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27章 臥槽!東哥你他媽神了,成沙坤小舅子又來了

a這么大的手筆,著實給高陽和周越兩人震住了。

九龍這片兒,誰都知道紅樂坊的姑娘模樣俏,身段好,吹拉彈唱樣樣精通,一個姑娘一小時陪酒5000起,還僅僅只是陪酒。

想要加顏色,摸摸扣扣,就得一萬起步。

帶出去,又是另外的價錢。

換句話說,你來紅樂坊喝酒,點一個姑娘走完一整套流程,一晚最低消費起碼3萬打底。

陳東一下叫了二十八個姑娘留下,光陪酒費就得14個w。

兩人雖說是成沙坤小舅子,可是他小舅子實在太多了,為了避免麻煩,不患寡而患不均,情人一個個鬧,都是發工資,按時打到卡上,一人拿到手的錢不過5萬塊一個月而已。

從來沒有那么瀟灑過。

從陳東誠摯的眼神里,兩人同時看到一樣東西。

尊重!

這是從未在坤幫小弟眼睛中看到的,畢竟,他們要是沒有‘小舅子’這三個字的名頭,只能混在坤幫最底層的位置。

就在這時,劉沙推門而入,手里拿著一個黑色皮箱,客客氣氣放在桌子上,退了出去。

“啪嗒,啪嗒!”

黑色皮箱扣子打開,整整齊齊的紅票子,一沓一沓。

陳東翹起二郎腿,點上大前門,拿出一沓,砸在其中一個小姐臉上,命令道:“去,換一套透明蕾絲大網的比基尼。”

小姐笑顏如花,撿起地上的錢,轉身就出門去了。

陳東朝著兩人點點下巴,兩人賤兮兮笑著,拿起一沓沓錢砸向小姐的臉,嘴里大聲喊著,“換,換,換!”

二十八萬砸出去,兩人臉上是興奮的潮紅。

忘乎所以,立馬和陳東稱兄道弟,一口一個大哥。

就差歃血為盟,學習劉關張三人拜把子了。

很快,小姐們換完比基尼回來,高挺的胸部成山嶺,白花花大腿一雙雙,兩人看的眼花繚亂,激動無比,拉過一個就開始上下其手。

“開酒,喝!”

一杯杯酒下肚,身邊小姐一個個換,脫衣服、抖胸舞、俄羅斯大轉盤...錢如紙片在空中紛紛揚揚,兩人完全沉浸其中。

不亦樂乎。

陳東拍了拍跟吃了兩個死孩子拉著臉的李旭,兩人一前一后出了包廂。

三樓,幾人都在。

李旭一肚子邪火終于得到釋放,小嘴機關槍似的巴拉不停:“東哥,我就是想不明白,丫的都打了我們右臉,你倒好,還把左臉湊上去。”

“窩囊,憋屈!”

“咱們現在是要低調,但是幾個蟲子踩上門,我們也慫?”

“別說動手打了兩人,就是廢掉兩人,你看成沙坤想不想搭理!”

“他巴不得有人解決這些麻煩。”

陳東嘴角唇線微翹,扔給李旭一根大前門,“這兩人是什么身份?”

“不就是成沙坤便宜小舅子嗎。”李旭不屑。

“前幾天,我們也收拾了成沙坤一個小舅子還記得不?”

李旭點點頭:“記得,王動唄。”

“那么問題的關鍵來了,剛才在酒吧門口,高陽和周越對王動觀感如何?”

“應該有很深的矛盾,互看不順眼!”這么直白的事情,李旭還是能看得明白的。

“對,所以,你還不明白?”

李旭:???

翻著單純純粹的眼珠子,像極了蠢萌的在校大學生,看了看陳東,又看了看劉沙,最后才看閆妮兒。

閆妮兒一拍額頭,解釋道:“東哥的意思很明顯。”

“這些互相不和的小舅子,可以成為我們手中的刀。”

“只是,我也不知道東哥想怎么用這把刀!”

李旭:???

就這些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余,能成為他們的刀?

“蒼蠅都是扎堆的,他們會聞著味來,如果這塊肉很小,只能讓一兩個蒼蠅吃得飽,你覺得這些蒼蠅會怎樣?”陳東給了李旭一個提示。

李旭終于恍然:“會打起來!”

“會打個你死我活。”

陳東打了一個響指,夸贊道:“聰明。”

李旭的笑容凝滯在臉上,不帶這么罵人的。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外面打不過,咱們就從內部瓦解。”

“說不定,明天,后天,甚至大后天,會有小舅子四號,五號,六號...出現,吃拿卡要。”

“明白該怎么做了吧?”

李旭給了眾人一個我懂的眼神,語氣鑿鑿:“每個人都嘗到了甜頭,誰能舍得放棄呢?”

“那可真是太精彩了!”

回到包廂,李旭徹底放開了玩,那叫一個野。

香檳對準小姐身上噴。

他的帶動下,整個包廂春光無限,一條條扭動地軀體,五光十色的射燈打在誘惑無比的酮體上,讓人血壓升高,兩頭上頭。

瘋了,瘋了,高陽和周越徹底玩得瘋了。

藍色小顆粒都吃了好幾片!

一直嗨到凌晨,高陽和周越一人摟著兩個小姐,醉眼無神,渾身無力。

“陽哥,越哥,今天玩得怎么樣?”陳東大聲問道。

高陽全身壓在兩個小姐身上,右手食指亂晃,點著陳東的胸膛,嘴里的酒臭味直沖人的面門,“兄,兄弟,你,你別叫我陽哥,叫陽,陽弟。”

“你,你是我哥,我,我和周越以后就跟著你身后吃香的喝辣的。”

“那野火酒吧的裝修?”

“開,開!”

“誰他媽敢攔著你,老子第一個弄,弄他!”

“好咧,謝謝陽哥和越哥。你們幾個,床上好好服侍,要是陽哥和越哥有一丁點兒不滿意,我是要找你們老板娘的!”

陳東一人給了兩萬現金,酒吧包廂內的現金是做戲,這次是真。

姑娘們是真的去陪客人,這錢必須得掏。

送走兩人,陳東扭扭頭,活動活動筋骨。

閻王好轟,小鬼難纏這句話是一點兒沒說錯,對付這種人,很費心神和體力。

臨走時,陳東提醒李旭:“演戲別演的太假,小弟還要去酒吧門口看著,該鬧的很僵還是要鬧的很僵。”

“我懂,東哥。”

第二天一大早,陳東還摟著豐腴的宋溪在熟睡中,桌上的手機就震個不停。

他無奈的接聽,就聽到李旭夸張開心的大喊,“臥槽!東哥你他媽神了,成沙坤小舅子又來了!”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