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蓬萊化身
  蓬萊仙主盯著面前的水潭,水面清澈,平靜無波,許應與姑射仙子的身影便出現在如鏡般的水面中。

  “你們還在笑,很快你們便哭也哭不出聲來。”

  蓬萊仙主看著兩人的身影,又抬頭望向矗立在天地間的那一根根華表天柱,低聲道,“蓬萊,只能有一個主人。這個主人,便只能是我!等你們走得遠一些,再遠一些,我不希望被人看到,你們是死在我的手中!嗯?”

  鏡面中,他突然看到幾個仙人折向,沒有按照預訂的路線走,而是追蹤許應和姑射仙子而去,不由怔住。

  “這七個活寶,到底打算做什么?”

  蓬萊仙主不禁動怒,那七人,正是顏宇與其他六位蓬萊閣主!

  這七人的路線與許應的路線不一致,此刻卻偏離路線,追趕許應與姑射,打亂了蓬萊仙主的計劃!

  “罷了,殺兩個是殺,殺九個也是殺。做的干凈一些,推到魔道賊子的頭上便是。”

  他端坐下來,靜靜等候時機。

  姑射仙子緊張兮兮的查看自己身上的因果線,有些魂不守舍。

  “跑路,要不要趁現在跑路……”這位仙子腦瓜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許應抬頭仰望,只見元初大世界的天空中有各種各樣的線條,如同有人用筆,在天空中畫出一道道細痕,將元初大世界的天空裁成不同形狀。

  這幅景象,成為元初大世界的不同風景。

  “應該便是魔域入侵造成的異狀!那些線條,是不同的天地大道相沖突所致!”

  許應立刻來了興致,仔細觀察外道入侵造成的變化。

  他還看到了一些被魔氣污染的生物,和正常生物有所區別,身上會長著奇異的花紋,花紋結構奇特,像是從體內向外生長。

  “許道友,我覺得我們應該跑路。”

  姑射仙子鼓足勇氣,決心拉個人入伙,一起跑路,向許應道,“我總覺得仙主讓你我二人結隊前來,不懷好意。上次我尋找你的仇家,便尋到他的頭上,雖說我蒙混過去,但難保引起他的猜忌懷疑。”

  許應停下,觀察魔域入侵造成的動物植物的變化,聞言失笑道:“仙子,你太多疑了,仙主光明磊落,一身正氣,我觀他不是那種人。他若是不懷好意,豈能派我和你一起前來?”

  姑射仙子也連忙停下,急忙道:“你忘記了,你與他有一道很重的因果,是仇家。他把你我放在一隊里,擺明了是要殺掉你這個仇家,順帶把我滅口!”

  他們四周,山林茂密,那些魔化的植物鬼鬼祟祟,悄悄生長,試圖捕捉他們。

  許應騰空而起,搖頭道:“仙子你多慮了。仙主光明磊落,讓我們出來,便是讓我們增進了解,并沒有滅口的意思。”

  姑射仙子也跟著飛起,緊隨其后:“你幫他煉制天道神器,他掌握了完整的天道,你還有什么用處?你沒有利用價值了,他肯定會趁此機會,將你誅殺!”

  他們二人剛剛飛起,便見下方的山林無數根觸舞動,向半空中的兩人卷來,卻抓了個空!

  許應與姑射一前一后,破空而去,飛向魔域更深處。

  這里的天道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天空中各種線條交錯,造成魔道天道共存的景象。

  許應和姑射兩人飛過群山,看到人類的村莊集市,還有幾座城鎮,這些棲息地分布在魔道尚未侵入的地方。

  還有不少人類煉氣士,正在前線與被魔道污染的生物抗衡,試圖抵御魔域入侵。

  再往前去,便可以看到極為強大的煉氣士深入魔域,與那些同樣強大的魔道生靈廝殺!

  “造成魔域入侵的源頭是什么?”許應大惑不解。

  姑射仙子心念微動,將自身一道因果線扯出,道:“你看,這便是仙主與我的因果線!此刻,這根線遍布殺機!再不跑路,便悔之晚矣!你不跑的話,我跑!”

  她飛身而起,正要拋下許應,突然蓬萊閣顏宇祖師與其他六位蓬萊閣主不知從何地鉆出,顏宇祖師笑道:“姑射仙子!人生何處不相逢?咱們剛出蓬萊,便又見面了!”

  向昊連忙道:“祖師,不是你死皮賴臉的要跟過來的嗎?仙主給我們安排的是另一條路線,你偏偏不去,說這里有姑射仙子。”

  顏宇祖師大怒,將他打得滿頭包,叫道:“我明明說的是許道友在這里,咱們跟著許道友,能學一些天道見解!”

  六閣主余秦道:“你騙人,我們都聽見你說的是姑射仙子!我勸祖師,癩蛤蟆就少做春秋大夢。要不你回去睡會,夢里啥都有……”

  顏宇祖師勃然大怒,向他大打出手。

  余秦怒道:“再打,今日老夫便欺師滅祖了!”

  其他閣主紛紛叫好,道:“六閣主好樣的,替咱們蓬萊祖師清理門戶!”

  顏宇怒道:“老子便是蓬萊祖師!”

  “老賊,清理的便是你!你死了,我做祖師!”

  蓬萊七仙鬧作一團,姑射仙子狠狠瞪他們一眼,想要離開,但知道顏宇等人必定會纏著自己,讓自己無法脫身。

  “我命休也!”

  她美眸掃去,只見顏宇祖師等人身上也有一道道相同的因果線,心知這七位蓬萊仙人也被牽連,即將死在仙主的攻擊之下。

  她想趕走顏宇等人,但這些家伙死皮賴臉,哪里肯走?

  許應咳嗽一聲,道:“諸位,你們可知魔域入侵的源頭?”

  顏宇等人見是他發問,連忙停止吵鬧。

  他們雖然對彼此不敬,但對許應還是尊敬有加。

  向昊道:“魔域入侵的源頭不知,應該是異種天地大道入侵。相傳在極為古老的年代,魔域與人間對峙,曾經發生過極為慘烈的大戰,導致仙神隕落無數。但魔域的傷亡更重,以至于一蹶不振。”

  余秦閣主道:“聽說,連魔道都被打得湮滅,蕩然無存。諸仙諸神將魔道強者封印鎮壓,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顏宇道:“但不知怎么回事,近些年魔道死灰復燃,不知何時又漸漸壯大,慢慢形成氣候。魔道聚集在一起,讓魔域重新散發生機,越來越壯大。”

  姑射仙子忍不住道:“你們說的近些年,其實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甚至有傳說,魔道的復興,還在蓬萊仙境之前。”

  他們你一言莪一語,將魔域的來歷大致說了一遍。

  許應遙望遠處,但見越是深入,正常的天地大道便越是淡薄,魔道便越是強大。

  “可是魔道復蘇,魔域再現,為何會入侵諸天萬界?”

  他頗為不解,道,“難道他們便不怕仙神再度將他們打回去?”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陰暗下來,天地元氣變得異常活躍。

  “有魔神!”

  姑射仙子緊張起來,連忙道,“天地元氣活躍,正是魔神將至的前兆!”

  顏宇等七仙也緊張起來,沉聲道:“各位,祭仙道元神!”

  姑射仙子突然心血來潮,查看自己身上的因果線,又看了看許應、顏宇等人的身上的因果線,頓時緊張起來。

  因果線收縮!

  這是因果爆發的征兆!

  “仙主即將出手!”

  她心中禁不住生出絕望,魔神將至,又有蓬萊仙主準備動手,情況危急,斷了她的一切生路!

  她顧不得許多,不假思索祭起自己的元神,但見天空中霞光萬道,仙氣繚繞,她的元神坐鎮在大道所化的一片天地之中,準備迎接強敵!

  顏宇等人見到那位仙子元神,都看直了眼。

  姑射絕美,但姑射之美,不及其元神多矣。

  姑射元神之美,仿佛集仙道之美好,創造出一個絕世佳人。

  但下一刻,姑射仙子腰間佩戴的蓬萊玉符,突然啪的一聲破碎!

  姑射仙子呆了呆,頓時從仙人的境界跌落,仙道元神直接化仙為凡!

  她修為實力飛速降低,變成一個飛升期煉氣士!

  蓬萊仙境中,仙主看著水面,露出笑容,低聲道:“你化作凡人,怎么才能對抗魔神?”

  他話音剛落,便見顏宇等七仙也紛紛催動各自元神,準備迎戰魔神。

  蓬萊仙主哈哈大笑,搖頭道:“你們身上的玉符,都是我練就的寶物,你們以為你們還能掙扎不成?”

  他心念微動,七仙的玉符紛紛裂開!

  水面上,顏宇七仙如熱鍋上的螞蟻慌作一團,姑射仙子則是萬念俱灰,面色慘淡的看著前方。

  在他們前方,一尊高達百丈的魔神從群山中走來,長有百臂,強大的魔道力量扭曲四周的天道!

  蓬萊仙主笑道:“這次看你們怎么死。許道友,你畢竟實力強大,我為你準備了別的。”

  他鼓蕩法力,身后浮現出仙道元神,蓬萊仙境中的風云動蕩,仙靈之氣不斷涌來,猛然間化作一道驚天動地的大神通,向蓬萊仙境外飛去!

  眼看這道神通便要飛出蓬萊仙境,突然撞在蓬萊仙境的天幕上,將那天幕撞得劇烈晃抖,幾乎破碎。

  但仙主的神通,還是被天幕擋了下來。

  蓬萊仙主驚訝,從水潭邊緩緩起身,面色有些凝重望向天幕。

  他的神通爆發,化作道道仙光沿著天幕四下涌蕩,讓天幕上浮現出一張張巨大的符箓。

  符箓貼滿天空。

  符箓上,是復雜至極的鳥篆蟲文!

  而在天幕的后方,一根根巨大的華表天柱矗立在青冥之中,若隱約現。正是這些天柱上的天道符文照耀在天幕上,形成了遮蔽蓬萊天空的符箓!

  蓬萊仙主仰起頭,環顧一周,只見天空中到處都是這種巨大的符箓。

  “仙主,這是我為閣下準備的天道道場。”

  水面突然掀起一陣輕微的波動,蓬萊仙主回頭看去,便見水潭上有水光涌動,緩緩站起,化作水人,容貌服飾,與許應一般。

  那水人笑道:“仙主若是不對我下手,我也不會動用這種手段。你只要動手,便落入我的甕中。”

  蓬萊仙主哈哈大笑,道:“此是誤會……”

  那水人含笑看著他,道:“一萬五千年前,我們夫婦從此地離開,便遭遇襲擊,又被天神圍剿,也是誤會?”

  蓬萊仙主心中凜然:“神婆把這些記憶也恢復了?妖婆害我!”

  “許道友,你該不會以為,憑借你煉制的那一千六百個天道符文,便能奈何得了我吧?”

  蓬萊仙主露出譏諷之色,笑道,“我在蓬萊苦心經營了四萬多年,鉆研天道符文,煉化華表天柱,得到一千四百個天道符文的真傳!”

  他鼓蕩元神,催動自己所控制的華表天柱,冷笑道:“蓬萊就是我的道場,就是我的仙域!任何人在蓬萊,都不容放肆!”

  他喝聲如雷,在蓬萊仙境中來回傳蕩,久久方絕。

  然而蓬萊仙主面色卻是一沉,他的確催動華表天柱了,但那一根根華表天柱卻仿佛泥牛入海,絲毫沒有響應他的祭煉。

  “還記得嗎?你的天道符文,是我教的。你掌握的華表天柱,也是我煉的。”

  他的身后,水人許應面色平靜,聲音平穩,淡淡道,“你證的是誰的仙?你深思過嗎?”

  蓬萊仙主眼角劇烈跳動,暴喝一聲,元神仙光沖天而起,仙道爆發!

  他乃是斬去了境界的仙王,在蓬萊的四萬多年間,早就把境界練了回來,如今又回歸仙王的境界!

  再加上如今的蓬萊,天道已經補全,他的修為實力翻倍提升,不遜于當年!

  神婆躲在彌陀寺中,感應到那恐怖的仙王戰力,嘆了口氣,低聲道:“若是在仙界,你擁有如此戰力,他根本奈何不得你。可惜,這里是蓬萊。”

  “轟!”

  三千天道震蕩,一道道光芒落下,形成一尊偉岸的天道化身,緩緩直立。

  那是許應的天道化身!

  “嗡——”

  祂的身后,三千天道形成的光暈明亮起來,掛在腦后,擁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祂的口中,傳來許應的聲音:“你證的是我的天道,證的是我的仙!”

  許應天道化身一拳打來,天道轟鳴,道光在蓬萊仙境中爆發,頃刻間淹沒一切!

  “轟!”

  遠在萬里之外的蓬萊諸仙心有所感,紛紛回頭看去,只見蓬萊仙山的方向,一道粗大無比的神光沖天而起,攪亂天空中混亂的魔道!

  蓬萊仙主倒飛而去,口中吐血,他心中越來越沉,以仙王境界,去迎戰許應這一擊,他竟被壓制!

  這固然有他證的是許應的仙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依舊無法破解許應的神通!

  許應的天道化身一劍平平斬來,冷冷道:“仙主,做個凡人罷!”

  這一劍蘊藏完整的天道之威,讓他無法躲避,無從躲避!

  “天關,祭!”

  蓬萊仙主怒喝,那座第三玄關突然拔地而起,飛在半空,天關開啟,頓時仙道氣息彌漫,鎮壓下來!

  蓬萊仙主阻擋劍光,一掌拍入這座天關之中!

  同一時間,遠在萬里之外的許應,雙腳叉開,腳步不丁不八,暴喝一聲,身后四大儺祖洞天嗡嗡開啟,明亮的光芒頓時洞照萬里!

  “仙子,閣主,你們對抗魔神!”

  他開口叱咤,自身形成一片天道道場,將姑射仙子等人籠罩。

  姑射仙子、顏宇等人立刻只覺自己又回歸仙人境界,不禁又驚又喜。

  許應面色凝重,抬頭仰望,有一道大神通從天關中射出,橫跨萬里,直奔此地而來!

  “仙主,看誰先死!”

  ————嗯,為了恢復陽間更新,豬欠大家一章,明天中午應該能更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