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魔頭竟然是我
  讓許應和蚖七驚訝的是,薛贏安從那個破破爛爛的希夷之域中爬了出來,只是受了點傷,并無大礙。

  薛嬴安蟑螂一樣命硬,一路掉坑里,一路挺過來,連許應也不得不欽佩他的毅力。

  不說李逍客如何,但這少年的確值得欽佩。有薛贏安在前方趟路,許應便少了很多危險。

  前方大漠中出現道道彩霞,仿佛從另一個世界而來,落入凡間,不染塵埃。許應驚訝:“古怪,這里怎么會有飛升霞光?難道那里就是薛贏安所說的仙緣?”

  薛嬴安也注意到那里,很是激動,加快速度沖向飛升霞光。

  許應心中微動:“李逍客一定告訴他許多關于云夢澤古戰場的秘密,我無須跟著別人,只需跟著他便可。”

  薛嬴安這次機靈了很多,用小鐘作為探路的工具,不斷激發小鐘的威力,沖擊途中那些看不見的危險。

  蚖七悄聲道:“阿應,這小子是怕自己死得慢嗎?他如此大張旗鼓,只怕會觸發更多危險。”

  他剛說到這里,突然一聲鐘響過后,沙漠風起云涌,一具百丈白骨從沙漠中起身,身上披著七彩流光的鎧甲,鎧甲殘破,左缺一塊右缺一塊,滴滴掛掛。

  那百丈白骨身后漂浮著殘破的希夷之域,手持一柄斷刀,刀也是極為龐大,可惜斷裂,斷口處有一個巴掌印記。

  那百丈白骨揮舞斷刀,當的一聲劈在小鐘上,將這口鐘一刀兩斷!下一刻,百丈白骨的斷刀便來到薛嬴安頭頂,叫道:“戰!戰!戰!”薛贏安驚叫一聲,急忙催動八面劍迎上,卻被斷刀將八面劍劈開!

  他立刻身形游走,避開斷刀,然而那白骨舞動斷刀,刀法精湛無比,刀如影隨形,來到他的身后!

  “殺!殺!殺!”

  那白骨殘存的意識大吼,刀光來到薛嬴安腰間,切破他的衣裳,薛贏安腰后肌膚戰栗,心中暗叫一聲:“我命休矣!”

  就在此時,一道身形飄然而至,來到那百丈白骨的頭顱前方,雙臂張開,雙手十指如花瓣般綻放,瞬間手臂如幻影,十指做出各種奇異掌印,相繼印在那白骨的眉心!

  這印法,正是神都裴家的歸心訣!而那個身影,自然便是許應。

  歸心訣可以讓暴走的道心恢復平靜,許應經常用這種法訣來讓自己免于陷入燥亂之中。

  此刻他將一道道歸心訣打在白骨眉心,頃刻間將那白骨的殘存戰意和殺意煉化,便見那白骨身形頓住,匹練般的刀光停在薛贏安的腰間。"

  薛嬴安驚叫,只見腰間一片血紅。

  他飄然落地,正要向許應稱謝,突然腰身向前一折,竟然整個人斷成兩半。

  薛嬴安撲倒在地,雙手抓著黃沙向前爬行,血流了一地,大哭道:“我不想死!我才剛下山!我感覺不到我的腿了!”

  剛才許應雖然救援得很及時,但百丈白骨的斷刀太猛,刀氣逼人,刀雖未切中他,但刀氣還是將他攔腰斬斷!

  許應身形飄落,站在斷刀的刀背上,道:“七爺,你去救治他。”

  蚖七聞言,連忙縱身躍下,落在沙漠上,催動神識,將薛嬴安上半身下半身托起,隨即打開泥丸秘藏,調動長生仙藥,激發薛嬴安肉身活性。

  許應漂浮在那巨大的斷刀前,大聲道:“七爺,不要接反了!”

  薛嬴安已經快暈厥了。

  蚖七笑道:“你放心,我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我要犯,也是犯高級錯誤。

  薛贏安上半身和下半身斷骨再植,血肉相連,連忙向蚖七稱謝,突然又臉色一變,叫道:“我還是感覺不到我的腿和屁股!”

  蚖七尾巴撓撓腦袋,抬頭道:“阿應,他感覺不到腿和屁股!”

  許應努力的把斷刀從百丈白骨的手中拽出,聞言大聲道:“你幫他接上神經叢了嗎?”

  蚖七尾巴猛地一拍自己腦袋,叫道:“沒有!現在怎么辦?”“拽開,重新接。”許應奮力抽出斷刀。

  蚖七連忙向薛嬴安道:“你忍著點,我很快的!”說罷,兩股法力用力一扯,將剛剛接上腰身的薛贏安扯開!

  薛嬴安慘叫,叫聲嘶啞,漸漸地沒了氣息。蚖七慌張道:“阿應,這人被我醫死了!”

  許應把斷刀拋下來,又去解百丈白骨身上的殘破鎧甲,道:“你用長生仙藥給他療傷,還能把人醫死?你不會先給他補氣血?”

  蚖七醒悟,連忙去給薛贏安補氣血,薛嬴安幽幽轉醒,臉色蒼白如紙,看到自己傷口如噴泉般向外噴血,又昏死過去。

  蚖七慌忙調運長生仙藥,先將他的神經叢接上,然后再接他的骨骼血肉,叫道:“阿應,他還沒醒!好像沒氣!”

  許應用力扯下那具破敗不堪的鎧甲,道:“你嘴對嘴,幫他呼吸一下!”

  蚖七正要湊到跟前,薛嬴安便已經虛弱的醒過來,道:“我沒事,剛才只是用龜息法保命。感謝救命大恩,嬴安沒齒難忘,唯有......”

  蚖七笑道:“你只要不以身相許都可以。對了,你試試腿腳。”薛嬴安站起身來,活動一番,沒有大礙,總算放下心來。

  許應帶著殘破鎧甲從天而降,道:“七爺張嘴。”

  蚖七張開大嘴,許應把鎧甲塞到他的肚子里,又拖來那把斷刀,此刀雖斷,依舊寒氣逼人,鋒利無比。

  許應嘗試祭煉斷刀,居然發現異常簡單,很輕易便可以將斷刀祭起,仿佛自己已經祭煉了許久一般。

  他不禁嘖嘖稱奇,心念一動,便見斷刀飛速縮小,化作兩尺長短,方便拿在手中。

  “阿應,此刀是有主的吧?”

  蚖七納悶,道,“怎么會被你祭煉得大小如意?難道它與鐘爺一樣沒有節操?”

  許應沒有感應到刀中有靈,搖頭道:“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仿佛此刀我祭煉過一樣,拿在手里得心應手。咦,你看,刀上手印,與我的手大小合適。

  他比劃一下,只見斷刀的斷處有一個巴掌印記,顯然是魔頭所留,許應手掌正好能嵌在這印記里面,紋絲不差。

  許應收回手掌,笑道:“此刀的巴掌印與我的手相合,合該為我所有。

  蚖七羨慕不已。

  “這具白骨也是一位大英雄,即便戰死,依舊執念不散,驅使他繼續戰斗。”

  許應仰頭打量百丈白骨,欽佩不已,道,“不知道那魔頭到底是什么人,為何如此兇殘如此強大。”

  他憂心忡忡,道:“那魔頭,還被鎮壓在此處吧?不知道封印是否安好?”

  薛嬴安上前,對著許應和七各自躬身長揖,道:“兩位的救命大恩,贏安沒齒難忘,今后定當做兩位牛馬!”

  許應擺手笑道:“我們之所以救你,主要是擔心你死了,我們無法找到九龍山韭菜嶺。找不到那里,鐘爺便無法走出自閉。”

  七笑道:“另一個原因,是你老師李逍客必然會告訴你很多云夢澤古戰場的秘密,我們跟著你,肯定能尋到寶物。”

  薛贏安正色道:“你們雖然抱有各種目的才出手救我,但畢竟對我是救命的大恩。你們雖然可以不記掛這份恩德,但我必然銘記。”

  許應很是欣賞他的為人,道:“今后我們遇到危險,你救我們一次便是,無須時時刻刻掛記。”

  薛贏安稱是,向前方走去,道:“我師尊告訴我的,我一定不會隱瞞。臨行前,我師尊告訴我,古戰場是遠古時期的天路,連接著諸天萬界。仙人飛升,其實并非直接飛升到仙界,而是先飛升到天路。”

  許應急忙拽住他的胳膊,免得他撞到前方的殘留神通。薛嬴安頓住腳步,額頭冒出一滴血珠。

  他這才注意到一根近乎透明的針懸在空中,若是自己繼續向前走去,只怕被這根無形針刺穿了眉心!

  “還是我在前面吧。”許應善意道。

  薛贏安只好跟著他,繼續道:“師尊說,天路上有仙根,蘊藏仙靈之氣,服用仙根,便會漸漸蛻去凡胎。天路上,有很多類似這樣的地方,仙根也各不相同。飛升的仙人就是這樣一路飛升過去,待來到仙界,便徹底蛻去凡胎,成為真正的仙,方可進入仙界。”

  許應催動天眼,將前方路上的危險看得清楚分明,道:“我曾聽人說,大惡人斷去飛升路,莫非他們說的飛升路,指的就是這條道路?”

  薛贏安道:“師尊也曾經這樣說過。他說,天道宇宙的天神和天道神器,在此地著急諸天萬界所有修煉到飛升期的大煉氣士,在天路上阻擊這個大惡人,這一戰,打斷了天路,讓渡劫飛升,變成了一個無解的難

  題。”

  許應悠然神往,諸天萬界最強大的煉氣士濟濟一堂,阻擊大惡人,想一想都令他興奮不已,恨不得能回到過去親眼見證這一戰!

  許應定了定神,詢問道:“那么你看到飛升霞光,便前往那里,是否意味著仙根就藏在飛升霞光中?”

  薛嬴安搖頭道:“師尊說,太乙小玄天的仙根,生性喜近仙界之地,因此看到飛升霞光便一定要趕過去。仙根極有可能就在那里。

  “原來如此。”許應和蚖七恍然大悟。

  他們飛速向前,許應感應到了雷劫的氣息,心中微動,詢問道:“嬴安,仙人來到這道天路,還需要再渡劫嗎?”

  薛贏安搖頭道:“未曾聽說過。你為何有此疑問?”

  許應常常吸一口氣,道:“我們踏入雷劫圈了。讓我感應一下,一道,十道,五十道......”

  他觀摩周齊云渡劫,參悟出天劫道象,對雷劫的感應極為敏銳,立刻察覺到這里共有二百六十七道雷劫重疊在一起!

  而且從雷劫的籠罩范圍來看,這二百六十七場天劫,應該是重疊在一起,而且應該是同時引發天劫!

  也即是說,有二百六十七位飛升期的絕頂高手,在同一個地方,同時引動天劫,同時渡劫!

  這幅場面,定然難以想象的震撼!

  “那個時代的煉氣士,都是如此勇猛嗎?”許應喃喃道。

  薛嬴安被他描述的場面嚇了一跳,連忙搖頭道:“別的不知道,我師尊肯定不敢渡劫,絕對沒有如此勇猛。”

  七突然道:“阿應,這二百六十七位大煉氣士,聯手渡劫,還渡劫成功了!你看那些飛升霞光,多半便是他們飛升時留下的霞光!”

  許應呆住,難道聯手渡劫,真的能渡劫成功?他詢問薛贏安,薛贏安搖頭道:“沒有聽說過。

  他們一路前行,過了小半個時辰,終于穿過各種險境,來到那飛升霞光的所在地。

  這里,同樣也是二百六十七位飛升期煉氣士渡劫之地。,

  此地是大漠中的一片綠洲,有月牙泉,如美人笑時的眼眸,迷人而幽靜。

  二百多位高矮錯落的身影環聚在月牙泉的周圍,氣息強大,神秘,他們的姿態各異,每個人的頭頂皆有一道飛升霞光!這些大煉氣士,聯手渡劫,竟然真的渡劫成功!

  許應心中的震驚無以復加,難道聯手渡劫真的可行?

  突然蚖七的聲音傳來:“阿應,這邊來,我找到天青子了!

  許應急忙過去,只見月牙泉邊有一個白發老者背對著他們坐在那里,白發垂髫,白眉拖地。

  那老者的背后立著一塊高大的石碑,蚖七正在閱讀碑文,道:“這上面說,他就是天青子,在此地為過去的戰友守墓,鎮壓魔頭。年邁之時,坐化于此。

  許應上前,閱讀碑文。

  只見碑文上記載了月牙山的一場戰斗,那魔頭沿著天路而來,所向披靡,無人能擋,殺的萬界聯軍節節敗退,死傷慘重。

  他們被逼到太乙小玄天絕境,死傷更多,迫于無奈之下,有三百勇士站出,主動引發天劫,試圖借三百勇士的天劫之威,將那魔頭轟殺!

  就在他們引動天劫的那一刻,又有三十三勇士葬身魔手,最終只引發二百六十七場天劫。

  二百六十七場天劫重疊,威能撼天動地,試圖將那魔頭連同二百六十七勇士一起轟殺!

  許應、薛贏安看得頭皮發麻,他們抬頭呆呆地看向天空,那一道道飛升霞光如此奪目,顯然,二百六十七勇士渡劫成功了!新筆趣閣

  “此役,魔頭撼動天劫,將天劫擊潰,二百六十七道友渡劫成功,聯手圍剿魔頭,戰死于此。”

  石碑上說,魔頭被天劫重創,又被二百六十七渡過天劫的強者圍剿,終于大勢已去,跌入元狩世界。

  太乙小玄天也因此被夷為平地,從原本天路上的小仙界,變成了荒漠。

  而二百六十七位渡劫飛升的強者戰死于此,死前各自挖出自己的眼睛,煉成月牙泉,如美人之眼。

  他們就算死了,也要監視那個魔頭,只要來到月牙泉前,往泉水中望去,便可以看到那個魔頭的所在。

  天青子在石碑上說,自己壽元已盡,必須要將這件事記錄下來,免得后人遺忘,忘記他們這些戰士為諸天萬界所做的一切!

  許應讀到這里,心中感觸良多,道:“七爺,這些人應該是義士吧?”蚖七罕見的正色道:“大義之士!”

  許應感動莫名,來到月牙泉邊,向坐化在泉水邊的天青子躬身敬禮,道:“前輩盡管去吧,前輩重任,便交給我們了。

  他向泉水中看去,心道:“碑上說,往泉水中望去,就可以看到那個魔頭。不知道是真是假?”

  月牙泉的水面平靜無波,如同鏡面,許應低頭看去,看到了一個后腦勺。

  他撓了撓頭,只見那后腦勺也有一只手在撓頭。

  許應疑惑,仰起頭往天上看去,月牙泉中的那個人也仰起頭,望向天空,滿臉疑惑。

  月牙泉中的那張臉,與他一模一樣。bfabq。二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