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八十二章 給你一個痛快
  北辰子心中驚慌,立刻調轉方向,喝道:“玉棠,分頭行動!”

  玉棠仙子會意,立刻折向。

  他們二人配合密切,分成不同方向遁逃。他們從未想到過,當年那個被他們操控的少年,居然有一天會擺脫他們的操控和監視!

  他們更未曾想到過,許應有一天可以強大到這種程度,將高高在上的天神也一劍斬殺!

  當年的許應是何等弱小?何等無助?

  面對他們,就算許應如何掙扎,如何哀求,也不能讓他們改變主意,必須與“父母”分開,“姐弟”分離,戀人永別!

  他們一次次拆散許應,一次次塞給他虛假的記憶,許應從前無法反抗,只能默默承受,而今,終于到了反抗的時候!

  北辰子向前飛去,浮光掠影,速度越來越快!

  他從未想過自己居然可以這么快,他的速度達到從未達到過的極致,甚至飛越浩瀚大海,遠遠望去,竟然可以看到大海的盡頭!

  大海的盡頭處,居然就是一片星空,大大小小的星辰飄浮其中,群星軌跡混亂不堪,不斷有星辰相互撞擊,迸發出毀天滅地的波動!

  “這里是什么地方?”

  北辰子從未來過此地,驚訝莫名,只見無數星辰攢動,擠來擠去,還有一塊塊巨大的陸地飄浮在其中,有山有水,有花草樹木。

  但下一刻,便有星辰撞擊,將那片陸地摧毀,化作巖漿世界!

  北辰子從一片巖漿大陸上空飛過,驚訝道:“元狩世界還有這樣的地方?我之前為何沒有來過?”

  忽然,一座瑰麗無比的青銅神山從大陸的盡頭冉冉升起,北辰子飛臨這座山峰前,青銅山峰已經擋住了他前方的一切視線!

  北辰子努力仰頭,只見山峰越來越高,山體越來越厚重宏大,他窮目眺望,但見山峰的頂端已經插入天穹之中,四周風云雷電圍繞山峰繞動,隱約有仙光傳來,仙氣垂下!

  這是一座連通仙界的青銅神山!

  那片星辰海洋中,無數星辰頓時被青銅神山捕捉,圍繞

  這座神山旋轉。

  而在山腳下,還有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上兩個朱紅色大字,映入北辰子眼簾,顯得極為刺眼。

  “不周!”

  北辰子讀出那兩個字,心神大亂:“不周山,是神話傳說中的神山,已經斷掉,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道,難道

  他心中生出一個可怕的猜測,勐地回頭看去,露出駭然之色。

  只見他回頭處,碧海生滔,海浪涌起百丈高,無垠的怒海中立著一尊頂天立地的仙人!

  那仙人的身后,大大小小的洞天漂浮,洞天中是一方方彼岸世界,仙火洞燒。

  仙人的四周,飄浮著巨大無比的道象,碧海,不周山,亂星海,正是其中的一部分道象!

  而在另一側,北辰子看到埋葬大道的深淵橫貫東西,蔭蔽日月星辰的神樹,有如一道雪亮銀河般的劍氣亙在宇宙星空中。

  此時,玉棠仙子正在那道明亮的劍氣上飛行,劍氣清晰無比的映照出玉棠仙子的影子!

  北辰子這才發現,自己也是在許應的隱景潛化地的道象中!

  他飛行這么久,其實一直未曾飛出許應的道象!

  “一個攤仙的隱景潛化地,能夠有多大?我不信我飛不出去!”

  北辰子勐地咬牙,將修為提升到極致,試圖繞過不周山。

  然而他越是向外飛去,不周山便越是龐大,那一顆顆星體也越來越龐大,自己向外飛行的速度,還不如星體之間的距離擴張的速度!

  他回頭看去,許應在他也中,也變得更加巍峨偉岸。

  這樣下去,根本無法飛出隱景潛化地!

  “開啟九層洞天,便是攤仙,隱景潛化地便是雄仙的仙界。處在隱景潛化地中,雄仙便是仙人!”

  這個說法,北辰子早有耳聞。

  攤仙,是與飛升期煉氣士并列的境界。不過他一向對此嗤之以鼻。他早就知道攤仙是一場騙局,不過是別人栽培出的韭菜。

  從前的雄仙都是修煉一種洞天,其他洞天沒有涉獵,其隱景潛化地也很容易被人入侵,歷史上大部分攤仙都是被釣魚客韭菜老吃干抹凈。

  甚至北辰子自己就是一個韭菜客,也培育過自己的攤仙,收割過幾次!

  但,他還是頭一次見到真正的灘。

  九洞歸一,雄祖洞天,才是真正的難,是攤法的、極致。

  現在他面對的,就是這樣一尊雄仙!

  北辰子咬牙,勐地折返回來:“既然逃不出隱景潛化地,那么只有正面抗衡了!我就不信,僅憑你三座攤仙洞天,能與我的三千年法力抗衡!”

  他向許應飛去,身后大大小小的星辰在不斷縮小,不周山的形態也在恢復。距離許應越近,許應的體魄便越小。

  待到北辰子沖至許應跟前,只見許應的身形已經恢復如常。

  北辰子暴喝,祭起棋盤。

  他已經新煉了棋局和棋子,這些日子他東躲,惶惶不可終日,唯恐被許應尋到,因此將棋局和棋子千錘百煉,時刻準備許應尋上門的那一天。

  而今,這一天終于來了。

  一顆顆棋子從天而降,如同星辰,砸向許應!

  棋盤旋轉,突然棋局彷佛從天地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光芒,唰地一聲向許應切去!

  北辰子信心勃勃,就算而今許應身處三仙之域,自己也并非沒有一戰之力!

  然而那一顆顆黑白星辰從天墜落,尚未來到許應頭頂,便又還原成一顆顆棋子,七零八落墜了一地。

  縱橫交錯的光芒,在撞上許應的那一刻,又恢復成棋盤的形態,來到許應身邊,便威力盡失,跌落在地。

  北辰子心中一驚,催動神通,悍然殺來,彭地一聲打在許應身上。

  與此同時,另一邊的玉棠仙子也發現自己逃不出去,轉頭殺回,兩人聯手,同時向許應攻去。

  “祭元神——”玉棠仙子喝道。

  北辰子聞言,立刻元神浮現,玉棠仙子的元神也自浮現出來,兩人的元神如若兩尊天神,彌漫著滔天的神力!

  他們二人元神經過千錘百煉,蘊藏自身對道的見解,元神修煉到飛升期的過程,其實就是元神向天神靠近的過程!

  然而兩人的元神剛剛靠近許應,便見許應頭頂的天空浮現出一種種瑰麗耀眼的天道符文。

  天道符文的數量越來越多,讓許應站在那里如同一尊真正的天神!

  他們二

  人的元神越是接近許應,壓迫感便越強,心中的恐懼、畏懼便越強。

  突然,許應一步跨出。

  “轟隆!”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耳畔傳來天雷的聲響,宛如雷劫在他們的神識中炸開,許應的身影頓時充塞了他們的視野。

  他的身影彷佛變得無比偉岸,他頭頂的天空,一個個天道符文亮起,走馬燈一般旋轉起來,天道之威恍若九天神祇向他們壓下。

  “噗通!”“噗通!”!

  他們二人的元神跪地,被天道道威碾壓,動彈不得。

  許應再向前一步,北辰子與玉棠仙子體內的大道也在震蕩,希夷之域的道象也在裂開,乃至瓦解!

  他們身后,收割灘仙而移植的各種洞天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來。

  這些洞天無聲無息旋轉,突然間一個個從他們體內剝離,七零八落的飄蕩在空中。

  北辰子和玉棠仙子被一股莫大的力量壓制,僵在原地,突然兩人鼻孔溫熱,抬手抹去,鼻中鮮血直流。

  接著他們的視野模湖,變得一片猩紅,眼睛也在流血。

  他們的耳中傳來嚶嚶的尖嘯,耳中也有血液流出。

  許應又向前走出一步,北辰子和玉棠仙子口中卡卡吐血,體內筋骨傳來不堪承受的啪啪聲,骨骼即將斷裂。

  他們希夷之域中的道象,已經在瓦解崩碎,五岳仙山浮現出一道道裂痕!

  他們頭頂,氣血在瘋狂流逝,像是兩道飄揚的旗幟!

  元氣和血液的流失,讓他們修為境界在瘋狂縮水,要不了多久,他們便會變成凡夫俗子!

  “啪啪!”

  他們腿骨斷裂,直挺挺跪在許應面前。

  他們身后,元神早就跪伏在地,精氣如煙般流逝,元神處在瓦解的狀態。

  兩人心中一片冰涼。

  許應沒有施展任何招式,沒有使出任何神通,用攤仙的道行,直接碾壓了他們,讓他們見識到了何謂不可逾越的差距。

  許應抬起左手,北辰子身不由己飛起,四肢叉開,飄浮在空中。

  許應五指叉開,北辰子悶哼一聲,希夷之域不由自主浮現出來,

  五岳仙山、天河天山,三關爐鼎、重樓瑤池、神橋玉京,一一變得清晰。

  許應向前輕輕一推,北辰子的希夷之域便離體而出,飄浮在他身后的天空中,彷佛希夷之域與他無關。

  北辰子身軀僵硬,飄浮在空中動彈不得,想要扭頭向后看,頭卻似固定在空氣中,根本轉不動。

  許應邁開腳步,走入他的希夷之域。

  北辰子拼命轉動眼珠,想要看他到底想做什么,然而就算他眼睛瞪得再大,眼珠子也看不到身后。

  許應細細搜尋,經過五岳仙山,隨手一撥,便將五岳仙山從北辰子希夷之域中剝離。

  北辰子悶哼一聲,只覺自己體內五氣朝元的根基被破去,這是煉氣士最基礎的東西,倘若被破的話,他再難成為煉氣士!

  許應搜尋的很是仔細,一點點尋找,抬手撥去,一座黑鐵玄關從他的希夷之域中飛出,接著是一座座天山。

  北辰子驚恐莫名,感受到自己的一個個境界被剝離出去,從下而上的剝離,就像是把自己從內而外的掏空一般!

  他的水火交煉的丹鼎,添油接命的夾嵴玄關,十二重樓,瑤池,神橋,逐一從他體內飛出!。

  終于,許應來到他體內的第三座雄關,天關玉京。

  許應抬起手掌,向一旁撥去,這座雄關上窮蒼天,是奉天承運之地,只是微微動搖。

  北辰子松了口氣:“他不可能剝奪我的飛升境界”

  他剛想到這里,突然許應發力,玉京天關轟隆一聲與天地分離,生生被許應廢去!

  玉京玄關從北辰子的希夷之域中飛出,落在北辰子的面前。

  北辰子心中一片冰涼,許應將他所有境界統統拆解下來,而今他的修為完全被廢,修道的根基被鏟平,此生再無翻盤的可能。

  更為關鍵的是,許應終于尋到了那座承載著鎮魔封印的神龕和祭壇!

  那座祭壇,就放在天關后方的玉京城中,玉京城的布局,與昆侖山上神橋盡頭的那座玉京城的布局一樣。

  不過昆侖玉京城的祭壇,是歷代神州大帝,祭祖的地方。而北辰子的玉京城中,那座祭壇是封印許應的地方。

  許應邁開腳步,向玉京城走去。

  他這一步跨出,玉京城跟著他的腳步向后平移。

  許應再向前走出一步,玉京城也隨之向后平移一段距離,和他之間的距離,始終不遠不近。

  許應加快腳步,那座玉京城也同樣不斷后移,無論他的速度有多快,始終無法進入這座神奇的仙城!

  許應暴喝,抬手抓出,磅礴法力化作一只遮天大手,遙遙向玉京城抓去,試圖將那座祭壇和神龕抓起!

  然而哪怕由他法力滔天,所化的大手也始終離玉京城有一段距離,無法進入城中,更無法取出祭壇和神龕!

  許應催動神通,試圖將那座仙城轟得粉碎,但神通跨過無量空間,飛行不知多遠,始終無法沖入玉京!

  北辰子體內的這座玉京城,看似與他一步之遙,但彷佛是處在另一個時空,另一個世界,讓他始終無法涉足其中。

  這時,北辰子虛弱的聲音傳來:“只有仙人的元神,才能進入玉京城。不成仙,永遠無法踏足玉京。你不是仙人,拿不出那座祭壇”

  許應皺眉,轉身走出希夷之域,過了片刻,拎著北辰子走了回來。

  “北辰子,你取出玉京中的祭壇和神龕,我給你一個痛快。”

  許應面色澹然,盡量露出和善的笑容,“我不折磨你,直接殺掉你,挫骨揚灰的那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