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63章 檣櫓灰飛煙滅

會議室內,所有人屏住呼吸,大氣都不敢喘。

只有手機里男子焦急的大喊聲。

“霸哥,在聽嗎?”

“喂,霸哥,霸哥?”

出乎所有人預料的是,趙衛紅海掛斷了電話,臉色雖然陰沉但是沒有出現失了智的情況。

他關掉王天霸手機,忽地笑了,牙齒森森。

“天霸忙了一夜沒合眼吧。”

王天霸連忙點頭,惶恐看了趙衛紅海一眼,用手背擦了一下額頭汗水。

心中緩緩長出一口氣。

趙衛紅海把手機扔給王天霸:“我們也是一夜沒合眼呢。”

頓時,王天霸的心又提到嗓子眼。

褲襠差點濕了。

趙衛紅海坐到自己主位上,掃視一眼眾人,緩緩開口道:“今天凌晨一點,我得到了準確的消息。”

“但是,是什么,我不會告訴你們。”

“你們現在,只要按照我所說的來做就行!”

“大哥請說。”霸幫老二趙晨說道。

“第一點,不管紅浪漫會所,ktv、酒吧等產業遭遇什么樣的打擊,報復或者上面下來檢查,無論如何,給我一直經營下去!”

他看向王天霸:“我會叫會計支付你兩千萬,加大公關力度!”

“第二,那些見不得人的產業,收入沒超過百萬的,可以自爆!”

“什么!”屋里的人同時倒吸一口冷氣。

來開會的,起碼二十人,除去三位老大,剩下的小頭目大部分都是靠那些小產業活著。

收入雖然不高,但是勝在一個字。

多!

積少成多。

七七八八合起來,一個月也有好幾百萬,不僅自己活得滋潤,手下小弟們也美滋滋的。

泡妞,把妹,買車。

面子上多風光。

沒錢,哪個女人跟你玩,不是人人都有吃軟飯的本事。

剩下十七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有氣但不敢說話。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看不見的情緒暗流涌動。

“我知道,這樣觸及到大伙的利益,沒錢怎么養小弟。”趙衛紅海給自己點上一根九五,笑了笑:“兩個月。”

“回去告訴兄弟們,只要忍耐兩個月。”

“我趙衛紅海拍著胸脯保證,這兩個月虧欠兄弟們的,兩個月后,必將五倍,十倍還回來。”

底下的人還是沉默不語。

你是老大,你說的都對。

不然你怎么能做老大呢。

......

病房內,陳東站在窗戶前,雙手扶腰,眺望遠處。

這一刻,他深刻體會到柿子扶墻而出這個梗。

女人一旦瘋起來,果然能夠吸干男人的骨髓。

夜里,林可兒醒來,先是用嘴巴熱菜,然后翻身上馬。

不停搗蛋!

搗蛋不停!

凌晨這次,陳東吐出來的都是透明的水了。

病房門被推開,宋溪拎著人參老雞湯來了。

今日穿的依舊是旗袍,大紅色,高開叉,走動之間,肉感的大白腿力量感很足,真的能夾死人。

配上剛做的大波浪和熟婦的臉,風情萬種,殺人不留痕。

昨天沒來,宋溪就是去收拾自己去了。

“小男人,喝湯了。”

宋溪十分體貼,進了廚房給陳東倒了一碗雞湯。

陳東這才轉身接過,宋溪卻意味深長盯著陳東干干凈凈的臉瞅個不停。

“你這樣看,我會覺得自己比吳彥祖還帥?”陳東心虛道。

僅僅只是一句話,宋溪心里就頓了一下。

女人是天生的偵探。

之前,陳東絕不會這樣跟自己說話。

“你的黑眼圈怎么那么重,看上去腎不太行的樣子,難道吳彥祖也腎虛?”

“啊?是嗎?”陳東掩飾尷尬,一口喝掉大半碗雞湯,燙得他齜牙咧嘴,抓耳撓腮。

含糊不清道:“傷,傷口疼,晚上睡不著。”

“不對。”宋溪桃花眼轉了一圈,拉過陳東脖子就嗅個不停,陳東想要推開。

但!

腰疼加傷口疼,手上沒敢用力。

反而因為旗袍材質太好,太滑膩,一下子滑到了宋溪的高聳處。

宋溪更是抓住機會,身體緊緊貼上去,陳東的大手就沒辦法松開,紅唇呢喃:“一大早,就想要了?”

“你是泰迪狗?

“不過,我喜歡。”

她心中竊喜,男人啊,只要抓住他的命根子,就是一只聽話的乖狗狗。

“也是,早晨是男人欲望最強烈的時刻。”宋溪豐腴身子左蹭右蹭,抬起下巴,眼睛拉絲看著陳東。

“就在窗邊嗎,好羞恥。”

說著,手已經探了下去。

陳東虎軀一麻,如避蛇蝎,往后連退幾步。

還來。

不僅林可兒的腫了,他的也腫了。

痛并快樂著。

“咯咯咯...”宋溪捂著嘴巴:“小男人,怕什么?”

“我對女人不感興趣。”陳東一本正色,義正言辭:“色是刮骨刀,男人碰了直不起腰,提不動刀。”

宋溪身子如風,腳步輕移,又撲到陳東懷里,更是用右腿勾住陳東結實大腿,上下摩擦,媚言媚語:“但你身上怎么有一股男人味道呢?”

“昨晚,自己鍛煉麒麟臂了?”

陳東抬起胳膊,左右嗅了嗅,“我怎么聞不出來。”

然后,又下意識地扶著老腰。

“昨晚幾次?八次?”宋溪嬌嗔,食指點了一下陳東的鼻頭。余光瞥到陳東扶腰,繞到他身后,貼心幫他按了起來。

“小擼怡情,大擼傷身,檣櫓灰飛煙滅。”

“實在想要,我隨時待命,我就是...”宋溪抬起腳尖,暖風吹過陳東后頸,陳東渾身起了雞皮疙瘩:“你的小、母、狗。”

“而且。”宋溪聲音更誘惑了,舔舐紅唇:“我都有按時吃藥哦,不會懷孕~”

“你們男人,不是都不喜歡做防護措施的,零距離接觸。”

陳東剛吃上肉,被宋溪技藝高超一撩撥,渾身燥熱。

忽地,他想起來二爺何流云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同道中人。

現在想來,竟然還有更深層次的意思,就是他以為宋溪已經和自己上了床...

城里人說話,就是牛皮!

不過,他倒是不準備拿宋溪練習姿勢。

這個同道中人不做也罷。

只想著林可兒今晚又要遭罪咯。

遭老罪!

要不,今晚叫可兒穿個巴黎世家,再整一套護士裝?

站在窗邊。

攻速裝疊滿,buff疊滿,觸發被動。

想想都刺激。

“會按摩嗎?”陳東問道。

“文按武按?”

“什么意思?”陳東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