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報仇雪恨(宅菜生日快樂!)
  天道眾以許應為圓心,在三里外布置下八處天道法寶,有天道霞光正自升騰而起。

  這些霞光聯合在一起,形成的道場類似一個小天道世界,只待道場布置完成,在天道世界中,他們便是天神,在這個小天道世界中行使天道。

  許應在下都鎮中便已經見識過這種法門,極為厲害,幸得當時躲在神廟中,有陸吾庇護,這才逃脫。

  適才死在許應手中的老嫗也以神識在許應腦海中化作天道道場,但怎奈她所精通的天道符文,錯漏百出。

  再加上她獨自布下道場,以至于被許應所破,失了先機。

  而今,天道眾用來布置天道道場的法寶雖然只有八件,但只要道場布置完成,他們每個人都將修為實力大增,哪怕許應有大鐘守護,也會被他們輕易格殺!許應一路向前沖去,眼看從天道法寶中溢出的霞光越升越高,漸漸要與其他霞光合攏,形成一道穹廬,許應已經沖到邊緣。

  大鐘當先一步,鼓蕩周身道象,咣的一聲巨響沖擊天道道場的霞光壁壘!道場雖然尚未完全建成,但威力卻驚人無比,霞光中無數天道符文嗡嗡浮現,密密麻麻,相互勾連,組成一幅絢麗無比的圖案。

  大鐘的威能頓時遭到全面壓制,鐘壁萬物萬類的道象紛紛黯淡無光,再無任何威力,只剩下鐘壁真、靈、虛靜、空、明等仙道符文還可以散發出光芒,但也黯淡許多。以大鐘的力量,根本不足以破開天道道場。

  大鐘黯淡,統七也只覺金丹消沉,全身道象相繼熄滅,體內元氣漸漸失控,神識也開始錯亂起來。天道之下,不是仙人,便是螻蟻!許應趁此機會呼的一聲沖上前去,雙手如飛,或指或掌,點在那些流轉的天道符文上。他的指端,一道道天道符文崩裂炸開,讓正在合攏的天道道場頓時破開一個大洞。

  許應沖出天道道場,肩頭的玩七被天道亂了神智,正要向許應痛下毒口,突然間清醒,暗自有些后怕。

  “阿應與我情同手足,我豈能奪他性命……”他剛想到這里,一個天道眾飛速撲來,是個老得已經矮小如猴的老者,活了不知多少歲。

  那老者的天道法寶已經祭起,影響了玩七神智,蛇妖惡向膽邊生∶”手足相殘,是萬古顛撲不破的真理,君不見文武大圣皇帝也是干掉親兄弟,這才坐上皇位?”

  大鐘飛出,迎上天道法寶,鐘聲爆發,終于讓玩七再度清醒過來,心中一陣后怕∶“天道實在邪惡,壞我兄弟情誼。”

  大鐘先前遣到重創,此刻威力大不如從前,被那天道法寶壓制,落在下風。

  那老者冷笑,身后吃立天道元神,探手抓來,許應身不由己向他掌中落去。

  下一刻,許應便被那老者抓在手中,來到他的面前。"一個活著的天道眾……"那老者聲音顫抖,喉結滾動,抬手去摸許應的臉龐,嘿嘿笑道,“這么嫩的肉,豈可一口吃了?須得慢慢吃,細細吃,不能浪費一星半點。

  便是掉一根肉絲,都是罪過。”

  蠣七自許應衣領下飛一般探出腦袋,在他虎囗上咬了一口,注入蛇毒,心中大喜∶"得手了!"

  他突然脖子一緊,被那老者捏住七寸。那猴一般大的老者仰頭,冷笑道∶“任何毒,都奈何不了天道之身。”

  他剛說到這里,許應雙手十指如飛,破開他元神手掌上的天道符文,那老者頓時只覺元神一條手臂失去知覺,心中一驚。

  就在此時,一道紫影飛來,直奔他面門而去。老者急忙拾起另一只手抵擋,卻擋了個

  那紫影已經進入他的希夷之域,他的元神急忙飛回肉身,還未來得及抓住那道紫影,便見眼耳口鼻中有根須飛舞。老者渾渾空。

  噩,頓時被紫色仙草所控制。與大鐘爭斗的天道法寶立刻失控,跌落下來,卻是一面烙印著天道符文的盾牌。

  許應抓起這面盾牌喝道∶“快走”大鐘懸在他的頭頂,坑七依舊回到他的肩頭,許應沿著雪山而來的長河狂奔,風馳電掣,身后那猴兒般的老者縱躍如飛口中阿巴阿巴的叫嚷不停。

  其他天道眾見他脫困,立刻飛身殺來,紫色仙草控制那老者與他們對決,殺入人群,抱著一個天道眾便瘋狂頂膝、插眼,將那中年男子打得臉都紫了。其他天道眾祭起天道法寶,合力將那猴兒般的老者轟殺,卻沒能尋到紫色仙草,急忙繼續向許應追去。

  “草爺就義了。”

  坑七大悲,眼淚橫飛,心道,“草爺與我感情一向…不深,它來了之后,我的地位還掉了一名。它死了,我的地位排名,便往上提了一名……等一下,草爺為了救我們英勇就義,我豈可如此下作,不關心它的性命,反倒關心自己的地位?我一定是被天道法寶影響了。”

  他仰頭看去,沒有發現頭頂有什么天道法寶飛來,心中又是一緊。

  當他看到許應手中的那面天道盾牌,這才松一口氣∶"我是被這面盾牌影響了心智。"

  天道眾向許應等人追來,然而在他們身后卻啵地一聲,土地里突然長出七片葉子紫色仙草冒出頭,心道∶"阿應他們待我不壞,但我們的緣分也盡了,而今到了昆侖,遍地都是仙草奇株,我正好飛黃騰達.…."

  它剛想到這里,突然腦袋一緊,被人揪住腦袋,只聽一個女子的聲音又驚又喜道∶“我得到一棵仙草!子桑公子,我得到一株仙草!”

  抓住它腦袋的,正是一身紅裳似火的朱紅衣,奮力地拔出紫色仙草,笑道∶"我適才看一道紫光從地下鉆出,便知道此地必有寶物,唔唔唔.……”子桑公子與一眾朱家儺師飛速趕來,子桑公子高聲道“紅衣當心!昆侖山上每一株仙草奇株,都擁有不凡實力!”

  他剛說到這里,便見朱紅衣轉過頭來,臉上爬滿了草根,神態木然道∶"阿巴?"子桑公子又驚又怒,發力奔來,祭起一根浮塵,喝道∶"休得放肆!”、那浮塵一根根塵絲飛舞,甚至比紫色仙草的根須還要靈動,紫色仙草見狀,便知道自己不敵,急忙撒腿就跑。

  那朱紅衣本是個大家閨秀,翩翩淑女,此刻狂奔,如蠻牛,似巨猿,雙手伏地,大腿筋肉繃起,眼耳口鼻中還有草根飛舞,落在地上,如同無數根。

  子桑公子與朱家眾人瞠目結舌,只見那姑娘奇行如飛,頃刻間跑的無影無蹤。

  子桑公子咬牙,喝道∶"追!"然而他們退腳狂奔。

  越追便越是心驚,這姑娘跑得實在太快,將他們遠遠撇下。但幸好朱紅衣狂奔時留下深淺不一的痕跡,給他們指引了方向。

  子桑公子見朱家眾人速度太慢,道∶"你們跟在后面,我先行一步!"他速度大增,將眾人遠遠拋開。

  同一時間,許應一路潛行,沒有動用極意自在功,而是小心翼翼摒去氣息,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極意自在功的速度雖快,但會留下一道長虹,暴露自己的方位。若是被這些天道眾追到自己,恐怕還會連累那位不死民少女。這是他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他氣息斂去,立刻察覺到追蹤而來的其他七位天道眾各自分開,向不同方向追去。

  “阿應,我們可以甩開他們。”

  大鐘悄聲道,“避開他們之后,我們便可以前往玉珠峰,與你的族人匯合。”“避開他們?”許應面色一沉,搖頭道,“鐘爺,你看到下都鎮的那些不死民骨骸了嗎?這種血海深仇,是要避開的嗎?避開的話;對得起列祖列宗還是對得起自己的良知?;冠他放慢腳步,祭起純陽異火,熔煉手中的天道盾牌,待到熔煉得有些軟化,他一點一點的修改盾牌上的天道符文,道∶"我不避開;"我要反擊。"

  玩七此刻也清醒過來,道∶"元狩者,征伐也。我們既然是元狩子民,自然當有逆境征伐的勇氣!只是,如何反擊?”

  許應飛速將天道盾牌重煉一遍,在盾牌上添加的天道符文越來越多。

  過了片刻,他停下腳步,猛然將盾牌立起,道∶"在我們的天道世界中反擊!"大鐘停下,坑七也從他肩膀上躍下,來到那面盾牌前,只見盾牌上刻繪著一圈又一圈奇異的鳥篆蟲文,蘊藏天道玄妙。

  許應突然脫光衣裳,咬破自己的指頭,讓自己的鮮血飛出,用元氣蘸著鮮血,在自己身上繪制天道符文圖案。

  不久,許應繪制完成,又穿上衣裳,穿衣裳的過程中,隨手揪掉一根毛,丟在一旁,用純陽異火燒成灰燼。

  "阿應,你有個地方沒有寫天道符文。"玩七提醒道。許應滿不在乎∶"不用寫。"

  坑七道∶"萬一遇到草爺那樣的下流胚呢?”許應想了想,脫下衣裳,低頭畫上符文。

  他提起褲子,便察覺到最近的天道眾的氣息飛速向這邊趕來,此人尚未來到,便以神識鎖定了他!你州許應緩緩直起腰身;沉聲道∶"鐘爺七爺,你們退后。

  今日我以天道正宗,來會一會這些天道邪徒。"蟣七和大鐘連忙后退,遠離此地,就在此時,另一股氣息飛速接近,遠遠便聽到阿巴阿巴的叫嚷聲。

  蚯七又驚又喜∶"草爺尚在人世!"他急忙循聲望去,便見朱紅衣四肢著地,奔行如飛,向這邊狂奔而來。

  除了四肢之外,還有無數根須也落在地上發足飛奔,姿態著實古怪至極!許應原本在全神貫注,準備迎戰趕來的天道眾,見此情形他不由錯愕,急忙穩住心神,不敢分心。

  他此次要獨自迎戰天道眾,不知勝負如何,心中也難免有些忐忑。紫色仙草丟下朱紅衣,向玩七奔去,落在大蛇腦門上,大蛇一動也不敢動,心道∶“我與它是生死之交,它一定不會弄死我……”。

  朱紅衣清醒過來,一片迷茫,不知自己為何會來到這里,而且自己衣衫不整,處處露出春光,顯然曾有不好的事發生。

  她急忙整理衣衫,見到許應,微微一怔,脫口而出道“許公子”貝貝許應目視前方,如臨大敵,突然笑道“紅衣姑娘,當年神都洛河上,你為我奏了一曲。今日我有大戰,想請姑娘再奏一曲。”

  朱紅衣心中雖有納悶,但聽聞許應之言,也是頗為歡喜,站起身來,取出自己的琵琶抱在懷中,笑道∶"妾身回顧當年之戰,譜了一曲,喚做許君殺陣曲,只是許君未曾再回神都。今日,妾身愿為許君演奏。”

  許應前方,一個天道眾走來,是個中年男子,身姿奇偉,容貌堂堂,很有古代名土之風。

  他背負著一把鐵傘,那是他的天道法寶。許應握緊拳頭,猛地抬起手來,五指叉開,立在身前的盾牌忽然飛起,飄在半空中。

  "嗡!"盾牌旋轉一下,天道霞光從天而降,四面垂落。

  與此同時鏗鏘的琵琶聲響起,一股淡淡的殺意從琵琶聲中滲透出來,讓四周山林與遠山上的雪景,顯得飄為蕭索。

  朱紅衣懷抱琵琶,猛地彈出兩道殺伐之音,那若有若無的殺意突然狂躁起來,催人氣血,仿佛有兇惡的神魔殺入凡間,闖入人群,手起刀落大開殺戒!那中年男子抬頭,露出驚訝之色,只見短短片刻,那面天道盾牌便已經形成一座天道道場!

  這片道場只是由一件飛升期煉氣士的法寶盾牌支撐而成,地方不大,只有百畝。對于他們這等煉氣土來說,百畝實在不算什么。

  無數天道符文從霞光中亮起,熠熠生輝,與許應周身繪制的天道符文相互感應,連為一體。

  許應頓時只覺滔滔天威滾滾而來,流入他的全身,天權、天理、天條、天機、天數、天衡、天樞等等天道化作他體內的大道。

  他接觸天道諸神,在萬神殿接觸到天道諸神石像的尸體,而今接觸這么多天道眾,已經掌握了數以百計的天道符文。而且是經他修正后的天道符文。

  “你懂天道符文?你懂天道道場?”那中年男子驚訝道。

  琵琶聲中,許應悍然出手,在嵩湃殺氣中天道道場的無數符文轟鳴,發出洪亮的天道道音!許應身形斜斜飛起,這一刻,他如掌握無上權力的天電”我比你和你的主子更懂!”

  子桑公子悄然來到附近,見到天道道場中的景象,不禁露出驚容,悄隱藏下來,沒有現身。那中年男子絲毫不懼,肩頭抖動,鐵傘飛起,冷笑道∶"不死民,你以為你能用天道道場,比肩我數萬年修行?

  做夢!"琵琶聲越發高亢,聲聲催人,許應帶著無上天道之威的一擊,轟然落在鐵傘上!鐵傘散發天道之威,各色光芒向外綻放,一根根傘骨如擎天之柱,傘骨與傘骨之間,天道符文逐一亮起!但下一刻,一列列天道符文悉數熄滅!

  許應挾天道道場的神威從天而落,一掌拍碎鐵傘。

  那中年男子身后元神浮現,身軀偉岸巍峨,拾起雙臂硬接這一擊。

  他剛剛將這一擊擋下,便見許應身后天道符文沸騰,無窮神光拔地而起,那是天光,匯聚成一尊頂天立地的天道化身,拾起手掌,五指便仿佛五座昆侖山,轟然壓下!"轟!"天道道場之中,天威彌漫道光席卷,四面八方沖擊而去。

  許應身后,天道化身也突然崩潰坍塌,天道場的四壁無數符文碎裂,碎裂隨即延伸到那面天道盾牌,盾牌咔嚓一聲裂開,借著碎成童粉!許應天道化身的手掌也徑自破碎,只見手掌散去,那中年天道眾在這一擊之下,碎得一干二凈,只剩下一片血泥。"昆侖。"

  許應仰頭,望向遠處的神山,胸腔中有一股火焰躍動,"我回來了。用仇人的血,為你報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