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83章 其人之道,其人之身

別墅內。

阿花拿著匕首橫在身前,左手做出向后攬的動作,死死地將林可兒護在身后,盯著身前幾人,眼神兇狠如餓狼,一點一點退到墻角。

他臉色很差,很白,比鋪了一層厚厚的粉底還要白。

因為他的腹部被開了一道很深很長的口子,腸子露在外面,不停的滴血和粘稠的液體。

嚴重失血讓他大腦運轉困難,眼皮沉重如山,腳步虛浮。

他晃晃腦袋,一咬舌尖,頓時清醒不少。

“嫂,嫂子,你放心,有我在。”

“沒,沒人能傷害到你!”

林可兒一手扶著自己后腰,一手摸著自己肚子,身子不停顫抖,她的心里,一直在念叨陳東。

她相信,陳東一定會踏著五彩祥云來救她。

“嘿嘿嘿...”淫蕩邪惡的笑在別墅房間內響起,五人貪婪的目光上上下下從頭到腳打量林可兒,不停地吸著嘴里的口水。

正啊!

沒想到,夢里無數次在林可兒身上馳騁,今天竟然要實現了。

“林美人,從了哥幾個吧。”

“你放心,哥幾個一定很溫柔的,如玉一般的美人兒,哥幾個哪舍得用力啊。”

“哈哈哈...”

兩個壯漢一左一右包來,阿花舉起匕首就猛地向前刺去,只是,阿花即使用盡了全力,在他們看來也就是小孩子過家家,阿花真的沒力氣了。

能撐到現在,完全是因為心中一口氣吊著。

保護大嫂。

手腕被鐵鉗般的大手擒住,左邊那人殘忍一笑,打掉阿花手里匕首。隨后,向下突然施加力道,清脆的聲響,尖銳的斷骨刺破皮膚,阿花五官頓時扭曲在一起,眼睛向上翻個不停,張大嘴巴,久久沒發出聲音。

右邊壯漢掐著阿花脖子,隨手扔到一邊。

阿花蜷縮在地上,像是一只熟透的大蝦,縱然如此,他都沒發出一聲喊叫。

他怕嚇到林可兒。

“嘶...”

“這胸部能溺死人。”

“這蜜桃臀,比老子的還要挺翹。”

先前折斷阿花手腕那人雙眼發綠,緩緩走向林可兒,大手抓住她的胳膊,深深一嗅,一臉滿足的表情。

林可兒心如死灰,看向地上的匕首,無論如何,自己要保證身體干凈。

“脫!脫!脫!”

剩下四個人一起興奮地喊道。

“撕拉!”

林可兒的衣衫被男人猛地一下撕開,雪白的肌膚大片暴露在空氣中,馨香四溢。

七八只手掌同時伸了過來。

突然!

凄厲的尖嘯聲響起,巨大的落地窗應聲而碎,一大片殷紅潑灑在林可兒身上...

林可兒淚如雨下,這個聲音,她很熟悉,陳東...來了。

偌大的酒店廣場上,戰斗已經結束,地上不知道躺了多少人,鮮血一圈一圈暈開。

陳東站在最前,喘著粗氣,拿著尼泊爾的右手顫抖著。他的身后并排兩人,李三毛和紅虎。

李三毛和紅虎身后又站著三個小弟,一直往后延伸,要是從高樓上往下看去,是一個非常漂亮的三角形。

唯一可惜的是,三角形不太大,因為在這場混戰中能夠站著的小弟少之又少。

帶回來的二百人,粗略數一數,只剩五十來人還有戰斗力。

可見這一戰的慘狀。

三十六樓,謝謝御姐臉緊緊被一只大手緊緊壓在落地窗前,何流風正在用力,五秒鐘后,隨著一聲滿足的呻吟聲,何流風癱軟在身后沙發上。

“過來,你個賤人!”

謝謝跪倒在地,低著頭爬過去。

何流風一把抓住謝謝的頭發,對著大理石桌角重重一磕,頓時,謝謝的臉上綻開一朵朵凄美的花。

“陳東厲害,還是我厲害?”

“還敢替他求情?”

“你忘了你剛來到校園,一天只舍得吃一頓飯的時候了?”

謝謝渾身發抖,一句話都不敢說。

何流風拿出手機,“喂,來了多少?”

“300?”

“夠了,你們幫派在淮城獨大的事情我會運作。”

.......

“趙衛紅海,你輸了!”陳東怒吼一聲,看著僅剩二十來人的趙衛紅海和鄒星馳。

“呸,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趙衛紅海臉上看不出悲喜,雖是對手,他對陳東的欣賞從不掩藏。

憑借一己之力,逆轉乾坤,是個漢子。

他推開身前小弟,順手拿過一根鐵棍,不徐不緩道:“知道我為什么說紅虎是半個男人,你是一個嗎?”

陳東眼睛瞇了瞇。

“因為,我覺得只有你才有資格值得我出手。”

試了試手中鐵棍分量,趙衛紅海距離陳東不過兩米左右距離站住:“來吧,讓我看看你能在我手下撐過幾回合?”

“呲!”陳東嗤笑一聲:“占據上風,我為什么要和你單打獨斗?”

瞬間,身后十來個小弟團團圍住趙衛紅海。

趙衛紅海手下的人急眼,剛跑幾步,又被強盛幫的小弟堵住,僵持不下。

氣氛,又一次凝重起來。

“現在,我也給你一個選擇。”

“跪下,對平叔道歉。”

“我會保證你四肢健全。”

趙衛紅海左右晃了晃腦袋,繃緊右臂:“除非打斷我的膝蓋。”

圍觀眾人再一次唏噓。

他媽的,跟做夢一樣,何叔平這都能絕地翻盤?

天不亡他啊!

這一刻,他們深刻意識到古代那些強將為何是一國之基石了。

陳東走到何叔平身邊,歪頭點上一根大前門,將尼泊爾插在腰后,又從一個小弟手里拿過來一根鐵棍,遞給何叔平。

“平叔,您親自打碎他的膝蓋。”

何叔平接過鐵棍,咬肌動了動,沒說話。

走下臺階,冷冷看著趙衛紅海。

“不跪沒關系。”他一揮手。

也有兩個小弟拖著一個霸幫的小弟出來,扔在趙衛紅海不遠處,何叔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腳踩住小弟的臉,鐵棍毫不留情砸下。

“啊!”

血肉模糊,骨肉分離。

趙衛紅海的臉鐵青無比。

不跪,南城道上以后就走不下去。

跪,顏面無存,一輩子的污點。

何叔平再次一揮手,又是兩個霸幫小弟被拖出來,哀嚎哭求趙衛紅海。

鐵棍再次舉起。

趙衛紅海低低喊了一聲:“我跪!”

“你說什么,我聽不見。”何叔平抽出一根雪茄點上,對著趙衛紅海抽搐的臉吐出一條細線。

“我說!我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