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62章 接二連三

虭高級私人病房。

謝謝今天不在,難得的是琳達和宋溪也都沒有來打擾二人世界,從早到晚只有小護士來過。

十點鐘拔的針,兩人又折騰到十二點,唯一還算好的肩膀上,一排排牙印。林可兒粉頰表面流露出水一樣的光澤,異常的美。

果然啊,女人得到男人滋潤,連皮膚都變得水潤光滑。

她側著,腦袋枕在陳東胳膊上,睡得香甜。

陳東沒睡,雖然他不在戰場,可是有幾個小頭目總會時不時打微信找他,請教他事情怎么做的嚴謹不留痕跡。

這個對于陳東而言,并不難。

剛黑掉的手機屏幕又亮,備注是娘炮。

看著寸頭男微信發來的炫耀文字配著圖片戰果,陳東眉心緊緊皺成一個川字。

僅僅一天一夜而已,效果出奇的好,光從表面來看,是打的霸幫節節敗退,一點還手余力都沒有。

好似...有點太容易了些。

霸幫能從兩大幫派中夾縫生存,一步步壯大,絕不是簡單之輩。

關系,狠辣,腦力,缺一不可。

南城的夜是吃人的夜,不是吃蛤蜊喝啤酒的夜。

老話說得好,吃什么補什么。

要想成為人上人,只有吃人!

夜里吃人是最安全的。

陳東看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心神不寧。幾次想撥通寸頭男微信電話,提醒他需要十分注意。

但是,這個節點上,寸頭男以為他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呢!

想了半天,陳東回過去兩個字。

“安全。”

寸頭男秒回。

“切,該注意安全的是他們!”

“你不知道平叔多開心,今晚叫我給他擦背呢。”

陳東熄滅手機,緩緩吐出心中濁氣,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吧。

他看著熟睡中的林可兒,大手又攀上了她的高聳。

.....

“怎么著,被拆穿就想動粗?”絡腮胡子滿不在乎看著劉芒。

“你那視頻很明顯是假的,就是誠心來搗亂的。”

“開門做生意,講究誠信二字,你毀我,我自然毀你!”

劉芒夾著雪茄的右手指著絡腮胡子:“不過,你要是老實供出主謀,我只廢掉你一雙手!”

絡腮胡子眼里爆發出一縷精光:“此話當真?”

“當然,我劉芒在道上混那么久,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

劉芒以為絡腮胡子被嚇住了,自鳴得意。

“好,那我就告訴劉芒哥一人。”絡腮胡子對著劉芒招招手。

劉芒嗤笑一聲,大搖大擺走過去。

絡腮胡子彎腰,低頭,靠近劉芒。

突然!

他動了,迅捷無比,比小樹還粗壯的胳膊像是鐵鉗一樣鉗住劉芒胳膊,直接將他拎了起來。

“誰他媽敢動,老子勒斷他的脖子!”絡腮胡子大吼一聲,震懾住所有人。

一百八十斤的劉芒在絡腮胡子手里就像是可憐兮兮的小雞仔,雙腿離地十厘米,不停地甩動著。

一雙手也不停地拍打絡腮胡子肌肉虬扎的小臂,肥碩的臉上,漲得通紅。

“別,別動,別動。”劉芒眼珠子激凸,眼白上密布蜘蛛網般的紅血絲,從齒縫之間艱難擠出兩個字。

絡腮胡子龍行虎步,一路退到門口,拉開綠皮jeep,一腳踹在劉芒屁股上。

劉芒摔了個狗吃屎。

“哈哈哈...”絡腮胡子笑得暢快,一踩油門。

jee揚長而去!

打手們連忙跑過來扶起劉芒,劉芒站起來之后,用力推開兩邊打手,心有余悸怒罵:“廢物,一幫吃干飯的廢物!”

“追啊,追!”

圍觀群眾心中紛紛驚嘆,此人渾身是膽!

不僅只身獨闖龍潭虎穴,還毫發無傷退走,明天,南城道上必定有此人傳說。

一夜過去,東邊天際上掛著一條條條狀灰色帶子,空氣中是潮濕的泥土味和絲絲血腥味。

偏僻的小巷,破舊木門被打開。

年過七十老者,打了個哈欠,騎上三輪車去撿破爛。

老掉牙的三輪車剛從巷角拐了個彎,老者喉嚨里就發出驚叫聲。

三個人赤身裸體躺在那兒,臉蛋因為雨水打得發白,潮濕的泥土中,鮮血浸入,像是一朵朵盛開的牡丹。

他佝僂身體,顫顫巍巍走過去,瞳孔驟然收縮。

竟然是熟人。

這三人他認識,年紀輕輕不學好,跟著什么霸幫后面混,在這片區域走得比螃蟹還橫,惡行累累。

好幾次,自己辛辛苦苦破爛得來的一百多塊,一頓拳打腳踢之后被搶走。

讓他餓了足足半個月。

“呸,死,死得好!”老者吐了幾口口水,重新上了三輪車,蹣跚走了數百米,老者于心不忍。

拿出鍵盤手機,撥通了報警電話。

要是此時有人拿著無人機在這片區域低飛一圈,一定會發現,盛開的牡丹不止一朵。

犄角旮旯處,起碼六七朵開的艷麗。

霸幫買下的大樓,二十一層頂樓。

巨大的鋼化落地窗不擋視線,站在落地窗前,一覽眾山小,小半個南城盡收眼底。

讓人心生豪邁!

可是,此刻坐在這里的人,沒有一人敢說話。

除了背對眾人的霸幫老大趙衛紅海,其余人噤若寒蟬。

一根煙的時間,趙衛紅海沉聲問道:“天霸,會所,ktv,酒吧能開了嗎?”

王天霸腰桿立馬挺得筆直,目不斜視:“可以了,老大。”

“呵,那幫人...”

“嗡~嗡~”

就在這時,王天霸的手機震動在安靜的會議室格外刺耳。

頓時,他嚇得面如土色,拿出來想要關掉,又掉落在地,滾了幾圈,剛好落到趙衛紅海腳邊。

瞬間,王天霸額頭溢出一層細密的冷汗。

誰都知道,趙老大開會的時候,所有人手機必須關機。

他忙了一夜,焦頭爛額,腦袋懵懵的,忘記了。

王天霸連滾帶爬來到趙衛紅海腳邊,伸出手剛拿住手機,一只大腳踩在他的腳背。

微微用力。

王天霸低著頭,跪在地上,渾身顫抖。

手機震動停止。

會議室又安靜下來。

“嗡~嗡~”

王天霸汗如雨下,額頭幾滴滴在趙衛紅海锃光瓦亮的定制皮鞋上。

趙衛紅海彎腰拿起手機,點了免提,扔在桌子上。

手機里,傳出殺豬般的哀嚎。

“霸哥,霸哥,出大事了,十幾號兄弟們被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