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三十五章 露出馬腳
  “雁兄,這位是?”許應打量那個相貌普通的男子,詢問道。“在下峨眉新晉弟子仲子喬。”清霜祖師喬子仲道。

  許應沒有放在心上,雁空城畢竟是峨眉掌教,此次來昆侖帶著一兩個弟子也是正常。1世家門閥來昆侖,還要帶著千百人的大部隊,為的是在遇到危險時,讓底層攤師前去探路。這類灘師不是世家子弟,而是外姓門生,消耗得很快。甚至有時候世家門閥的外圍子弟,也可以作為消耗品。

  峨眉這等名門正派多半不會這么做,帶著弟子出門,往往是為了歷練弟子,讓弟子多一些江湖經驗。

  “許師叔是從開明群山上下來”

  喬子仲詢問道,“有沒有見過祭起二十四輪明月珠的人?”

  許應有些心虛,知道自己的皓月珠出自峨眉,笑道∶“我也是剛到。我剛才感應到天道氣息,強橫無比,震得群山雪崩,不敢上山。子喬尋那人有事”

  喬子仲道∶“我峨眉有一位祖師的法寶,便是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祭起之后,化作二十四輪明月,月中自有天地山河,威力奇大。因此弟子看到同樣的法寶,有些好奇。”

  許應笑道∶“江湖上模樣彷佛的法寶不計其數,可能有前輩高人與峨眉祖師煉了同樣的寶物。”

  喬子仲稱是,道∶“法寶相似,的確常有。”他心中還有一句話沒說∶“但每一寸山河位置一致,那就不常見了。剛才那個天道眾用祭起的皓月珠,每寸山河都與我的皓月珠一致,絕對是盜墓賊人!”

  許應道∶“那位煉制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祖師,叫什么名字?我來歷古老,說不定認識。”

  喬子仲心中凜然∶“我現在用的名字,是將喬子仲三字倒過來,如果告訴他皓月珠主人名叫仲子喬,只怕會被他猜出真相。那樣的話…”他心中默默道∶“只好將他滅口了。”

  雁空城笑道∶“煉制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那位祖師,名叫清霜。許兄,你身上的血跡是什么符文不是仙道符文,也擁有不凡威力。”

  喬子仲聞言看去,只見許應的皮膚表面有血跡,用血寫著一些奇怪的文字圖桉。血跡已干。

  許應掃了自己皮膚一眼,抓起把雪,隨手擦掉,漫不經心道∶“我遇到強敵,受了點傷,就用自己的血畫了一些符篆在身上,提升戰力。”

  雁空城道∶“此是外道,還是少用。許兄,你在仙道符文上也有極高造詣,當知將符文烙印在自己身上,擁有的力量只是表象,把符文理解,化作自己的知識,才是真正的得道。”

  “雁兄說的是。”許應虛心受教。

  他站在山腳下,撿起一些石頭堆在一起,堆成一個小小的房子,用泥巴捏了一個虎首人面的山神,放在小房子里。“許兄在做什么”雁空城好奇道。

  許應放好泥塑,取來幾炷香插在這個簡易的廟宇前,道∶“這座山有神靈,可惜神力和意識都被打散,我想為他立廟,再塑身軀。”

  雁空城抬頭望向開明群山,也察覺到了開明群山的神力,浩瀚深邃,比前面的群山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地神廟已經被摧毀,神像也被打碎,而且不知這神靈的名諱,無法重聚神力和

  意識。”

  雁空城嘆道∶“而且,這世上已經沒有不死民,這尊山神醒不來了。他的神力,早晚

  會散去。祭祀神的人死了,神也會漸漸周零。”

  許應起身,臉色暗然,他也不知山中神的名字。

  雁空城與他結伴前行,雁空城正好有些攤氣兼修上的疑問,向許應請教。許應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兩人說完氣兼修之后,便又探討仙道符文。在這上面的造詣,雁空城便要廣博許多,許應喚來大鐘,兩人研究鐘壁上的八個封禁符文。峨眉底蘊深厚,雁空城見多

  識廣,又聰慧過人,很快便找到峨眉類似的仙道符文,只是構造簡單,道理淺顯,但也便于理解,方便觸類旁通。他們二人天分極高,很快便從峨眉的“封字仙文中,找到突破口,心中都是頗為歡喜。

  喬子仲看到這八個禁符文,心中凜然,急忙把雁空城喚到一旁,悄聲道∶“掌教,鐘上的文字是仙道大封印。”

  雁空城道∶“我知道是仙道封印。我峨眉沒有如此高深的封印術,可以學習。”喬子仲見他不明白,連忙道∶“你想想,我峨眉太上祖師都沒有如此高深的封印,那么動用封印的是仙界中的誰人?你若是幫他解開了封印,只怕太上祖師都要氣得跳腳,連夜叛逃峨眉,與你恩斷義絕!甚至說不定大義滅親!”

  雁空城心頭一突,笑道∶“祖師,你太小心了。我與許兄只是了解一下這些仙道符文的構造,又沒有去破解什么封印,還能得罪仙界大人物?”

  喬子仲也覺得自己有些太小心了,心道∶“這八個字是刻在鐘壁上的,鐘內沒有什100

  么被封印鎮壓的魔頭。他們就算解開封印,也放不出任何魔頭來。”

  他目光掃過正在專心致志研究的許應,心道∶“封印嘛,還能是人不成?我一生唯謹慎,方能活到現在,但也謹慎過頭了。“

  突然,許應腦海中閃過一幅幅畫面,有一個名字躍出古老的記憶封印。他轉過身來,對著已經遠離他們的那片群山,發出振聾發聵的吶喊∶“上神開明”

  他的聲音洪亮,響徹天地,遠遠的傳遞到開明群山中。

  許應連喚三聲,始終不見群山回應,心中暗然∶“那尊山神,可能真的死了。”只是他沒有看到,群山內部,香火之氣形成的浩瀚神力如汪洋一般,泛起了波浪。這片神力汪洋中,無數殘破的思維意識相互沖撞,混亂得如同混沌海洋。“上神開明”

  伴隨著許應的吶喊傳來,這片神力汪洋的波瀾越來越劇烈,古老破碎的意識像是在呼喚中蘇醒。

  許應的第三聲呼喚傳來,開明群山的山腳下,許應搭建的簡易石頭廟前,香火之氣筆直流入石廟內部,進入九首人面虎身的神像體內。

  同時,群山神力汪洋中,不斷有霞光涌出,貼著山體而走,流入這座小小的石頭神廟。

  那尊小小的開明神像,漸漸變得鮮活起來。突然這虎頭虎腦的小巧神祇從神龕上跳下來,走出石頭小廟。

  一路上,只見前往昆侖神山的人越來越多,這些人有來自神州的世家門閥,也有來自塵封三千年的門派傳人,各自有各自的目的。

  而在群山之中,各種奇珍異獸奇花異草也漸漸多了起來,有人看到龍血樹,是一種神樹,樹皮是龍鱗,枝權是龍角。

  還有人在溪水中尋到了傳說中煉制仙器的金屬,上面帶有天然的仙道紋刻。

  又有人在山中見到了鳳凰,圍繞一處寶地飛舞,他們在寶地中發現了一大塊水晶,水晶中封印著一個女子,傳聞是女仙。

  又有消息說,有人山中有仙光,很多人都趕往那里,結果無人歸來。

  還有消息說,有人發現了昆侖山中的仙器,他們追逐仙器,發現仙器進入一座山中洞府。還有人說看到了仙人從天而降,傳道授業的景象,說是看到仙人拊我頂,我腦顱崩裂的景象。

  越是靠近昆侖神山,震動便越是劇烈,有傳聞說,還有人在群山的南麓發現了一道巨大的深淵,深不可測,正有神山從深淵中噴出。

  還有傳說,一支多達數干人的隊伍,誤入那里,突然大地裂開,將他們吞沒。大地合攏,這些人彷佛從未出現過。

  這些傳說有真有假,聽得許應、雁空城面面相覷。

  不過群山中的確有著戰斗的痕跡,這些痕跡太古老,被風雪掩埋。從雪山深處迸發恐怖的氣息,稍有不慎觸動,便會形神俱滅。

  有些地方還可以看到被風化的殘垣斷壁,走在其中,還可以看到當年文明留下的痕跡,毀于野蠻。

  許應一行人來到玉珠峰玉虛峰不遠處,突然看到其中一片山岳形狀奇特,兩座大山如同張開的羽翼,中央的山脈彷佛駿馬身軀,前方的山頭似人之身軀。地理走勢,壯觀清奇。

  而在那片山岳中也有一片瓦舍,應該是一片村郭或者城鎮。“又是一批天道眾!”許應殺心漸起。

  喬子仲抬頭望向山中的瓦舍,目光閃動∶“盜我陵墓那人一路上摧毀天道眾的所居之地,可見與天道眾有仇。這片瓦舍,那人一定也會過去!”許應笑道∶“雁兄,我與人有約,就此別過。”

  他當即折向,其他人都前往玉虛峰,他則趕往那片山中瓦舍。喬子仲沉聲道∶“掌教,我們也去那片瓦舍。”雁空城稱是,笑道∶“許兄哪里去我隨你一起。”

  許應只好由他們跟著,心道∶“怎么才能將他們甩開?待會遇到了天道眾,我若是直接祭起二十四皓月山河珠的話,會不會被雁兄認出來嗯”

  他沉吟一下,心中斷然道∶“他若是問起,我便說另有機緣,在昆侖山中得到了二十四枚皓月珠。大家都是皓月珠,與峨眉的皓月珠自然有那么點相似。雁空城又沒有親眼見過峨眉的皓月珠,自然不能懷疑我。”

  喬子仲目光閃動,看著越來越近的瓦舍,心境也有幾分激動,心道∶“那賊人精通天道眾的手段,又對天道眾恨之入骨,一定會祭起我的皓月珠。小賊子,不得不露出馬腳…嗯”

  這時,他身邊漸漸有明亮的月光升騰而起,月光皎潔如華。

  他急忙看去,只見許應腦后一輪輪明月飛上天空,掛在那片瓦舍的天幕上,接著天道道場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