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殺‘上官策’
  法相看了眼師父普泓大師,誠懇道:“李師兄還有什么要求請說,只要不違背道義,我天音寺定然竭盡所能補償。”

  李青云看著沉默不言的天音寺眾人,哪怕是火爆脾氣的普空似乎也甘愿接受“懲罰”,緩緩放下天罰劍,道:“不管如何,我修煉了大梵般若,受益于大梵般若,我自身便也無權要求天音寺如何,但是草廟村是生我養我的地方,我不能不管,我的要求也不高,普智是天音寺神僧,坐化肯定有舍利,你們只需要把普智的舍利帶到我草廟村遺冢前懺悔就可以,到時候原不原諒,便要看草廟村眾冤魂了。”

  “這......”天音寺眾人無不色變,舍利是一個僧人最高的成就,也是一個僧人存在的價值,一旦圓寂,舍利就存放于天音寺,從未有帶出天音寺的道理。

  只是他們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李青云開出的條件仁至義盡,更是無比公平,冤有頭債有主,普智造下的孽,本就該他自己去還。

  “阿彌陀佛,李施主的要求貧僧答應了。”普泓起身開口道。

  而后他又看向張小凡,道:“張施主你呢?你有什么要求?”

  張小凡怔在原地,對于天音寺的恨當初在虹橋就被李青云揍的掩藏內心,即便此刻展露出來,他也沒有想象中那么憤怒,或者說懂得一些道理后,張小凡明白憤怒和仇恨都是沒用的。

  “我想見見他,我知道你們佛門有回光返照之術,他貴為神僧,當然不會那么容易死絕。”

  普泓凝視張小凡,許久才道:“可以,不過你想見我師弟必須到天音寺才行,只有那里你才能看見他。”

  張小凡點頭,不再言語。

  最后普泓看向依舊激動的林驚羽,道:“孩子,你呢?不要被仇恨蒙蔽了雙眼,你現在即便一劍殺了我,又能如何呢?除了增加矛盾,你什么都得不到。”

  林驚羽憤怒著雙眼,悲哀在臉上寫滿,他悲的是草廟村,哀的是蒼松道人,他此刻心中混亂無比,仇人一個已經死了,一個卻是自己的師父,這要他如何做,要如何去報仇?

  就在林驚羽不知道茫然無措時,一陣啪啪啪巴掌聲在大殿回蕩。

  “好,好,好,好戲,好戲啊,百年了,何曾看到過如此精彩的大戲。”毒神拍著手走上前來,看著道玄,看著普泓,道:“原來這就是正道三大勢力啊,一個師兄弟反目成仇,一個包藏禍心,屠滅一村,嘖嘖嘖嘖,此等行徑可還不如我圣教來的光明正大。”

  “休要猖狂,僅憑你們就想攻下我青云門,簡直癡心妄想。”道玄真人冷哼,滔天氣勢轟然散發,霎時間大殿內罡風四起,刮得人臉生疼。

  毒神、鬼王等人面色一變,早知道道玄真人的道法精深,卻沒想到百年過去竟然又大有精進。

  “正是如此,幾位小施主若還有其他要求等我等除去這些魔教賊子再說不遲。”普泓上前一步朗聲道。

  早就憋屈的天音寺弟子立刻附和,看向鬼王他們哪里有平日的冷靜,真恨不得立馬上去拼殺,好忘卻剛才的無奈場景。

  與此同時焚香谷上官策走了出來,走到普泓身邊大笑道∶“所謂邪不勝正,天網恢恢,今日你們的陰謀詭計已經敗露,我三大宗門齊聚,定要讓你們這些膽大妄為的妖魔邪道,盡數伏誅在這青云山上!”

  李青云見了,悄然往前方挪動兩步,讓那焚香谷上官策的身影盡數在視線中,不過他眼睛看的卻是鬼王等人方向,手中天罰劍雷霆閃動,好似隨時準備開打。

  大竹峰弟子見此,皆是亮出法寶,連鎖反應下,片刻時間大殿內亮起無數法寶亮光。

  “嘿嘿!”一聲冷笑,卻是站在毒神旁邊,被魔教眾人推出來主事之人的玉陽子,神色驕橫,無數青云門弟子的注視,冷笑道∶“百多年前,我圣教前輩一樣是以我一教之力,與你等三大派爭斗,難道我們今日便怕了你們不成!”

  “說的好!”喝彩聲頓時響起,不光是來自站在他們四大宗主背后那堆人群,便是在他旁邊的鬼王也撫掌而笑。

  “今日就讓你們看看,到底是我們伏誅,還是你們受‘死’!”

  這一句話他說的是猖狂無比、睥睨眾生,正道中人無不變色,面露憎惡,尤其是最后一個“死”字,鬼王還似乎特意加重了口氣,大有譏諷之意。

  道玄真人冷笑一聲,剛要說些什么,卻只見魔教中的玉陽子似乎最沒耐性,一揮手,頓時所有的魔教高手手中身上也都泛起各色光輝,顯然立刻就要動手。

  正道中這里青云門、天音寺眾人立刻都凝神戒備,知道眼前便是百年來最為兇險的一場正魔大戰,普泓低聲頌道∶“阿彌陀佛,善哉,善......”

  不料他一句話還未說完,異變陡起,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前方魔教眾人身上的時候,突然十數道光芒在正道人群之同時泛起,其中更有兩道銳芒,直直打向普泓毫無防備的背上!

  “轟!”

  “啊!”

  雷霆閃耀大殿,慘叫聲和轟鳴聲讓所有人看向普泓身后,只見那里李青云渾身閃爍雷霆,手持天罰劍阻擋了那十數道法寶光芒,而在他腳下慘叫的卻是焚香谷的谷主‘上官策’。

  正派中的人,包括被偷襲的普泓、普空等天音寺的人,都驚的呆住了。

  道玄真人半晌才竭力定住心神,指著地上的上官策道∶“你、你做什么?難道焚香谷也投靠魔教了嗎?”

  “說。”李青云腳下用力,上官策立馬慘叫起來,道:“鬼王救我。”

  “你不是上官策。”道玄真人陰沉了臉,接著一聲苦笑道:“是了,也是我糊涂,虧我白活了這許多年,竟沒想到焚香谷的上官策道兄向來鎮守‘玄火壇’,從不出焚香谷半步,對你竟是不起疑心!”

  普泓、普空等人也是明白過來,無不心有余悸的看著地面上的上官策,還有那十數位手持法寶仙劍的‘焚香谷’弟子。

  剛才若不是李青云阻截,天音寺眾人必然被偷襲成功,不死也是重傷,失去天音寺的支持,青云門獨戰魔教四大宗門只怕是勝也是慘勝。

  而要是失敗,千年青云門便毀于一旦了啊!

  魔教借此大勢,一路推進,他天音寺如何能幸免于難?

  想到這里,無論是僥幸還是慶幸,天音寺眾人對著李青云都是彎腰敬了個佛禮。

  “阿彌陀佛,沒想到魔教準備的如此充分,這次多虧李道友幫助了。”普泓不自覺把稱呼改變,變得更加親近。

  李青云淡淡一笑,腳下雷光一閃,猛地用力,“咚”,一聲沉悶的聲音從‘上官策’胸口傳出,眾人甚至感覺地面微微晃動,抬眼看去,那‘上官策’已然死不瞑目。

  此時李青云如同殺死了一只螞蟻般輕松挪開腳,往那偷襲的十幾人走了一步,霎時那十幾人同時后退一步,面帶懼怕望著李青云。

  “哼。”李青云冷哼一聲,轉身沒管他們,而是看向鬼王道:“看來這一場對局,莪先稍勝一籌。”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