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二十章 茍之道
  許應等人返回劍門,沿途只見大大小小的洞天,七零八落的掛在天空中,有高有低,有橫有豎,還有的洞天直接貫穿山體,

  這些洞天散發著耀眼的光芒,有一種凌亂的美。

  它們原本是陶丹陽移植的洞天,被金不遺和大鐘趁亂打落,而今這些洞天變成了無主之物。

  它們沒有主人的催動,會隨著時間推移而慢慢閉合,直到消失。

  當然倘若有人移植這些洞天,可以煉化仙藥,提升法力修為,為自己延壽。

  “陶丹陽的洞天多而不當,這么多洞天需要他來操縱,耗費心神,違背大道至簡的道理。”

  許應打量這些洞天,推測道,“他貪多嚼不爛,對他的招式運用反而是個干擾。”

  蠣七提醒道∶"阿應,他修煉第二元神和身外化身,洞天數量雖多,但也可以駕馭。"

  許應想起陶丹陽和他麾下的那二百多位身外化身展現洞天時,的確是每人一套六秘洞天,數量不多不少。

  "七爺說得在理。陶丹陽擁有這么多身外化身,才能控制如此多的洞天。"

  許應承認錯誤,道,“不過,如今他已經沒有這么多洞天了,而且他也沒有這么多身外化身。

  陶丹陽從前是劍門的掌門,掌握了龐大的資源,把自己門中一部分弟子煉成自己的身外化身和第二元神,再把另一部分弟子培育成儺氣兼修的儺仙。

  如此收割兩邊,便可以達到長生不死的目的。

  現在,他尋時雨晴,打算如法炮制,不料被時雨晴拆穿。

  許應修為雖然遠不及他,但破譯劍門的無上劍道,能夠掌握仙劍思無邪的力量。仙劍思無邪如大鐘殷覺醒靈智,此創可以自己發揮自身的威力。

  許應持劍,輔以劍道歸真訣的招法,再加上金不遺、大鐘等實力強大的存在相助,終于破了他的身外化身。

  而今他的洞天損失過半,化身也丟了二百多尊,再加上中了劍道歸真訣的劍氣,難以煉去。

  這道劍氣會時不時爆發,同化他的劍氣,對他的實力造成很大的干擾。

  這是他過去數千年的積累,而今毀在劍門,可謂損失慘重。

  "嗨丹陽是個厲害人物,倘若他不來收割劍門的話,自己栽培一個門派也可以。不過那樣的話,他還是會暴露劍門前掌門的身份,引起兩晴的懷疑。”

  許應推測道,“與其等雨晴查到頭上,不如索性回到劍門,仗著自己是雨晴的師父,再收割劍門一次。”

  時雨晴臉色黯然,隨即振奮精神,笑道∶"但這一次,他沒有成功。"

  這少女向仙劍思無邪道∶"劍祖,經陶丹陽一事,我覺得劍斯邪念大可不必存在。真正的邪惡,怎么會讓劍祖感應到?反而因為劍斬邪念,讓我劍門的諸多法寶無法誕生靈性,劍門弟子也會因此唯唯諾諾,失去許多創造性。”

  劍童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時雨晴道”人分兩面,有正有邪,不可能時時刻刻都是正面。倘若完全正面,說不定又會誕生一個陶丹陽那樣的大邪。劍祖以為呢?

  劍童遲疑一下,看了看許應和大鐘,對比陶丹陽,嘆了口氣,道"你說得對。比如有人剛進劍門便動邪念,反而救了劍門;有人在山上兩三千年一個邪念都沒有,卻煉人為化身,把弟子當成韭菜。可見正邪,不是靠心中閃現的一兩個念頭決定的。”

  大鐘很是不快,道∶"小邪,你說這話的時候能不能不要看我和阿應?"

  許應連連點頭∶"不錯!無邪,這是什么意思?"

  劍童冷笑道∶"你們兩個心心念念惦記著我劍門立在祖師的墓葬,當我的劍心是瞎子不成"

  大鐘被它揭破,惱羞成怒,叫道∶”君子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圣人!你不能看我們想什么。想和做不一樣。你要看我們做什么!”

  許應大為認同∶"不錯!我們沒做,你就不能削!

  劍童也不禁惱怒∶”我若是不削掉你們這些念頭,你們早就把祖師墳刨個底朝天了!”

  大鐘怒不可遏,氣得鐺鐺作響∶"那也要等到我們做的時候削掉我們的邪念,不能沒做的時候就削!"

  許應贊道∶“鐘爺說得好!你得抓住我們才能削,沒抓住都不算偷!”

  劍童還待與他們爭辯,時雨晴連忙止住他們,道'"劍祖,阿應師叔畢竟是太上長老,又是掌劍人,便是讓他刨幾座祖師墳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她向許應道∶"師叔看中哪個祖師的墳墓?只管去動手,我幫師叔望風。"

  她這么一說,許應倒有些不好意思下手。

  劍童見狀,心中暗贊∶"歷代祖師選拔雨晴為當代掌門,的確很有眼光。"

  古蜀群山中,一只麋鹿腳踩五色云氣,奔騰如飛,從群山之間穿過。

  那麋鹿一路狂奔,風馳電掣,很快逃出數千里,突然一頭扎入深林,化作一具尸體噗通倒下。

  麋鹿尸體中一道劍光迸發,將麋鹿震得粉碎。

  與此同時,深林中一道人影沖出,是一個少年,腳踏清江河飛馳而去,面色陰晴不定,自言自語道∶"這次我盡管十分小心,潛回劍門,但難保不被其他老家伙盯上。是否能奪回劍門事小,擺脫這些老家伙事大!”

  他奔行萬里,闖入一片迷霧之中,下一刻霧氣中沖出一只神鳥,振翅而去,速度極快。

  過了片刻,迷霧散去,那少年已經被劍氣摧毀肉身,血肉模糊。

  神鳥遨游虛空,飛入一座廟宇中,廟宇中藏著一尊肉身成神的三頭六臂神像,神像突然復生,駕馭香火之氣呼嘯而去。

  至于神鳥,也因為體內劍氣爆發,將大腦刺穿。

  那三頭六臂神像趕到萬里之外的七星崗,飛身跳入∶株神樹的樹冠中,樹冠里有一個鳥巢,鳥巢中藏著-具僧人肉身,光著腦袋,身穿僧衣,相貌清秀。

  那僧人張開眼睛,提起禪杖破空而去。

  不久之后,天空如同水面微微泛起波紋,一葉扁舟從波紋中駛出,徑自向七星崗神樹駛來。

  扁舟上有人頭戴斗笠垂釣,這時放下魚竿,小心蕩舟,來到神樹鳥巢。

  只見三頭六臂神像腦袋長出一道道血劍,四面八方刺去,將神像的尸體吊在半空,模樣駭人。

  "仙家劍道,名不虛傳。這等劍道,神鬼莫測。"

  那斗笠男子贊嘆不已,道,"陶丹陽這個小輩也是了得,在元氣折損大半,真身被毀的情況下,竟能讓我也追丟了目標。是我小覷了他。"這時,他心有所感,抬頭望去,只見一尊巨人半曲半坐在對面的山頭上,目光幽幽的看向這里。

  斗笠男子心中凜然,身后突然泛起明亮的光芒,浮現出六個形態各異,大小不一的洞天。

  那巨人身后,同樣也有六個洞天浮現出來。

  兩人各自凝視對方身后的洞天,心中各有忌憚,不敢動

  突然,那巨人起身,微微欠身,道"陶丹陽是個奇才,可惜未能領悟洞天合一的奧妙,否則他一統諸多洞天之力,倒可以作為我們的對手。”

  斗笠男子欠身還禮,道?”他貪得無厭,強行將一萬七千座洞天都移植到自己身上,力量看似宏偉至極,實則分散,被人擊敗也是理所當然。他倘若像我們一樣,煉九為一,只怕修為實力還在我們之上。”

  他嘆了口氣,道∶"他太會收割了。"

  巨人轉身離去,道∶"不過,他的逃命本事,卻是一絕。"

  斗笠男子目送他遠去,也暗自松一口氣,仔細觀察神像體內刺出的血劍、骨劍,低聲道∶"泥丸宮主人,你不查看這些仙家招法嗎?難道你已經可以破譯仙書,對這些不感興趣?”

  他取出一盞琉璃杯,將三頭六臂神像尸體收入杯中,回到自己的小船上,只見船艙的案幾上已經放著數百個琉璃杯,杯中都是陶丹陽的尸體,皆是死于體內劍氣爆發。

  斗笠男子仔細欣賞,贊嘆道;"仙道真是迷人,倘若沒有超級天劫,恐怕我早就可以飛升,掌握這種力量了。可惜,現在只能借不老神仙來探索仙道的奧妙…

  他語氣黯然,但隨即又振奮起來,低聲笑道"但好在,飛升契機很快就要來了,這一次或許是我們最后一次飛升的機會"

  蜀山劍門大劍峰,仙劍思無邪突然帶著一道道霞光,從天而降,刺入時雨晴的天靈蓋!

  下一刻,仙劍消失,出現在時雨晴的希夷之域,沖入黃泉,黃泉九轉,直達冥海!

  思無邪一劍向冥海此刺去,仙劍之威,撼動那無比沉重的冥海,讓怒海生滔,泛起森然的幽冥之氣,從海底涌出!

  劍光直刺海底,將冥海洞開!

  一朵蓮花狀洞天,自海中幽幽生長,抽出花蕊,綻放花苞,花骨朵輕輕一顫,就此洞開。

  蓮花洞天開放之時,時雨晴頓覺一股滋潤三魂的仙藥從冥海深處,通過蓮花的清香釋放出來,讓她三魂得以飛速成長。

  思無邪來到她的另一處涌泉秘藏,如法炮制,將這處涌泉秘藏打開。但饒是思無邪是初代祖師遺留在凡間的仙器,也險些未能將第二個涌泉秘藏開啟。

  那朵蓮花洞天險些閉合,思無邪連出數劍,甚至施展出初代祖師的劍法,才讓這朵蓮花洞天穩定下來。

  思無邪暗道一聲僥幸,道∶"雨晴,你的修為若是再高深一分,我便也無法打開你的秘藏了。"

  時雨晴也是-陣后怕,連忙稱謝。

  思無邪從她希夷之域飛出,回到大劍峰上空,一邊連接仙界,從仙界竊取力量,恢復損耗的元氣。

  它剛才爆發仙器之威,損耗頗大,但好在自己是仙器,連接仙界,這些損耗可以快速的補回來。

  這時,大鐘晃晃悠悠飛來,向它身邊蹭了蹭。

  思無邪化作劍童飛出,面色陰沉盯著這口大鐘,大鐘又蹭了蹭,訕訕笑道∶”無邪哥哥,你往里頭挪一挪,讓我蹭蹭光罷。”

  思無邪大怒,道∶"我剛才為掌門開辟洞天,損耗元氣,你湊過來做什么?"

  大鐘理所當然道“我也為擊敗陶丹陽貢獻了力量,元氣大損,以前我都是從七爺和阿應那里混氣血的,現在你能連接仙界,便讓我也蹭蹭罷,又不會少你一塊肉。”

  思無邪見它說得可憐,便讓渡一些仙界靈氣給它。大鐘吸收仙界靈氣,渾身自在,飄欲仙。

  思無邪詢問道∶”你從七爺和阿應那里混氣血,是怎么個混法?

  "偷摸潛入他們的希夷之域,竊取氣血修煉。"大鐘道。

  思無邪沉默片刻,道∶"你何不吸收日月精華修煉?"

  “那多慢?你竊取他們的氣血之后,便不想著吸收日月精華了。”

  思無邪有些犯愁,不知自己是否應該削了這口鐘的邪念,或者把這口鐘給削了。

  時雨晴六秘全開,便打算開啟山門,準備收徒,將蜀山劍門的絕學發揚光大,傳承下去。

  收徒需要考驗天資天分,檢查根骨,傳授弟子時,還要先教導讀書寫字。

  許應自然沒有教書育人的耐心,好在還有蒼陽尊者和蠣七。

  他們雖然長得有點嚇人,但傳授弟子知識,卻比許應耐心多了。

  "倘若我是陶丹陽,便會趁著蜀山劍門開啟山門,廣收弟子,改頭換面混入劍門,換做另一幅面孔,成為雨晴你的弟子。

  許應向時雨晴道,"我潛回劍門,一面將劍道歸真訣學到手,一面報仇雪恨。

  時雨晴嚇了一跳,隨即搖頭道"他若是回來,劍祖肯定能認出他。劍祖已經兩次感應到他的氣息,第三次肯定更加簡單。他生性謹慎,此次吃虧之后,便必然不敢再入劍門。倒是阿應師叔,你應該小心。”

  她面色凝重,道∶“我師尊報復心很強。你若是離開劍門,很容易被他盯上。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你若是喜歡這里,不妨常住。”

  許應心頭一突,哈哈干笑兩聲,道∶"你是舍不得我離開劍門,對不對?"

  時雨晴嫣然一笑,她不是一個特別美麗的女子,顏值中上,但這一刻風情萬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