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10章 陰謀詭計,各顯神通

把陳東送到目的地,李旭一秒都不多待,沖進滾滾車流中。

他擔心因為自己對野火幫掌控力不夠,導致滿盤皆輸。

所以,他必須去現場看個究竟。

女人和男人在關鍵時刻,總歸是有差別的。

閆妮兒雖說混江湖那么多年,你真讓她真槍真刀地干一場,指定雙腿發軟,身子如爛泥。

任何一個小混混,都可以一拳撂倒她。

此時此刻,閆妮兒的確很是焦急和寒心,一遍遍撥打李旭的手機。

她產生一種不好的預感,即使她自己不愿意承認。

李旭可能騙了她!

這個想法一旦滋生,便再也無法消除,隨著時間的推移,無限擴大,就快要占據整個心房。

閆妮兒緊緊抓住胸口的衣衫,大片雪白裸露,仔細看,胸口的地方,有淺淺的頭發絲紅色印記,是剛抓的。眼眶發紅,蘊淚,抬頭看著逐漸變黑的天空,大口大口喘氣。

她咬破自己泛著誘人光澤的紅唇,恨不得撕掉身上這件深黑色晚禮服。

對。

她以為李旭今天會來,特意為他盛裝出席。

“呵,男人!”

閆妮兒低語寒聲道。

“哧!”

就在這時,一輛黑色越野急急撞進閆妮兒視野中,伴隨著刺耳的急剎聲,一個男子下車,大步而來。

一把拉過閆妮兒,嘴唇落下。

親了足足兩分鐘,兩人才分開。

閆妮兒嬌俏不已,依偎在李旭懷中。

“對不起。”李旭沉聲道。

“臭男人,我以為你獨自跑路了。”

李旭寵溺地摸摸閆妮兒的腦袋,“那條路,是跑進你心里的路嗎?”

閆妮兒打開車門,拉著李旭就進了后排。

頓時,車子開始上下有節奏地運動著。

半小時后,兩人才出來,眼里是粘稠的情愫。

“現在怎么說?”李旭與閆妮兒手牽手,看向人頭攢動的不遠處。

三點對峙。

并且從人數上來看,的確是刀幫最多。刀幫人數多,李旭不安的心反而逐漸放松下來。

因為刀幫多出來的人是‘買’野火幫的。

真的到關鍵時刻,他只要出面,那些人必定轉動刀頭,反殺刀幫的人。

畢竟,刀幫和盤頭都不知道自己和閆妮兒的關系。

“文小刀花了三百萬買了野火幫五十個小弟,一會兒打起來,叫紅樂坊的小弟下手輕點。”

閆妮兒恍然,捶了一下李旭胸膛,嬌嗔道:“原來你們野火幫的小弟早就來了,你遲遲不出現,嚇死人家了。”

“咦!不對啊,為什么...”李旭瞇了瞇眼,爬上車頭看向盤頭幫所在的方向,疑惑道:“盤頭的人都來了?”

閆妮兒自然而然接話道:“今晚就分勝負了,肯定都來了。”

李旭很紳士地伸出手,把閆妮兒拉上車頭,兩人一同看去。

看了看。

“但是,怎么感覺盤頭那邊人數少一點。”

“盤頭的地盤大,占的街道多,可能有小弟在看場子。”閆妮兒找出一個很合理的解釋。

“不對。”李旭雖然沒有陳東心思敏銳犀利,依然覺得有些問題道:“幾乎是決一死戰的事情,張望不可能不拼盡全力。”

他又重新看向刀幫方向,可惜天黑了,分辨不出哪邊站的是野火幫的小弟。

就在這時,他口袋的手機震動,掏出一看,是港城本地號碼。

“東...阿東。”李旭及時改口。

心虛地看了一眼閆妮兒,閆妮兒緊張關注前方形勢,倒也沒注意李旭的口氣。

“情況如何,打起來沒?”陳東憂心忡忡問道。

“還沒,不知道在等什么。”李旭回道。

“沒事就掛了,我現在趕過去。”

“東哥,等等。”李旭本不想說人數上的事情,但是覺得跟陳東說一下比較穩妥,低聲道:“根據我的觀察,不知道為啥啊,明明盤頭實力最強,來的人數卻是最少的我。”

“什么!”陳東提高了音量,“你再說一遍!”

陳東的人音量差點刺破李旭耳膜。

“盤頭來的人并不多。”李旭再次眺望盤頭方向,肯定說道。

“撤!”陳東聲音低沉的可怕,“叫閆妮兒帶著紅樂坊的人全部撤,就現在,快!”

“為,為什么?”李旭不解。

“快!”陳東近乎嘶吼。

天,徹底黑了,小魚港口燈很少,光線很暗。

李旭苦笑一聲,剛想說什么,卻發現閆妮兒神情瞬間嚴肅起來,恢復了叱咤風云的‘女將’形象。

她打斷李旭的話:“刀幫好大的膽子,一分為二,一部分沖向了盤頭,一部分沖向我們。”

“不過,要是我,我也這么做,誰都別想隔岸觀火。”

閆妮兒氣勢如虹,聲音尖銳而高亢,臉上的笑妖冶而殘忍,“兄弟們,給我沖!”

“注意避開刀幫第一波人員!”

一百多號人,在小魚港口的碼頭空地上,狠狠地撞在一起。

剎那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短短幾分鐘的接觸,紅樂坊的小弟呈現出潰敗形勢,十幾個倒地不起,失去戰力。閆妮兒的笑凝固在臉上,大眼疑慮地看著李旭,聲音輕顫:“阿旭,你不會騙我吧。”

李旭神情嚴肅,努力地想要分辨刀幫第一批人究竟是不是野火幫小弟。

只是,依舊是看不清。

忽地。

喊殺聲震天,原本沖向盤頭方向刀幫的小弟,倒卷珠簾。

并且,人數更多。

因為是裹挾著盤頭的人一起,一同朝著紅樂坊這個方向殺來。

李旭一把推開閆妮兒,拿著一根鐵棍就沖了進去

他氣勢如虹,落棍如雨下,很快就沖到了最前面,與第一批刀幫的小弟相遇。

瞪著眼睛左看右瞅,竟然沒有一個熟悉的面孔。

他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

人呢,人呢?

野火幫小弟哪去了?

狠狠一棍子砸在襲向自己的小弟,李旭不死心,更進一步,如同一條瘋狗。

沒有!

沒有!!

沒有!!!

一個...都沒有。

他當然不信文小刀是什么白蓮降世,救苦救難的大善人,花錢就是為了保證刀幫小弟的戰斗力的。

這會兒打斗的,他一個都不認識。

巨大而又看不見的恐懼感深深籠罩了李旭,他驟然回頭,看向閆妮兒的方向。

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

帶閆妮兒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