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九十六章 元家溫柔鄉
  許應望向那片不祥之地,那里就是裴家集合所有儺仙的力量,嘗試打開的仙境。

  作為最古老的儺師世家,裴家的底蘊毋庸置疑,這個世家的聰明才智,也毋庸置疑。但集合這么多高人的智慧,打造的仙境卻偏偏腐爛腐朽,充滿了不祥。

  他敏銳的覺察到,那片腐朽的仙境中有一股奇怪的腐朽的力量,隱隱向外侵襲。

  他催動天眼,甚至能看到空間在這股奇異的力量下腐朽!

  至于道象形成的隱景潛化地,也早已變得千瘡百孔!

  突然,那白骨巨人撲來,嘭的一聲撞在無形的封印屏障上,白骨巨人張開大口,貪婪的伸出一條腐爛的舌頭,舔著封印屏障,似乎很想把他們吞掉。

  “他是一位儺仙嗎?”許應詢問道。“是我祖父。”

  裴度沒有隱瞞,道,“在他那個時代,仙境計劃已經準備妥當。那時,我裴家已經對愛好中文妖族功法有了研究,知道人體內有希夷之域這種東西。因此我們用十代人的時間,幾十儺仙的希夷之域,窮我裴家財富,積累了千年的法寶,煉成這片仙境。取名,桃花源5

  蚖七仰起頭來,道:“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為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

  裴度驚訝道:“你這條蛇,讀書倒不少“

  蚖七謙遜道:“偶爾看一兩本,積少成多,一百多年來于是就讀了不少書。”7

  許應不像蚖七那樣飽讀詩書,各種文章典故信手拈來,他望向這片桃花源,心中只有深深的震撼。

  漂浮在這片仙境中的仙山,有二三百座,這些仙山漂浮的次序是按照五臟排列,對應的也是王莽之域中的五岳仙山。

  天空中還有碩大的法寶殘片,有的如金山,有的似天門,有的是破爛大鐘,有的是腐蝕得沒有底的寶鼎。

  裴度的野心極大,集合幾十位儺仙的王莽之域,道象形成的隱景地,再加上這么多法寶,還有儺仙坐鎮,試圖守住這片仙境而得長生。

  “桃花源中,人數最多時有千人,除了儺仙和族老之外,還有許多天資過人的子弟在這里求學,學習老祖的學問。壽命最久的一位老祖,已經活了八百歲。裴度上下,無不以為桃花源江山永固,生活在這片仙境中,便永遠不會有死亡。”

  希夷目光黯淡,但面色如常,道,“那些年,甚至沒有發生儺仙的晚年不祥事件,沒有儺仙被吃。我祖父,便是在這里修成儺仙。但是好景不長,桃花源突然間崩潰了。66

  許應、蚖七和大鐘都是一怔。好端端的桃花源,怎么會崩潰?

  希夷道:“崩潰來得很快,首先是仙山腐朽,沒有生機,哪怕是引天地元氣而來,也無法讓仙山重新煥發生機。然后是儺仙身上血肉潰敗,腐爛,有些血肉死亡,有些血肉卻瘋狂生長。他們神識也在腐朽,神智消亡,變得非人,弒殺。甚至連那些進入桃花源的子弟,也跟著異變。長生,像是一場詛

  咒。

  許應望向那個白骨巨人,那是希夷的祖父,他還活著,以另一種形態活著,得以長生。

  只是這種形態,他未必愿意。

  白骨巨人向他們怒吼,用力捶打封印,很想撕裂這片禁區逃出去。

  突然,許多血肉蠕動,瘋狂往它身上爬去,很快將它淹沒。

  希夷道:“我們將桃花源封印,后來集思廣益,大家都覺得他們沒有被上古邪惡吃掉,是因為他們被長生詛咒污染。那些上古邪惡,仿佛對長生詛咒避之不及。”

  許應明白,他說的上古邪惡,應該就是泥丸宮主人那批人。

  希夷面色古怪,道:“我父年紀大了,氣血不足,他冒險進入桃花源禁區,采了一塊被詛咒的血肉,移植在自己的身上。他三百七十歲了,至今沒有被吃掉。只是他的神智也中了詛咒,時而陷入瘋癲之中·.·”

  大鐘疑惑道:“古怪,煉氣士比儺仙活得更久,怎么沒有長生詛咒?”①

  許應點頭,除了煉氣士之外,還有許多大妖,也是壽命悠久,但是也沒有聽說過會有什么詛咒。

  希夷嘆道:“桃花源一事過去之后,裴度的方向便轉變了。”

  他們開始研究“妖法”。

  不過那個時候許應道和周家崛起,許應道是鄉下來野人,沒有世家禮教束縛,肆意妄為,到處挖儺仙隱景潛化地,甚至搜尋上古煉氣士的墓地和洞天。

  裴度與這樣的野人競爭,自然競爭不過

  0

  這二百多年,是被許應道打壓的二百多年。

  希夷的父親被許應道壓迫得不敢死,因此才會去禁地盜取不死血肉,移植自己身上。他擔心自己死后,裴度無法抵抗周家。

  “但我裴度兩千年興盛,不是浪得虛名”。

  希夷帶著他繼續走下去,繞過桃花源,來到另一處洞天。這里是專門存放裴度搜集的古籍孤本的地方,只見無數書架陳列,上面擺滿了各種紙制、帛制、絲制、羊皮、牛皮、竹制、金制的書籍!2

  甚至還有銅鼎、大鐘等各種法寶,上面也有各種銘文,用來記事!

  蚖七不由瞠目結舌,不由自主從許應肩頭滑下,游蕩在這座長長的洞天中。蛇妖吹氣一口氣,一卷卷古籍嘩啦啦翻動,上面的文字古老神秘。

  希夷拿起一卷書,道:“裴家亂世之時,此人竊據帝位,有長生之志,廣羅天下奇書,命人將三皇五帝迄今的所有古籍上繳國庫。后來裴家被殺,我裴度先祖沖入國庫,沒有去搶什么寶貝,只搶這些書。裴度搶來了十分之一的古籍,其中便有這卷竹簡。竹簡上有一段是說,嵩山有一處神仙洞天,里面住著一位鄧仙人。嵩山,就在神都旁邊。6“

  許應詢問道:“莫非裴度找到了這處洞天?”

  希夷搖頭道:“我裴度在嵩山找了許多年,一直沒有尋到這處神仙洞天。直到三個月前,奈河改道,陰間入侵。嵩山也隨之發生變化,不知從何地涌現出許許多多的大山。這卷竹簡中記載的洞天,也隨之出現。”

  蚖七在翻閱書架上的古籍,一卷又一卷的飛速閱讀,忽然掀開一卷古籍時,被書中的圖案驚住,慌忙將那卷書掩起來。

  他見希夷等人沒有注意,這才掀開繼續閱讀。

  這卷古籍上寫的是王莽篡位時,各地進獻古籍的經歷,有人獻給裴家一個不死人,

  對裴家說,這人貌如童子,千年前便存活在世上,至今容顏未改。

  裴家大喜,命人將不死人烹飪食用。

  關于此事的記載戛然而止,也不知裴家是否吃掉了這個不死人。

  蚖七心里怦怦亂跳,回頭看向許應,只見那書中畫的不死人的模樣,與許應有幾分相似。

  他悄悄在許應的畫像上舔了舔,把圖案舔得模糊,心道:“不能讓裴度知道此事,否則阿應不被吃掉,也會被當成怪物研究。裴度對不死的執念太深了。”

  9“幸好你來了!”

  希夷的面色又有些狂熱,道,“我注意到你打開了泥丸和絳宮,秘藏的力量在你體內并行,你還能解開煉氣士功法,有你相助,我裴度一定可以擺脫長生詛咒,一定可以避免儺仙晚年的不祥!”

  蚖七詫異,道:“你怎么知道阿應,打開了泥丸和絳宮?阿應只在前往神都的路上,動用過一次泥丸和絳宮。”

  他突然醒悟過來:“我知道了,你一直在暗處看著我們對不對?你裴度二三百人因此慘死,你卻躲在暗處沒有現身··.·..”6希夷面色突然沉下。

  許應咳嗽一聲,打斷蚖七的話,道:“裴度主盛情相邀,許某不敢拒絕。裴度主想讓我做什么,盡管吩咐。”

  希夷從書架上取下一卷薄薄的金紙,遞給許應,道:“聽聞玉池秘學究天人,這卷經書是我裴度無意得到的煉氣士功法,我裴度子弟研究了很多年,收獲不大。請玉池秘幫我裴度破譯此經卷。”

  許應接過看去,驚咦一聲,這卷經文是

  錘煉魂魄和元神的法門,上面的蝌蚪文他一看就懂,名叫《元神度厄經》!

  希夷目光閃動,緊緊盯著他,道:“玉池秘能夠破譯嗎?”

  許應不動聲色道:“需要幾天時間。”希夷舒了口氣,笑道:“兩千年都等得,不在乎這幾天時間。這幾日,不如玉池秘便住在我裴度,如何?”

  許應笑道:“我住在裴度,恐怕裴度便不得安寧。還是去元家住比較安全。”

  希夷點頭道:“玉池秘留在我裴度,的確不太安全,別人還以為我將玉池秘獨吞了呢。既然如此,我便不挽留你。”

  許小友:“裴度主,我想得到裴度的裴敬亭藏。”

  2

  希夷笑道:“玉池秘不是已經得到了嗎?這處禁地,也是我裴度子弟打開裴敬亭藏之地。”1

  許應心頭微震,他的確在禁地中循著禁地的奇特能量,尋到了自己的玉池秘藏所在

  希夷道:“別人珍視秘藏,以為不傳之

  秘,但在我裴度沒有這個道理。裴敬亭藏早已流傳江湖,許多小世家,江湖宗派,都有修煉。只是以我裴度是正宗而已。”

  他親自將許應送出禁區,命周齊云將許應送回元府。

  過了良久,裴敬亭返回裴度,只見希夷正在洗手,盆中的水一片烏黑。旁邊的丫鬟又換了好幾盆清水,希夷洗了一遍又一遍,盆中水才漸漸變清。

  “家主這是怎么了?”裴敬亭見那水中有劇毒,驚疑不定。

  希夷臉色淡然,道:“我翻書的時候中了蛇毒。此蛇毒厲害非常,饒是我也花費了點心力,才將蛇毒逼出。”

  周齊云急忙看向一旁,只見書桌上放著!

  一卷古籍,已經掀開了。

  那卷古籍上有一幅圖,畫的是一個面目模糊的少年,不知何故,被水浸濕。想來那水跡,就是蛇毒!

  “家主這么小心的人,居然也中了招!”裴敬亭驚疑不定。

  希夷擦干手上的水跡,小心翼翼捧起那卷古籍,道:“這書上說的是王莽烹制不死人的故事,荒誕不經,但很有趣。敬亭,我要你挑選百位子弟,去藏書洞翻閱那些古籍,尋找到所有記錄不死人故事的書,整理出來給我!”

  周齊云雖然不明白他的用意,但還是躬身稱是,立刻起身去辦。

  希夷放下書,喃喃道:“不死人,會是你嗎?”

  許應返回元家,安穩睡下,次日清晨,他剛洗漱完畢,便聽窗外傳來鳥兒啄窗欞的聲音。

  許應推開窗戶望去,只見元未央的妹妹元如是俏生生的站在窗下,雙手背在身后,腰桿挺得筆直,小聲對他說道:“我今天換了一種胭脂,你要嘗嘗么?”

  許小友:“我還沒有吃飯。”

  那少女翹起腳尖湊過來,氣如芝蘭,道“吃罷早飯,就被蹭掉了。你先嘗一嘗。

  許應半個身子探出去,嘗了一嘗。這時,咳嗽聲傳來,元如是如受驚的小鳥,呼啦啦跑掉了。

  過了片刻,驍伯面色陰沉的走了過來,慢吞吞道:“許公子,吃早飯了。”

  許應心里怦怦亂跳,應了一聲,心道:“差點被發現。我在元府,不能肆意妄為,萬一被元兄弟知道我和他妹妹做出這等事,只怕朋友都做不成······是了,我還有正式要做,還要為裴度破譯《元神度厄經》!”

  早飯過后,許應沐浴焚香更衣,準備破譯《元神度厄經》,這時元如是在外面詢問道:“許哥哥要出去玩耍么?去買些新胭脂!”

  許應把經書塞到曬太陽的大蛇嘴里,道“等等我!”

  下午,許應吃了許多胭脂回來,心道:“這樣不行,對不起元兄弟。明日不可了。“

  第三日,元如是帶著他又去吃胭脂,玩鬧到了傍晚才回來。晚上許應躺在床上反省,道:“我萬不可如此了。”

  第四日,又是吃了一天的胭脂,許應懊惱道:“還有正事沒做,裴宰相還等著我破譯經書呢。”

  第五日,許應想道:“裴宰相說裴度等了兩千年,應該不差這兩日吧?不知明天,如是妹妹的胭脂是什么味道··”

  第六日,許小友:“我要振奮起來!”

  裴府,周齊云將厚厚的古籍堆疊在一起,鋪滿了書房案頭。

  希夷驚訝的抬起頭來,望著他。周齊云點了點頭,道:“家主,這些就是藏書洞中關于不死人的記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