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重生黑化後她逼總裁以死謝罪 > 第119章 孩子爸

林知意猜測,孩子或許不是宮沉的。

所以她才會詢問柳禾關于宋宛秋身邊異性的事情。

只可惜目前沒什么進展。

但看宋宛秋那么膽戰心驚的模樣,林知意越發堅信自己的猜測。

接下來四天,宋宛秋雖然每天都畫著精致的妝容,但總會突然消失一會兒。

林知意每次都會看到她躲在儲藏室里忍痛低吟。

按照醫生的說法,看來她這次藥流失敗了。

宋宛秋硬生生又拖了兩天,臉色連腮紅都快蓋不住了才找了個借口去了醫院。

林知意借口送東西,也跟著宋宛秋離開。

宋宛秋去找了之前給她開藥流的醫生,為了不引起注意,她依舊選擇了人最少的中午時段。

只是她進入辦公室之前接了一個電話,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

“你說什么?你確定?我知道了。”

宋宛秋咬牙切齒地掛了電話,放下手機的瞬間,猛地轉身看向周圍。

還好林知意閃躲及時,否則就被宋宛秋發現了。

她在轉角等了一會兒才偷偷探出腦袋,卻宋宛秋早就不見了蹤影。

快步上前,林知意停在了醫生辦公室門口,確定周圍沒人才將耳朵貼近了門。

但里面靜悄悄的,什么動靜也沒有。

“誰?”

突然的問聲,嚇得林知意心臟都差點跳出來。

她連忙調整好表情轉身,趁機還看了一眼墻上的醫生名字。

詢問的是一個小護士,她狐疑地打量著林知意。

“你在這里干什么?這個時間已經不看診了。”

林知意連忙道:“我是李醫生之前的病人,他治好了我的病,今天正好陪家人來看病,就想來謝謝他。”

這李醫生年紀也不小了,應該看過不少病人,胡謅一通,他肯定想不起來。

小護士聽聞,十分熱情地走到她面前:“那你敲門,李醫生一般都會在診室午休。”

不等林知意阻止,小護士已經推開了門。

但里面空無一人。

小護士驚奇道:“奇怪了,怎么今天不在?”

林知意連忙道:“沒事的,反正也是順道的事情,下次吧。”

“嗯。”

小護士關上門。

林知意不敢再逗留,跟著小護士離開。

走出一段路,她停下腳步,回想起了剛才在李醫生辦公室看到的一切。

桌面有些亂,翻開的病歷紙上被胡亂地劃了一道,放下的筆連筆帽都沒來得及蓋上。

說明李醫生走得很著急。

難道宋宛秋發現了什么?

想著,林知意胸口發悶,總覺得還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她深吸一口氣,找了一個比較隱蔽的椅子坐下,目光盯著婦科的位置。

時間一點點流逝。

林知意前面幾排漸漸坐滿了等待下午看病的人,讓她在人群中隱藏更深。

這時,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低頭穿過人群。

林知意一眼就認出是宋宛秋。

此時的宋宛秋裹緊了身上的大衣,雖然走得快,但步履明顯虛浮,比來醫院之前還要虛弱。

她怎么了?

林知意怕被宋宛秋發現,所以并沒有立即跟上去,而是轉身去了李醫生診室外面。

她混在那些排隊看診的人中,低著頭并不起眼。

李醫生正在做下午看診的準備,但神色卻很緊張。

好好有別的醫生路過,看了他一眼。

“李醫生,中午怎么沒去吃飯?也沒看你在診室休息,去哪兒了?”

李醫生明顯嚇了一跳,手里的東西掉在了地上,尷尬笑道:“去手術做準備了。”

“小手術還要你提前那么早去準備?”

如今的這個社會無痛人流真算不上什么手術。

“患者有點害怕,和她簡單聊了一下。”李醫生臉上掛著笑,但額頭冒出了一層虛汗。

另一個醫生也沒懷疑,點點頭走了。

林知意也跟著退出了人群,她一刻也不敢耽擱快步朝著宋宛秋離開的方向追去。

宋宛秋身體不舒服,走得不快,這么久才剛剛走出看診大樓。

為了證實心里的想法,林知意加快了腳步。

但沒等她靠近,突然沖出來一個男人扯住了宋宛秋的胳膊拉到了旁邊。

男人打扮很個性,皮衣皮褲,看上去像是機車騎行的專業打扮,配上他的身高,頗為瀟灑。

只可惜男人背對著林知意,看不清長相。

但他的身形,讓她覺得好像在哪里見過。

林知意不敢多看,閃身躲在了旁邊的樹叢后,幾乎和兩人就隔了一道樹墻。

隱隱約約還能看到兩人重疊的身影。

男人聲音含怒:“你把我的孩子打了?”

宋宛秋吃力地甩開男人的手:“不然呢?你的孩子會害死我的!”

“你騙我?你以前說過如果有了我的孩子就和我一起去國外生活!”

男人狠狠抓住宋宛秋的雙肩用力搖晃。

可看到她難受的皺眉時,他立即停了下來,可見他對宋宛秋是有感情的。

此時,林知意聽完這番話后用力捂住了嘴,生怕自己的呼吸聲會驚擾兩人。

懷孕,國外生活。

這不就是宋宛秋前世做的事情?

當時,林知意懷孕被曝光,宮沉只能被迫娶了她。

宋宛秋在雨中和宮沉痛苦分別,還大喊會讓宮沉后悔。

當時她雨中離開的一幕被傳到了網上,好多人被她感動,林知意被罵得整整一個月不敢出門。

所以宋宛秋根本不是為情所傷出國,而是和這個男人出國生活了。

那她又為什么回國?

還有那個孩子……

林知意很確定孩子就是這個時間段懷上的,宋宛秋不可能同時懷上兩個男人的孩子。

所以思沉絕不可能是宮沉的!

那他又是怎么躲過了親子鑒定?

這時,兩人的爭吵聲打斷了林知意的思緒。

“床上的話你也信?高興的時候,我說我是世界首富都行啊,可那是真的嗎?再說了,留著你的孩子有什么用?他爸爸不是三爺就毫無意義!他能讓我宋家更上一層樓嗎?他能讓我站在京市頂端嗎?”

宋宛秋有恃無恐的冷笑。

男人非但不生氣,反而伸手用力抱住了宋宛秋。

“好,好,你說什么就是什么,你現在臉色很難看,別生氣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林知意再度震驚,這男人對宋宛秋也太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