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九十七章 真相3
  眾人尋聲看去,卻見一樵夫模樣的中年站在青云門弟子身后,驚恐萬分的慘叫。

  “王二叔。”李青云忍不住呼喚。

  那中年樵夫眼神一呆,迷茫的看了李青云一眼,緊接著又看到站在他不遠處的普空,整張臉刷的一下慘白一片,面無血色,整個人都抖了起來,顫巍巍指著普空,尖叫道:“鬼!鬼!鬼!鬼啊……”

  這聲音如此凄厲,雖然此刻在朗朗白日,但大殿之上,所有人竟是同時感覺到一陣寒意。

  甚至剛才還怒氣沖沖的普空,此刻也反被王二叔嚇了一跳,亂了手腳,有點說不清楚的急忙辯解道:“你、你說什么,我哪里是什么鬼?”

  但王二叔仿佛中了邪一般,整個人拼命發抖,李青云想要上前安慰,卻是又怕刺激到王二叔,怔在原地,幸好這時候張小凡和林驚羽反應過來,快步走進,扶住了他。

  然而就算有林驚羽和張小凡攙扶,王二叔整個人也慢慢縮了起來,竟然是不敢再看普空一眼,雙眼緊閉,顯然驚嚇之極,口中只不停地道:“鬼!鬼!是他殺了人.......別殺我,別殺我,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聽著王二叔凄厲的慘叫,李青云怒不可遏,周身氣勢凝聚,瞪著天音寺眾人,呵道:“你們還不肯說嗎?”

  普空被李青云的模樣嚇了一跳,氣急敗壞,怒道:“我根本不認得此人,你讓我說什么?”

  李青云周身氣勢越來越凝重,黑紫色雷霆慢慢布滿全身,更是朝著天音寺眾人蔓延而去,一副你們要是不給個答案就準備火拼的模樣。

  此情此景讓鬼王等魔教妖人瞪大眼睛,聚精會神,深怕錯過了正道兩大家撕逼的大瓜。

  與此同時道玄真人和田不易默默走到了李青云身后,張小凡和林驚羽帶著王二叔也慢慢走了過來。

  所有人都看著普空,注視的天音寺的僧人,他們很清楚,在這般緊要關頭,李青云還要如此作態,必然是有什么事是比魔教入侵還有重要。

  就在這個時候,忽的一聲佛號,坐在普空背后的普泓大師突然開口,聲調慘痛,低聲道:“阿彌陀佛,種下惡孽,便得惡果。罪過,罪過!”

  此言一出,剎那間全場一片鴉雀無聲,普空身子更是如木頭一般,半晌才緩緩轉身對著普泓大師,澀聲道:“師兄,你說什么?”

  普泓大師面色蒼白,也許是心中愧疚,只見他閉目垂眉,半晌低聲道:“法相。”

  自從王二叔突然發病之后,就一直臉色難看而慘白的法相,身子震了震,道:“弟子在。”

  普泓大師緩緩道:“不必隱瞞了,你說給他們聽吧!當年師弟做了錯事,今日絕不能再次冤枉這位張施主了,更不能繼續埋藏了。”

  法相慢慢走上前來,向無數錯愕的臉上望去,然后落在場中李青云、林驚羽與張小凡的身上,最后停留在了張小凡的身上。

  “當年,殺害青云山腳下草廟村全村村民的,的確是我們天音寺的人所為!”

  “什么!”

  片刻之間,無數驚駭、震驚、不信、憤怒的聲音如爆裂一般,在青云山玉清殿上爆發出來,便是已經知道真相的道玄真人,田不易都忍不住心生戾氣,而當事人李青云、張小凡和林驚羽三人更是驟然祭出了法寶。

  憤怒的責罵聲,終于也漸漸平息下去。

  待眾人完全安靜下來,法相才緩緩又講了下去。

  “那個兇手,是我的三師叔,位列四大神僧之一的普智大師。”

  此言一出,又是一陣聳動,眾人已經完全被驚呆了。

  而在驚駭之中,前方法相的聲音清晰地繼續著:“當年普智師叔來到青云,面見道玄掌門,勸說將佛道兩家真法一起修習,或有可能參破長生之謎,不料被掌門真人婉言拒絕。”

  道玄臉上有苦澀,點頭道:“不錯,確有此事。”

  法相繼續道:“當日普智師叔失望下山,信步走到了草廟村中,見天色已晚,就夜宿在村中破廟之內。也就是在那一晚……”

  他的聲音忽然停頓,大殿之上一片寂靜,沒有一點聲音,這一刻玉清殿寂靜的可怕。

  法相理了理情緒,鎮定心神,看向林驚羽,道:“就在那個晚上,普智師叔突然發現有個黑衣人夜闖草廟村,想要擄走這位林驚羽師弟。”

  林驚羽一怔,眾人頓時都向他看去,法相接著道:“普智師叔遂立刻出手相救,不料那黑衣人居心叵測,表面看來是擄人,其實竟是為了對付普智師叔,意圖染指普智師叔身上所藏的魔教邪物噬血珠!”

  眾人嘩然。

  法相道:“噬血珠是普智師叔多年前在西方大沼澤中無意找到。他老人家為使其不再禍害世間生靈,便用佛門真法將這邪珠封起,并用天音寺重寶‘翡翠念珠’加以鎮壓。只不知道那個神秘的黑衣人如何知道了這事,首先在林師弟身上藏了絕毒的七尾蜈蚣咬傷普智師叔……”

  這一次,輪到林驚羽臉色更加慘白了,他不愿意相信這些話,但眼前的事實告訴他,當初李青云說的都是真的。

  法相頓了頓,接著道:“其后普智師叔在身受劇毒之下,與那人拼死相斗,終于重傷在那人施展的青云門‘神劍御雷真訣’之下,幾近油盡燈枯;但他也終于以‘大梵般若’反挫重創于他,令黑衣人驚走。而在這場激烈斗法之中,李青云李師兄,張小凡張師弟也來到了草廟之中。”

  青云門中的人,此刻臉色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法相繼續說道:“之后,普智師叔自知必死,但他老人家畢生心愿始終不曾達成,實在難以甘心。便在此刻,他突然萌生了一個、一個……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便是將天音寺至高無上的大梵般若真法傳于一位弟子,再讓這個小小年紀的少年拜入青云學習青云道法,如此從不相通的佛道兩家真法,就可以在同一個人身上同時修習,他老人家的畢生心愿,也就達到了。”

  道玄真人冷笑一聲,道:“普智道兄果然厲害,深謀遠慮,但不知為何他不傳于資質更好的林驚羽或者李青云,反而選了張小凡?”

  法相頓了頓,看向李青云,道:“普智師叔以為,林師弟資質太好,若拜入青云門下,必定倍受師門長輩關注,只怕很容易便被看穿,所以……”

  “所以他把大梵般若傳給了當時的我和小凡,同時把噬血珠留給了我,只是噬血珠我早些年就丟棄在深淵絕谷,卻沒想到會被一只三眼靈猴撿到,而哪只三眼靈猴又與小凡有緣,這便是噬血珠為什么在小凡身上。”李青云突然上前一步道。

  大殿內所有人再次一愣,只是這一次沒有議論聲,有的只是沉默。

  大殿之上,眾人這才解開了一個謎團,原來噬血珠的來歷竟是這般,而張小凡身上的大梵般若真法,也是這般而來的。

  此刻,法相臉上出現了痛心神色,緩緩道:“本來若是如此,普智師叔也不過是肆意妄為。但無人料想的到,在這個時候,竟然發生一件……普智師叔他原是本著悲天憫人之心,寧愿自身受盡噬血珠邪力煎熬,也要以本身佛法將這邪物鎮住。不料這天長日久,噬血珠的邪力竟暗中滲入普智師叔魂魄深處,平日時普智師叔有佛法護體,渾然不覺,但當日他油盡燈枯,才剛離開張師弟等人,走到村子之中,忽地想起,縱然自己傳了佛門真法給李師兄和張師弟,但他們卻未必能夠順利拜入青云!”

  法相神色慘痛,連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道:“此刻普智師叔佛力大減,被邪力所侵,如鬼魅附身一般,竟然想出了,想出了將草廟村全村村民殺光,則青云門看在孤兒分上,必定將這三個孩子收錄門下,于是,于是……”

  “啊!”林驚羽狂吼一聲,終于忍耐不住,斬龍劍和身向著法相砍去,道玄急道:“快,快攔下!”

  不等他話音落下,田不易等人早將他攔下。林驚羽淚流滿面,痛哭不已,在田不易等人阻擋下依然掙扎不止,嘶聲道:“我要殺了你們,殺了你們……”

  天音寺以普泓、普空為首,眾僧人盡數低頭,面有愧色,低聲頌佛號不止。

  道玄沉默半晌,仿佛連他也要很大的念力才能消化這個不可思議的真相,過了一會,他忽然向法相道:“剛才你說普智油盡燈枯,那這個事情真相,你們怎么知道的?”

  法相沉默了片刻,道:“普智師叔曾經結交一個異人,得到一枚奇藥‘三日必死丸’。服食此藥,任你有再重傷勢,三日之內也能激起你身體全部潛力,保住性命,但三日之后,縱然傷勢復原,也一樣必死無疑。普智師叔便是服了這枚奇藥,終于在三日之內趕回了天音寺,將這前因后果與我恩師普泓大師細細說明。我當時服侍恩師,在一旁也聽到此事。普智師叔此刻已經完全清醒過來,痛悔當日種下滔天惡孽,萬死不得以償萬一,終于痛哭坐化!”

  法相深深注視著張小凡,緩緩地道:“事情就是這個樣子的。所有這些事,都是我們天音寺普智師叔的錯,與張小凡張師弟并無關系,請各位青云門師叔,千萬莫要責怪于他!而李師兄的大梵般若,便算是我天音寺的一些補償了。”

  道玄真人微微嘆息,長出了一口氣,正想說話,忽地安靜的大殿之上,響起了一陣低低的冷笑聲,“一句天音寺錯了就完了?那我草廟村四十二戶人家共二百四十七人就這么白白的死了?”

  說話之人是李青云,他面色沉靜,看不出喜怒哀傷,然而他劍指的方向告訴眾人,此事并不算完。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