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三十章 不靠譜的陸吾
  下都鎮外,朱家的儺師在朱紅衣的率領下正飛速向這片城鎮靠近,突然一個藍衣少年飛身而至,落在隊伍前方,

  道:“紅衣止步。前方的兇險,非你們所能想象。"

  朱紅衣停下腳步,柔聲道:"子桑公子,前方有瓦舍,顯然有人居住。昆侖墟神秘莫測,各座大山都有山神守護,危險暗藏,何不尋找當地人做個向導?"

  這位子桑公子是朱家所扶持的名門大派萬歲觀的觀主,居住在嵩山。萬歲觀在三千年前也聞名于世,歷史久遠,傳承淵博,但到了這一世,只剩下子桑公子一人。

  他作為觀主,擔負起復興萬歲觀的重責,深知在這個時代,,不與豪強聯手,絕對難以生存。

  尤其是地靠神都,必須依附豪強才能壯大。

  而神都朱家也要與萬歲觀聯手,儺氣兼修,還能攀上萬歲觀的仙人的高枝,自然一拍即合。

  子桑公子道:“昆侖中早就沒有當地人了,我師門的仙師傳下的旨意說,在昆侖遇到的當地人,都是陷阱。逢村莫入,逢鎮莫進。”

  朱紅衣正欲說話,突然下都鎮中陣陣霞光升騰而起,恐怖的氣息彌漫,天道開始污染四周的天地大道,形成靡靡道音!

  朱紅衣毛骨悚然,這才知道他所言不虛。

  子桑公子也是面色凝重,他雖然知道有陷阱,但是沒想到如此恐怖,居然出動天道絕陣!

  此時的下都鎮已經成為絕地,再無生還道理!

  "破、破了?"

  子桑公子驚得結結巴巴,半晌說不出話來,天道眾布下的天道絕陣,竟然就這樣被破去了?

  另一邊還有數十雙目光在緊密注視著下都鎮,見狀都是險些驚掉下巴,一個個瞪大眼睛。

  "這股氣息,是哪尊天神出手嗎?太強橫了!”

  "祖師叮囑讓我們提防的天道絕陣,就這樣被人破了?破陣的人是誰?誰有這么強的實力?”

  一艘小小的船飄蕩在兩座山川之間,斗笠男子站在船上,遙遙望向虹光沖起的地方,低聲道:“一個強大且混亂的神靈,當年鼎盛時期,實力在天神中應該也處在上游。他是因何沒落了?"

  他小心翼翼的行駛在昆侖群山之中,盡量小心避開與其他人接觸,也不與這里的山神接觸,能避開就避開。

  他知道,在這片群山中還有著其他與他一樣的人,都在獨行,小心翼翼的隱藏自己。

  下都鎮中,那些鎮民也是又驚又怒,紛紛抓起一件件天道法寶沖天而起,向那虹光殺去。

  但下一刻,一道粗大的尾巴掃來,狠狠掃在眾人身上,將他們抽得七葷八素,雨點般四下跌去!

  一眾鎮民紛紛起身,仰頭望去,哪里還能找尋得到許應的蹤跡?

  "他出不了昆侖山!搜山!"眾多鎮民紛紛離去。

  許應眼前虹光撲面,無數明亮的光彩從他四周一晃即逝,下一刻,一切歸于平靜。

  許應腳踏實地,只見自己處在一片古老的神殿中,神殿的入口處在雪山之間,被冰雪擋住,里面則是銅質的大殿,有火爐在熊熊燃燒,讓這里顯得頗為溫暖。

  "你終于喚醒了我,終于喚醒了我!”

  那虎首人面九尾的神像興奮得在銅殿中爬來爬去,忽上忽下,在墻壁與穹頂之間游走,時而又攀爬到柱子上,從柱子后探出頭來。

  池的聲音極為厚重,宏大,卻又顯得高遠,仿佛是在距離許應極遠之處說話。

  大鐘小聲道:"阿應,這不是他的真身,他只是控制自己的法力進入這尊神像。池的真身其實是這九座山。是這九座山在和我們說話!”

  許應輕輕點頭,他也看出來了,陸吾之所以顯得聲音高遠,是因為山體實在太廣大,說話時會顯得有厚重的混音。“上一場戰爭落幕后,我沉睡太久了,我是昆侖的神,我需要不死民呼喚我的名字,我的神力才能蘇醒。”

  那尊陸吾神像忽然跳到火爐中,在爐火中沐浴,隔著火光向許應道,“這么說來,你是不死民?”

  許應走上前去,道:“我也不知我是否是不死民,不過我已經活了兩萬多歲,有人稱我為不老神仙。”

  "那就是不死民了。”

  未等到他來到跟前,陸吾便已經從火爐中離開,來到神龕之中,神龕里突然燃起火光,火焰中有金色的符篆圍繞池翻飛。

  “你叫什么名字?"陸吾問道。

  “許應。”

  陸吾側頭想了想,搖頭道:“沒聽說過,或許以前聽說過,但我在上一場戰爭中受傷太重,我的神力被打碎了。”他的聲音里帶著憤怒,從神龕中躍出,兩條后腿人立起來,亮出虎爪,身形飛速在銅殿中移動,像人類般戰斗,又有野獸般的爪牙,打得殿內風雨飄搖。

  他的尾巴如同九條胳膊,再加上原來的手臂,多達十一條,搏殺起來凌厲無比,令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我就這樣與他們廝殺,這樣與他們拼命!但是他們太多了,潮水般涌上來!我殺!我再殺,直到被池們將我的神力打碎,將我的意志摧....

  陸吾縱身--躍,消失無蹤。

  許應正在搜尋他的蹤影,卻見袖出現在爐火之中,蹲在火里,兩只虎爪托著下巴,隔著爐火幽幽道:“我的意識經歷了久遠的時間,終于再度凝聚在一起,只是我損失了很多神力和記憶。我一直在等待有人能將我喚醒,等了許久,終于等來了另一個不死民,可是她不知道我的名字。”

  許應心頭劇烈跳動,口干舌燥,詢問道:"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個不死民?"

  "有呵,是一一個少女,她經過我的山脈,我與她意識相連,詢問她我的名字。可是她并不知道。"

  池蹲踞起來,在火中晃了晃頭,道:“我繼續等,終于等到了你。你記得我的名字,你呼喚我的名字,讓我從沉睡中蘇醒!我!"

  "是昆侖山腳下的神,九座神山的主宰,萬民的信仰,我為大帝看守山門!"

  他的聲音洪亮,驕傲的站在火中,向許應炫耀他漂亮的皮毛和尾巴,“我擁有古老的歷史,不可思議的威嚴,無上的神力!你們,可以摸一摸我的尾巴。嗯,小心燙手。"

  許應和蚯七,上前,許應摸了摸袖的尾巴,驚訝道:"很軟和。”

  蚯七用自己的尾巴捋了捋陸吾毛茸茸的尾巴,也驚訝道:"真的很軟和!

  大鐘和紫色仙草飛出來,便要上手,陸吾瞥了它們一眼,很是嫌棄,道:“你們走開,不要弄亂了我的皮毛。"

  大鐘和紫色仙草委屈不已。

  許應詢問道:"剛才下都鎮的那些鎮民,是什么來歷?他們為何會對不死民痛下殺手?”

  陸吾道:"他們是天神養的鷹犬,一群修煉天道的煉氣士,是奉天命來到這里,捕捉不死民的。”

  袍努力思索,只是記不起從前,道:“當年,這里曾經發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許應等袍繼續說下去,陸吾卻住口不言,顯然記憶還未恢復。

  蛻七悄聲道:"阿應,這尊山神好像有些不太靠譜。’許應暗暗點頭。

  陸吾道:“你喚醒了我,作為回報,我可以滿足你一個愿望。”

  許應露出希冀之色:"還請上神告訴我,我的生平來歷。”

  陸吾沉默片刻,道:“我被敵人打爛了身軀,破滅了意識,尚且需要你叫出我的名字,才能蘇醒神力,如何能知道你的來歷?換一個。”

  許應有些失望,詢問道:“我想知道許家坪在何處?”

  陸吾努力思索,道:"有這么個地方,我隱約記得許家坪的人下山時向我問好,他們像是住在神山上,具體路徑記不清了....你有仇家要殺嗎?我可以幫你干掉你的仇家。”

  他見許應的失望之色更濃,連忙道:“你可以擁有第-個愿望。

  許應道:”那個不死民少女,她去了何處?”

  陸吾眨眨眼睛,詢問道:“你有仇家什么的嗎?我善于打架,我很厲害。對了,你需不需要寶貝兒?我山中多金玉,都是煉寶的上乘材料,尋常人求一金而不可得!

  許應面色一黑:“所以那個不死民少女,你不知道去了哪里?"

  陸吾訥訥道:“倘若她再經過我這座山,我一一定能感應到她。你要不要吃可以延年益壽的漿果?要不要吃可以醫治百病的魚怪?我山里都有!“

  許應失望萬分。

  陸吾連忙道:“我可以幫你打架,我最擅長打架。你遇到打架的事,叫我一聲,我立刻就到!,

  許應失望透頂,搖頭道:“打架的事情誰都會。:”

  陸吾興奮道:“我打架特別厲害!”

  許應搖了搖頭,道:“勞煩上神,將我們送走,我們還要繼續前往昆侖神山。”

  陸吾見狀,只好道:“我真的特別厲害,當年大戰爆發時,我殺他們如割草一-般....

  突然,-道虹光閃過,卷起許應、蚊七等人,呼嘯從山中飛出,將許應等人送出這昆侖墟的九座巍峨大山。

  許應落地,回頭看去,只見九座崇山峻嶺已經在自己的身后,省去了他不知多少時間。

  許應松了口氣,笑道:“七爺,陸吾雖然不靠譜,但是速度卻是極快,早知道讓他把我直接送到昆侖神山上。”

  就在此時,幾個身影從密林中走出,各自手中拎著一件形狀奇特的天道法寶,正是下都鎮的那些鎮民!

  蚊七臉色微變,悄聲道:"阿應,要不要試一試陸吾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

  許應定了定神,喝道:"上神陸吾!”

  他話音剛落,突然無數金色符第構成的一道金光從天而降,落地化作虎首人面九尾的神像,閃電般沖出,揮爪將一個來不及反應的天道眾連人帶法寶一起撕得粉碎,隨即閃身來到另一人身前,一拳轟碎對方的腦袋和上半身,接著起腿掃去,將第三人攔腰掃斷!

  “唰!”

  池身后九尾飛出,漫天飛舞,唰唰唰插入密林,將正在趕來的天道眾肉身和元神洞穿,尸體挑在半空!

  許應、蛻七目瞪口呆,呆呆地看著這尊殺神。

  出手的僅僅是上神陸吾的神像,而非真身,他的真身是九座大山,倘若出動真身,真不知是何等恐怖的場面!

  “有陸吾的承諾,我在昆侖墟還需懼怕何人?”

  許應又驚又喜,“七爺,鐘爺,草爺,從今日起,我就是應爺!在昆侖墟,我可以橫著走了!

  玩七、大鐘和墳頭草對他不覺生出敬畏,紫色仙草慌忙為他捏肩捶背,蚊七也恭維道:“應爺的臉,似乎白了許多。”

  大鐘慌忙晃動,敲響自己,道:“我為應爺提神....不,絕對不是喪鐘!住口蠢蛇,再說喪鐘為應爺而鳴,我就打爛你的嘴!”

  許應得意洋洋,突然陸吾道:"咦,我感應到那個不死民了!她也來昆侖墟了!"

  許應又驚又喜,急忙道:"她在何處?"

  陸吾抬起虎爪,向一個方向指去,道:”據此三十里。”許應不由分說,如飛般向那里奔去。

  陸吾目送他遠去,自言自語道:"現在我算是滿足了他一個愿望了吧?既然愿望達成,那么他下次呼喚我,我便可以不應了。"

  袍蹦蹦跳跳,歡快的離去。

  "話說回來,許應這個名字真的有些耳熟,似乎很重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終于蘇醒了!群山,你們的神回來了!“

  感謝神朝_南渝,會說話的怪燈,水表抄表員,

  三位大佬的白銀盟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