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割掉,再長一個
  納蘭都猛地起身,不由悶哼一聲,只覺渾身上下無不酸疼,尤其是某個部位疼痛尤甚。

  他隱約記得,自己站在仙道瑤池中,全力調動瑤池之力,對抗那無邊無際的蟲子

  。就在油盡燈枯無法抵擋之時,突然所有蟲子都消失無蹤。

  他剛剛放松下來,便見同樣出身自嵬墟的花家少女,阿巴阿巴的叫著沖了上來。

  然后他便覺得撕裂般的痛楚傳來,接著就昏死過去。@精華\/書閣*首發更新~~

  納蘭都顫抖著心,顫抖著手,悄悄掀開衣褲向下看去,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差點昏死過去。

  他哆嗦著從病榻上走下來,瞞跚著走出房間,只見陽光明媚,卻感受不到任何溫暖,風兒溫和,卻吹得甚涼。

  許多蓬萊的仙人正在修繕宮殿,修補華表天柱。蓬萊遭到戰火,滿目瘡痍,但即便是那些仙尸給蓬萊造成的破壞,也不如一場蟲災。

  他被頭頂陽光照得有些頭暈目眩,渾渾噩噩,過了片刻,心境才平復一些,心道:“這點傷不過是皮肉之傷,沒有關系,尋找一個精通六秘的人,便可以治愈。那條蛇與我交手時,身后有六口洞天,應該可以為我治療身體殘疾。但他恨我,所以沒有救治。”

  阮七和大鐘釋放出仙蟲,差點制造出一場滅世災劫。

  納蘭都便是這場蟲災的罪魁禍首,蚖七和大鐘放出仙蟲便是為了對付他,所以蚖七才會假惺惺的告訴他,你已經是個女孩子了。

  突然,納蘭都瞥見花家少女花錯影就在不遠處,不由得心生恐懼,他還記得是花家少女把自己打成這樣。

  花錯影看到他,眼睛一亮,急忙匆匆走來。

  納蘭都想避開她,但兩腿不便,走不太快,很快便被她追上。

  花錯影當時被墳頭草控制,元神也身不由己,顯然不記得發生了什么事,來到納蘭都身邊,悄聲道:“納蘭世兄。”

  “你不要過來!”納蘭都驚恐道。

  花錯影錯愕,連忙道:“如今嵬墟戰敗,你我都淪為階下囚,咱們當精誠合作,逃出此地。”

  納蘭都帶著哭腔道:“你站在遠處說話,不要靠近我!”

  花錯影愕然,耐著性子道:“你的瑤池被人收走,我父的十二重樓,也被人奪了去,眼下我們還有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那就是奪回瑤池和十二重樓,返回嵬墟,還不至于受罰……”

  納蘭都激動得昏死過去。

  花錯影被他的反應弄得摸不著頭腦,心道:“這位世兄怎么見到我如此恐懼?我又不吃人。”

  叁天前的那一戰,五絕仙王遭到重創,十二重樓失控,被潘魔神的混天寶傘收走。

  納蘭都失手被擒,仙道瑤池也被墳頭草繳獲。

  如今許應從重傷中蘇醒,很多人都跑去混元宮探望許應,反倒給了花錯影盜寶離開的機會。

  花錯影見納蘭都不堪大用,便不再理會他,心道:“我自己去盜寶,把十二重樓和瑤池都弄到手。有此二寶,我又何需回嵬墟?自己隨便去找個諸天,自己成仙作祖,豈不是快活?”

  這兩件寶物放在彌陀寺,花錯影見蓬萊仙人都在忙,于是便偷偷溜進彌陀寺,果然看到十二重樓光芒燦燦,周圍仙道道鏈流轉,穿梭不定。

  而那瑤池也是仙光直透云霄,承接仙露,池中鯉魚化龍,蓮花為座,蓮子為珠,升騰而起,瑞氣條條。

  四周無人看守,只有一群仙草正在瑤池邊呼吸吐納。

  這些仙草,竟如人一般咖趺而坐,呼吸是居然也有各種異象。

  花錯影看去,只見其中還有一株紫色仙草,長著七片葉子,被一眾仙草鎮壓在下面,趴在地上動彈不得。

  那株紫色仙草想要掙扎,被那些仙草用根須抽得一陣哆嗦。

  “這株仙草,有些眼熟。”

  花錯影顧。(本章未完!)

  第三百六十九章割掉,再長一個

  不得多想,立刻上前,從一眾仙草之中穿梭,探手便向十二重樓抓去。

  十二重樓到手,她心中一陣狂喜。

  突然,所有仙草都停止呼吸吐納,齊刷刷向她‘看’來!

  花錯影十二重樓在手,膽氣頓時壯了許多,瞥見這些仙草‘看’著自己,冷笑道:

  “一群仙草而已,不足為慮。我就算被那口破鐘鎮壓了元神,拿捏它們也是輕而易舉。對了,我受了傷,不如趁機收割點仙草療傷。”

  墳頭草被一眾仙草鎮壓在屁股下面,聞言不由替她一陣絕望。

  它跑過來打算暗算幾株仙草,吸取對方的藥力,但怎料這些仙草鍛煉得一個比一個生猛,一個個都是草中一霸,眨眼間便將它鎮壓。

  那一眾仙草被驚動,紛紛舒展根須和枝葉,從打坐的狀態中直立起來,飄浮在空中,將花錯影包圍。

  花錯影探手便向瑤池抓去,咯咯笑道:“今日姑奶奶便大鬧蓬萊。”

  片刻后,這少女鼻青臉腫,被壓得趴在地上,昏死過去,與那株紫色仙草躺在一起。

  一眾仙草壓在他們身上,繼續修煉。

  過了良久,花錯影幽幽醒來,渾然不知發生了什么事。

  混元宮中,許應醒來,只覺身體空乏,勉強回答探望之人的問話,與眾人說笑幾句。

  楚湘湘、姑射仙子、袁天罡、蓬萊七仙等人走后,阮七和大鐘也離開了,許應休息片刻,調運心神,查看自己的希夷之域。

  只見他的希夷之域晴空透徹,湛藍如洗。

  他的各個境界的確被洗了一遍,原本打開的天關再度閉合,原本煉就的境界也不復存在。

  現在他希夷之域中的各個境界,像是新的一樣!

  許應大皺眉頭,查看自己的六大秘藏,六秘倒是還在,只是洞天破損。

  但他的隱景潛化地已經徹底消失,從前感悟的神通道象,蕩然無存!

  許應查看自己的元神,舒了口氣,元神還在,被困在十二重樓中。

  小天尊的聲音傳來:“許應,你因為傷勢太重,六秘無法運轉,被仙蟲啃咬肉身,導致不滅真靈修補肉身,以至于體內的一些境界重生一遍。”

  許應哼了一聲,從病榻上起身,道:“叫我師父!”

  小天尊沉著臉,從外面走了進來,仰起頭,道:“你是我的階下囚。”

  許應似笑非笑道:“你不記得你臨終前的遺言了?我提醒你一下。”

  他突然抓住小天尊的手,氣若游絲:“我太蠢笨了,從前你教我的東西,我總是領悟不出。我很恨你,但見到你的時候就不恨了。”

  小天尊又驚又怒,連忙掙脫他的手。

  “師父,你養大了我,手把手教我神通,我做不到!師父,你割下我的臉,你戴上我的面具。”

  許應學得惟妙惟肖,白衣秀士變成紅臉白衣秀士,勾著頭說不出話來。

  許應說了幾句話,便累得氣喘吁吁,便也沒有繼續羞他,哈哈一笑,向混元宮外走去。

  小天尊跟在他身邊,努力的想掌握主動權,道:“我那時是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做不得數的,我對你的恨意絲毫未減。你恢復記憶之后,我還是要……”

  許應笑道:“要殺我對嗎?傻孩子,還和以前一樣稚氣嗎?”

  小天尊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

  他知道許應肯定沒有蘇醒第一世的記憶,但那句傻孩子,還是擊中他的心靈。

  經歷此戰,混元宮還是沒有多少破損的地方,外面空氣清新,有臘梅開了,帶著些許芬芳。@精華\/書閣·無錯首發~~

  小天尊看著許應努力的舒展身體,想了想,便不在剛才的話題上繼續糾纏,詢問道:“那么我死之后,師父是否真的打算割下我的臉皮,煉成儺師法寶?”

  “沒有。”許應正色道。。(本章未完!)

  第三百六十九章割掉,再長一個

  小天尊心中有些溫暖,道:“師父應該割下的……”

  “騙你的。”許應笑道,“我正打算割的時候,輪回玄女來了,說你還有救,便沒有割。她若是遲到半步,我便把你的臉割下來了。”

  小天尊笑道:“我就知道師父會這么做。”

  他話雖如此說,但是心中還是有些酸楚。

  許應繼續活動身體,自顧自道:“輪回玄女若是不來,我便會割下你的臉,把你的精氣神煉入臉中,制成小天尊面具。從那之后,便沒有許應,只有小天尊,我會讓你永遠活下去,成為無敵的小天尊。所有人都不會知道你死了,他們只會知道一個叫許應的人死了。”

  小天尊心靈大受觸動,眼圈一紅,臉別到一邊。

  許應笑道:“但好在輪回玄女來了,說你還有救。”

  他察覺到小天尊像是掉眼淚,連忙轉變話題,道:“說來奇怪,我的境界怎么有幾個像是新的一樣,彷佛從未打開過。”

  小天尊穩住道心,道:“你差點便被蟲子吃光。好在你瑤池中有很多瑤池仙水,這些仙水救了你的性命,恢復了你的境界。_o_m那些仙蟲好生兇猛,若非我及時從輪回中醒來,祖庭只怕已經被蟲子吃得一干二凈。”

  許應不知自己當時的處境是何其兇險,那些蟲子把他境界啃光,又侵入六大秘藏……,把六大洞天啃得千瘡百孔。

  蟲子吃許應的十二重樓時,連他元神一起啃咬,只因他的不滅真靈咬不動,不斷復原肉身,這才沒有被蟲子徹底吃掉。

  小天尊取出仙蟲封印,還給許應。

  許應打量一眼,便知道小天尊動用的是囹圄囿圉四字封印,將仙蟲鎮壓。

  小天尊已經幫許應解開自身的囹圄囿圉四字封印,許應也因此知曉解開仙蟲封印的辦法,只是沒有動手。

  他打量封印中的仙蟲,但見仙蟲還是從前模樣,只是大了許多,而且更加兇惡。

  “誰放出了蟲爺?”許應好奇道。

  小天尊道:“牛七爺。說是對付納蘭都時,不敵對方,于是在鐘爺的蠱惑下,就放出了蟲爺。”

  許應搖頭道:“這兩個家伙,差點釀出大禍。難怪剛才來看過我后便溜走了,原來擔心我找他們秋后算賬。”

  這只仙蟲他不敢繼續交給蚖七保管,于是自己收入希夷之域中。

  小天尊遲疑一下,鼓足勇氣道:“老師,你以后能不能別再動輒結拜了?你、你悔改罷!”

  許應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

  小天尊檢查他的傷勢,只見許應雖然沒有了道傷,但是體內其他各種各樣的小傷遍地都是,尤其是六大秘藏的傷勢,更是棘手,不知該如何恢復六秘。

  小天尊大皺眉頭,思索挽救之法,左思右想,咬牙道:“老師若是覺得修整如今的身體太麻煩,可以直接斬去肉身,再造一具,從頭修煉。或許,會更簡單一些。”

  許應搖頭失笑:“我又不是韭菜,割了一茬還能再長一茬!”

  小天尊沉默片刻,試探道:“說不定真能長出來,你何不試試?”

  他還有句話沒說,他親眼見過不滅真靈中長出一個許應。

  許應笑道:“我元神尚在,區區幾個境界,煉回來簡單。”

  他嘗試催動元氣,元氣也無法運轉,就像那些境界從未修煉過,被鎖住了,不再貫通。

  許應咦了一聲,他能感受到自己的元神,偏偏動用不了。

  而調動六秘之力,也變得極為困難,六大洞天損傷太大,已經無法運轉。

  小天尊目光閃動,道:“師父,弟子可以保住師父的記憶,不如把如今的身子割了…”

  許應怒道:“孽徒,分明就是想弒師!”

  小天尊訥訥道:“反正還能再長…”

  許應長長吸了口氣,催。(本章未完!)

  第三百六十九章割掉,再長一個

  動戰神八法,調動武道氣血,渾身熱氣騰騰,以武道元氣來沖關。首發更新@

  初時,他的肉身沒有什么力量,但隨著他的修煉,拳腳漸漸生風,力道越來越剛猛。

  練了十幾遍,許應體內元氣漸漸充盈,體內五氣朝元,鼓蕩洶涌元氣,沖破尾閭

  玄關,攀天山,臨天河,一重天山一重天,不斷向上攀登!

  許應練了白百十遍,氣血便已經極為雄渾,水火交煉,鑄鼎丹成!

  他的拳腳威力越來越大,氣血如瀑懸于天地間,與紫微殘境的紫氣交相輝映!

  待到丹成而破夾嵴玄關,許應已經汗出如漿。

  夾嵴關之后便是重樓期,也是許應受傷前的境界,不過許應在這一關卻停了下來,他還是沒有感應到六秘洞天有任何恢復的跡象。

  倘若六秘無法恢復,他便只有斬六秘洞天,從頭修煉六秘祖法這一條路可走了。

  不過,那需要他不能煉成元神。

  倘若突破到重樓期,他的武道金丹只怕便會與元神相容,那時想要再開六秘洞天便難如登天了。

  許應微微皺眉,重修六秘祖法,他自忖自己煉得絕對不會差,但是重修的洞天,

  肯定不如第一世自己留下的四座洞天那么強大!

  想要達到第一世的程度,恐怕他需要修煉到第一世的境界,才能辦到。

  但是不重修,六秘洞天該如何修補?

  宅豬還陽啦,宅豬詐尸啦!!。

  第三百六十九章割掉,再長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