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暗潮涌動
  汪汪汪...

  汪汪汪...

  吱吱吱...

  人才落地,三只大狗和一只灰猴子就興奮的沖了過來。

  田不易他們要去流波山,自然是不能帶著大白、小白他們,而這次留守大竹峰的是二師兄吳大義和三師兄鄭大禮。

  這兩人不做飯也有百年時間,可想而知大白、小白他們在大竹峰這段時間的生活如何。

  遂它們看到李青云、張小凡他們的回來,那真的是歡呼雀躍,就差喜極而泣了。

  “大白,小白,在大竹峰還乖嗎?”李青云用力揉著身前兩個快有他整個人大小的狗頭,笑容滿面。

  汪汪汪...

  兩狗用力點頭,然后嗚嗚嗚的叫了起來,這時候吳大義和鄭大禮剛好出來迎接,頓時大白和小白不滿的沖著兩人嚎叫。

  吳大義和鄭大禮似乎是明白大白和小白的抱怨,臉上多少有些尷尬,但見田不易他們回來的喜悅之情還是壓過了其他情緒,當下也是恭敬齊聲道:“歡迎師父,師娘凱旋,大竹峰一切安好。”

  田不易和蘇茹點點頭,田不易看了看吳大義和鄭大禮,想要說些什么,話到嘴邊只是一聲重重的嘆氣,搖了搖頭,向著守靜堂走去。

  吳大義和鄭大禮錯愕,以為自己做錯了什么,連忙看向師娘蘇茹。

  蘇茹平時對他們嚴厲管教,但真的做錯事,還得師娘才能解決問題。

  蘇茹跟在田不易身后,看了兩人一眼,道:“具體情況問你們大師兄吧,靈兒,你跟我進來,我有話要問你。”

  田靈兒抿嘴,低頭往守靜堂走,只是經過張小凡時,還露出一個鬼臉,小聲道:“不用擔心我。”

  張小凡張了張嘴巴卻說不出話來,最后只是堅定的點頭,目送田靈兒離開。

  吳大義和鄭大禮對望,明顯感覺氣氛不對,連大白、小灰它們都停止了打鬧,等田不易和蘇茹不見人影,趕忙湊到大師兄宋大仁身邊,問道:“大師兄,發生什么事了?”

  宋大仁看著守靜堂,看著張小凡,忽的長長嘆口氣,道:“此事說來話長,小凡、青云,你們就先去休息吧。”

  李青云和張小凡點頭,各自離開。

  之后宋大仁便把流波山發生的事娓娓道來,等聽完事情經過,吳大義和鄭大禮也沉默下來。

  許久,杜必書突然道:“大師兄,你說小凡會不會被逐出...”

  他話沒說完,但是眾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想到張小凡平時的好,眾師兄弟眼中都有不舍。

  宋大仁沉吟片刻,道:“小凡能去能留,恐怕還要看七師弟和師父了。”

  ......

  青云山麓的遠處,碧瑤與神秘的黑衣女子幽姬正并肩而立,遙望那隱沒在白云深處的山巔。

  碧瑤的臉色微微顯得有些蒼白,眉頭皺著,看去人也憔悴了不少,神情也有些恍惚。凝望了半晌,才慢慢道:“也不知道他現在怎樣了。”

  幽姬面上的黑紗微微一動,轉頭看了看身邊這為情所苦的少女,輕輕道:“沒事的,碧瑤,你別想太多了,你不是已經做好決定了嗎?按照你的想法大膽的做就好。”

  碧瑤咬了咬唇,忽然道:“我爹呢?”

  幽姬道:“宗主今日去河陽城中與新近趕到的萬毒門那個老怪物見面了。”

  碧瑤一驚,道:“什么,毒神也來了”

  幽姬淡淡一笑,道:“何止是他,據我私下聽說,就在最近幾日,只怕連長生堂和合歡派的門主,也都要趕來。”

  碧瑤這一驚更甚,半晌才說道:“怎么會這樣我知道爹已經把鬼王宗的主要戰力都暗中調到了青云山附近,如果這三位門主一來,他們門下的高手必定也會跟來,那么豈止是我們四大宗,根本就是圣教的實力完全都集中到這里了”

  幽姬的面容隱藏在她黑色的面紗之后,看不清是什么表情,但只聽她的聲音,依然從容而平靜,平緩地道:“不錯。”

  碧瑤忽然低下了頭,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道:“這么說來,爹來這里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為了救張小凡了。”

  幽姬淡淡道:“碧瑤,你別多想了,宗主他一言九鼎,你又是他唯一的女兒,他不會騙你的。至于說這一次我們圣教諸派舍棄前嫌,也是你爹極力主張,為了一雪百年前的奇恥大辱,四派門主一起在明王座下,發下重誓,趁著青云不備,攻他個措手不及。”

  碧瑤沉默了片刻,道:“這一戰若是成功,爹在圣教中聲望自然高漲,就算敗了,他也有個為前輩雪恥的好名聲。可是.....”她忽然提高了聲音,神色仿佛有些激動,道:“可是這些我都不管,也不想管,我只想讓張小凡好好的......”

  “碧瑤!”幽姬忽然喝了一聲,碧瑤怔了一下,看了看她,終于還是沒有再說下去,轉過頭看著遠方渺渺白云,一時望得癡了。

  河陽城里一處僻靜的大宅子里,鬼王與青龍緩緩走入,一路之上有人在前恭敬地引入,直向內走去。

  這座宅子自然便是萬毒門在河陽城里的據點了,也就是在今日,萬毒門門主,魔教四大宗派門主中資格最老的毒神,來到了這里。

  百年之前,魔教與正道在青云山大戰,直殺的是天昏地暗,但最后魔教仍然敗走。

  在那之后,魔教元氣大傷,四大宗派之中,倒有三個換了門主,其中鬼王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接替上任鬼王宗宗主之位的。

  但在諸派之中,唯獨萬毒門的老怪物毒神,卻仍是幸存下來,只是這些年來也一反當年囂張出頭的作風,就算在魔教之中,萬毒門也意外保持了低調,普通的徒眾更是等閑見不到這個老怪物。

  一念及此,青龍也不禁微微皺眉。

  毒神這個稱號,早在數百年前就已經響徹魔教,當年他還跟隨著上任鬼王打天下的時候,這毒神便已是萬毒門中的得力干將,其后接掌萬毒門門主之位,更是在魔教內爭中與鬼王宗激烈爭斗,暗地里結下的梁子不知道有多少。

  只是沒想到,時過境遷,居然會和這個老怪物一起合作。

  青龍也有將近百年沒見過毒神了,心下頗有些好奇,不知道這些年來,這毒神到底變成了什么樣子若以年紀計算,這老怪物只怕將近五百歲了。

  想到此處,他忽然心中一動,向走在自己身前半個身位的鬼王看去,只見他面上有淡淡微笑,表情似乎很是放松,卻無論如何也猜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么

  一路走來,走過庭院,進了內堂,四周都是靜謐無聲,看不到一個人影,這個位高權重的人所住的地方,有著意外的冷清。

  很快的,二人看到前方一間看似普通的平房門口,站著八個清一色黃褐色服裝的男子,而帶路的人,也帶著他們向那個房子走去。

  看來,毒神應該就在這個房子里了。

  走到近處,那八個男子一起向鬼王彎腰行禮,顯然鬼王作為魔教四大派系之一的宗主,在魔教之中的地位極高。不過鬼王并沒有什么矜傲之色,對著眾人微微點頭,隨和地笑了笑,便和青龍一道走了進去。

  這個房間中,東西面都有開窗,光線照入,房間里很是明亮,全無這世間傳說魔教中人一直待在黑暗中那種感覺。

  至于擺設,更是簡單之極。偌大的屋子中間,只有一張桌子和數把椅子,此外桌子旁邊還有一張躺椅,一個滿頭白發如雪的老人正閉目躺在其上,旁邊坐著一個面色白凈、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正擺弄著桌子上的茶具,茶水香氣,不時暗暗飄來。

  怎么看,都像是一幅安寧的祖孫休憩圖,哪里有一絲半點的邪氣

  鬼王微微一笑,走了過去,那老者聽到腳步聲,張開了眼睛,向鬼王處望了一眼,臉上登時露出了笑容,微笑道:“你來了”

  鬼王笑道:“老前輩,當年圣殿一別,又是許久不見,身體可好啊。”

  這老者自然就是惡名播于天下的毒神,當下只見他似乎面帶苦笑,道:“老了,不中用了。”

  說著,他似乎不愿再提起這個話題,岔開話頭道:“鬼王老弟,如今你早已是鬼王宗的一派門主,與我身份相同,你若不嫌棄,叫我一聲老哥即可,千萬莫要再叫什么老前輩了,我可擔當不起。”

  鬼王失笑,神色輕松,在這張桌子另一側坐了下來,對毒神道:“老前輩你這話就不對了,誰不知道你德高望重,這一次大事,我們還指望著你主持大局呢。”

  毒神臉上神色仿佛一怔,立刻搖頭道:“不成、不成。”

  鬼王正待還說什么,對面桌上那個年輕人已經沖好了兩杯茶,這時端了過來,淡淡地道:“宗主,青龍圣使,請用茶。”

  鬼王與青龍伸手接過,鬼王向他多看了幾眼,只見這年輕人眉目清秀,只是面色顯得有些蒼白,但能夠在這里陪伴著毒神的,自然與毒神關系匪淺。

  鬼王當下轉頭向毒神道:“這位是?”

  毒神笑道:“他是我十年前收的關門弟子,叫秦無炎,當年我見他資質不錯,就收了下來。無炎,還不快見過這二位前輩,他們可是我們圣教之中響當當的人物,以后若能得他們照顧,勝過你去苦修百年。”

  秦無炎微微低首,臉上神色也說不上是驕傲還是害羞,連聲音也是沒有改變,依然平穩緩和,輕聲道:“見過宗主、圣使,剛才我不知禮數,請二位莫怪。”

  鬼王呵呵一笑,搖了搖手,青龍也笑道:“這位小兄弟能入毒神老前輩座下,前途無量,前途無量啊。”

  毒神呵呵一笑,對他們二人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們不要見怪。”

  鬼王搖手笑道:“說到哪里去了。”頓了一下,又道:“不過老前輩,我今天前來,是真的誠心想請你主持大局。由我們四大派閥聯手,一起洗刷當年青云大敗,圣殿被辱之奇恥。”

  毒神沉默了一下,面色仿佛有些蒼涼,許久才道:“老弟,我已是半殘之身,實在是不堪大用了。這一次我們四大派暗中商議圍攻青云,我自然不能落于人后,否則對不起幽明圣母和天煞明王二圣,更對不住圣教的列代祖師。只不過主持大局這個位置嘛莪看除了老弟你的雄才大略,其他人根本不能坐啊。”

  鬼王皺了皺眉,搖頭道:“老前輩你太過獎了,我在四大門主之中,資歷最淺,如何擔當的起,這樣吧,等長生堂的玉陽子和合歡派的三妙仙子到了,我們再一起商量吧。”

  毒神沉吟了一下,道:“這樣也好,他們應該在這幾日間就到了,我們到時再聚,這圣教百年來的奇恥大辱,今次一定要向青云門討還回來。”

  鬼王微笑,在這里又坐了一會,閑扯幾句,便和青龍告辭了。毒神也不強留,命人送客。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