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103章 為了平叔

閆妮兒踩著黑色恨天高,晃著高聳胸脯走到陳東跟前,把東西塞到他手里。

坐在松軟的沙發上,點上一支細煙,瞇著眼享受,饒有興致看著陳東和李旭。

她能感覺到體內情愫瘋狂暴動,隨時都會沖出她的體內。

那兒更是飛流直下三千尺。

陳東不知所措低下頭,看著手里的小鞭...愣住了。

還能這樣?

緩緩抬頭,對上了一臉震驚卻說不出話來的李旭。

因為他的嘴巴被堵住了。

“唰!”

肉眼可見,李旭額頭冷汗沁出,匯集眉頭皺紋中,多了之后,順著臉頰躺到脖子上,又從脖子流到兩片結實胸膛上。

一道道,更多往下,每一塊腹肌都沾染了汗水。

朦朧燈光下,腹肌塊塊發光,像是鍍了一層水銀。

肌肉緊繃,繃直了灰褐色小拇指粗的粗糲麻繩,部分汗水被麻繩吸收,吸收的地方成為深褐色。

繩子的直,肌肉的硬,一點不亞于穿著性感火辣貓女皮衣的閆妮兒。

閆妮兒的眼睛在發光。

像是一頭發情的母狼。

雙手不由自主游走全身,雙腿緊緊扭捏,咬著嘴唇,猛地一甩頭,發出長長的誘惑的聲音。

從李旭哀求的眼神中,陳東讀出了他想表達的意思。

噠咩!

噠咩!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陳東覺得手中的小鞭隱隱有著某種看不見,摸不著的魔力。

讓他打心底蠢蠢欲動。

就像...

男孩子小時候喜歡槍,女孩子小時候喜歡娃娃。

長大后,自然而然就相反。

不需要任何人教。

亦或是人類懼怕蛇,根植在骨子里一樣。

忽地。

陳東抬手就是一下抽在李旭結實如山石的胸膛上,頓時,胸膛上出現不規則一條條紅印記。

他心中一萬個草泥馬奔騰。

不是。

自己的手剛才咋突然抽筋了?

明明自己還在與邪惡東拉鋸戰呢,這手...怎么會不聽使喚?

李旭跪在陳東面前,抬著頭,硬朗的五官都扭曲了,像極了負荊請罪的廉頗。

同時,他也從陳東含著很深很隱晦笑意的眼睛中讀出了四個字。

為了...平叔。

對,就是這四個字,為了平叔。

現在,他們所吃的苦,都是為了發展自己的勢力,有朝一日為平叔報仇!

他低下頭,身軀微微顫動了兩下,重新挺得筆直。

男子漢流血流汗不流淚,這是他應該承受的。

“啪!”

左胸膛挨了陳東一下,右胸膛自然不能少,主打就是一個對稱。

“嗚嗚...”

“嗚嗚...”

李旭嘴里嘟囔著什么,才第二下,剛才心里的誓言被抽得煙消云散,響當當一個硬漢,眼眶通紅。

去他媽的男人流血流汗不流淚,為什么不能角色轉換?

他是挖了誰家祖墳了啊?

碎了,聽到心碎的聲音。

碎了一地。

叮叮當當。

清脆悅耳。

那是他作為男人挺直脊梁行走四方的尊嚴。

“啪!”

“啪!”

陳東一發不可收拾,想到了小時候的打陀螺。

而閆妮兒一支煙抽完,雙腿發軟站起來,也從擺滿各種道具的桌子上再拿起一根。

嬌軀激動到顫抖。

一人在前,一人在后。

男女混合雙打!

李旭汗如雨下,汗珠晶瑩,如一條條小蛇游走在精壯的上半身,閆妮兒呼吸急促,眼瞳發紅,部分頭發因為汗水凌亂粘在緋紅的臉蛋上,充斥著難以言訴的暴力美感。

這一刻,陳東都被眼前這個女人驚訝住了。

女人百變,有據可循。

“嗷嗚!”

突然,閆妮兒喉嚨發出沙啞興奮的嘶吼,扔掉手里的東西,猛地撲向李旭。

唇落如急雨。

聲聲入耳。

陳東知道,任務完成了,兩人需要盡情的釋放。

彗星撞地球。

“Boom!”

他功成身退。

對著兩人在地上打滾的身體揮手說再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跟在你們身后靜靜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關上門,陳東靠在墻上,聽著屋內兩人此起彼伏,抑揚頓挫的喊叫聲,拍拍胸脯,長出一口氣。

被迫play一環,簡直比一場浴血廝殺還要累。

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陳東抬頭就走。

突然,他停下腳步。

緩緩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掌...

一根......

咦!

跟被電了電了似的,陳東十分嫌棄地扔掉,昏暗的走道上,那根東西隱隱泛著水漬格外的顯眼。

“咳咳...”

陳東做賊心虛,左右看了看。

“嗖!”一聲。

一溜煙跑過去,撿起地上的東西,逃也似的離去。

這份禮物,李旭過生日要送給他。

出租屋。

陳東從床底拉出宋溪儲存‘好物’的大紙箱,翻找一番,是一根很細很纖長碳纖維的教鞭。

老師上課教學用的那種。

“咳咳...”陳東聲音有點沙啞,色瞇瞇:“宋溪,今晚上課。”

宋溪穿著單薄寬松絲綢睡衣,豐滿身材若隱若現,吹著頭發,意味深長看著陳東,壞笑道:“小男人,上什么課?”

“護士扎針?”

“老師教數學?”

“還是空姐的標準禮儀?”

陳東一甩手里碳纖維教鞭:“練車場上教練和笨學員!”

“主要練習,倒車入庫。”

“啪!”

“錯了,再來,方向盤打得太右...”

“啪!”

“又錯了,方向盤太左...”

......

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日傍晚,夕陽西下。

竟然足足睡了十幾個小時,陳東剛起床刷牙洗漱,李旭就火急火燎來了。

兩人見面,四目相對。

尷尬無比。

陳東率先打破沉寂的氛圍,“那個...旭子,你還好吧。”

“我...”一口氣堵在李旭胸口,上不來下不去。

“抬頭,看看天空。”

李旭轉身看向瑰麗無比的天空,從口袋抽出一根煙點上,緩解尷尬。

“有沒有看到天空上寫著幾個字。”

“字?”李旭瞪大雙眼仔細看了看,肯定道:“沒有。”

陳東伸出手,想要拍拍李旭肩膀,又停在了那兒,猶豫兩秒后,重重拍了拍:“有的,五個字。”

“那都不是事。”

李旭:......

鼻孔噴出一團青色煙霧,李旭沉聲道:“刀幫,文小刀約我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