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三百三十四章 真假楚天都
  紫衣魔侯楚天都從空中疾馳而過,留下壹道紫色身影,直奔道啟之地而去,心道:“李平生上次敗在我手,他的修為極為強橫,只是在神通上稍弱壹些。我能勝他,也是不易。他此次再度向我挑戰,壹定是補全了自己弱點!可是……”

  他眼中紫氣氤氳,望向破敗道觀:“我在這里!道觀里的不是我!”

  “李平生既然來了,那么我這個紫衣魔侯,便不得不出去會壹會他!”

  許應嘆了口氣,向道觀外走去。

  突然,他微微壹怔,腦海中多出許多訊息,其中壹段訊息便是壹氣化三清的修煉法門。

  想來就是剛才那個古怪的道人,在指點他額頭時傳授給他的。

  他適才入道,神識與道泣關的天地大道連為壹體,有壹種道既是我的感覺。

  那種天人合壹的感覺極為微妙。許應先前沒有覺得在自己的識海中遇到那個古怪道人有什么不對,此刻想起來,便覺得有些問題。

  “我是在入道的過程中,道既是我的狀態下,那個怪道人是如何進入我的識海的?”

  這是最古怪的地方!

  與他的神識相連的,是道泣關附近的天地大道,也就是魔道。

  那怪道人居然能以壹化三,壹氣化三清,以道的形態,與他神識相連!

  只有這樣,才能在許應入道的狀態下,傳授他壹氣化三清!

  “真是古怪!難道這道人,是道啟之地的天道,還是其他什么?”

  許應壹邊向外走,壹邊揣摩那道人所傳的壹氣化三清。

  這門功法,首先要煉先天壹氣,許應細細揣摩,這先天壹氣與自己的太壹元氣,好像壹模壹樣,沒有區別!

  “楚天都!”

  許應走出道觀,便被壹個青年男子的聲音嚇了壹跳,只見壹個白衣青年俊朗風流,站在道觀外,興奮的看著自己,躍躍欲試,想來就是李平生。

  “妳那么大聲做什么?”許應沒有好氣。

  那白衣青年李平生哈哈笑道:“沒想到威名赫赫的紫衣魔侯,竟是個乳臭未干的少年!”

  許應試探道:“我若是說,我不是楚天都,妳壹定不信對不對?”

  李平生澹澹道:“楚天都,妳我交過手,妳的百變魔功本來便善于變化,妳休想變換氣息來騙我。沉白聿沉兄,已經驗證了妳的身份。楚天都,我壹直有壹件事情很是好奇,還望妳能為我解惑。”

  他頓了頓,道:“妳從前戴著面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不會是為了掩飾妳臉黑吧?”

  許應老羞成怒,語氣硬邦邦道:“李平生,我正在修煉壹門魔功,妳稍候片刻。待我煉好之后,再來收拾妳!”

  李平生哈哈大笑,道:“沒想到妳紫衣魔侯,也有怕我的時候,需要臨陣磨槍!好,我等妳片刻!只等片刻!”

  他取出壹炷香,插在旁邊樹木的樹皮上,道:“待這炷香燒完,我便出手!”

  許應細細揣摩壹氣化三清,很快便將這門功法參悟透徹,心中驚訝道:“這門魔功,竟是戰斗法門,像是很了不起的樣子!”

  他嘖嘖稱奇。

  他原本以為那古怪道人傳授自己壹氣化三清的魔功,定然是魔氣森森,運轉之時,有大恐怖,壞人道心,化人修行,污濁不堪。

  但壹氣化三清魔功卻是堂堂正正的戰斗法門,修持此功法,須得先煉陰陽二氣為先天壹氣。先天壹氣修成,催動魔功,便可以壹氣化三清。

  所謂三清,按照古怪道人傳給自己的經文,應該指的是先天壹氣化生的三氣,第壹種氣是太清之氣,第二種氣是上清之氣,第三種氣是太清之氣。

  將三氣煉成天地元神,化作三大天尊,第壹種是太清元始天尊,第二種是上清靈寶天尊,第三種是太清道德天尊。

  這便是壹氣化三清。

  三清,其實是三氣所化的三大天地元神。

  “魔道中人,真會取名字。”

  許應暗贊,心道,“這三大天地元神,真正的名頭應該是玉清元始天魔,上清靈寶魔尊,太清道德老魔。如此壹來,就說得過去了。”

  他潛運心神,太壹元氣按照壹氣化三清運轉,便見頭頂升起三道奇異的真氣,分青白黃三色。

  “這魔功,沒有半點魔氣,必然是頂級魔功。只有頂級魔功,才能做到如此返璞歸真的效果!”他心中暗道。

  這時,李平生的聲音傳來:“時間到!該動手了!楚天都,為了妳,我煉就了五絕凌天功!”

  許應張開眼睛,便見李平生天功運轉,仙光沖霄,化作五色之氣,五氣如同五道彩綾,皆是由仙道符文組成。

  那五氣輕輕壹抽,空間便被打得震蕩不休,可見威力!

  許應露出贊許之色:“李平生的本事的確不壞。不知道他有沒有修煉過儺法?”

  沉白聿與他交鋒時,甫壹不敵,便立刻催動人體六秘,形成六座洞天,方方面面都得到驚人提升。

  不過那時,他出手稍晚了那么壹瞬,直接被許應的八荒煉日爐神通擊敗。

  李平生氣息瘋狂提升,身后六道明亮的洞天浮現,他見到沉白聿落敗的慘狀,因此直接動用人體六秘,讓自己以巔峰的姿態,迎戰‘紫衣魔侯’!

  許應見此壹幕,心道:“看來,儺法的確在諸天萬界流傳開來了。”

  昆侖神山是諸天萬界的昆侖,元狩世界的煉氣士能得到昆侖的儺法,其他世界的煉氣士,自然也能得到。

  更何況,六位儺祖巴不得把儺法傳出去,好收割更多的仙藥。

  李平生氣息提升到極致,飄浮在天空中,居高臨下,宛如壹尊仙王。

  突然,仙道之音大作,五道彩綾向許應掃來,李平生露出興奮之色,喝道:“紫衣魔侯,我想領教壹下妳新參悟出的八荒煉日爐!”

  “好!成全妳!”

  李平生聽到這個聲音,臉色頓變,急忙轉頭看去,只見許應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左邊,手中火光崩現,恐怖的火力爆發,壹尊席卷八荒吞并日月的洪爐向他襲來!

  “楚天都不是在下面的道觀前嗎?難道他的速度這么快?”

  李平生變招卻也快的不可思議,立刻調整五道仙綾,仙綾回卷,準備迎上八荒煉日爐。

  “我雖然變了半招,但我先出手,時機拿捏得恰到好處……什么?”

  他臉色劇變,瞥見自己右側也有壹個,相距不過數百丈,也在施展八荒煉日爐!

  滔天火力,焚化壹切,向他壓來!

  “我左右開弓,也不是不可以!”

  李平生咬牙,五道仙綾二左三右,迎上兩大八荒煉日爐,心道,“我的五絕凌天功的功力,本來便遠勝其他功法!這可是我五絕宗的祖師,五絕仙王的傳世仙法啊——”

  他憤聲長嘯,鼓蕩修為,迎上左右兩座八荒煉日爐。

  這時,他背后傳來無比明亮的光芒,李平生匆忙之中,回頭看去,面色蒼白。

  只見距離他約有幾百丈遠近的地方,第四個許應站在那里,八荒煉日爐無比耀眼,正自向他飛來!

  “楚天都那賤人,原來是四胞胎兄弟!”

  李平生悶哼,立刻收回五道仙綾,全力回防,心道,“他娘的魔道中人,真是陰險……”

  “轟!”

  三座八荒煉日爐將他淹沒,不管他什么五絕凌天功,也不管他什么五道仙綾,統統不堪壹擊!

  李平生眼冒全星,天旋地轉,待到醒來時,只見自己已經飛出數百里外,跌坐在青銅鎛下。

  他依稀記得,沉白聿便在附近。

  “李兄,妳醒啦?”

  他聽到沉白聿的聲音,迷茫的張開眼睛,果然看到沉白聿的面孔。

  沉白聿面帶笑容,手中拿著壹面留影鏡,正對著他,不知在照些什么。

  李平生艱難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頭,頓時疼得就牙咧嘴。

  他頭上腫了個大包,大得和腦袋差不多。

  沉白聿笑瞇瞇道:“李兄再摸摸另壹邊。”

  李平生摸了摸右側,也有壹個腦袋大小的肉包。

  “李兄再摸摸后面。”

  李平生向后腦勺抹去,摸到了另壹個腦袋大小的包。

  他壹顆腦袋上,頂著三顆腦袋,像是病變的蘑孤傘上長出了三顆蘑孤。

  “李兄,我已經照入鏡中了!”

  沉白聿哈哈大笑,壹病壹拐的跑向遠處,唯恐他追來,叫道:“我將把這壹幕,傳到諸天萬界的修士手中,讓他們看看五絕宗最耀眼的明星李平生,壹個頭三個大!”

  李平生起身欲追,卻頭暈眼花,裁倒在地。他受了重傷,只覺腦袋也遠比從前沉了許多。

  “來啊!相互傷害呀!”

  李平生追不上他,咬牙切齒,冷笑道,“妳以為我便沒有妳的黑料?妳被青銅鎛壓在山下,只有屁股露在外面,這段留影傳出去,要妳浣劍谷蒙羞五千年!”

  這時,他突然留意到,壹道紫色身影從壹旁走過,急忙回頭看去,卻沒有發現任何人影。

  “難道我看錯了?”

  李平生心中疑惑,“這個身影,為何有些熟悉?”

  道觀前,許應收回三清元神,三清元神化作三道清氣飛來,來到他天靈蓋處便化作太壹元氣,落入他的體內。

  “來到魔域之后,我大概變得慈眉善目了,居然沒有殺掉李平生。”

  他嘆了口氣,神色有些憂郁,若是換做從前,李平生已經是壹具尸體了。

  他剛才小試牛刀,本可以頃刻間便將李平生煉成灰盡,但還是動了惻隱之心,沒有痛下殺手。

  “壹氣化三清的確很強,相當于三個我聯手!壹個我已經非常了不起了,三個我,就更了不起了!”

  許應心道,“只是,動用這種戰斗法門,損耗也是極大。相當于賺壹份工錢三個人花,稍不留神,便有可能把修為耗盡。”

  他暗嘆壹聲,必須早點解開第壹世的封印,才能記起更多的祖法,尤其是玉池洞天的祖法!

  倘若開辟玉池儺祖洞天,他便無須擔心修為耗盡!

  擁有王池儺祖洞天,時時刻刻都可以處在修為的巔峰狀態!

  就在此時,壹個紫色身影映入許應的眼簾。

  那是壹個身著紫衣的青年,容貌俊美秀氣,目如星月,鼻梁挺秀,肌膚白皙,氣質也極為出眾,壹看便極為不凡。

  許應嘆了口氣,道:“妳也是來挑戰紫衣魔侯楚天都的?”

  那紫衣青年正是楚天都,聞言微微壹笑,道:“沒錯。我也是來挑戰妳的。”

  許應微微皺眉,道:“妳也是想見識壹下我魔道神通,八荒煉日爐?”

  楚天都臉上笑容不改,輕輕點頭:“沒錯。我很想見壹下這個四萬多年無人能修成的神通。”

  許應眉頭皺得更緊,心中盤算道:“是不是我楚天都沒有殺人,所以才有這么多正道朋友前來挑戰我?我要不要殺幾個人立威?不如便從他開始……”

  他暗自搖頭,自己是來參悟魔道,并非魔頭,豈能殺除魔衛道的正道人士?

  “不過,該立威還是要立威,否則任何人都敢來挑戰我!”

  許應殺心萌動,露出和善笑容,道:“好。精/\華\/書/\閣…M._j_h_s_s_d_.c_o_m無.錯.首.發~~妳只需接下我壹掌不死,我便讓妳活著離開。”

  楚天都揚了揚局,他是名動魔域的大高手,力壓諸天萬界無數煉氣士,竟然有人敢說接下壹掌而不死的話來!

  更離奇的是,這人還掛著他紫衣魔侯楚天都的名頭!

  許應抬起右手,手掌微微晃動,掌心中多出壹個小巧的洪爐,大小只有三寸,爐中日月運行,在火與空中穿梭。

  楚天都面色凝重,比第壹次遠遠看到八荒煉日爐還要凝重。

  許應手掌輕輕拍來,速度很慢,但卻給他壹種四周空間不斷向許應手中塌陷的感覺!

  他已經無路可逃,無路可退!

  他有壹種錯覺,此刻他在許應掌中,正在向八荒煉日爐中跌落!

  這壹掌,絕對超越擊敗沉白聿和李平生之時的八荒煉日爐!

  許應身軀微微晃動,頭頂壹氣飛起,壹分為三,化作三清許應,齊施法力,讓許應這壹掌的威能再度瘋狂提升!

  楚天都額頭冷汗滾滾而下,有壹種插翅難逃的感覺,眼睜睜的看著許應掌心中的八荒煉日爐向自己碾壓而來!

  “啪!”

  他束發冠帶突然炸開,氣息在壹瞬間達到頂峰,氣勢拔到極致,暴喝壹聲,以最為簡單的拳頭,迎上許應的手掌!

  “嗡!”

  他的身后,無比明亮的光暈迸發開來,化作六大洞天,呼嘯旋轉,讓他的法力、肉身、元神、神識、陰陽和力量,瘋狂提升!

  楚天都眼耳口鼻噴血,肌膚炸裂,身后山川轟隆隆炸開,山倒伏,水斷流,背后的天空也在剎那間裂開,出現壹道道蛛網般的裂痕!

  他大聲怒吼,雙腿顫抖,身形被碾壓的向后滑去,滑出數十里,撞在壹尊山巒般大小的仙器上,這才止住。

  “領教了!”

  楚天都咬牙,強提壹口元氣,騰空而起,身形消失在天際。

  許應驚訝的仰起頭,目送那壹道紫氣身影。

  道觀中,胡卓君迷迷湖湖的聲音傳來:“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動靜這么大?”

  許應沒有回頭,道:“壹個叫楚天都的人,在這擊敗了三個大高手,惹出的動靜。”

  后面傳來胡卓君的驚叫:“楚天都?紫衣神侯楚天都?哪里?他在哪里?”

  許應臉上的震驚之色還是沒有散去,望向空中漸漸澹去的紫氣,低聲道:“祖法!他身上的是我昆侖的儺祖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