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殺人當誅心
  北辰子冷笑道:“許應,我告訴你如何取出祭壇,便會違背誓言,我發過毒誓,肯定會死。我若是不告訴你,也是死。同樣是死,對我來說沒有區別。”

  玉棠仙子大聲道:“沒錯!告訴他,我們死得更慘!不說的話,就算死了,上頭也會保全我們的魂魄!”

  許應抬手,玉棠仙子不由自主飛起,飄浮在半空,四肢叉開。

  “彭!彭!彭!彭!”

  一連串爆響傳來,她體內的所有境界被許應按出體外,將一個個境界廢除。

  玉棠仙子咯咯笑道:“姓許的,沒有用的,你就算殺了我們,將我們挫骨揚灰,讓我們魂飛魄散,仙人也能將我們救活。”

  北辰子哈哈笑道:“說得好!我們這一世算是栽了,活到下一世,在仙人的安排下我們也可以飛黃騰達,也可以成為仙人!”

  兩人相互鼓勁,玉棠仙子道:“當年我們的前任都已經飛升成仙了,我們親眼所見!”

  “仙人不會拋棄他們忠誠的奴仆!”北辰子血染白發,叫道。

  玉棠仙子興奮道:“我們下輩子飛升成仙!”北辰子叫道:“下輩子成仙!”

  這二人越來越狂熱,儼然不怕死的樣子,甚至恨不得許應現在便殺死他們,好讓他們被神仙救回來,轉世投胎好做仙人!

  許應不緊不慢道:“你們的前任,飛升到嵬墟深淵中,做養料去了。”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充耳不聞,依舊在狂熱的大呼小叫。

  許應道:“符毅的前任也是如此。他死之前,曾經和你們一樣狂熱。”

  漸漸的,北辰子和玉棠仙子的叫聲低沉下來,玉棠仙子聲音沙啞道:“符毅死了?”

  許應輕輕點頭,道:“他試圖說出兩張鎮魔符文的秘密時,被仙蟲吃掉,一干二凈,什么也沒有剩下。”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眼角抖動,玉棠仙子道:“仙蟲?”

  許應道:“一種極為細小的蟲子,身體是由仙道符文構造而成,肉眼幾不可見。當年你們接任監視者的職務時,會向仙界的符纂發誓,伴隨誓言,符篆燃燒,飄蕩的煙氣會鉆入你們

  體內。這些煙氣,便是蟲。”

  北辰子額頭冷汗津津,許應所描述的,宛如親眼所見。

  他們當年就是這樣接任監視者,仙符燃燒,的確煙氣進入他們的鼻孔,像是有生命一樣!

  “你們的前任飛升,其實根本不是飛升,而是飛入嵬墟,做了肥料。”許應繼續道。

  北辰子聲音滄桑,道:“不可能,我見過他飛升的情形!”

  玉棠仙子連忙道:“沒錯!我的前任當著我的面渡劫飛升!她的天劫特別弱,說是仙界給她的特權!”

  許應殺人誅心,道:“我們可以去你們前任飛升之地,找出飛升霞光,我可以讓你們看看他們的飛升地是不是嵬墟。”

  他要讓這兩人死得明明白白,帶著被蒙騙了三千多年的絕望和怨恨而死!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對視一眼

  北辰子聲音沙啞道:“我的前任飛升之地,距離此地不遠。他在靈墟福地飛”

  許應露出笑容:“那么,我們便去靈墟。”

  他收攏隱景潛化地,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被他關押在潛化地中,許應正欲離去,突然看到天機上神死亡之地,有一片微弱的光芒隱約透露出來。

  天機上神死得極為徹底,許應知道天神的生命力極為頑強,只要不破去他們的天道符文,便很難將其殺死。

  因此,他那一劍破去了天機上神所有的天道符文,沒有給天機上神留下半點生機。那么,這亮光從何而來?

  許應走上前去,輕輕抬手,只見天神血肉中有一塊奇異的玉質仙符飄了起來。光芒正是從仙符中傳出。

  許應抹去仙符上的血跡,仔細查看,這塊仙符上用道文書寫“元狩”二字,這兩個鳥篆蟲文極為奇妙,隱約間與元狩世界的天地大道相合。

  “這是什么東西?”

  許應催動仙符,突然一道光沖霄而起,光芒爛透云霄,洞照天外

  他抬頭仰望,只見那洞口處是一道浩瀚大河,河的后方,似有另一片天地。

  “這塊仙符,有些意思。先收下了,等辦好要事,有空的話就去那天外看看。”

  他將下凡仙符收起,前往靈墟福地。

  許應剛剛動身,忽然有所察覺,抬

  頭望向東海,他感應到一股奇特的季動從海面上傳來。

  這股季動,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他猶豫一下,還是前往靈墟福地。

  東海,雄祖攤陽連殺數位釣魚客,正要收起黃庭洞天,突然心生警覺,抬手向上拖去,喝道:“是誰?”

  “轟!”

  一座十二重樓鎮壓下來,重樓神光大放,元神十二征烙印自樓中浮現,每一種征,都蘊藏著常人難以領悟的元神大道,極致境界!

  雄陽的神識強大無四,法力無比渾厚,否則也不可能連殺三位修為實力臻至絕頂境界的釣魚客。

  但他的神通稍稍與這座重接碰撞,便立刻被碾壓,攤陽白發飄揚,腳下青色仙蛇騰空而起,頂住十二重樓!

  青色仙蛇被壓得抖動不已,不斷收縮,但還是將這座神樓擋下。

  空中傳來一聲輕咦,只聽一個女子的笑聲傳來:“雄祖的修為果然強大,連師尊這件至寶都能接下。真是了不起。”

  一個宮裝女子站在十二重樓的頂樓,推開窗靈,向攤陽看來,露出戲謔之色。

  攤陽心驚肉跳,頓知這座重樓的來歷,全力對抗神樓的碾壓,喝道:“姑娘,我與你師尊同出仙門,當年同朝為官,你怎敢對我動手?這里面,必有誤會!”

  那宮裝女子正是花錯影,一路追蹤許應和楚湘湘,但是沒有尋到兩人,卻突然感應到東海上有奇異的波動,所以立刻追來。

  她來到此地,便見灘祖攤陽殺人,于是祭起十二重樓便打。

  “你也配與我師尊同出仙門?”

  花錯影笑道,“我師尊說,你們六人當年不過是無恥鼠輩,一些逃兵,連戰場都不敢上,只敢躲在后面。是師尊他們殺上前線,與敵人對決,打生打死,但后來分好處,你們六人便又都跳出來,搶了六大雄祖洞天!”

  她譏諷道:“師尊還說,你們搶了六大灘祖洞天,六人聯手對抗他老人家,否則早就將攤祖洞天搶走了。你們保管雄祖洞天這么久,如今也該還給師尊了!”

  攤陽冷哼一聲,當年他們六位仙人因為被大惡人嚇破了膽,沒有沖殺上前,但也因此活下來,所以后面的分贓中才有他們的份兒。

  但花錯影因此嘲笑他

  們,這就有些無禮了。

  當年能活下來的那批人,不是有多強,而是都夠茍,包括花錯影的師尊!

  那時,活下來的那批人,誰都沒有沖到最前面,沖到最前面的都死了!

  “太小覷我了!”

  攤陽心中動怒,“嵬城的那位存在居然沒有親自前來,而是讓弟子前來,太小覷我了!是了,他不敢離開嵬墟,因為他沒有雄祖洞天,無法像我們這樣煉兒不死仙藥續命!他離開嵬墟,便會蒼老,便會死亡!”

  他頓時放下心來,目光落在十二重樓上。

  “這座十二重樓應該便是大惡人的重樓,我們從他體內割出來的境界,煉制成寶!你讓你的弟子持此寶來尋我,豈不是要將此物送給我?”

  雄陽身后黃庭洞天頓時變得無比明亮,比太陽還要耀眼,他的神識立刻變得無比恐怖!

  神識存想,便可凝聚道象,甚至演化出天地萬物!

  這便是他所掌握的攤祖洞天的力量,即便是等閑仙人,神識也遠不如他!

  他此次不是神識存想神通存想道象,而是要憑借純粹的神通,將花錯影這丫頭的神識沖散,將她的所有思維意識直接抹殺!

  那時,這座樓還不是落入他的手中?

  花錯影感受到那驚天地的神識,心中凜然,立刻催動殺招,十二重樓中每一層的許應烙印紛紛張開眼睛,中神光四射,迎著涌動的神識射去!

  攤陽的神識沖擊而來,下一刻,一道道神光穿透厚重無比的神識,斬在攤陽身上。

  攤陽悶哼,恐怖的神識沖擊到神樓中,花錯影立刻關閉神樓窗靈,當這股神識擋在外面。

  但攤陽的神識是何等強橫?

  哪怕她關閉樓宇的窗靈和門戶,攤陽的花錯影心中暗暗焦急,突然,神樓劇烈動蕩,卻是雄陽竟然將這座神樓收入黃庭洞天之中,打算借黃庭洞天的玄黃仙火,將神樓中的烙印燒去!

  她此時才知攤祖是何等厲害,四萬多年收割天下最頂尖的強者,積累的法力修為是何其渾厚。

  “難怪師尊只讓我對付受傷的攤祖,不讓我招惹沒受傷的。”她心中暗道。

  攤陽將花借影連同十二重樓一起鎮壓,突然身軀顫抖,身上出現一道道

  傷口,這些傷口洞穿他的肉身元禮,夷之域也被擊穿!

  剛才花錯影催動十二重樓中的烙印,施展的那一擊,還是將他重創!

  雄陽鎮壓住傷勢,立刻閃身離去,心道:“我在此地引起的動靜太大,恐怕驚動其他高手。若是被堵在這里,就是枉死了。”

  他心中一片火熱:“我福與天齊,因禍得福,居然得到這座十二重樓,只待煉死這個丫頭,把十二重樓煉為己有,普天之下便再無對手!”

  就在此時,突然蒼天裂開,天幕被人撕破,一道無比龐大的深淵出現在天空中!

  那深淵向兩旁裂開,越來越寬,宛如一只長大的嘴巴。

  “嗡!”

  一只充塞地的巨眼轉動過來,聚焦在雄陽身上!

  雄陽頭皮發麻,心肝一顫:“糟糕!我被人暗算了?難道是樓中的那個小丫頭暗算我?不過,老東西,你休想走出深淵!”

  他神識爆發,恐怖的神識沖天而起,沖向深淵巨眼,試圖將這道天淵關閉!

  靈墟只是一處小小的福地,總共有兩道飛升霞光,其中一道便是北辰子的前任飛升時所留。

  許應來到這里,將北辰子和玉棠仙子丟在地上,不由分說直接催動元道諸天感應,強大的神識順著這道霞光探入虛空。

  他的神識連接諸天萬界,借諸天之力,勐然發力,但見虛空劇烈震蕩,以飛升霞光為中心,天幕被生生扯開!

  天空中電閃雷鳴,一道無比龐大的深淵出現在天上,深邃恐怖!

  許應輕車熟路,直接將這片天地血淋淋的真相撕開,展露在北辰子和玉棠仙子面前,冷笑道:“北辰子,你抬頭看看,這道大淵就是你的前任飛升的仙界!”

  北辰子面色如土,仰頭望向天空中的深淵。

  那深淵在許應強大的神識左右下,竟然被撕得扭,宛如眼簾,向兩旁剝開!

  “骨碌!”

  橫貫天空的深淵中,突然有龐然大物在轉動,接著一只巨大的眼睛將深淵填滿,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那只深淵巨眼中,一具具仙人的尸體宛如溺死的人們,飄在眼中,動也不動一下。

  許應將北辰子提起,舉高,冷笑道:“瞪大你的狗眼看看

  ,那些尸體中是否有你的前任?是否有你前任的前任?”

  他哈哈笑道:“你們這群煉氣士不過是仙人利用的廢物,自以為能夠破繭成蝶飛升仙界,成為與他們一樣的仙人,實則他們將你們吃干抹凈之后,尸體都要當成肥料!”

  他將北辰子摜在地上,將玉棠仙子提了起來:“看看,看看!你能找到你的前任嗎?是不是像死魚一樣泡在哪里?”

  玉棠仙于與北辰子三千年的堅持,瞬間土崩瓦解。

  兩人的信念,執念就像是餅落在地上,被無數人踩過,爛成污泥。

  就在這時,一股恐怖的神識之力沖上天空,試圖將深淵兩岸合攏,將那只巨大的眼睛關在深淵之中。

  許應正在唾罵兩人,見此情形,不由怔住。

  “奇怪,除了我之外,難道附近還有其他神識強大之人?這股神識,比我還要強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