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渣前夫對我上癮我說他高攀不起林奕澄陸山河 > 第308章 誰是孩子爸爸?
  難道林奕澄帶著樂樂又去泡溫泉了?

  他給林奕澄打電話,沒人接。

  想了想,他又打了秦寶環的手機。

  秦寶環接了,問他:“陸總,有何貴干。”

  秦寶環說話,永遠別指望她一本正經的。

  陸山河直接問:“橙橙和你在一起嗎?我來找她,她沒在房間。”

  “沒有啊。”秦寶環說:“她應該在房間休息吧,你別打擾她啊。”

  秦寶環剛說完,就聽見手機提示音響了,她看了一眼,騰地從溫泉里站起來。

  施乾澤在旁邊問:“寶寶怎么了?”

  秦寶環著急開口:“樂樂發燒,橙橙帶他去醫院了!”

  “什么?”陸山河也急了:“她怎么去的?哪個醫院?”

  秦寶環抬腿就走:“附近有個私人醫院,導航就行!”

  她掛了電話,趕著去換衣服。

  施乾澤也連忙跟上。

  秦寶環和施乾澤換了衣服去了停車場,就看見陸山河的車子疾馳而去。

  兩人也趕緊上了車,追了上去。

  陸山河趕到,在急診看見了衛晏城。

  衛晏城?

  想到一種可能,陸山河大步走過去,問他:“你和橙橙來的?他們人呢?”

  衛晏城剛剛出來接了個電話,一看是陸山河,慢條斯理開口:“你也來了?橙橙他們在病房。”

  “我去看看。”

  “你別去了,樂樂剛抽了血,做完檢查,睡著了。”

  陸山河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林奕澄怎么會和衛晏城一起來醫院?

  是當時林奕澄正好碰見了衛晏城,衛晏城熱心幫助。

  還是林奕澄向衛晏城求助了?

  想到這種可能,陸山河又是心酸又是嫉妒。

  憑什么是衛晏城?

  看著陸山河的目光,衛晏城可沒打算做好人。

  他說:“這里有我照顧就行了,陸總你要有事就去忙。”

  “你照顧?”陸山河冷聲開口:“你以什么身份照顧他們?”

  “我是沒有什么身份,但陸總好像也沒有吧?或者,前夫哥?”

  陸山河忍著怒意:“他們在哪個病房?”

  “我都說了,他們在休息,陸總就不要打擾了。”

  見他這副男主人的姿態,陸山河怒了:“要不要見,那也是橙橙說了算!”

  衛晏城知道,林奕澄這個時候是肯定不會讓陸山河見到林景揚的。

  那不就露餡兒了嗎?

  所以他很坦然,也很自信:“那我幫你把橙橙叫出來,看她需要不需要你照顧。”

  他說完來到一個單獨的病房門前,敲了敲門。

  林奕澄很快開門:“電話打完了?”

  她說完就看見了陸山河:“你怎么來了?”

  這截然不同的態度,叫陸山河心里咯噔一聲。

  怎么感覺一兩個小時沒見,林奕澄對待衛晏城的態度就不一樣了?

  陸山河頓時有了極其嚴峻的危機感。

  “橙橙,樂樂怎么樣了?我能進去看看他嗎?”

  “他沒事,已經睡著了。”林奕澄說:“不用,你們都回去吧。”

  林奕澄果然拒絕了自己,但他欣慰的是,林奕澄同樣也在趕衛晏城。

  兩個人還是同等待遇的。

  衛晏城開口:“我還是留下來吧,要是有什么事,哪怕跟著跑跑腿呢。”

  陸山河也說:“我留下,衛總家里還有孩子,還是早點回去吧。”

  衛晏城看他:“陸總還真是無時不刻都在給我上眼藥啊。”

  林奕澄無奈開口:“你們別吵了,不需要,我已經和寶環說了,她應該快來了。”

  她話音剛落,秦寶環的聲音就傳了過來:“橙橙!”

  林奕澄看過去,揮手:“我在這里。”

  她對衛晏城和陸山河說:“所以你們都回去吧,謝謝了。”

  秦寶環著急去看樂樂,對施乾澤說:“你也回去吧,這里用不著你們。”

  說完,她跟著林奕澄進了病房,把門關了。

  三個大男人在門外面面相覷。

  還沒來得及說什么,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樂樂呢?現在怎么樣了?”

  回頭一看,是江寄琛。

  “剛做了檢查,結果還沒出來。”衛晏城說:“你怎么也來了?”

  “橙橙給我打了電話。我進去看看。”

  江寄琛說完就要推門。

  陸山河攔住他:“橙橙說了,不需要我們,讓我們走。”

  他想好了,他留不下,其他人也別想獻殷勤。

  他都打算好了,等下和他們一起走,然后他再偷偷溜回來。

  “是橙橙讓我來的。”江寄琛皺眉看他一眼:“要走也要知道孩子是什么情況再說。”

  江寄琛說完抬手敲門。

  林奕澄很快開了門,看見是他:“你來了?快進來。”

  然后,這三人眼睜睜看著江寄琛進去了。

  陸山河咬牙:“憑什么他能進!”

  衛晏城說:“你去問啊。”

  陸山河才不傻,問這個不是自取其辱。

  知道江寄琛和林奕澄感情好,也知道他們沒有可能,但看他們關系這么親密,他還是吃醋。

  衛晏城又去看施乾澤:“你跟著秦寶環都不能混個同等待遇,也是不怎么樣。”

  施乾澤說:“我家寶寶和橙橙情同姐妹,橙橙對我來說就是小姨子,我自然是要保持距離。”

  陸山河懶得聽他倆說這些亂七八糟的,反正誰要走誰走,他不走。

  衛晏城說:“走吧?”

  施乾澤說:“走吧,江寄琛在這里,他倆都是醫生,應該沒什么事。”

  兩人要走,看陸山河不動,衛晏城也不動:“你怎么還不走?”

  陸山河看他一眼:“要你管。”

  衛晏城說:“我和你接觸這幾次,總感覺你很幼稚,我真懷疑陸家生意是怎么被你做那么大的。”

  施乾澤說:“簡單,他做生意和談戀愛不是一個腦子,不然,當初也不會做了那么多傷害橙橙的事。”

  “你們說夠了沒有?”陸山河臉色不太好看:“說夠了趕緊走,醫院里禁止大聲喧嘩。”

  “要走一起走。”衛晏城說:“你不走我也不走。”

  “我看衛總也不怎么成熟。”陸山河說:“幼稚得要死!”

  衛晏城說:“但樂樂發燒了,是我把橙橙他們送到醫院來的。你不想想,橙橙為什么不找你?”

  這話戳到了陸山河的痛處。

  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么,但這是事實。

  林奕澄遇到了事情,的確沒想著找他。

  他想做林奕澄的依靠,但林奕澄壓根沒想著要依靠他。

  甚至出了事,都不準備告訴他。

  陸山河滿臉落寞,一言不發。

  見他不說話,衛晏城去看施乾澤:“你走吧,我不走了。”

  施乾澤說:“你們都不走,我一個人回去干什么?算了,我也留下吧。”

  三個大男人一個比一個高,一個賽一個帥氣矜貴,往這兒一站,簡直是鶴立雞群,招人眼球。

  來來往往的人,誰看見都要多看幾眼。

  畢竟這么好看的男人,還是三個一起出現,實在是不常見。

  沒多久,有個醫生過來,見他們三人站在病房門口,開口問:“誰是小患者家屬?”

  陸山河立即道:“我是!”

  “你是孩子爸爸?”醫生把單子遞給他:“去辦入院吧,孩子肺炎。”

  陸山河嚇一跳:“啊?肺炎?嚴重嗎?”

  “先住院治療吧。”醫生說:“怎么都在外面?誰陪著孩子?”

  醫生說著推門而入,陸山河自然要跟進去。

  衛晏城一把拉住他:“你不能進!”

  醫生一看,開口:“孩子爸爸要進來,正好說一些注意事項。”

  衛晏城說:“他不是孩子爸爸!”

  醫生一愣,問:“那你是?”

  “他不是!”陸山河聲音比他還大。

  醫生奇怪了,去看施乾澤。

  施乾澤忙擺手:“我也不是。”

  林奕澄已經來到門邊,開口:“醫生,我是孩子母親,孩子爸爸沒過來,請進。”

  她讓醫生進來,然后看了一眼陸山河,直接把病房門關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