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擇日飛升 > 第二百九十六章 天道神王
  許應疑惑道∶“女人什么女人”

  重霄搖頭道'???當時有各種謠傳,人心惶惶;不知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有傳聞說你的弱點是帝女們還有傳聞說帝的女兒是誤傳,其實是帝的女人。他有傳聞說,帝就是那個女人。"有人說那女子與你青梅竹馬;還有人說其實是美人計,對專門用來除掉你的。許應悻悻道∶"英雄難過美人關;我亦不能免俗。不過,我這一世東山再起,沒有了這個弱點。"周天子露出譏諷之色,張囗欲言。姜太師連忙扯了扯他的衣襟,示意他最好不言。

  重霄繼續道∶"我們在第三關時,聽到你又殺仙界,應該就是女人這個弱點起作用,把你勾回仙界,為我們的布置爭取了時間。你殺回仙界,接這個女人的期間,我們調動諸天萬界的最強者,準備除魔衛道。

  周天子忍不住插嘴,道∶"殺回仙界?如何殺回?他不是已經自斬修為了嗎?"重霄瞥他一眼"我也不知。不過自斬修為的存在,想要殺回仙界,應該很簡單吧只要渡過天劫就行。周天子沉默片刻,澀然道∶"只要渡過天劫就行?"重霄點頭,道"對他來說不困難,渡劫后再飛升一次即時。周天子愈發苦澀,道∶"不難"“嗯,不難。”

  重雪道,"我們在太乙小玄天埋伏,他來到太乙小玄天,頂著二百六十七場天劫,并且渡劫成功,可見不難。周天子眼巴巴看向姜太師,姜太師咳嗽一聲,道∶“陛下,臣在太乙小玄天,的確見到過二百六十七場天劫留下的痕跡。"

  周天子木然,過了良久,吐出中口濁氣,笑道∶"天道神器的減力有限,以我估計,天道神器最多能發揮六七倍于超級天劫的威力。即便如此,許道友也十分了不起了。”

  姜太師稱是,笑道"二百六十七倍超級天劫,太嚇入了,但若是六七倍超級天劫;還算可信。

  重霄也點頭稱是,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上限,就算所有天道神器的威力加在一起,也還是有上限,當然不可能有二百六十七倍。我們布置妥當之后,大惡人終于回來,帶著傷從仙界回來。應該是那周天子悶哼一聲,聲音有些顫抖∶"多少場天劫?""二百六十七場。"

  重霄道,"天劫的咸力有上限,這個上限,就是天道神器的強度。二百六十七場天劫并非超級天劫的二百六十七倍,天道神器支撐不住。實際威力,應該沒有你想象得那么強。”周天子眼巴巴看向姜太師,姜太師咳嗽一聲,道“陛下,臣在太乙小玄關,的確見到過二百六十七場天劫留下的痕跡。'

  周天子木然,過了良久,吐出一口濁氣,笑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限,以我估計,天道神器最多能發揮六七倍于超級天劫的威力。即便如此,許道友也十分了不起了。”

  姜太師稱是,笑道∶"二百六十七倍超級天劫,太嚇人了,但若是六七倍超級天劫,還算可信。"

  重霄也點頭稱是,道∶"天道神器的威力有上限,就算所有天道神器的威力加在一起,也還是有上限,當然不可能有二百六十七倍。我們布置妥當之后,大惡人終于回來,帶著傷從仙界回來。應該是那個女人起了作用,才讓他受傷。

  袍啼噓不已,道∶"他此次進入仙界,一來一回,路上又有不知多少仙神為了堵截他而喪命。不知多少仙神,被打落凡間,永世不能回到天界仙界。這是不是作惡多端,是不是天理難容”

  袍感慨一番,向許應投來敵視的目光,眼中恨意難以掩飾。

  當年那些同僚,那些戰友,他們的死,讓他對許應的仇恨難以化解。許應詢問道∶"然后呢?"

  重霄哼了一聲,帶著陣陣快意,道∶"然后你便在太乙小玄天中了我們的埋伏,終于重傷隕落,墜入元狩世界。"

  他面色愴然,道∶"我們清點諸天萬界的最強者,那數萬飛升期煉氣士,百不存一,天神,剩下不足兩成,自斬的仙人死傷更是慘重,只有少數人存活下來。后來,我們那些幸存天神回到天道世界…許應疑惑道"你們沒有分贓"

  重霄疑惑道∶"分贓?分什么贓?"

  許應醒悟,笑道∶"我被人當成戰利品分割,自然沒有你們這些天神和幸存的煉氣土的份兒。對于仙人來說,你們就是工具,狗都不如。""你"重霄勃然大怒。

  許應澹澹道∶"狗要給骨頭吃的,你們不配。工具不用,就可以扔掉,不需要給骨頭。"

  重霄目露兇光,盯著許應,道∶"你問我為何仇視你。我們這些初代天神,平息昆侖、陰間等原始神靈的動亂,創立天界,讓諸天萬界在天道的運行下井井有條。但就因為你的緣故,死傷無數,以至于被新神攫取權力,將我們趕下天界!此仇,當不當報?周關子忍不住笑道∶"當報。可是,不是許道友讓你們下界截殺他,也不是許道友奪你們的命不當成命的,是仙界。你們立下汗馬功勞,沒有論功行賞,波而趁機剝奪你們權力的,也是他界。你向許道友報仇,不過是把刀揮向更弱者。’重霄動怒"你也是反賊"

  周天子冷笑道∶“難道你不是你不是反賊,為何還要逃離本始世界重霄被這句反問擊中道心,如遭雷擊,瞪大眼睛站在原地。

  沒錯,我也是反賊。我被攆下天界,不再掌握天道神器,我便不再是天神,我是外道之神…"他的狼首也喃喃道#V我作為外道之神,在本始世界行天神之事,就是越權、篡權、謀反,我有罪……”他的鳥獸頹然道∶"我還殺了天妖上神,更是罪上加罪。原來,我早已是反賊。"

  周天子冷笑道∶"你早已在賊船之上,還不自知。既然上了賊船,那么你當與許道友化干戈為玉帛……"重霄哼了一聲,憤然拂袖,道"休想!我與老賊不共戴天!"

  許應也不禁動怒,冷笑道∶"念在你在下界做事尚且不算過分,今日饒你性命,再敢惹我,送你去見你的那些同僚和戰友!重霄咬牙切齒,身軀愈發高大,冷冷道∶"我有本始世界的眾生加持,與你一搏,未嘗沒有一戰之力!"許應哈哈大笑,語氣硬邦邦的∶"我會把你連同本始世界眾生的精神,都給你碾碎了,看你用頭來加持!"

  (美太師見局勢即將失控,急忙拔出天誅劍,插入兩人之間;"實道;"兩位都少說一句,各退一步。重霄,你也不想本始世界的眾生有什么閃失,對不對?許道友,他能破你神通,倘若有眾生加持,對你的確兇險。各退一步,各退一步,

  個重霄瞥見天誅劍,冷笑道∶“原來是你,那個用天誅劍滅一個諸天世界,威脅各大諸天之出天地靈根的屠夫!無恥敗類”

  調天子正要說話,重需目光掃來,道∶"你也沒有好到哪里去!你與姓許的和靈根屠夫走在一起,便是一丘之貉,沉濰一氣的敗類”眾人怒目而視,殺氣騰騰。

  就在這時,天空突然變得陰沉下來,涼風習習,吹氣落葉飄零,顯得幾分肅殺。

  天空中漸漸密布雷云,有閃電在云層中竄動,龍一般飛舞,在空中留下明亮的紋理。許應不經意間往上看去,只見閃電的紋理竟然久久未曾散去,…道掛在天空中。漸漸地,隨著雷霆不斷爆發,天空中閃電的紋理越來越多,宛如筆墨在勾畫出各種奇形怪狀的文字。許應臉色微變"重霄,你在催動天道道場"

  重霄望向天空,臉色幀變,只見天空中的閃電紋理變得密集,雷霆炸響,許多閃電紋理滋滋啦啦在空中彌漫,勾連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天道符文

  隨即又有雷霆炸響,將許多閃電紋理相連,形成第二個天道符文!不好!是天道世界的神王降臨!"

  49個重管余忙發足狂奔,向蒼梧之淵沖去,叫道,"我適才與你對洪,動用天道場,被天道坦界的神王察覺,而今這尊神王降臨,追殺我了!”

  許應、周天子和姜太師也同時加快速度,向蒼梧之淵沖去。"或許不是重霄動用天道道場,引來天道世界的神王。"

  許應眨眨眼睛,他這些日子干掉了不少天神,他也催動天道道場很多次,雖然他的天道道場不如重霄那般龐大,但也非同小可。尤其是他動用的天道符文,很多是來自陰間巨頭東岳、蒼梧和北帝等人身上的符文,甚至有些符文來自昆侖。對于天道世界的天神來說,這些天道符文就是叛賊的符文或許是就是許應在動用這些符文,引起了神王的注意!

  天空中雷霆不斷,伴隨著一道道雷霆,閃電紋理形成更多的天道符文,漸漸貼滿天空。天道道威越來越厚重,彷佛此地變成的天道世界!"卡察"

  一道驚雷在天空中炸響,雷霆明亮無比,但伴隨著雷霆的暗澹,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中便多出了一個身影。許應和重霄頓時感覺到無比厚重的天威,直接將他們碾壓過來,沉重得令人難以喘息!'天道的天色令他們目盲,天音令他們耳聾,天道意志令他們發狂,幾乎陷入混亂之中。許應長嘯一聲,身后一座座灘祖洞天躍出,隱景潛化地展開,身入四仙之域,終于抵住天威!他的仙域裹住眾人,向蒼梧之淵飛掠而去。

  但下一刻,許應的隱景潛化地上空,便見雷霆交加,無數雷霆閃耀過后天空中便出現天道符文3G那尊天道世界的神王,竟然在入侵他的隱景地!

  日重霄見狀,不由分說,催動天道道場,長身而起,試圖將那些天道符文抹除。與此同時,姜太師祭起天誅劍,也在斬向那些天道符文。

  隱景地外,許應化作虹光,掠向蒼梧之淵,回頭看去,便見那個站在閃電中的身影動了,向這邊飄來。

  那個身影移動之時,本始世界整個天空中的天道符文同時被扯動,隨著他的身形而移動。化作一面天道披風,在身后飄揚!那個身影急速向這邊而來,披風獵獵。

  同時間,許應的隱景潛化地中;重霄、周天子和姜太師同時出手,抵抗天道符文的人侵扎這就是天道世界的神王之威!他僅僅只是降臨,便讓許應、重霄四位絕頂高手手忙腳亂。"亂臣賊子!"

  那尊天道世界的神王速度極快,天涯彷佛遲尺,下一刻便來到許應等人身后。而在許應的隱景潛化地中,無數雷霆在天空中炸開,形成的天道符文甚至連重霄等人也來不及抹除!

  甚至,重霄的天道場也被一股浩瀚深邃的天道意志入侵,道場上空,雷霆交加,竟然形成其他種類繁多的天道符文天道世界的神王,竟在入侵重霄的天道道場!

  姜太師祭起的天誅劍,此刻竟也被天道入侵劍中,那尊神王強行奪取天誅劍的掌控權!"幸好嬋嬋幫我多打了幾個烙印!"

  姜太師心驚肉跳,催動元氣,拼命守住天誅劍的烙印,暗道,"現在就看竹天工的本事,能否擋得住神王的抹殺了!天誅劍劇烈跳動,然而竹嬋嬋打下的烙印,始終未曾被抹除。陛下,祭仙器!"姜太師叫道。

  那尊天道神王雖然無法抹除天誅劍的烙印,但竟然入侵他的希夷之域,讓希夷之域中雷電卡察噼下,出現一道道閃電紋理

  這一幕實在嚇人,饒是姜太師自詡智者,也不禁頭皮發麻。

  周天子聞言,立刻催動大周的仙家法寶,但見一面五色旗騰空而起,周天子元神廣大,手持五色仙旗,用力招動。許應隱景地的天空中,五氣騰空,一張張天道符文啪炸開,天道破碎!

  然而這面五色旗的威力太強,甚至連許應的隱景潛化地也被搖動,五氣險些將這片天地撕裂!周天子急忙立住五色旗,不敢再搖。"五色仙王旗?"

  一個驚訝的聲音傳來,"你怎么會有此等重寶"

  前方,蒼梧之淵在望。然而就在此時,那個修長的身影從天而降,落在許應前方州抖動的披風獵獵作響,徐徐落下,彼在那個身后。

  天道世界的神王轉過身來,直面許應,笑道∶"原來是你這反賊作祟,許應,我不曾等你,沒想到你居然送上門來。你不記得我了大商時期,我奉旨擒拿你,那時你的身邊還有一只金烏。許應搖頭,道∶"那段記憶,我還未曾完全恢復。"

  重霄、周天子和姜太師從他的隱景潛化地中走出,各自露出戒備之色。周天子身后,元神百丈,拄著五色仙王旗,威風凜凜。

  那尊神王目光落在這面大旗上,眼中露出一絲喜色,隨即笑道∶"我提醒你,我叫玄昊神王。還記得晏寶兒轉世嗎?率眾埋伏你的人,便是我。"

  重霄沉聲道∶"姓許的,你不是說你沒有了女人這個弱點嗎?不要意氣用事,咱們打不過。"許應長長吸了口氣,突然高聲道∶"蒼梧

  遠處的蒼梧之淵中,一個灰衣老者走來,身上灰霧如瀑布般流動,伴隨著老者的走動,本始世界的大地也跟著裂開! 由于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