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這些影響趙二虎心態的話,對趙二虎根本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在一番僵持之后,竟是師父這邊先出現了問題。
半空之中,他的虛影竟是變淡了幾分,就連靈魂力量都開始出現了一些裂痕。
這個變化,被趙二虎敏銳地察覺到了。
他自然是繼續加大力度猛攻。
師父有點頂不住了。
他完全沒想到,趙二虎的實力居然如此強大。
靈魂力量的強度,更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趙二虎......你!”
“我可是你的師父啊!你現在是要欺師滅祖嗎?!”
他漸漸察覺到了不對勁,繼續這么下去,還不等他弄死趙二虎,趙二虎就要將他的靈魂力量徹底消滅了!
這種事情,他又如何接受的了?
但現在的趙二虎,又怎么會管他說了什么?
在趙二虎看來,自己這個陰險狡詐的師父,現在所說的所有話,其實都是毋庸置疑的廢話。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么可說的?
隨后,趙二虎便是繼續猛攻。
終于,到達了那個臨界點。
師父的靈魂力量,逐漸開始崩潰。
“不可能!這怎么可能?!趙二虎,你的靈魂力量,不可能這么強大的!”
“元嬰境?!元嬰境!你居然已經是元嬰境了?!”
“你......不對!按照我的估計,你最多也就是金丹期,你怎么可能是元嬰境?!”
他突然發現,自己計劃之中的某些東西,似乎和現實發生了改變。
在他的計劃之中,哪怕趙二虎是和自己的所有師姐們都完成了雙修,那境界都最多最多,只能提升到金丹期后期。
可是現在,他分明是元嬰境!
這是一個變數。
另外一個變數,就是剛才莫名出現的雷龍。
兩個變數......
若是這兩個變數不出現的話,師父是有絕對的自信,可以將趙二虎給解決的。
可是現在,當這兩個變數出現之后,他卻沒有這個底氣了。
他現在......好像要死了?
辛苦謀劃了這么久的事情,卻突然因為兩個自己完全沒有料想到的變數,滿盤皆輸。
不只是他,換了任何一個人來,估計都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結局的。
可是現在,它就這么真切地發生在了自己的面前。
趙二虎再沒有留手,用自己的最后一絲靈魂力量,徹底沖垮了自己師父的靈魂。
這一刻,趙二虎的心境澄澈。
一直籠罩在趙二虎身上的那層陰謀,終于是被趙二虎親手打破。
自己父母幾十年的仇恨,也終于是被趙二虎親手報了。
看著眼前破碎的師父的靈魂,趙二虎心中忽然有些感慨。
“若是你不做這樣的事情,你應該也是一個修仙界里不錯的前輩。”
“只可惜,你選擇了最爛的那條路。俺......也只能將你正法了。”
趙二虎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整理了場內的殘局。
隨后,他大步朝著房間外走去。
他。
還有很多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