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九十章 坦白
  離開了毒神的府邸,鬼王和青龍二人融入到河陽城里人群之中。

  鬼王忽然冷笑一聲,道:“這個老怪物,果然越來越難對付了。”

  這句話說得莫名其妙,但青龍卻似乎了解他的意思,點頭道:“不錯,三百年前我們鬼王宗與萬毒門殊死爭斗的時候,老怪物最是兇狠沖動,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就算百年之前,與青云那場大戰,也是萬毒門門主的他力主的。看來當年那一場慘敗,他也消磨了不少銳氣。”

  鬼王搖了搖頭,道:“這不叫消磨銳氣,這叫長了本事。經過那一役,老怪物似乎幡然醒悟,整個人的脾氣一下子都改了過來,韜光養晦,這百年來,除了我們鬼王宗,實力回復最快的就算是萬毒門了。只是他不肯坐這個位子,卻是十分麻煩。”

  說著,鬼王皺了皺眉,淡淡道:“也罷,反正也要等那兩個人到了才能商議大事,我們就先等幾天吧嗯,對了,碧瑤呢今天好像一整天都沒看到她。”

  青龍道:“我也沒看見,不過幽姬一直都陪著她,應該不會出事的,你放心好了。”

  鬼王搖頭,輕輕嘆息一聲,沒有再說什么。

  看著鬼王和青龍身影消失之后,原本一直平和甚至帶點慈祥色的毒神,面色也漸漸陰沉了下來,但半天也沒有說什么。

  至于他旁邊那個年輕人,性子似乎更是古怪,毒神不對他說話,他也自得其樂,耐心無比地在桌面上沖泡著茶水,一點都沒有不耐煩的神色。

  也不知道過了許久,毒神忽然發出一聲感嘆,道:“長江后浪推前浪啊。”

  那個叫秦無炎的年輕人轉過頭來,看了毒神一眼,淡淡地道:“哦,那個人道行很厲害嗎?”

  毒神哼了一聲,道:“他修行道行自然是極高的,但道行再高,我們也不怕他,只是此人城府太深,日后你一定要小心提防。”

  秦無炎微微笑了笑,口氣卻還是那么平和,道:“知道了,師父。”

  毒神看了他一眼,忽然嘆道:“若是你那幾個不成器的師兄能有你這份資質,我何必苦忍這許多年”

  秦無炎受了毒神的夸獎,面上也沒有什么得意之色,淡淡道:“幾位師兄都是盡心盡力為您辦事的,師父。而且.......”

  秦無炎看了眼青云門方向,道:“若論資質,青云門那位最近的名聲可是被天下公知,我不如也。”

  毒神眉頭一皺,想到最近江湖上的傳說,也是說不出話來。

  忽然地毒神伸手把蓋在腿上的毛毯掀開,居然下了椅子站了起來,這一下才見他身材居然頗為高大,脊背挺直,哪里有半點生病的樣子看來剛才那種種舉動,都是為了欺騙鬼王和青龍的。

  毒神在屋子中間來回踱步,像是遇到什么問題,秦無炎卻似乎比他師父安靜許多,房間里只回蕩著毒神的腳步聲。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從秦無炎身邊響起了一種奇怪的聲音,似乎是夏日里夏蟬鳴叫的那種刺耳聲音。

  毒神臉色一變,轉頭看去。

  秦無炎從椅子下面拿出了一個黃色小箱子,一尺見方,這個怪聲便是從這里頭傳出來的。

  毒神走了過去,伸手輕輕打開了蓋子,赫然,在他們二人面前,在箱子里黃色柔軟絲綢上面,赫然趴著一條色彩絢麗的蜈蚣,但最奇異處,卻是這蜈蚣的尾部有七條分岔。

  此刻若是張小凡和李青云看到此物,必定驚愕莫名,因為這東西他們小時候曾經見過,正是天下絕毒之一的“七尾蜈蚣”。

  秦無炎皺了皺眉,道:“自從我們來到這青云山附近之后,小七似乎就不大安分,似乎被什么刺激了一般。”

  毒神仔細看了看這條七尾蜈蚣,然后從懷里拿出一枚淡紫sè的小藥丸,放入箱子之內,隨即把箱子蓋上。很快的,從箱子里發出的那種奇異聲音,漸漸低了下去,隨即消失不聞。

  待秦無炎把這裝有七尾蜈蚣的箱子慎重地收好之后,毒神淡淡道:“這七尾蜈蚣乃是天下奇珍之物,世間僅存一對,從來相伴到死,若是分開,但在百里之內,必有感應。小七這些日子不安,必定是因為此事。”

  秦無炎看了毒神一眼,忽然道:“這么說,如今那個人,就在青云山上。”

  毒神笑了笑,道:“不錯,七尾蜈蚣乃是天下絕無僅有的異種,不會搞錯的,有他在,無論是誰,終究逃不過背后之劍。”

  說著,他神色輕松起來,轉過頭去,緩緩地向遠處凝望。遠方,河陽城外那座高聳巍峨的青云山,直插云霄,威武得幾乎不可一世,白云環繞,仙氣飄飄。

  “一百年了,一轉眼,又是百年了啊。”這個老人,低聲地自言自語道。

  ......

  三日后,一個寂靜的夜晚,青云山大竹峰峰頂上。

  李青云和田不易遙望蒼穹明月。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八九,我卻是沒料到我田不易老來,還會遇到這么棘手的問題。”田不易感嘆著。

  李青云瞧了眼感慨人生的田不易,沒忍心馬上說出更讓他揪心的事。

  “對了,老七,這么晚有什么事嗎?”田不易看向李青云,女兒不省心,弟子不省心,現在唯一讓他驕傲且榮耀的也就李青云了。

  李青云沉吟片刻,還是說道:“師父你心臟好嗎?”

  “啊?”田不易一愣,接著臉色頗為難看的盯著李青云,無力道:“你師父我心臟還是不錯的,有什么你就直說吧,現在你師父我是虱子多了也不怕癢了。”

  李青云點點頭,看向上下,輕聲道:“師父你也知道我早慧,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有識人斷物的能力。”

  李青云一開口,田不易內心一震,陡然間感覺接下來李青云要說的話,只怕比張小凡是魔教奸細還可怕。

  “您還記得我是怎么上山的嗎?”

  田不易點頭,語氣有些追憶道:“草廟村慘劇,你、小凡、林驚羽被大仁他們帶上山,在玉清殿,你成為了我的弟子。”

  “那時候你并沒有展現多么強大的天賦資質,但是我對你依然另眼相看,因為你像我小時候的我......孤獨,而無人認可。”

  “不過,現在想來還是你師娘說的對,你一點都不像我......”田不易轉身看著李青云,道:“你更像青葉祖師。”

  李青云笑笑,道:“謝謝師父的夸贊。”

  師徒二人相視,有無形的親情在林間流轉。

  這時李青云笑容收斂起來,幽幽開口道:“其實草廟村的慘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那晚我看的真切。”

  田不易身子一震,沒有說什么,只是看著天上明月,靜靜等待李青云的敘述。

  “那是一個風雨欲來的晚上,草廟村來了一個特殊的人,一個天音寺的和尚,一個四大神僧,他不知為何來到草廟村,也許只是歇息,只是他這般人物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江湖,更別說他身上帶著魔教覬覦良久的至寶,噬血珠。”

  田不易渾身震顫,腦中恍惚,好似明白了一切。

  他看著李青云,李青云也靜靜的看著他,緩緩道:“我想師父是知道他為什么會出現在草廟村吧。”

  田不易點頭,語氣帶著無盡感嘆,道:“當年普智帶著傳承來莪青云門,想要兩派共同研習佛道,以求參悟長生之秘,此事荒謬,遂被掌門嚴詞拒絕,沒想到,他終究沒有放下,我想,小凡身上的大梵般若便是他傳授的吧。”

  李青云微微點頭,繼續道:“普智的到來,引來了‘魔教妖人’窺視,他們在草廟村發生的戰斗,在場的有我、小凡和林驚羽,普智很強,但中了妖人歹計,被七尾蜈蚣所傷,最終普智拼盡所有擊退了妖人。”

  “七尾蜈蚣?”田不易沉吟,道:“天下至毒之物,中者號稱無藥可救,只能等死。”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