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23章 禍事上門

“喂,東哥怎么了?”李旭表示十分無奈,第幾次了,你說說第幾次了?

怎么專門在人家辦事的時候打電話來?

遲早被嚇成偉哥!

他一拍閆妮兒屁股,閆妮兒扭了兩下,十分不情愿,興致剛到呢。

拿濕巾紙擦干凈,把頭埋下,李旭舒服地直瞇眼。

不用自己動,就是爽。

“出來喝兩杯?”

“哥們有好事找你。”

“在哪?”李旭眼睛一亮。

紅樂坊附近海鮮大排檔,給你點了烤生蠔,蒜蓉生蠔,清蒸生蠔還有...黃油焗生蠔。

聽到生蠔兩字,李旭的心突突跳得很快,就連閆妮兒都感覺到了異常。

應該快來了。

更加賣力。

“東,東哥,不會還是...”

上一次陳東叫他多吃生蠔,對付的就是閆妮兒。

這么晚,喊他出去,難道又要對付如狼似虎的人妻熟女?

不是!

他堂堂一米八高的大塊頭,要顏值有身材,要金錢有身材,什么時候成了野火幫的公關小姐了?

他不想去,真的,一點都不想去。

閆妮兒都快把他榨干了。

忽地。

李旭像是想到了什么,今晚可能要開炮,得存貨。

不然關鍵時刻硬不起來,被誤會自己不行是小,耽誤東哥的大事就麻煩了。

剛想叫閆妮兒停止,已經來不及了,腰眼的酸麻讓他虛脫不已。

“咕咚,咕咚。”閆妮兒擦擦嘴角的白色粘稠,小女人姿態盡顯:“東哥叫你,快去吧。”

“別耽誤了野火幫的事情。”

李旭一邊提褲子,一邊擦眼淚,看來,只有多吃點生蠔了。

步行不過十來分鐘,李旭就到了,滿滿一桌子生蠔飄香。

一杯啤酒下肚,陳東笑著問道:“和妮兒姐生活怎樣?能不能拿住?”

李旭一口吃掉兩個生蠔,“東哥,你看我這壯實的身體,別說一個妮兒姐,兩個妮兒姐我都能拿得住。”

“去往曲徑通幽的小路上,清晨和晚上都掛滿了白霜。”

“哎...”李旭搖搖頭,“她連連求饒,沒有對手的日子真叫人空虛寂寞冷啊。”

陳東被李旭逗得哈哈大笑:“行,你小子對付成熟的女人經驗十足。”

“剛好,咱們的大貴人是個四十左右的女人,和妮兒姐差不多大,想必有了你的滋潤...”

“等等!”李旭一個激靈,雙腿發虛,腰也是陣痛,打斷陳東:“又一個四十的,能不找個三十的啊?”

“不是,東哥,四十的女人就是山上的母老虎啊,一棍抽不了兩虎,你饒了我吧。”

“你可是剛說了沒有對手,寂寞空虛冷呢。”陳東夾了一個大生蠔給李旭。

李旭一臉發苦。

“這位貴人怎么一個貴法?”

“鑲金的嗎?”

“小魚港口投資人。”陳東道。

“臥槽!”李旭瞬間挺直腰背,滿面紅光,“在哪,我問你人在哪?”

“今晚少于八百回合,我李旭就是鱉孫。”

“回去了,不過今晚的接觸,能看得出來是個饑渴的富婆。”

勞斯萊斯車后座,溫嵐腦海里正反復品味陳東的本錢,那種灼熱的滾燙,把久無床事的她心里燙出一個窟窿。

突如其來的一個噴嚏,讓她莫名其妙。

捏了捏微微發燙的耳垂,小聲嘀咕了一句,“誰想我了?是他嗎?”

“啪!”

李旭心里松了一口氣,一拍桌子,嗓門賊大,“叫回來,我叫你把她叫回來!”

“我讓她跪在床上求饒!”

‘’你他媽的喊什么喊,口水噴老子臉上了,死撲街!

就在這時,相隔三米左右的鄰座一個膀大腰圓,戴著小拇指金項鏈的男子站起來,兇狠地擦了一把臉,從位置上走過來。

他的手里,拿著一個啤酒瓶。

“哐!”

啤酒瓶重重地擱在桌子上,“給老子跪下道歉。”

李旭變臉很快,眼神不善的看著男子,站起來道,“兄弟,幾個意思?”

“幾個意思,你他媽口水噴我臉上了知道不!”

李旭扭頭看了看,尼瑪的,兩個位置之間隔了那么遠,當他吐沫星子裝了自動定位啊。

不過出來吃飯,李旭不想惹事,拿起桌上的煙抽出一根遞給男子,“對不起。”

項鏈男突然出手,打掉李旭手里的煙,用啤酒瓶指著李旭的臉:“老子叫你跪下道歉,沒聽到沒?”

陳東點點頭。

剎那間!

局勢突變,李旭單手摁住男子脖頸,用力向下一拍。

與此同時,陳東眼疾手快,把桌子上幾盤生蠔拿過來。

“砰!”

男子腦門和堆滿生蠔殼油膩的桌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碎裂的生蠔殼尖銳無比,瞬間讓男子成了一個大花臉,鮮血從傷口處溢出,順著滿臉橫肉往下滴,很是瘆人。

“咚!”

李旭對于打架方面,一直是個狠人,比劉沙也不遑多讓,第二下比第一下更重,碎裂的生蠔碎片直接刺進了肉里。

桌面都裂開了幾道細小的縫隙。

男子挺直了僵硬的身體,腳下也跳起了優美的華爾茲,左右晃動幾下,“咚!”一聲,直直栽倒在地。

直到這時,男子那桌七八個小桿子才反應過來,一下子沖了過來,每個人手里都拿著一個酒瓶。

李旭冷笑一聲,一個箭步沖上前,最前面那人都沒反應過來,手里的啤酒瓶就到了李旭手中。

碎裂的聲音響起,又倒下一個。

剩下的小弟被震懾住了,硬生生站在原地,眼里都是恐懼看著李旭。

半天,一個小弟結結巴巴道:“你,你知道我們是誰嗎?”

“誰?”李旭不以為意。

“金坤賭場的!”小弟說出這幾個字,像是被施了法,勇氣倍增,語調陡然暴戾:“我們是金坤賭場的,在九龍這片兒,誰都要給幾分面子!”

李旭心里冷笑一聲,巧了嘛不是。

其實也不是巧了,紅樂坊這片兒就那么大點地兒,敢那么橫的,不是紅樂坊的小弟就是金坤賭場的。

紅樂坊小弟大部分都認識李旭,敢主動挑釁李旭這個人高馬大的,也只有金坤賭場的人才敢。

“金坤賭場的!”李旭故作驚訝看著陳東。

“對!”小弟指著李旭,囂張嘴臉狂妄。

“你死定了,我現在就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