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新婚老公不孕不育我卻懷孕了 > 第688章 那些細碎曖昧的吻
  賓客絡繹不絕。

  都乘坐著大廈外部的觀光電梯直上頂層。

  宴會廳足有千平,穹頂很高。側門出口是一片空中花園,藤本植物將空間分割成一片片,黑夜籠罩下更是能遮掩隱私。

  璀璨繁復的水晶燈落下,仿佛帶入了中歐最繁盛的時期。

  廳中到處都是美酒和佳肴,還有一些大小很合適女賓入口食用的點心,不會沾染上口紅。

  天元集團的高層領導也在,來的賓客多數都是談生意和應酬居多,零星能見到一些在娛樂圈大受追捧的明星。平時排場很大,可在這里卻很是恭順謙卑。

  廳中一角請了樂隊演奏。

  賓客三三兩兩站在一起攀談。

  霍思嬌穿得很是明艷,她偏愛紅色。

  別人穿著紅色顯俗氣,她卻穿得艷光四射。她借著天元集團的宴會,也在發展自己的美容院顧客。

  謝敘白站在角落里與人交談,那雙眸子時不時落在她的身上。

  另一個年輕的男人穿著打扮時髦,頭發染成了接近于黑色的黑茶色。他穿著比較年輕,那張臉更是精致。

  眉眼和謝敘白長得有些相似,但氣質截然不同。

  他的手搭在謝敘白的肩膀上拍了拍,有些痞氣地說道:“動凡心了?那就是你看中的女人?家里都說你紅鸞星動,好事將近。但我怎么看你和人家并不熟呀?需要我幫你一把嗎?”

  “謝景初,別亂來。”

  謝敘白將他的爪子挪開,那身古典又清冷的氣質沉了沉,語氣帶著幾分警告。

  謝景初訕訕地笑了一聲:“我不是怕裴純成為我嫂子嗎?”

  “別忘記自己的身份。說好隱瞞身世闖蕩娛樂圈,離我遠點。我不想和你傳出任何緋聞。”謝敘白淡淡地說道,毫不留情。

  謝景初欲言又止。

  有必要嗎?

  他是什么洪水猛獸?

  只是上回和謝敘白單獨吃飯被拍了而已,家里花了錢壓下新聞。否則傳出去之后,經過有心網友分析,肯定會發現他和謝敘白長得有點像。

  他在娛樂圈的馬甲也就要掉了。

  他可是剛剛靠著景初這個名字,在娛樂圈闖出一片天呢。

  不能讓粉絲覺得他是靠家里。

  謝景初余光掃到了正門走進來的一對男女,頓時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又有冤大頭成為夏思思的裙下臣了。這女的,現實清醒,是個狠角色。幾乎每個追求她的男人都要被她榨干價值,然后一腳踹開還感恩戴德,惦記她的好。”

  謝敘白看了過去,孫威猛正和夏思思說話。

  他的語氣有些微妙:“他可不是冤大頭。”

  “那傻乎乎又好色的樣子,哪里不是冤大頭?”

  謝敘白端著一杯柚子水走遠,聲音飄了過來:“那是大智若愚。”

  這位孫少能得霍行舟的賞識,必有過人之處。

  謝敘白走到了霍思嬌的身邊,給她遞了一杯柚子水。

  霍思嬌也沒有轉頭端著水就喝了,她說得口干舌燥的。放下杯子的時候,頓時就看到了謝敘白那張雅正端莊的臉。

  一口水含在嘴里不上不下,差點給嗆住。

  “你……咳咳。”

  她的臉頰帶著脖頸全都紅透了,連端著杯子的手也有些發麻。

  自關家婚宴后,她刻意和謝敘白保持距離,平時更是不聯系。

  可是霍思嬌永遠都不會忘記她被下藥后抱著謝敘白的所作所為,她非禮了他。

  在那光影明滅的長廊中,摸遍了他全身。

  纏綿悱惻。

  午夜夢回時,她總惱怒不已,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再次面見真人,她那雙眼睛里都是水潤潤的,帶著羞意。

  “嗆著了?”

  他態度坦蕩。

  仿佛兩人之間還是朋友關系,沒有發生過那一夜的事。

  “沒有。”霍思嬌的長睫微微顫抖,眼波流轉很是靈動。那泛紅的臉頰就像是香甜的花蜜,嬌艷欲滴。

  她艱難地抿了抿被柚子水潤濕的唇,不知道該和謝敘白說些什么才好。

  要是他提起那一天可怎么辦。

  “我母親想托我問問你,美容院的玉肌膏項目還可以預約嗎?她有幾個閨中姐妹想要體驗一下。”

  沒想到他只是過來說正事的。

  “有!我可以為她們預留。畢竟……啊……”

  霍思嬌背后受力,整個人都往謝敘白的身上跌了過去,撲了個滿懷。

  那帶著幾縷果香的檀木香盈滿了她的鼻尖,讓她怔怔回不過神。聞到這味道,她就會想起那日輕狂過度的舉動。

  那些細碎,曖昧的吻。

  情人之間才會做的親密事。

  謝敘白冷眼掃了過去,路過的謝景初很沒有歉意的說道:“對不起,不小心撞到你們了。”

  還和他眨了眨眼,一派有恃無恐地離開。

  “沒事吧?”謝敘白低頭問道。

  霍思嬌搖了搖頭連忙從他懷中退了出來說道,“我沒事。”

  只是臉蛋更紅了。

  她再也不能在謝敘白面前保持坦蕩了,她不厭惡這種感覺,心頭還微微有些緊張和意動。

  “我……我去幫哥哥招待賓客,你自便。”

  霍思嬌連忙找了一個借口離開。

  謝敘白的眼底浮現著幾分笑意。

  只是眼角瞥見了正門口進來的鐘家人,那笑意漸漸散了。

  鐘家人來了!

  鐘凌霄帶著懷孕的林夕菲來了!

  陸映雪是一個人來的,卻暫時沒有見著鐘意的身影。

  ……

  晚七點。

  賓客幾乎都到齊了。

  整個宴會廳看著熱鬧非凡。

  墻面上復古的時針在整點時咚咚響了幾聲,宴會廳的燈光都暗了下來。

  聚光燈落在了宴會廳正門處。

  乳白雕花的高門大開,紅毯鋪到了最里邊。

  明亮的燈影落下。

  一對男女盛裝走上了紅毯。男人的西裝筆挺,臉上冷淡的神色仿若沒有將任何事物都看在眼中,那雙眸子古井無波沒有任何暗流涌動。

  而他身側的喬惜,卻是穿著白色綢面露肩曳地長裙。

  一串藍寶石項鏈點綴在鎖骨處。

  她平日鮮少打扮得這么高雅清冷,總是隨性而為。許多時候出門診脈也是素面朝天的。

  她抿唇微笑站在霍行舟身邊,容色傾城!

  眾人才發現,原來這位霍少夫人的容貌比陸映雪還要出眾幾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