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56章 誘敵深入

Q“東,東哥,還有一件事。”

“什么?”

陳東出了酒吧,上了黑色奧迪,點上一根大前門,悠哉悠哉抽著。

他沒有急著離去,而是想看著誰來負責這件事。

“我是被逼的,內心深處是拒絕的。”

“被您策反之后,才知道什么叫良心,什么是正道的光。”

“快說。”陳東厲聲道。

“不知道為什么,這兩天訂單量暴增,我差點以為是電商們過呢,備用的兩撥人都同時啟動了。”

“不僅如此,以前收的訂金是總價固定兩成,現在直接變成一半。”

陳東背后一寒。

汗毛根根倒豎,一股寒氣直逼天靈蓋。

臉色逐漸變得陰沉,緩緩吐出嘴里青煙:“你是說...更多的女人和孩子被神秘客戶下單了?”

“是,是這個意思。”孫千結結巴巴,再一次強調:“我只是個小弟,大哥吩咐我怎么干,就怎么干。”

“人在江湖飄,我身不由己啊,東哥。”

“成沙坤的命令?”陳東一字一句,差點咬碎后槽牙。

坤幫已經突破了做人的底線。

有些人,打著華夏人不騙華夏人的口號,專騙華夏人。

有些人背后的脊梁骨是鋼鐵做的,數百年前,外國人用鴉片打開國門。數百年后,有人苦學化學,制造藥品,專門賣給國外。

廢掉他們最年輕的一代。

坤幫做的事情,已經達到人神共憤的地步。

“我,我咩啊。”

陳東深呼吸幾口氣之后,吐出胸腔一口濁氣:“好,我知道了。”

車窗邊,煙頭一根接著一根,陳東滿臉憂愁,耽誤一天,不知道多少無辜的孩子和女子被害。

半個小時后。

一輛紅色賓利在酒吧門前停下,于天一身得體黑西裝從車上下來,只是與昂貴西裝相比,他的臉比西裝還要黑上幾個度,堪比非洲大兄弟。

只是差個體味。

推開包廂的門,刺鼻的血腥味混雜著酒味和嘔吐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刺激人的嗅覺神經。

于天看著墻上大大的‘李’字,太陽穴突了突。

那不是李字,那是囂張。

他的臉火辣辣的疼。

姐夫成沙坤交給他兩件事,一是李旭,二是金坤賭場。

金坤賭場現在運轉得很好,用日進斗金來形容一點都不夸張。要是讓病床上的成沙坤看到一箱一箱的現金堆成小山,他一定立馬從病床上跳下來。

夸他能干。

因為,僅僅兩天的訂單,是以前半年才能賺的錢。

可是,李旭呢?

人在哪!

一根吊毛都沒見到。

功過相抵,他就是個loser。

他走了進去,一屁股坐在溫陽和沈卻尸體中間,點燃一根進口古巴雪茄,任憑鮮血沾濕他那昂貴的西裝褲。

“天哥,您...”

“我們去樓上吧,臟了您的衣服。”

“不,我就坐在這里等。”于天伸手摸了一下沙發上還有余溫的鮮血,“臟嗎?這都是兄弟們的血,把剩下的五個堂主都叫來。”

“告訴他們,我就在血泊中等著。”

于天的聲音出奇的平靜。

越是如此,越是讓人感覺到他平靜聲音被極度壓制的狂風暴雨。

小弟們噤若寒蟬,退了出去聯系剩下的五個堂主。

五個堂主臉色陰沉陸續趕到,看到房間內血腥的一幕,也是嚇了一跳。

見人都來齊。

于天緩緩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第一個堂主跟前。

忽地。

抬手一巴掌狠狠抽在臉上,頓時,五根血指印留在他的臉上:“你他媽在九龍大街小巷采靈芝嗎,等李旭成熟才能采是不是?”

“不然藥效減倍?”

又走到第二個堂主面前,也是一巴掌下去,抽得他鼻血都噴了出來,“你呢?”

“跟李旭玩躲貓貓?非得數到一百才睜開眼抓他?”

“不然就是犯規?”

步子輕移,又走到第三個堂主面前,第三個堂主訕訕笑笑,想開口解釋。

“啪!”

“你還有臉笑?”

反手又是一巴掌。

“啪!”

“你還有臉笑?”

“李旭抓不住,你很開心,他是你爹,舍不得殺他?讓兄弟們去送人頭,給他爆裝備?”

“等到名傳九港城,帶著兄弟們去投靠?”

“你當你張無忌,練得乾坤大挪移?”

至于第四個第五個堂主,他已經不想抽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

抽他們的臉,自己手也疼,數錢都他么不利索。

他指著他們的鼻子,“真是菜的各有千秋,你們連狗都不如。”

“狗吃飽了,都能把打了八個洞的耗子扒拉出來,你們一天三頓飯,找不出一個李旭。”

“兩個字來點評。”

“廢物!”

打了人,也罵了人,于天的火氣消了不少,指著兩人的尸體,“他們倆就是你們五人的下場。”

“而且,我也看出來了。”

“李旭之所以不想動普通的小弟,專挑你們殺,一是為了狠狠打坤幫的臉,二是為了揚名港城。”

“所以,他們死也不算白死。”

“就當釣魚執法了。”

死去的五人:???

——老子的棺材板壓不住了。

“知道對方的目的是什么,就好針對。”

“咱們來一個誘敵深入,然后甕中捉鱉。”他夾著雪茄的手一指五人,“你們自己選,誰出來當誘餌。”

“撫恤金翻倍。”

活著的五人:???

五人面面相覷,其中四人很有默契,往后小退了一步,站在最前面的就只剩一下堂主。

趙全。

“行,就你了,趙全。”

“坤幫會記住你的付出,你的血不會白流。”

趙全左右看了看:王德發!

被動也是主動?

“而且。”于天瞇了瞇眼睛,指了指自己腦袋:“你們不覺得蹊蹺嗎?”

“為什么李旭總能那么準確鎖定你們幾人的位置。”

“整個港城,在尋找他的兄弟們不下幾百,動用你們智慧的小腦袋想一想,他是如何能做到的?”

趙全下意識左右看了看,發現四人竟然又退了一步。

“無恥之徒。”他心中暗罵。

“趙全,你覺得呢。”于天問道。

“額...這個呢,其實并不難理解。這個呢,很簡單的思路。這個呢...”

突然,趙全心中一震,眼睛瞪得像銅鈴。

“坤幫有李旭的眼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