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64章 武按

文按武按都不知道,也好意思說自己是道上的人。”

“小男人,你未必也太過純情了吧。”

陳東最是受不了宋溪的諷刺,緊了緊嗓子,一本正經道:“嘿嘿,逗你的,我怎么不知道文按武按。”

“文按的意思就是一邊按摩,一邊聊天。”

“武按的意思就是一邊按摩,一邊跳舞。”

宋溪低下頭,憋笑憋得難受,上半身抖個不停,即使是定制的旗袍很好包裹胸前的高聳還是看得出顫抖的厲害。

呼之欲出。

陳東知道自己恐怕又說錯了。

朝床上一趴,大聲道:“那就給我來個武按。”

“男人按摩,文按個球!”

宋溪眼中一亮,聲音粘稠得像是麥芽糖:“小男人,你確定要武按!”

“當然,我受得住的。”陳東嚴肅道。

“好!”宋溪嘴角根本壓不住,皓齒潔白,紅唇誘人:上衣脫掉!

她脫掉高跟鞋,上了床,坐在陳東大腿上,看著陳東像是畫地圖的后背,眼中難掩心疼,搓了搓帶著肉感的手掌,使其溫度升高。

“沒有潤滑油,你將就些。”

“嗯。”陳東閉上眼睛,準備享受宋溪按摩。

“腰部那里,你給我好好按按,疼的厲害。”

宋溪俯下身子,高聳蹭著陳東后背,口吐芬芳:“放心,包您滿意。”

按摩一道,何流云調教宋溪的時候,專門請的老御醫。

換句話說,宋溪的身份雖然有點像是何流云豢養的狗。

但是,這條狗,接觸的,學習的是最好的。

一條好狗。

琴棋書畫,吹拉彈唱,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樣樣精通。

手掌微微沁出香汗,輕放在陳東頭部,先是九淺一深,而后是一深九淺,打著旋兒,力道輕重緩急,節奏感掌握恰到好處。

不過兩分鐘,陳東全身就放松下來,倦意如大霧逐漸占據腦海。

不得不說,宋溪的手法太過老辣。

圓潤指頭,點、揉、轉、搓,總能直指要害,反復磨算。

每個穴道力道大小,時間長短,像是掐著表兒,不多一分,不少一秒,剛剛好好。

幾番下來,陳東飄飄欲仙,如在云端。

手指如同彈琴,悄然落在陳東脖頸處。

敲,捏,點,又是一套出神入化的手法。

陳東不禁舒服地瞇起眼睛,昏昏欲睡。

按過脖子,轉而來到肩膀。

忽地,宋溪手下一頓。

手指輕拂過一排排已經淡了很多的齒痕,心中不是滋味。

看來。

小男人昨晚不是自己鍛煉麒麟臂,而是御了一夜的女人,今早起來才會腰疼!

不知不覺間,手中力道加重幾分。

陳東反而更舒坦了,嘴里咿咿呀呀。

后背傷口較多,大部分只是結痂,還沒好得利索。

宋溪便用指甲在后背游走,劃,蹭,撓,又是一套尋常人聞所未聞的手法,陳東后背根根汗毛倒豎。

這兩家緊繃的大腦也徹底放松下來,響起了輕微的鼾聲。

聽到陳東打鼾,宋溪嘴角笑意更濃。

不知道文按武按,也敢亂點。

那就怪不得她了。

時間尚早,拿出手機,找了附近最近一家便利店,宋溪點了個可食用級別潤滑油。

趁此時間,悄悄把陳東的睡褲也脫下來。

看著陳東結實挺翹的臀部,宋溪暗暗吞了吞口水。

幾次想摸,都忍了下來。

五分鐘,潤滑油送到,宋溪站在門口,心虛左右瞧了瞧,輕輕關上門,鎖好。

其實,像這種私人高級病房,一般情況下護士和醫生來的時候都會禮貌敲門。

特殊情況下,會用萬能磁卡刷卡開門。

脫掉旗袍和內衣,宋溪重新坐在陳東腿上,這一次,與剛才明顯有很大差別。

兩人肌膚相親,她皮膚細膩,陳東肌膚粗糙,輕輕摩擦兩下...

心里一陣蕩漾。

她在某方面是有癮的,很大!

是被調教出來的。

尤其是晚上,癮一上來,難熬得很,身體內像是有千萬只螞蟻在撕咬她的血肉。

只能沖到地下室,拿起早就準備好的工具,不停折磨自己。

直到精疲力竭。

可是,潮韻退去之后,宋溪又會把用過的器具扔的到處都是,不停地抽自己的臉,對著鏡子罵自己下賤,蕩婦,她內心深處是十分討厭這樣的自己,惡嘔心這樣的自己。

但!

她忍不住。

情欲發作,體內的惡魔就會沖破束縛,徹底掌控自己。

讓她失去理智。

就這樣反復折磨。

將潤滑油倒在手上,涂抹,隨后又揉搓自己軟得像是棉花的胸部。

油亮亮,泛著誘人光澤。

俯下身子,點觸到陳東后背,開始左右搖晃,上下移動。

兩人之間的肌膚開始升溫。

這就是按摩中的武按。

后背一陣膩歪之后,到達陳東臀部,又是好一陣研磨,仔細程度堪比會計對賬,那是一分都不能有差池。

濕滑油膩的觸感,撓動陳東神經。

他緩緩睜開眼睛,仔細感受后背傳來的感覺,怎么...

怎么那么舒服。

宋溪的手法絕了啊!

不愧是京城來的女人。

這種女人就算不吃掉,留在身邊伺候也是好的,緩解疲勞,調節氛圍。

就在這時,宋溪一拍陳東后背。

“翻過來,按正面。”

陳東想都沒想,直接翻身。

還沒等他看清楚,宋溪已經騎了上來,兩人赤裸相對。

陳東小腹騰一下,火熱。

抬頭敬禮!

宋溪豐腴身子一顫,嬌嗔一聲,反手就去抓。

“咔嚓!”

就在這時,林可兒買了一大堆補身體的食材,推門進來,一邊走一邊道:“阿東,大白天的你鎖門干嘛,還好我出門帶了...卡!”

“嘩啦!”

林可兒手中東西全都掉落在地,愣了十秒之后,瞬間紅了眼眶,轉身就跑。

“可...”

“嫂子,嫂子。”

陳東顧不得扯到傷口,猛地起身,雙手推開宋溪,連衣服都來不及穿,裹著被子就追了出去。

“呦,屁股還真白。”

宋溪捂著胸口,蹲在床上,看著陳東狼狽的背影,聯想到他肩膀上的牙齒印。

一下子像是想到了什么。

孤男寡女,夜深人靜。

大嫂又怎么了。

這種背德的刺激感,不是許多人心里追求又掩藏起來的!

突然,她又笑了。

大嫂都敢吃,吃掉自己也是遲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