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60章 回馬槍

嘭!”

就在鋒利的獠牙即將碰到劉沙臉頰的時候,他反應了過來,強壯的小臂死死掐住了狗脖子

但是。

大狗的粗壯前肢不停向前撓動,堅硬如鷹隼的利爪頃刻間就讓劉沙衣服破損,堅硬的胸膛出現一道道很深的劃痕。

鮮血將胸前的衣衫染得血紅。

如此近的距離,劉沙認出了這條兇悍無比的狗。

藏獒。

世界上最兇猛的狗之一,純血藏獒在草原上,就是野獸之王,小汽車般的身軀,強壯的四肢和擁有強大的咬合力,一口下去,任何野獸都會成為它的口中餐。

即使是雜種藏獒。

但是它也完全站起來,也接近一米八的個子,體重更是有三百多斤。

更別說自己的脖子在它嘴巴里脆弱得如同雞脖子,瞬間就碎。

院子里那條黑狗,是于天的愛犬,這條才是殺手锏。

腥臭的口水撲面,拳頭大的咽喉洞深不見底,它全身肌肉都在用勁,尖利的獠牙距離劉沙的喉嚨更近一步。

約莫只剩下五厘米的距離。

一人一狗,此時的身體都像是緊繃的弓,繃得死死的。

這是一場人與狗力量的battle。

任何一方只要敢松懈,必定命喪當場。

劉沙臉漲得通紅,胳膊上肌肉虬扎,根根青筋暴起,五指更是如同鐵鉗,想要勒斷狗脖子。

狗爪子撓得也更加賣力。

突然!

藏獒的右爪撓到了劉沙的喉嚨,五條血痕飚射出鮮血。要不是他眼疾手快,下意識往后縮了縮脖子,肯定會被割喉。

鮮血和喪命的恐懼感刺激了劉沙,他的雙眼瞬間充血,體內腎上腺激素狂暴地涌動起來。

手臂上的肌肉簡直要爆開了。

可是,他忽略了一點。

自己是被動的一方,狗是主動的一方,一時半會兒,他還勒不斷藏獒的脖子。

藏獒的前肢一刻不停地撓著他的前胸。

不過十幾個呼吸,胸前血肉模糊。

體內的血液在快速流逝,他的雙臂力量也逐漸消散。

尖利的獠牙,距離劉沙的喉嚨不過五厘米的距離。

命懸一線。

“突突突!”

就在這時,一個漂亮的三連發,抓住間不容發的間隙,瞬間射進了狗嘴之中。

陳東當然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劉沙被藏獒突襲,當時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但是兩秒之后,他就心如止水。

狙擊手,無論在什么環境,面對什么樣的敵人。

都要做到一顆平常心。

他必須找到最完美的時機,這個時機,可以幫劉沙扭轉乾坤。

藏獒被高溫燙得哪還顧得上劉沙,嘴里慘叫聲不斷,鼻孔像是老式火車直噴青煙,轉身就想逃跑。

想跑?

劉沙恨極了這個畜生,怎么容它囂張之后逃之夭夭?

他猛地向前一撲,抓住藏獒的后肢,猛地向后一拉,正拖拉機起步的藏獒被他的巨力硬生生拉的趴窩。

龐大軀體趴窩的瞬間,劉沙起來,一個箭步沖上前去,坐在它的脊背上。

砂鍋大的拳頭對準臉盆大的狗頭。

前有武松打虎。

后有劉沙打獒。

他打華南虎。

你打雜種獒。

一拳。

一拳。

一拳。

......

如狼似虎的吼聲,響徹整片街道。

幾乎是純白色的狗毛,一縷一縷黏在一起,一大半都被鮮血染紅。

再看狗頭,已經...分辨不出是狗頭,頭骨碎成了渣渣,與血肉皮毛混合在一起。

劉沙從藏獒身上站起來,渾身是血,煙霧籠罩中,鐵塔般的身軀像是一尊永不磨滅的戰神。

他面色陰沉,邁著沉重的步子,兩邊的‘子彈’為他開道。

震撼無比。

陳東都驚駭于劉沙恐怖的爆發力和持久力,換作是他,此時已經葬身狗腹。

院子里,因為陳東的持續輸出,依舊還是煙霧籠罩。

劉沙進入其中,陳東只能勉強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在動。

兩分鐘后,劉沙抱著孫千走了出來,他的身后是燃燒猛烈的大火和直沖夜空的滾滾濃煙。

有時候,帥真的是一種感覺。

放學后,夕陽下,穿著松松垮垮校服背著單肩包的學長。籃球場上,肆意揮灑汗水,跳起來暴扣的同學等等。

陳東悄然松了口氣,火力全開。

保證劉沙背后無人偷襲。

劉少來到近前,李旭還在噴射打掩護,制造更多的濃煙,陳東扔掉手里的加特林,跳了下去,上前拍拍劉沙的肩膀:“好兄弟!”

劉沙咧嘴笑笑,胸前的傷口還在源源不斷流血。

陳東接過劉沙懷里已經昏迷孫千,他的整條右臂,都被片了一層薄肉下來。

血紅色的肉在一下一下跳動著。

“走,回去。”陳東道。

“不。”劉沙從嘴里吐出這個字,第一次拒絕陳東。

“沙子,別沖動,如今我們勢弱。”

劉沙指了指胸口模糊的血肉,“老子今晚吃藏獒火鍋。”

這下,陳東沒有阻攔。

同時,心生一計。

“沙...沙...沙...”

劉沙拎著足有三百斤的藏獒一條后腿,拖在地上走,藏獒尸體所過之處,一道血跡赫然映入眼簾。

陳東舔舔嘴巴,藏獒肉啊。

得下猛料。

茅臺,蟲草,沙姜,鮑魚、帝王蟹...

大火熬燉。

靚啊!

很快,這片街道安靜下來,濃煙逐漸散去,火勢也逐漸變小。

青色的煙塵中,緩緩出現一批人影,如同百鬼夜行,為首那人面色陰沉得能夠滴出水,正是于天。

他帶著一眾小弟,來到‘作案’現場,親自查看,他們數百號人敗在了什么武器之下。

當看到是放煙花用的加特林,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今晚的事情要是傳出去,坤幫的臉真是丟盡了。

不。

是長臉。

整個港城都知道坤幫一百號人被加特林打的跪地求饒。

就像,熊黛林屠城三天三夜!

許久之后,于天聲嘶力竭道:“兩天!”

“還有兩天,我不管你們用什么辦法。”

“我要見到李旭,活要見人,死要見尸。”

黑暗中。

一道修長挺拔的身影殺了一個回馬槍,點燃嘴里的大前門,深吸一口,吐出青煙。

然后,點燃引信。

筒口,對準了于天那張頗為帥氣的臉。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錯。

君子報仇,就在當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