決心,也是要等待此人回來。

  孟驥向玉陽子行了一禮,玉陽子微微搖頭,道:“算了,不必多禮,怎么樣了?”

  這一句話問的沒頭沒尾,但孟驥卻顯然知道玉陽子所問之意,低聲道:“屬下已經帶人去死澤另一側黑水溝、白馬河一帶搜查過,并未發現鬼王宗、萬毒門和合歡派的人大舉進入,只有幾個落單的小派人物,屬下已經直接下手解決了。”

  玉陽子精神一振,面上首次露出笑容,點頭道:“好!如此我們后顧無憂,今晚便全力突襲青云門、天音寺和焚香谷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先將這些人除去,正道便無力再與我們爭奪!”

  孟驥面上卻似乎沒什么歡喜之色,反而有些擔憂,猶豫了片刻,終于還是道:“門主,但是三日之前,大王村附近暗哨傳回消息,似乎,似乎青云門的李青云也來了死澤。”

  “李青云?”玉陽子面上肌肉一抖,不自覺看向失去的手臂,露出憤恨神色,恨聲道:“李青云又如何,這里是死澤,是我的地盤,這里沒有道玄,沒有水麒麟,更沒有誅仙劍,他不過是一個修煉了十多年的小輩,憑什么怕他!”

  李青云當時在青云門表現的太逆天,自然有人翻他的底褲,而根據多方信息表示,那日李青云使用的并不是自己的力量,而是借用了青云門千年神獸水麒麟的力量。

  只是這個消息隱秘,鮮少人知道就是了。

  所以此刻玉陽子非但沒有害怕,心中還升起騰騰仇恨,當初若不是李青云在關鍵時刻以雷霆阻攔他們,他何至于失去一只手臂,若不是李青云借用水麒麟力量,他門派高手怎么會死絕,若不是李青云發現蒼松道人的陰謀,也許現在的天下已經是他玉陽子的了。

  如此想著,越想越氣,越氣玉陽子殺意越強,連周圍的蟲蟻似乎都感受到他的殺氣,不自覺停止叫聲。

  孟驥身子一震,也不知道心里想些什么,面上神色不定,低聲道:“門主,那我們怎么辦?”

  玉陽子哼了一聲,深深呼吸了一下,放緩了身子,道:“趁著那些正道之人沒有防備,連夜突襲,只要殺了李青云,哪怕異寶不得,我長生堂也能被萬人敬仰,東山再起。”

  孟驥低首道:“門主高見。”

  玉陽子微微點頭,隨即轉過身,定了定神,伸出他如今唯一的右手,在夜色中重重向前一揮,頓時黑暗中人影攢動,片刻后大批長生堂弟子出現,輕車熟路地向著玉陽子手指的方向,奔襲而去。

  夜色茫茫,凄涼而帶著殺氣!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筆趣閣為你提供最快的諸天之劍出誅仙更新,第二百一十九章 暗中的眼睛免費閱讀。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