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202章 野雞被抓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陳東幽深雙瞳之中燃燒著復仇的烈焰,他說到要做到。

坤幫內堂小弟已經頂不住,屁滾尿流,一邊跑還一邊不忘回頭叫囂著。

外堂小弟從未有過的解氣,在雨中哈哈大笑,笑完之后,眼眶就紅了。

他媽的,當男人真爽!

隨后,全都看向在雨中佇立的那個人,走到其身后默默站定。

這是告訴陳東,他們愿意成為野火幫的小弟。

很快,陳東背后就站了一百多號小弟,而且更多坤幫外堂的小弟在得到消息之后開始趕來。

這里面其實有不少人被陳東和李旭教訓過,但是那也活該。

畢竟野火幫被坤幫圍剿那段時間,自己在人家地盤上吃香的喝辣的,不占理兒。

可他媽坤幫內堂小弟呢?

把自己當親爹,叫他們養著。

呸!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寧愿站著死,也不跪著生。

忽地。

暴雨被兩道雪白刺眼的亮光硬生生劈開,密集落下的雨滴清晰可見,狼狽奔逃的坤幫內堂小弟頓時停下腳步,驚慌失措看著從自己身邊疾馳而過的黑色轎車。

車轱轆濺起一大片雨水,噴濺近前小弟一身水。

“媽的。”小弟在心中暗罵一句。

“哧!”

車子在距離陳東不過百米處停下,副駕駛位置上下來一個小弟,撐著黑色的大傘。

銀亮亮的傘尖在車燈下十分扎眼。

小弟彎腰打開后座的車門,一道修長的身影從車上下來,黑色大傘包裹住他,雨水濺不到他的身上。

隨著黑色大傘邊緣緩緩抬高,戴著紅色面具的一張臉出現在陳東視野里。

他知道是誰。

于天。

于天伸手接過小弟手里的傘,黑色的皮鞋在積水中前行,單論身材和長相,他是和陳東一樣高的,唯獨長相上差了幾分味道。

于天的視線隨著他逐漸走近,從而落在了李旭身上,就目前而言,讓坤幫顏面掃地借此名聲大噪的人是李旭。

他更恨的也是李旭。

于天站定,逼視李旭。

同樣,李旭也在看著于天,嘴角是一縷嘲諷的笑。

就差脫口而出丑八怪三個字呢,那么丑,晚上還出來嚇人。

有沒有一點公德心。

撲街啊。

面對李旭的挑釁,于天的眸子更冷了,他抬起右手,勾了勾食指。

“啪嗒。”

“啪嗒。”

......

“啪嗒。”

“啪嗒。”

皮鞋踩在雨水中的聲音格外明顯,重點是身后跟蹤之人根本不掩飾自己的蹤跡,與其說是跟蹤,不如正大光明說是尾隨。

微胖的男人一手撐傘,一手吃力地扶著野雞。

傘傾斜在野雞那邊,所以他身上的雨水很少。

野雞一只手搭在男人肩膀上,一只手拎著黑色的包,包里鼓鼓囊囊的。

巷子很暗,線路老化多年,因為暴雨路燈閃爍不停。

不是他們想走這條路,是被尾隨的人故意攆進這條巷子,想要甕中捉鱉。

野雞嘴角溢血,擦掉之后還會再次溢出。

他受傷很重,卡夫最后一跳,壓斷了起碼砸裂兩根胸骨,斷了三根肋骨。

現在他每走一步,都能感覺道腹部撕心裂肺的疼。

一個踉蹌,微胖男人臉色蒼白,嘴唇止不住發抖,他不得不丟掉手中的傘,雙手扶住野雞。

野雞看著很瘦,但是很重。

走不動了,腹部太疼了,像是鈍刀子在刮肉。

他停下腳步,把手里黑色的硬是塞給微胖男子,歉意道:“身體還好嗎?”

“上次那一腳有點重。”

微胖男子面色一滯,訕訕笑笑:“也怪我,不該這樣對你說話。”

“不過都過去了,我不記仇的。”

野雞咧嘴一笑,白色的牙齒之間有鮮血,使得牙齦更紅了。

“去吧,別回頭。”

微胖男子不解道:“怎么了?”

“道上的事情,跟你無關。”

“拿著錢走。”

野雞推了一下微胖男子,眼神突然變得犀利起來,怒吼道:“走,別他媽回頭!”

微胖男子這才注意到跟在身后的三個人走了過來,臉上帶著戲謔的笑。

來者不善。

深深地看了一眼野雞,低聲道:“你放心,銅鑼灣你的兄弟我會照顧好的。”

說罷,微胖男子死死攥著黑色的包轉身就跑。

就在這時,龍六動了。

想要去追微胖男子。

野雞忍著腹部劇烈疼痛,一個箭步殺過去,同時左手揮向龍六的脖頸。

細小鋒利的刀刃一直夾在食指和中指之間。

龍六當然知道野雞手里藏有殺人利器,一個后撤步輕松躲開。

迅速抬起右手,右手成爪,抓住野雞左手手腕,猛地用力向前一拉,一個鐵山靠,右臂重重撞在野雞胸膛。

“咔嚓!”

野雞被撞得連連后退,本來裂開的胸骨這次直接斷裂,靠在一棵大樹上才勉強支撐,張嘴吐出一大口血水。

惡狠狠地盯著龍六。

虛弱地嘲諷道:“你們是狗嗎,鼻子那么靈敏。”

龍六瞥了野雞一眼,再一次追隨已經消失在雨中的微胖男子。

野雞喉嚨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強忍胸腔的痛,又一次擋在了龍六跟前。

“滾!”

龍六不耐煩,出手狠辣迅疾,飛起一腳踹在野雞胸膛上。

野雞倒飛出去,在地上滑出一道很長的水痕。

這一腳,他胸口的肋骨又斷了幾根,之前斷裂的還有可能傷到了內臟。

野雞仰面朝上,嘴里不斷咳血,大雨不停砸在他的臉上,半閉的眼皮子顫抖不停。

此時此刻。

他看到一個人。

陳東。

那個說他可以改名山雞的男人。

“啪嗒,啪嗒。”

沉悶的皮鞋踩著雨水從他身邊走過,沒有停留。

他不知道干涸的體內哪里來的力量,突然翻身站起來,跑了兩步猛地向前一撲,雙臂死死箍住龍六的一條腿。

不讓他繼續前行。

龍六怒了,一腳一腳踹在野雞身上,野雞嘴角噙著笑,就是不松開。

不過,他的笑很快凝滯在臉上。

龍七消失在雨夜中,他只能看到一個模糊的影子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不知道過了多久。

一個黑色的包突兀出現在半空中,拉鏈已經壞了,黑包中掉落出很多很多的紅色鈔票,落的到處都是。

雨水濺濕它們,將他們釘在地上,動彈不得。

部分紅色落在野雞的身上,像是蓋了一層紅色的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