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98章 我是誰?我是陳東。

潮漲潮落,一天便逝。

有人迷茫,有人奮斗,有人躺尸,有人啃老。

不管如何,只是今天已然消失,再也不會回來,就如同我的青春小鳥一去不回來。

眨眼之間,三天便過。

陳東和李旭兩人持刀單挑幾十人,救小弟的事情發酵迅速,怎么壓都壓不住。

坤幫外堂與內堂更是勢同水火,一天都能出現幾十次互毆。

面對這種情況,于天直接一刀切,無論誰對誰錯,都是外堂小弟的錯,因此,坤幫內堂小弟變本加厲,跟強盜一樣,吃拿卡要。

不僅如此,還光明正大睡到部分外堂小弟家里,讓其女朋友穿著黑絲高跟跳舞,陪酒吃飯。

飯后直接在床上上演一場活春宮。

外堂小弟之前在尋找李旭。

現在也在尋找李旭。

唯一的是,目的變了,他們需要一道光指引他們反抗壓迫。

中午。

富強老小區1棟201室。

“啪!”

“他媽的,去給老子換!”

客廳內,一個赤著上半身的寸頭男子脖底戴著小拇指粗的金項鏈,右手拿著只有幾根絲帶的衣服,對著身材姣好的女子罵道:“你他媽現在就是一只雞,老子叫你干嘛就得干嘛?”

寸頭男子身后,還站著三個小弟,吞云吐霧,眼神不懷好意地上下打量女子。

女子捂著被打的臉頰,大眼含淚,畏畏縮縮看向自己臉色陰沉的男人。

“小,小齊,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我不想穿這些臟衣服,這和沒穿有什么差別。”

王奇握緊雙拳,雙眼通紅看著寸頭男:“趙青,你他媽別過分。”

“都是坤幫兄弟,既然在我住的這片兒遇到了,請你吃頓飯略盡地主之誼也是應該的。”

“不然傳出去,我們外堂的兄弟不會做人呢!”

“你他媽現在幾個意思?”

趙青淫蕩一笑,忽地一把拉過女子,不顧她掙扎,雙手伸進衣服內,上下其手,大笑道:“幾個意思,睡你女人的意思!你讓你女人乖乖配合,我會覺得外堂兄弟都他媽很會做人。”

“內堂外堂一家親,你的就是我的。”

“你的女人哥幾個也能玩不是!”

“撕拉!”

趙青手上突然發力,直接將懷里女子的白色襯衫撕掉,一大片雪白映入眼簾。

身后幾個小弟笑得更加猥瑣了,紛紛伸手摸了起來。

女子驚恐得渾身都在顫栗,鼻尖掛著一滴晶瑩的淚,絕望無助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

他雖然是混混,可是她從未嫌棄過他。

因為他發誓對自己好,他在的一天就永遠保護好自己,不讓自己受半點委屈。

在這之前,王奇都做到了。

心,一點點死去。

女子失望的眼神深深刺痛了王奇的內心,他低下頭,不敢與女子對視。

“哈哈哈...”趙青笑得更淫蕩了,雙手抱著女子的腰,“兄弟們,我先上。”

“幫你們潤一潤。”

“王奇你他媽傻站著干嘛,去給老子做飯去。”

“做這種事,最他媽消耗體力,吃完飯休息一會兒,還能再來一次!”

“放心,收尾的指定是你,都是兄弟。”

“我們吃肉,你肯定能喝湯。”

“哈哈哈...”

女子一點都沒有掙扎,被趙青抱進了臥室里,甚至,連門都沒有關。

只要王奇一抬頭,就能看到此刻的趙青正趴在女子身上胡亂地啃。

忽地。

王奇猛然抬頭,只見剩下的三人倚在門口,正拿著手機在拍視頻。

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現了。

眼眶血紅,五官猙獰的王奇看向桌子上,那兒有剛切了兩半的西瓜,紅色的汁水正在桌子上緩慢無規則地流淌著。

王奇一聲不吭站起來,右手顫抖地抓住匕首。

奇怪的是,當他抓住匕首的一剎那,整個人都不抖了,也不害怕了。

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殺掉,都殺掉!

這幫畜生都該死!

“噗!”

匕首插進其中一個小弟的后心,他手中正在拍攝的手機掉落在地,難以置信回過頭看著王奇。

王奇瘋狂,右手用力轉動匕首,要攪碎他的心臟。

剩下兩個小弟正聚精會神找角度拍攝,完全沒注意到身后的動靜。

直到被捅的小弟一口鮮血吐在兩人身上,才回頭看來。

“草,王奇你他媽...”

話還沒說完,王奇手中的匕首已經刺向了他,慌亂之中,小弟下意識用手機去擋,竟然成功擋住了。

“青哥,王奇瘋了。”

一時間,整個房子亂了起來,凳子,碗筷...

“草泥馬,老子草泥馬!”

趙青一腳又一腳重重地踢在王奇肚子上,罵道:“外堂的狗東西,敢反抗,做男人是吧?”

“今兒個,我讓你以后都做不了男人!”

撿起地上帶血的匕首,蹲在王奇跟前,笑得陰森,“你女人不錯,我喜歡。”

匕首一點點伸向王奇襠部,要廢掉他。

就在這時,衣衫不整的女人跑出來,抱住趙青的小腿苦苦哀求。

“放了奇哥,你要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我聽你的,什么都聽你的!”

“哦,是嗎?”趙青拍了拍女子的臉:“你的確是個好女人,王奇有福氣。”

“不過,以后的福氣轉移到我身上了。”

他站起來,解開腰帶,“跪下!”

王奇全身蓄力,想要掙扎,奈何被兩個小弟死死摁住,其中一個小弟還捏著他的下巴,讓他看著即將發生的一幕。

他咬破嘴唇,恨不得千刀萬剮趙青。

女人雙膝跪在地上,留戀不舍的看了一眼王奇,嘴角是絕望的笑,然后,雙手抱住趙青的大腿...

趙青閉上眼睛。

“砰!”

下一秒,王奇整個人如同沒有重量的稻草人,直接倒飛出去,撞碎廚房的玻璃門,一直撞到灶臺邊上才停住。

兩個小弟在震驚之中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道身影砸暈,不省人事。

短短幾秒而已,王奇和女人都沒明白怎么回事。

那道修長筆挺的身軀已經走到門口,擋住了大半的光,在屋內看上去像是一道剪影。

“等,等等。”王奇捂著胸口,急忙喊道。

男子停下腳步,微微扭頭,有棱有角的側臉微微散發著光。

“你,你是誰,為什么救我?”

男子熟練地掏出煙盒,抖了一根煙出來,點上,倚在門框上,深吸一口之后吐出。

“我是誰?”

“我叫陳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