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新書《第一次魔法世界大戰》試閱(1、度假歸來)
  “如果有人打招呼,就熱情擁抱,如果是女性,就夸贊對方好看,如果遇到突發情況,就哈哈一笑說:今天天氣真好……”

  夏洛特·梅克倫不斷給自己打氣,并盡可能表現出淡定自若,不慌不忙。

  大概十幾天前,夏洛特·梅克倫還叫黃海生,是個出生在地球,完成了標準大學本科教育的高中數學老師。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去世”的。

  那一段生命最后的時光,他意識迷糊,完全沒有任何記憶,清醒過來,黃海生就成了夏洛特·梅克倫,一個正在度假的帝國政府職員。

  夏洛特·梅克倫在中央政府辦公廳供職,是名一級文書,在帝國官僚體制中位列四十一等,負責一些文牘工作。

  他為之努力工作,并且獲得薪水的國家叫做法爾斯帝國!

  一個黃海生記憶中從未有過的強大國度。

  夏洛特·梅克倫是土生土長的舊大陸人士,出生在貝希摩斯公國(注:法爾斯帝國的藩屬國之一),長大后來了帝國求學,畢業后成功在首都斯特拉斯堡擁有了一份優渥的工作。

  剛穿越過來的那幾天,他很是恐慌,任誰遇到這種事兒也沒法淡定。

  好在……

  那時候的夏洛特·梅克倫在度假。

  一個人在賽尼斯的海邊租了一棟小屋,周圍的鄰居都是陌生人,讓他有足夠的時間也有足夠的環境冷靜下來。

  黃海生很快就判斷出來,頂替夏洛特·梅克倫的身份,按部就班的生活,是他最好的選擇。

  穿越過來,他得到了“夏洛特·梅克倫”大部分記憶,獲得了一部分古老的知識,可以完美融入這個偏古典歐洲風格的奇幻世界。

  是的,這是個奇幻世界。

  有諸神,有神奇的生物,有禁忌的遠古造物,有巨人,有蠻巫,有血族,有魔法,有斗氣,有煉金術,還有超凡者和超凡物品。

  這個世界由九位正神執掌。

  九位神明在無法描述的遠古時代,締結的一個神圣的盟約《諸神之律》,規定了九位神明以百年為單位,輪流執掌世界,號為紀元。

  現在是黑月女士執掌世界的第三十五年,亦是法爾斯帝國建立的第五個紀元。

  夏洛特·梅克倫踏入了政府辦公廳,露出從容的微笑,見到任何人都搶先打個溫柔的招呼。

  每一個路過眼前的人,他都相當模糊,原主人在大多數同事的容貌上投入的記憶像素都太低了,根本不足以讓他辨認出來任何一個人。

  就如我們雖然能隨時認出大多數熟人,但一個人獨處的時候,卻沒法想象出來大多數熟人的相貌,這是人類記憶力的一個小缺陷。

  一路來到記憶中的辦公室,同夏洛特·梅克倫一個辦公室,還有二十余位文書,盡管不是獨立的辦公空間,但已經比在大廳辦公的那些同僚好上太多。

  他剛剛推開大門,就聽到一個嚴肅的中年婦女叫道:“梅克倫先生,你這幾天會有一項特殊工作。”

  夏洛特微微一笑,搜索記憶拼湊出說話者的形象。

  這位中年女士是他的直屬領導阿爾德岡德夫人,一位古板威嚴的資深政府工作人員。

  “好的,阿爾德岡德夫人。我會竭盡全力完成這份工作安排。”

  阿爾德岡德夫人微微詫異,她本來以為夏洛特·梅克倫會拒絕,這份工作非常難搞,幾乎沒有人愿意接手。

  不過,既然夏洛特已經答應,她也不會節外生枝,淡淡的說道:“你拿上這份身份證明去基爾邁納姆監獄,會有人給你安排下一步工作。”

  “這里是一埃居,作為你這次臨時工作的補助。”

  夏洛特微微一笑,一面接過阿爾德岡德夫人遞來的信封,一面搜索記憶,很快就回想起帝國貨幣的相關記憶。

  帝國有三種貨幣單位:埃居,佛爾和生丁。

  一埃居等于十佛爾,一佛爾等于一百生丁。

  埃居在帝國語里是盾牌的意思,有一埃居和五埃居兩種面額,由黃金鑄造,價值高昂。如今只有富豪和大貴族家里才藏有大量埃居,它已經成了收藏品,市面上很少流通,幾乎沒人會拿出來花掉。

  佛爾最初作為貨幣的重量單位,相當于一磅白銀,三世改為鑄造銀幣,帝國人都稱之為老佛爾,四世發行等額紙幣,被稱之為新佛爾,有一,五,十,二十,五十,五種面額。改為紙幣之后,銀鑄的佛爾跟埃居一樣,極少出現在市面上,事實上退出了流通,一佛爾大致相當于一千八到一千九人民幣的購買力。

  生丁有一生丁,五生丁,十生丁,二十生丁和五十生丁五種面值,沒有發行過紙幣,是現在唯一還大量流通的硬幣了。

  一埃居已經算是非常豐厚的額外差事報酬,約等于于夏洛特一個半月的薪水。

  沒錯,夏洛特身為帝國一級文書,是周薪一佛爾又七十生丁的高薪人士,甚至擁有每年度假的能力。

  除了因為工作年限太短,還未有太多積蓄,沒能購買居所,只能租房,他在帝國年輕人中堪稱俊彥。

  這也是為什么,在社交宴會中會有妹子摸他大腿的根本原因,夏洛特·梅克倫是非常優質的帝國男士,前途一片光明。

  阿爾德岡德夫人為人嚴肅話很少,交代完工作就回了自己的辦公位。

  夏洛特轉身出了辦公室,離開了政府辦公廳的大樓,在街上隨意招手,有一輛公共馬車悄然停下,馬車夫等夏洛特登上馬車,重新讓馬兒小跑起來。

  夏洛特坐在車廂里,一面體驗著這種古老的交通工具的顛簸,一面打開了信封,抽出了一張面額為十的佛爾紙幣和一封正式的官方介紹信。

  帝國并沒有發行任何一種面額的埃居紙幣,沒有一埃居的紙幣,也沒有五埃居的紙幣,埃居只有黃金鑄幣。

  以上原因綜合起來,讓帝國有個令穿越者費解的風俗,習慣性的把十佛爾紙幣叫一埃居!

  夏洛特把這張十佛爾的紙幣放入了自己的錢包,把介紹信揣入外套的懷兜,把裝它的信封捏成一團,隨手輕輕拋出馬車外,落在一處街角的垃圾桶里,準頭令人驚嘆。

  帝國的第六任皇帝朱利葉斯陛下,天生潔癖,對城市里隨處可見的橫流污水,任意堆放的垃圾,忍無可忍,推動了關于垃圾桶的市政。事實證明,皇帝也有做不到的事兒,這項市政沒有徹底成功,只有在瓦勒德瓦茲區保留了下來。

  瓦勒德瓦茲區是皇宮,中央政府辦公廳,九大正神教堂和最著名的四所大學坐落的區域。

  這些高貴的老爺們也愿意享受清潔的生活環境。

  至于其他的區,隨風去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