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75章 生米煮成熟飯

局勢劍拔弩張。

曾偉鐵棍斜指陳東,眼睛里滿是兇戾和‘我是老大你得聽我的’囂張。

陳東握緊一雙鐵拳,手腕青筋暴起,刀削的下頜骨線條硬朗,微側著,與曾偉對視。

氣氛凝重得能夠滴出水來。

誰都沒想到陳東居然敢有膽氣和曾偉互嗆!

還是在強盛幫總部,可謂是一點面子都不給,傳出去,小弟們肯定夸上一句東哥牛逼。

“我再問你一次,哪條腿!”曾偉面部肌肉抽動,右手緊緊攥著鐵棍,隨手都會對著陳東腦袋砸下去。

“我要見平叔!”陳東一字一句回應。

“唰!”

曾偉舉起手中鐵棍,對著陳東腦袋狠狠砸下。

想死,就送你去死。

沒了你,強盛幫照樣運轉!

“老二!”

就在鐵棍距離陳東腦袋不過五厘米左右,何叔平披著單薄的外套從他的辦公室走出來。

曾偉硬生生止住,混風撫動陳東額前碎發。

意大利定制的皮鞋踩在碎玻璃上,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響。

他步伐沉穩,氣場十足,臉色比之前紅潤很多。

失望地看著陳東:“阿東,你翅膀硬了。”

“我說的話,你都不聽了。”

陳東低頭,“平叔,不敢。”

“不敢?”何叔平踢了踢地上的碎玻璃:“這怎么碎的!”

“平叔。”陳東豁然抬頭,平視何叔平:“我知道我沖動了。”

“但是,我把強盛幫當家,把您當我親叔叔。所以,不管我行為有多不妥,我就是想見您一面。”

“親口告訴您,收手吧。”

“看不見的大網已經鋪開,吞的地盤越多,咱們陷得越深。”

“強盛幫所走的每一步,都在他們算計當中。我相信,用不了幾天,他們應該就會收網了。”

“幾天?”阿花不屑呲了一聲:“再有幾天,我們也就全吃了。”

“我們在道上混的時候,還沒有你姓陳的。”曾偉指了指陳東:“你小子是能打,不過年輕時候我們根本不怵你!”

“小子,你還嫩,風風雨雨我們和大哥經歷十幾年,什么陰謀詭計沒見過。”紅虎鄙夷:“你能有今天,是平叔慧眼識人,養不熟的白眼狼。”

何叔平審視陳東許久,搖搖頭:“滾回去。”

“我不走,您不答應收手,我絕不走。”

何叔平深邃雙眸一寒,陳東這是一次次在挑釁他的底線,來回蹦跶。

“你不走,是想我走?”

“已經開始覬覦我的位置了?”

陳東呼吸一滯,心如死灰,他故意這么一鬧,就是想讓何叔平重視起來。

沒想到何叔平說出這么傷人的話。

他落寞轉身,整個人的精氣神一下子被抽走了大半,看上去十分蕭瑟。

像是一條被主人拋棄的狗。

走到門口,陳東站住腳步。

回頭看向何叔平,何叔平也看著他。

陳東喉結滾動,眼里只有一點兒光亮,帶著乞求的口吻看著何叔平,緩緩道:“平叔,能給我一百個兄弟嗎?”

何叔平搖搖頭,轉身進屋。

重重關門。

陳東的心降到冰點,心臟都漏跳了好幾拍。

駕車剛回到別墅區門口,一個白色影子忽然竄到車頭,要不是陳東反應迅速,差點撞上。

他氣憤下車,剛想破口大罵,地上的人兒忽地跳起來修長白皙雙腿緊緊夾住陳東公狗腰,胸前高聳不停蹭著陳東胸膛,一臉壞笑:“干什么,干什么。”

“那么生氣干什么!”

陳東愕然,好些日子不見的琳達。

“怎么是你?”

“為什么不能是我。”

“下來。”

“我不。”琳達摟得更緊了:“想不想我?”

陳東一門心思都是強盛幫的事情,哪有心情和琳達調侃,語氣生硬:“不想。”

“壞蛋,我想你。”

“每天晚上都夢到你,你好粗魯。”

“不過,我喜歡,嘿嘿嘿...”

琳達膩歪了好一會兒,主動坐進副駕駛,等著陳東來了,神秘一笑。

“不對,很不對。”

“怎么?”陳東不知道這個小丫頭又在搞什么。

“強盛幫最近勢頭猛的一批,看那架勢都要把南城一口吃下。你作為人盡皆知南城瘋子東,強盛幫金牌打手,你怎么閑得蛋疼?”

“這個時候,不應該拎著一把砍刀,叼著香煙,戴著墨鏡,霸王之氣側漏嗎?”

琳達可謂是哪壺不開提哪壺,每一句話都扎在陳東心上。

“他們在,一樣做得很好,更何況,我身體還沒好。”陳東隨便編個理由。

“偉大無需多言!”琳達豎起大拇指:“那么大的功勞,要是換我,下半身癱瘓都得交兄弟們給我抬著。”

”一旦強盛幫吃下霸幫,地盤之大,不可想象,肯定要劃片區。誰表現得好,誰能稱‘王’的機會就大,難道你真的甘心一輩子給何叔平當個司機?“

陳東看著方向盤,沉默不語。

幾乎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認為,強盛幫會打破南城格局,成為老大。

卻沒人知道,強盛幫雙腳已經踏入深淵,無法回頭。

“陳東,還記得咱們第一次見面。”琳達忽然道。

“記得。”陳東點點頭。

“跟我去京城吧,南城的天太小。”琳達大眼睛一眨不眨看著陳東。

然后,又嘟著小嘴,氣呼呼道。

“何叔平精明幾十年,沒想到越老越糊涂,這點計謀看不出來,強將不選庸主。”

“家里還想拉攏何叔平,簡直是眼瞎了,能力不如我看中的男人一半。”

陳東虎軀一震,意外看著琳達,她們家想拉攏何叔平?

這又是什么彎彎道道在里面?

不過,陳東知道自己問了,琳達也未必會說。

等等,陳東靈光一閃。

何叔平是十八歲獨自從京城來到南城的,在京城有故人很正常。

“嫂子說你去吃齋念佛,你怎么知道南城現在局勢?”

琳達驕傲一挺高聳胸部:“區區小事,還不是手到擒來。”

“不過呢...”她一下子又萎靡,病懨懨的語氣:“在南城待的時間太久了,家里催得急。”

林可兒忽地抱住陳東胳膊,身體蹭個不停。

“陳東,跟我走吧。”

“只要你回去,今晚我就成為你的女人,生米煮成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