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道先天
  鎬京城中,蚖七、半口大鐘和金不遺仔細查看痕跡,許應所居的那處宅邸已經變成白地,整棟憑空消失。

  金不遺摘下一根羽毛,吁了口氣,頓時羽毛進發出熊熊火光,沿著空間的痕跡燃燒,在空中繪制出一個立方體。

  這個立方體的六壁浮現出各種奇異的紋理,正是天道的符文印記,顯然剛才有人以天道神通,直接將許應所在的空間整個切割下來,送到了他處!

  那片火羽將火光勐地一收,休的一聲,鉆入虛空中。

  火羽消失的地方,空間波瀾般晃動一下。

  “我用自己的翎羽化作一個分身,追隨空間挪移的方向,追蹤過去。”

  金不遺老態龍鐘,拄著一把光彩照人的神刀,不緊不慢道,“對方殘留的空間能量,只夠我一支羽毛過去,再多便不行了。”

  它絲毫也不緊張,道:“這種事情,曾經發生過很多次。你們放心,我會找到他。”

  蚖七道:“我可以幫你!”

  大鐘只被打造出一半,卻還是飄了起來,道:“你們一個記性不好,一個間歇性失憶,我不能不跟著你們。”

  蚖七道:“鐘爺,你只有一半身體。你還是留在這里,等嬋嬋老祖幫你煉好身軀,再跟上我們。”

  一秒記住https://.vip

  大鐘笑道:“我雖然是殘的,但是心智比你們健全。你們沒有我在身邊,肯定會闖出不少簍子!況且,嬋嬋老祖會跟過來吧?”

  竹嬋嬋冷笑道:“你們的事情,我跟過來做什么?咱們又不熟。我是周天子的臣子,還要留下來建造鎬京,恕不奉陪!”

  她轉身離去。

  大鐘也不再遲疑,道:“事不宜遲!金爺,你來帶路,咱們速速啟程!”

  金不遺羽翼一揮,兩把神刀插在地上,道:“你們到我身上來。”

  蚖七和大鐘連忙來到它背上,蚖七小心翼翼道:“金爺,你不要把小可烤熟了。”

  金不遺振翅而起,長聲道:“坐穩了!”

  它突然周身燃起熊熊火光,雙翼拍動,頓時化作一道虹光,破空而去,下一刻便如一道彩虹,虹橋的另一端已經到了千里之外!

  金不遺風馳電掣,追蹤自己的火羽而去,頃刻間便是數萬里,從群山之間穿過。忽然,這只三足金烏速度放緩,降落在一座挺立如枯木的山峰上,慢條斯理的理著自己的羽毛。

  “你們是誰?”

  金不遺驚異的發現自己羽毛里還藏著一條蛇和一口鐘,不禁驚聲道,“你們怎么會在我身上?”

  蚖七和大鐘心中一片冰涼,蚖七連忙道:“金爺,你不認識小可了?我是蚖七,這是鐘爺,咱們此去是尋找阿應的。阿應不見了,你用火羽追蹤,現在只有你能尋到阿應的下落。”

  金不遺迷茫的看著他們,臉上白羽抖動:“我不知道什么火羽,我不認識你們······阿應,你在哪里?阿應?”

  蚖七和大鐘正在無可奈何之際,突然一座青色山峰飛至,轟然落在一座山頭上。

  竹嬋嬋站在那青色山峰上,笑道:“以前阿應是怎么讓他恢復記憶的?我們按照同樣的方法,不就可以了?”

  “嬋嬋老祖!”蚖七和大鐘又驚又喜。

  大鐘突然想起,金不遺原本便記憶不佳,許應給他留下一些原道菁萃,又輔以泥丸秘藏的長生仙藥激發金不遺的肉身活性,金不遺這才漸漸恢復一些記憶。

  它將此事說了一遍,竹嬋嬋和蚖七當即各自渡給金不遺一些長生仙藥。過了片刻,金不遺記起先前的事,風風火火道:“事不宜遲,咱們即刻動身!”

  竹嬋嬋祭起飛來峰,繼續錘煉大鐘,笑道:“除了鎬京,我不喜歡煉制一半的法寶。”

  大鐘被她敲得很是舒適,心道:“嬋嬋倒是一個負責的天工,從前是我誤會她了,還以為她會在我身上偷偷留下她的烙印·····等一下!”

  它心中警覺:“嬋嬋是如何追到這里的?她肯定是憑借對法寶的感應,才能快速尋到此地·····一定是七爺身上被她打上了烙印!”

  許應從睡夢中醒來,頭疼欲裂,勐地坐起身扶住額頭,腦海中涌現出一段記憶。

  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名叫許應,與他重名,是大夏國湘王許夢龍的第四子。

  不過,他是小妾生的,在許家的日子過得并不如意。

  許應覺得額頭劇痛傳來,抬手抹去,額頭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他記起來,自己這具身體的原主人生性隱忍,總擔心自己太出色而被其他兄弟姐妹暗中除掉。

  ——畢竟大家族內部權力爭奪極為慘烈,尤其是湘王這等有著皇室血統的世家,對繼承權的爭斗簡直堪稱血腥。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便是無意中暴露了自己是個武學天才的身份,而遭遇埋伏,被人暗算。

  許應根據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他已經躺在病榻上兩個多月之久,傷勢一直沒有痊愈。

  他應該是聽到娘親被人所害的消息,怒急攻心,舊傷復發,死于非命。

  許應心中一陣惋惜:“你也叫許應,我也叫許應,我無意中進入你的身體,在你魂魄消散的那一刻借尸還魂。看來,天意如此,讓我借你的身體繼續活下去。從今日起·····”

  他下床,站起身來,眼中精芒一閃而沒:“我就是湘王第四世子許應!你在天有靈,盡管放心,我會用你的身份好好活下去,為你報仇!”

  “新的一生,我來了!哈哈哈······等一下,我是誰?”

  許應怔住,回憶自己為何會來到這個世界,自己的老家好像是許家坪,許家坪大火,自己死在火場中。

  他的魂魄飄飄蕩蕩,不知飄了多遠,突然被一股強大吸力拉入這具身體中。

  “不去管它!從今日起,我便將開啟新生!”

  許應信心勃勃,他的腦海中突然涌現出一段功法口訣,名叫大夏龍雀功,雖然有龍雀之名,但實則修煉的是刀氣。

  此功共有九重,這具身體的主人將大夏龍雀功修煉到第七重時,無意中展露刀氣,被人發現,以至于遭人暗算。

  “這個世界的最高境界,叫做先天九境,第九重境界便是陸地神仙!這個許應將大夏龍雀刀氣修煉到第九重后,便可以進軍先天境,逆反先天!”

  許應將另一個許應的記憶整理一遍,心道,“他年紀輕輕,便修煉到這等水準,的確天資過人。可惜,遭到了一個先天第二境界的強者暗算。”

  許應正在想著,突然聽到腳步聲,急忙看去,只見一個老者滿面愁容,捧著藥碗走進來,當啷的聲響,正是老者手中的藥碗墜地發出的聲響。

  那愁容老者又驚又喜的看著他,止不住哽咽,聲音沙啞道:“公子,你終于醒了···.·”

  許應從這具身體原主人的記憶中尋到關于愁容老者的記憶,這老者名叫符毅,是跟隨娘親的老仆,最是忠心。

  “毅伯,我醒了。”

  許應眼眸中流露出強大的自信,道,“毅伯,你放心,我不會再讓自己陷入險境了。這一次,我要重活一遍,為娘親報仇,奪回屬于我的東西!”

  老奴符毅露出欣慰的笑容,抹去眼角的老淚,道:“公子有此心,老奴定當全力扶持,死而后已!”

  許應重重點頭:“我一定不會辜負毅伯對我的期望!”

  老奴符毅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道:“老奴這些日子暗中調查,暗算公子的,是大世子許昊請來的先天高手,國師門下的先天二境的金鵬!”

  許應哼了一聲,眼中仇恨如火:“金鵬?!毅伯,你不要動金鵬,他交給我!”

  老奴符毅驚訝的抬起頭,不解道:“公子······”

  許應澹澹道:“毅伯,如果我沒有看錯的吧,你也是一個先天高手吧?你追隨在我娘身邊,其實一直在保護我們娘倆。以你的實力,對付金鵬不難,但我想親手報仇!”

  老奴符毅再次忍不住落淚,哽咽道:“公子,你真的長大了。”

  許應流露出一股澹澹的霸氣,道:“毅伯,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

  老奴符毅擦去眼淚,神態毅然,道:“既然公子有這個決心,那么老奴便不插手此事。公子,娘娘的死與另一件事情有關,老奴前去調查此事,這些日子,公子一定當心!”

  許應點頭,澹澹道:“你放心,我此次醒來,便無人能夠再傷我!”

  符毅滿懷激動,轉身離去,喃喃道:“小姐,你看到了嗎?公子終于長大了,長大了·····”

  許應待他離開,也自走出房間。

  湘王府中,少年遭到家仆的白眼和冷嘲熱諷,卻如清風撲面,渾不在意。

  “我也要抓緊修煉,早日突破先天!以我兩世的經驗,嘿嘿,在這個世界上出人頭地不難!大世子,國師弟子,你們等著!我必像大夏的龍雀,一鳴驚人!”

  ·····

  老奴符毅匆匆離開湘王府,大夏國都城富麗繁華,先天高手眾多,龍蛇混雜。符毅滿面愁容,來到一間茶館,茶館中有個紅裳女子和一個白頭老翁正在臨街下棋。

  愁容老者符毅此刻臉上的愁容盡去,每一道皺紋都像似開了花一般,在臉上綻放笑顏。“玉棠,北辰,你們好生愜意,倒是我在湘王府一頓好演!”

  他走上前來,為自己斟茶,仰頭便飲。

  玉棠仙子笑道:“你此去如何?他是否記起前世種種?”

  符毅的皺紋樂開花,笑道:“當然不記得。他而今已經把自己代入了湘王第四世子,正打算為自己和娘親報仇呢。”

  北辰子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天意上神居然能找到這樣一個世界,這個世界靈氣稀薄,人們不懂煉氣,甚至連儺師也不是。許應在這個世界,一定會漸漸泯與眾人。”

  玉棠仙子嘆道:“他這一世完成所愿,泯與眾人,對他或許是一件好事。”愁容老者符毅道:“對我們也是一件好事。”

  許應在湘王府潛居下來,催動大夏龍雀功,心道:“這門功法已經是湘王府最頂級的絕學,煉氣血為刀氣,龍雀圍繞刀氣而行,凌厲非常!不過想要修成先天,只怕這門功法還不夠·····”

  他剛剛想到這里,突然覺得大夏龍雀功不對。

  “這樣修煉,需要煉氣血為龍雀,不是武道本源。”

  許應突然想道,“武道本源,其實應該是人們利用自己的肢體,對抗外敵,對抗自然,對抗強權,對抗天道。那么煉氣血為龍雀有何用?應該修煉自身!”

  他鼓蕩氣血,心意精純,身意合一,催動大夏龍雀功,他精簡這門功法,舍棄龍雀而獨取刀意!

  他伴隨著一拳一腳打出,化作刀氣破體而出,體內五岳仙山轟鳴,五臟發光,天河奔騰加速,髓液流淌。許應洗伐肉身,大夏龍雀功運轉幾個周天,便自修煉到第八重!

  短短片刻,許應便將這門功法再提升一重,修煉到第九重。他還未停止,體內刀氣化作先天罡氣,正式跨入先天境!

  他沉寂在修煉之中,忘記時間,忘記仇敵,只管進軍武道,將先天一重、先天二重、先天三重逐一沖開!愁容老者符毅一邊喝茶,一邊觀棋。

  對于這個低等武道世界的人來說,他們就是高高在上的老神仙,外人根本看不到他們。他們神通廣大,甚至可以扭曲天地,神識一動,便可以改變眾生意識。

  這個世界,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

  更何況,還有天意上神注視著此地,不會有任何風險。

  突然,都城中一股蒼茫氣息漸漸彌漫開來,在大夏都城上空形成一道澹澹的虹光,掛在天空中,很是亮眼。

  符毅、北辰子和玉棠都抬頭觀望,大夏都城中,有很多古老的意識紛紛蘇醒,在城中相互碰撞:“又有人修成先天極境了。”

  “近二十年來,他是唯一一個修成先天極境的存在。”

  “便如我們一般。我察覺到太初世界的大道在歡喜,為多出一個先天存在而共鳴。”

  ·····

  符毅三人敏銳的捕捉到這些意識,玉棠仙子對這個世界稍有了解,道:“這是有人突破先天九境而形成的天地異象。修煉到這一步,已經是這個世界最強的存在。”

  三人收回目光,都不以為意。

  符毅道:“我過幾天再去見許應,便告訴他,他已經亡故的娘親另有一段身世,是神秘宗派的圣女,我是那個宗派的護法,負責保護圣女。現在圣女死了,他便是我宗圣子。”

  他埋怨道:“你們不要只顧著下棋,去尋一尋,看看這個世界是否有符合條件的宗派。”

  北辰子不以為意,笑道:“先下完這盤棋再找也不遲。這個世界低等得很,想要尋到類似的宗派還不簡單?就算尋不到,隨便找一個門派,篡改他們所有人的記憶,給許應偽造身世,也不算麻煩。”

  符毅想了想,的確是這個道理,便沒有催促。

  湘王府中,許應突破到先天九境,心道:“我已經修成先天境的最高境界,可是為何還感覺到九境之上還有境界?難道說,先天九境不止九重?”

  他繼續參研武道,一招一式已經不再依循大夏龍雀功,而是自創招法,氣血也不再依循大夏龍雀功運行,氣血自有其路徑。

  就這樣,他突破到先天第十重,第十一重,第十二重·····

  待到許應從這次以武入道中醒來,他已經將先天境界提升到第二百五十三重。

  “古怪,先天境界之上,好像還可以提升!”

  許應繼續修煉,忘記了時間,再度進入武道的探索中。

  他修煉到先天境第九百九十九重天,從入道中醒來,終于出關。

  時間已經過去了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