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誘君上榻后本毒妃不伺候了沈菁茹慕容翊 > 第690章 鬼醫真的不在京城

方秦等人同時應聲,慕容翊讓人把那幾人帶上,隨他們一起先行趕回京。

現在的京城,各方人物紛紛進京,很容易出亂子,他得回去坐鎮。

十多名黑甲衛負責押那幾個人回京,沈菁茹給他們拿了一包僵尸粉,如果那些人有醒過來的跡象,就給他們下些毒。

她與慕容翊先行趕回京中,回到皇府,已經快中午了。

一天兩夜沒有休息了,又經歷了那么多,兩人都有些疲憊。

不是身體的疲憊,而是一種心靈的疲憊。

讓人去準備吃的,兩人各自下去梳洗,換上干凈的衣服,

“皇爺,前兩天晚上忽然感應到地動,怕會有地龍翻身,皇上找你好幾次了。”

管家抽空將事情告訴他,皇上是真的派人來找好幾次了。

慕容翊沒有想到,那天傍晚的事情,竟然連京城也有感應。

他微微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管家又稟報了幾件事,都是發生在京城里的大小事情。

各方來客多了,自然少不了糾紛。

京城的城防隊每天不停地巡防,也避免不了各方沖撞與糾紛。

客人來自四面八方,說實話,在這種時候,沒有一點實力的,還不配進京。

也就給巡邏隊造成很大的困難,可能一不小心就會招惹上不得了的勢力,為朝廷惹來麻煩。

這幾天,京兆尹,大理寺卿,鴻臚寺卿等官員,急得頭發都白了不少。

“大理寺那邊,有沒有動靜?”慕容翊想起什么,淡聲問道。

“暫時還沒有聽到。”

慕容翊輕輕揮手,管家識趣地退去。

走進偏殿,沈菁茹已經坐在里面,正給他盛飯。

他走過去,拿起她面前的空碗,給她盛上半碗去油的老母雞湯。

“事情很多?”她輕輕問。

不過才離開不到兩天,應該不至于吧?

“有點,都是小事,他們能處理好。”

在她身邊坐下,他輕輕道:“前兩晚的炸雷,京城也感應到了,他們以為是地動,引起一些小震動。”

沈菁茹頓了下,抬眸看他:“炸雷的事情一旦公開,只怕會引起其余幾個國家的慌亂,甚至會聯合起來抵制。”

慕容翊點頭:“我也想到了,所以暫時不會公開,就讓他們當成是地動吧。”

如果被其余的國家知道,他們研制出殺傷力,爆破力那么強大的炸雷,肯定會心慌,同時會聯合一起抵制,到時候會麻煩重重。

當時知道的只有他們的人,山里就算當時有人,沒有親眼見到,也只會以為真的是發生了地動。

他們沒有什么可解釋的。

“既然動靜傳到這邊來,想來會有些好奇的人趕過去查看,押送的人,只怕會有麻煩。”

她們一路回來是抄近路的,沒有走官路,黑甲衛不知道走什么路,很可能會遇上去查看情況的人。

慕容翊沉默一會兒才道:“我讓人去接應他們,你把影竹也派出去。”

沈菁茹微微點頭,那些人不能出錯,她們要知道,那些人背后到底是什么勢力才行。

隱在暗處的影竹悄然離開,慕容翊身邊的暗衛也離開,去傳達主子的意思,派出高手去接應。

兩人吃了一頓飯,慕容翊還沒有時間休息,要先行進宮一趟。

沈菁茹懶得走了,就在皇府里休息半天。

百草堂現在每天人滿為患,很多冒名而來的病人,都想見識下鬼醫的醫術。

只是,他們那么多人來,也沒能見到鬼醫,好幾個特殊的病人拿著重金,也沒能見到鬼醫。

得到的消息是,鬼醫已經離京,暫時不會再接診病人。

同時,仙醫,神醫谷的名聲,也漸漸被世人所知,而且她們也治好了不少好奇而去的病人。

只是,一些特殊的病人,她們卻沒有辦法。

比如,一名中年男人的肚子里長了東西,肚子痛得厲害,人已經到了垂死的地步。

不管是冷夫人,還是天女山上的諸人,仔細查看了,還是找不到下手的辦法。

薛婉琴跟在沈菁茹身邊那么久,會開刀,可她沒有把握。

冷夫人也會開刀,但男人的情況很危險,她們都沒有信心。

一旦把人治死了,她們好不容易提升起來的名聲,也就沒有了。

薛七月把薛婉琴到一邊:“三師姐,這個不能找那個人來看嗎?”

薛婉琴無奈搖頭:“她是真的不在京城。”

如果在京城,她肯定會讓她來給她們出些主意的。

“這樣啊,那我們也沒有辦法了。”

薛七月失去了興趣,她們不是多關心那個病人的死活,而是想看看,那種情況下還能不能治。

薛婉琴也輕輕嘆氣,她以為跟在沈菁茹身邊幾年,就算沒有完全學會她的醫術,也應該學了八九成的。

可看到這些奇奇怪怪的病人,她才感覺,自己想太多了。

她正要走出去,卻有一道身影閃身出現在她面前。

“鬼醫會在三天后歸來,需要鬼醫出手的,讓他們登記排隊。”

薛婉琴微怔,隨后反應過來,眼前的影霜已經不見了。

她終于要回來了。

不對,聽說她還約了人明天在如意酒樓聚會的。

那她是不是應該已經回來了?

不過,現在也不容她多想,她趕緊走出去,對冷夫人道:“剛剛有消息傳回來,鬼醫已經在往這邊趕了,三天后能到。”

“咱們先給他控制住,等鬼醫回來看看有沒有辦法。”

薛婉琴對男人道:“你這病已經病入膏肓了,鬼醫能不能治,我們也不知道,至少你能多兩分希望。”

男人瘦得只剩下肚子大,其余的都是皮包骨頭的骨感。

他連說話也沒法,還是他身邊的兒子代他應聲。

“我們萬里迢迢,就是沖著鬼醫來的,如果他也沒法,那我父親……”

薛婉琴淡淡道:“如果他也沒法,你們回去給他準備后事吧。”

“你……”

“怎么?誰規定醫者就能包治百病了?鬼醫的名聲是響,她也不是神仙,你父親現在是什么情況你也看到了,其他醫者都是直接叫你準備后事,在鬼醫那里還有兩分希望,你還想如何?”

青年氣得大口喘氣,但也沒敢真的與這些人鬧起來,怕父親那最后的兩分希望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