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諸天之劍出誅仙 > 第一百八十七章 為你,面對整個世界
  張小凡何嘗不知這奇獸太過強橫,與之為敵有死無生,不料在這天地變色、風云變幻的那一刻,在那兇惡巨獸之前,那一個身影這般脆弱的女子,卻對他焦急的呼喊。

  你快走......

  風,吹在了臉上,

  仿佛深心處里,有什麼東西澎湃而激動!

  那從小熟悉的身影容顏,就在你的身前,過往歲月中鏤刻心間的時光,在那一刻翻涌不息。

  是什么讓你癡狂?

  想起了滴血洞中那個傷心的骷髏?

  想起日日夜夜的照顧?

  他深深呼吸,深深喘氣。

  天地之間,一片安靜。

  握緊了燒火棍,咬緊了牙關,那一個少年身影,沖了上去。

  就這麼沖了上去,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闖近了巨獸與田靈兒之間,張開雙手,大聲吼叫,如赴死的戰士,如悲哀的英雄,與燒火棍幻化一體,彷佛八百年時光,又再重現!

  瘋狂是為了誰?

  夔牛狂怒的嘶吼聲中,他也在大聲吼叫,燒火棍燃燒起從未出現的盛光,彷佛是以生命為柴的火焰,熊熊焚燒!

  轟隆......

  天際,有驚雷響過,震動蒼穹!

  張小凡雙膝一軟,七竅都流出了殷紅的血來,悄悄滑落,滴在燒火棍上。

  驚呆的田靈兒忽然身子一輕,整個人向后飛去,卻是田不易終于趕到,將她拉出,待田不易急切回頭,赫然只見,張小凡已被夔牛壓在了身下。

  夔牛向天嘶吼一聲,巨大身軀騰空而起,巨大單足直向張小凡踩去,這威勢之大,在場眾人無不心驚,連田不易也臉上失色。

  張小凡重重喘息著,全身的骨骼仿佛都要碎裂一般,慢慢抬頭,滿目之中,都是天空中那片壓下來的黑暗!

  當!

  不知道,是誰失手掉落了手中的兵器?

  又是誰,在黑暗中絕望驚呼?

  一道金色的、莊嚴的光芒,悄悄迸發,伴隨著一道青色的光芒。

  握在少年手中的燒火棍上,無數細微的血脈一般的紅色血絲,突然一起發亮,陰影之下,仿佛燃燒生命一般的鮮血流淌著!

  金青交織的光芒,赫然從燒火棍綻放,映亮了他的臉龐,緩緩在他身前,就在燒火棍頂端那顆青色的噬血珠上,現出了一個佛家真言。

  卍!

  隨即,仿佛就像與這個真言共生一般,在卍字的底盤,隱約又出現了一個青光閃爍的太極圖案。

  所有的人,都驚呆了!

  除了夔牛!

  那狂怒的巨獸,已然勢不可擋地踩下,逃避不了的少年,面臨死亡的少年,伸出雙手,向上抵擋。

  時光,仿佛停了片刻。

  天地蕭蕭,黑云又復沉沉。

  有冷風,輕吹過。

  有落葉,紛紛落。

  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身影,急撲下來,迅如閃電,正是鬼王。

  只見他轉眼沖到地上,拿出之前插在夔牛四周的紅色鐵錐,立刻向沙灘中插下,同時右手立刻伸出,在左手手腕生生一劃,立刻有鮮血激射而出,噴射在鐵錐之上。

  瞬間,紅芒閃動,暗紅色的神秘鐵錐之上,紅光四射,眨眼間便已在夔牛落下之前,在張小凡身前和周圍光幕連成一體,困龍闕法陣重新催動。

  半空之中,伏龍鼎光芒大盛,照亮了半個天際。

  轟隆!

  巨響聲中,夔牛撞到了紅色光幕之上,鬼王身體大震,退后了數步,但夔牛卻也被紅色光幕反震了回去,登時狂怒不已地再次沖來,但在陣陣巨響聲中,終於再也無力脫出。

  鬼王緩緩的松了口氣,慢慢放松了身子,轉過身來,只見身后那個少年依然保持著抵擋的狀態,但燒火棍的光芒,漸漸消退,只不過看他面容,鮮血流淌,帶著一絲蒼涼。

  鬼王凝視著他,張小凡微微張嘴,也望著他,場中,忽然一片安靜。

  “大梵般若!這是大梵般若!”

  忽然,背后遠處,天音寺僧人紛紛越眾而出,包括法善在內的眾僧人無不驚駭莫名,指著張小凡喝問∶“你怎么會修煉我們天音寺的大梵般若真法?”

  只有那個法相,默默地站在激動的眾人背后,一言不發地凝望著前方張小凡處,眼中仿佛有道光芒閃動。

  張小凡慢慢的、慢慢的轉過身來,仿佛每移動一下,都讓他費盡了全身力氣,直到,他面對了所有人。

  田不易面色鐵青,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握住赤靈仙劍的手上青筋暴起,所有的青云門弟子,都仿佛第一次看到怪物一般,驚愕地望著這個人,這個遍體鱗傷的少年。

  背后,仿佛傳來一聲鬼王深深的嘆息。

  田靈兒臉色蒼白之極,看著宛如被世界遺棄的張小凡,銀牙一咬,就像張小凡不顧一切站在她身前一樣,她也不顧一切的沖到了張小凡前方,轉身,雙手張開,毫無畏懼的看著諸人。

  “小凡......”她低低地,漸漸露出微笑道∶“果然你離不開師姐的照顧呢,我相信你的。”

  張小凡的嘴唇,開始顫抖,那顆冰冷的心突然之間火熱起來,“我相信你的”,這似乎就是世界最好的安慰和信任。

  “師姐......”張小凡想要說些什么,只是張大了口,卻也只能呼喚出對方的名字!

  晚風,吹動了他的衣衫,輕輕飄動。

  “不錯,就是噬血珠,不會錯的!”

  忽然,噩夢驚醒又重新回來,又一聲驚訝的呼喊,再一次的響起,青龍站在鬼王旁邊,面容盡是驚愕之色。

  此話一出,在場之人,無論是魔教中人還是正道,盡皆變色。

  “他手中法寶的頂端那顆圓形之珠,血絲繞體,剛才對夔牛又有吸噬之能,一定就是八百年前黑心老人的噬血珠!”

  眾皆嘩然,個個面帶驚駭神色。

  張小凡抬起頭,扭頭看向鬼王,看向青龍,眼中有恨,卻又很快消失。

  因為他知道,這一天總該是要來的,不管是誰揭露,早晚都會來的。

  田靈兒此刻已經顧不得思考更多了,不管是大梵般若也好,什么噬血珠也罷,她現在只想守護她最好的師弟。

  所以她默默的展開了琥珀朱綾,好似準備與世界為敵。

  田不易神色復雜的望著女兒,望著心愛的弟子,他深深吸了口氣,神情異常嚴肅,他知道接下來已經不是正魔較量了,而是關乎正道,關乎門派之見,關乎張小凡生死存亡的問題。

  在她身邊蘇茹沒有多余的想法,只是靜靜注視著那個敢于直面正魔兩道無數高手的女兒,她喃喃道:“靈兒,你終于長大了,不管你是怎么選擇的,為娘都會支持你......”

  就在眾人再次劍拔弩張,聲討張小凡時,李青云拖著枯瘦的身體終于飛了過來。

  見到李青云,不管是正道還是魔教,所有人都靜默下來。

  李青云用他的實力,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

  他看向鬼王。

  鬼王也在看著他。

  鬼王輕輕笑了,道:“這一次不怪你,如果你有上清的修為,也許結局就大不相同。”

  李青云神色平靜,輕聲道:“成王敗寇,這次是你贏了,但是......”

  李青云看了眼他身后的伏龍鼎,冷冷道:“你知道的,我也許不能全部知道,但是你不希望我知道,我恰巧就知道,伏龍鼎,四靈血陣,下一次,你不會那么幸運了。”

  鬼王瞳孔猛地一縮,旁邊青龍更是祭出乾坤清光戒,神色兇狠的的望著李青云。

  “想殺我?只怕靠你還做不到。”李青云看著青龍淡淡道。

  紫紅色的雷霆緩緩浮現在他身體表面,時斷時續,好似風燭殘年,然而鬼王和青龍看見,皆是瞪大眼睛,似不可置信。

  “你還留有余力?”鬼王驚道。

  李青云微微一笑道:“拜你所賜,領悟了一些新的力量,先送給你一份。”

  “雷炎!”

  有血淚從李青云眼中流出,鬼王和青龍警惕,下一秒青龍展開乾坤清光戒防御,一道青色防護罩籠罩于他,而在防護罩上是一團拳頭大小緩緩燃燒的紫紅色火焰,火焰中有雷霆閃爍,讓它看上去似雷似火。

  青龍眼中露出輕蔑,道:“就這?”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