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掌控欲 > 第254章 我要見戎行野

“沈叔叔!”

奶音響起。

沈確看了眼樓上,“嗯,怎么了?”

“你快點來接我,我在坐標位置。”

“你在樓下?你什么時候來的?”戎唯做錯了事也沒一點愧疚的意思。

“那你快來接我吧,我要回家。”

她跳下床,“我可以用你的蠟筆給媽媽留一封信么?”

池祁言點頭,“可以啊。”

只見戎唯拿出一張紙,在上面涂涂畫畫后折疊好,門鈴已經響了。

她跑了出去,將信放在了桌上,才去開門。

跟著她的池祁言覺得,怎么這里好像跟她家似的。

戎唯打開門,沈確就站在門口。

她張開手要抱。

池祁言打量著沈確,“這個就是你的爸爸啊?”

沒我爸爸好看嘛,也挺能吹牛的。

戎唯一看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才沒吹牛呢,你就得意吧,很快你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媽媽是我的媽媽!

哼!

“行了,沒你什么事了,你回去吧!”戎唯一擺手,“再見!”

池祁言撓撓頭,“哦,那你們路上小心。”

門被關上,池祁言覺得,這個小妹妹,又霸道又有點禮貌。

但好像不多……

沈確抱著戎唯上了車,很多話想問。

但也怕傷了孩子,正猶豫呢,戎唯已經興奮得手舞足蹈了,“快快快,咱們快點去爸爸公司。”

沈確剛想問她不上學了?轉念一想,媽媽都快沒了,還上什么學。

命司機去創嶸。

-

會議室里,報告員已經說完了一分鐘,僵硬地看著一臉沉思的戎行野,忐忑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么話。

“戎總?”

“戎總?”

戎行野回過神,事實上,這已經是第三次走神了。

說了什么,他根本聽不進去。

“嗯?”

“散會吧。”

戎行野說完起身離開,一群人跟在后面嘀咕。

“戎總這是怎么了?”

“不知道,咱們這方案,到底是過了?還是沒過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

戎行野回了辦公室,找出黎婠婠爆火的那部電影,辦公室的門被打開,一個小炮彈沖了進來。

戎行野還沒反應過來,戎唯已經氣喘吁吁放下小書包,要往他身上蹦跶。

“爸爸!爸爸!你快看我,別看電影了!”

戎行野摁下暫停,將她抱起來,蹙眉道:“你又逃出來了?這個點你應該在午睡吧。”

“這不是最重要的,這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惦記這個!”戎唯戳了戳他的心口,“你快去換一套衣服,做個精致帥氣的造型,另外叫李奶奶快點去下單一個洗碗機!這個很重要!”

“這什么跟什么,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么逃課。”

戎唯得意道:“因為,我今天去做了一件大事,特別特別大的事情!你知道后,一定會嚇壞的!”

戎行野無語嗤笑,“能多大?又跟同學打架了?還是帶過去的小零食被沒收了?”

“都不是,是媽媽!我見到了媽媽了,等會她一定會來找你的哦,而且我已經把你的情敵調查好了,他根本沒跟媽媽結婚,除了比你有錢,家里有洗碗機,脾氣比你好之外,其他我也看不出什么優點的。”

“……”戎行野一把將她提起,“你見到了你媽媽是什么意思。”

戎行野話音剛落,辦公桌上的手機嗡地震動了起來。

是一個陌生號碼。

他接起。

“戎行野?!”

這聲音隔著手機屏幕,曾經是他五年來,最想聽到的,可現在真的接起來了,他卻開始笨嘴拙舌,不知道怎么回應。

“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

黎婠婠猛地掛斷了電話,看著桌上的那張紙。

畫得很快很潦草,但是很明顯,是一家三口,小姑娘穿著紅色的小裙子,梳著齊劉海妹妹頭,上面還很努力地寫下了一行字。

分別標注上了每個人的名字。

戎行野……戎唯……

戎唯……

我的女兒?

黎婠婠轉頭要打車去創嶸,卻不小心直接將花瓶打碎。

池祁言看著她,“媽媽,你怎么了?”

黎婠婠不能把一個孩子放在家里。

“媽媽現在有非常要緊的事情,小言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可以啊!”

黎婠婠牽著孩子去樓下打了車,再次說出創嶸兩個字的時候,她緊張到手指蜷起。

為什么沒想到呢。

為什么,那個孩子明明叫了自己好幾次媽媽。

為什么沒想過是自己的女兒。

她一定是的,一定是!

池祁言看著她這么緊張的樣子,拍了拍她的手背,“媽媽別擔心,沒什么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這邊,戎行野站起來,走了兩步,然后看著坐在老板椅上,蹺著小短腿的女兒。

“怎么回事?”

戎小唯得意地笑瞇瞇道:“怎么樣戎總,有沒有覺得寶貝女兒出馬,一個頂倆,我就說媽媽一定是很喜歡我的。”

“你還不快點去換衣服!快點快點,你不是說媽媽喜歡你那個香水味么,還不噴上!平時這么喜歡打扮,今天怎么平平無奇的!”

“一定要把那個池叔叔比下去!家里沒有洗碗機已經很慘了,臉不能輸了!”

黎婠婠很快帶著池廷遇趕到了,到前臺提出要見戎行野,對方納悶,果不其然拿出了一個登記表,“不好意思,我們戎總比較忙,您有提前預約么,這里還得登記一下您的信息。”

電梯門打開,“不用登記了。”

黎婠婠扭過頭,戎行野大概很匆忙,下來的時候,有些急切。

黎婠婠朝著他走去,“戎唯是……”

“上去說,好么?”戎行野開了口。

黎婠婠抿唇,她也不想再外面鬧開,尤其是池祁言還在。

戎行野看了眼她牽著的孩子,“我讓人去準備一點甜品,我還記得他喜歡吃布丁?”

“謝謝叔叔!”池祁言立刻仰頭回答。

這個叔叔,好帥,好高啊……

戎行野扯了個唇角,很顯然不擅長做這種事,親自摁了電梯。

黎婠婠跟在他身后,有很多話想問,不知道從哪里開始問起。

看著電梯鏡面的反光,那男人灼熱的視線,她稍微偏頭避開。

電梯一層一層往上。

池祁言好奇地看了看,“叔叔,這是你的公司么。”

“嗯。”

“哇——”小家伙驚訝極了。

好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