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大叔離婚請走開 > 第758章 故意找茬
    []

    聽到聲音的大媽走了出來,發現門外一男子頓時愣住。

    男子上半身一條黑色襯衫,手臂紋一條青龍,肥頭圓臉,滿是痘坑,看起來十足的兇悍。

    “虎,虎哥……”大媽嚇了一跳,趕忙道,“你怎么來了?”

    “TM別啰嗦,帶幾個弟兄來吃點東西,給老子上五份海鮮面。”

    “是是,這就去!”

    大媽連忙道。

    說罷,叫虎哥的中年男一臉不耐煩轉過身,大搖大擺朝剛剛那四個男子坐的地方走去。

    路過楊烊和溫瑜的位置時,發現溫瑜是一個大美女,嘴角頓時一揚,輕輕吹了吹口哨。

    溫瑜撇過頭,俏容黯然,眉梢微微一怒,但也沒說什么。

    “哈哈哈,虎哥,那妞真不錯。”一名男子笑嘿嘿道。

    虎哥一屁股坐到椅子,點上根嗆人的香煙,神氣的朝男子吹了吹口煙霧,“哼!騷娘們一個!”

    溫瑜聽到這句話,氣得面紅耳赤,不是沒遇到過無禮的流氓地頭蛇,就是有些難以咽下這口氣。

    不過她也不是喜歡惹事的女人,對于一些事情還是可以隱忍。

    想著,示意楊烊一眼,讓他和自己到最后那個位置去。

    然而楊烊一笑而過,絲毫沒有起身的意思,默默點上根煙。

    “你……”溫瑜白楊烊一眼,這家伙不會要亂來吧?這里可是大媽的餐館,弄出什么問題來可不好。

    特別是和這種地痞流氓像是地頭蛇的家伙作對!

    楊烊不愿意走她也沒辦法,總不能因為生氣不和他坐一起吧?

    不一會兒,小翠從里面出來,手里捧著兩碗海鮮面。

    這是店里的招牌,招待楊烊和溫瑜想到的就是做海鮮面,除此之外,她們也沒更好的菜肴。

    “溫小姐,你們難得來一次,店里也沒什么好招待,將就將就一下呀,實在對不住。”小翠笑著說。

    “沒有的事,我也是吃粗茶淡飯過來的,小翠你們店里的面比我平常吃的可好吃多。”溫瑜笑道。

    這是發自肺腑之言,之前來過幾次,店里的海鮮面真的很好吃。

    “溫小姐也太客氣。”

    小翠笑了笑。

    這時,隔壁桌的虎哥突然揮起手,重重拍在桌子上。

    “啪!!!”

    聲音驚起,只見虎哥從座位上轟然站了起來,面對小翠罵道:“你個小娘們幾個意思!”

    小翠嚇了一跳,不知所措的看了中年男一眼,“虎哥,您來了啊?不知道我……我做錯了什么?”

    “你TM還知道我來了就不能把面條先給端上?”虎哥怒氣沖沖道。

    “我……”

    小翠怔了怔,欲言又止,過了一會兒立馬笑臉相迎說起。

    “不好意思虎哥,是我怠慢,不過是溫小姐她們先來的。”

    “老子管TM誰先來,看到老子在這,你就必須給老子端上!”

    虎哥大放其詞,儼然一副誰也不懼,誰也無法奈我何的臉色。

    溫瑜對這家伙早就心存怨氣,看到他如此橫行霸道,旋即冷下臉站起,可剛要起身一旁傳來聲音。

    “先給他們吧。”

    楊烊輕聲細語。

    臉色平靜的將煙頭插在餐桌上的煙灰缸,緩緩將其掐滅。

    “楊烊,你說什么呢?沒看到他故意找茬嗎?”溫瑜不滿。

    楊烊擺擺手,隨后笑著看向小翠,繼續道:“我們今天沒其他事,不急,先給這位先生和他朋友。”

    楊烊再次發話,小翠只好把兩碗海鮮面端到虎哥等人那桌去。

    放好面條后朝楊烊和溫瑜輕輕點了點頭,以示歉意,隨后匆匆的走回了里面的屋子里。

    小翠一離開,溫瑜的俏臉旋即變得更加的陰沉,白眼盯住這男人,真不清楚他在搞什么鬼。

    不過想一想,剛剛是自己沖動了,要是因為這件事和對方起沖突,對方以后再來鬧事咋辦?

    想到這里,溫瑜頓時語塞,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一抹歉意。

    她們完全沒必要和這種人計較,否則到了最后誰也不討好。

    不久,小翠把三碗海鮮面端來,給虎哥等人端了過去。

    看小翠的臉色,對這幾個人也相當害怕,不敢輕易得罪。

    “虎哥,你們慢用。”

    小翠把最后一碗海鮮面端到桌子上說了一句,突然一只手伸來狠狠地在她圓滾的臀部捏了下去。

    “啊!”

    小翠驚叫一聲。

    “喊什么!喊什么!”

    虎哥怒道。

    “不就摸了一下,你個寡婦,的當自己還是清純少女啊!”

    說著,其他四個人也都站起,一個個猥瑣的盯著小翠。

    “男人都死了,就該再找人嫁了,要不怎么能滿足自己呢!”

    “哥幾個不錯啊,小翠小姐,要不好好的考慮考慮?”

    “哈哈哈!”

    小翠皺著眉頭,不知道說什么,氣急了頓時濕潤了眼眶,“你,你們再這樣,休怪我報警。”

    “報警?”

    “報你媽的警!”

    虎哥大罵。

    兇狠的臉龐一動,那橫跨的橫肉也都抖了起來,揮起了粗壯的手臂,做出一個扇小翠的姿勢。

    小翠連忙向后走了一個閃躲的表情,正是時,屋里聽到聲音的大媽趕了出來,慌慌張張拉走小翠。

    “虎哥,對不起對不起,是小翠不好,你們幾位消消氣。”

    “站住!”

    虎哥趾高氣昂朝正拉走小翠的大媽吼了一聲,繼而囂張跋扈的走了過去,眼神得意的打量小翠。

    “我說你這死老太婆真不懂事,你兒子都死了,還捆著這娘們做什么,她腿瘸是瘸了點,但長得也不差啊,要不讓她跟哥我吧。”

    “使不得,那可使不得!”

    “怎么就使不得,我當你女兒一樣娶她可以了吧?彩金什么的,我也是老熟客了,可以免了對吧?”

    這不擺明著開玩笑嗎?況且這種事情大媽也不愿意,更別說是小翠,自己家到底遭了什么虐啊,小勇死了,又惹來這些混蛋。

    “老東西?你拿著刀是幾個意思?想捅老子嗎?”虎哥瞥了瞥大媽手中的菜刀不屑說道。

    “老子問你話呢!說話啊!”虎哥說著突然大喝,一把拽起大媽手中的菜刀,“不知死活的東西!”

    說罷,一巴掌扇了下去。

    可還沒打到大媽,這肥頭圓臉的家伙不知道怎么,突然一個踉蹌就飛了出去,撞到前面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