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59章 亂起

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一眼看過去,高樓藏在迷霧之中,難見真容。

厚重的云層壓得極低,濃云翻滾,仿佛天塌下來一般。

風也格外的大,吹得屋內的窗簾‘嘩嘩’響個不停。

病床上,兩道赤裸軀體如蛇糾纏在一起!

一道是小麥色健康強壯的膚色,一道是牛奶白皙細膩的膚色,兩種膚色緊緊抱在一起,視覺上的沖擊力是震撼的!

這一夜,太過瘋狂!

靡靡之音忽高忽低,忽遠忽近,充斥在整個房間。

床上,椅子上,窗臺邊,廚房里。

到處都有兩人晃動的身影和陳東身上滴落下的血跡。

林可兒不知道自己到了的時候有沒有大聲的喊出來,叫外人聽了去,只知道要宣泄心中與身體的雙重暢快!

這個時候,壓抑自己就是對這場‘大戰’的褻瀆!

“嘩啦!”一聲。

天空忽地下起了傾盆大雨!

暴雨中,南城一下子變得模糊起來,能見度不足百米。

噼里啪啦的雨聲驚醒了兩人,林可兒趴在陳東胸膛上,臉上還帶著些許未退的潮紅。

“可兒。”陳東沒想到,何叔平沒有騙他。

林可兒直到昨晚之前,還保持著自己的完璧之身。

自己得到了南城美人林可兒的處子之身!

她的血與他的血交融在一起,在潔白的床單上開出一朵朵妖艷的紅梅。

一大片,一大片,像是梅林。

“嗯~”林可兒低低的應了一聲。

“還疼嗎?”陳東問道,大手又開始游離起來,抓住高聳,輕輕揉搓。

林可兒嬌軀一抖,雙腿緊緊夾住陳東粗壯有力的大腿,半睜著雙眼,似乎在回味陳東的霸道與速度。

片刻之后,她咬了咬紅唇,耳垂發燙:“疼。”

“好像腫了。”

“你太美了,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陳東帶著歉意,聞著林可兒的體香,那兒又有抬頭趨勢。

這就是年輕的資本。

也是食髓知味,貪得無厭。

當然,小小東蠢蠢欲動,林可兒自然是立馬就感受到。

心中驚訝:“你...昨晚得有五次吧,怎,怎么又抬頭了。”

'“昨晚的菜沒吃完,今天早上回鍋繼續吃,味道更甚。”陳東逗弄林可兒。

“噗呲!”

林可兒捂著嘴巴笑得花枝亂顫,一夜之間,陳東好似變了一個人。

說話都有趣起來。

殊不知,在陳東眼里,林可兒也像是變了個人。

漂亮的鵝蛋臉上容光煥發,少了幾分疏離多了幾分柔媚,眉眼之間都是少有的風情與成熟。

小小東抵在腹部。

林可兒伸手去摸,兩人之間又開始摩挲起來。

疼是真的疼。

想吃也是真的想吃!

“輕一點,慢慢的。”林可兒閉上眼睛,玉手抓著陳東手腕,在輕顫。

“好。”

陳東翻身上馬,房間內又是一片旖旎...

窗外的雨下得更大了!

與此同時,南城集裝箱碼頭。

霸幫控制的區域,一輛輛叉車冒雨正叉起連夜卸下來的集裝箱裝進大型卡車中。

這批貨物,除了霸幫老大,沒人知道是什么。

他們只接到命令,上午十二點之前裝載完畢,開出南城。

突然之間!

雜亂的腳步聲比暴雨還要密集,剎那而來!

二百個戴著頭套的黑衣人像是天外來客,沒人知道怎么出現的,他們每個人手里都拿著一米五左右的實心鐵棍。

見到叉車的瞬間,沖上去就開始拼命打砸!

幾十輛叉車司機同時愣神,愣神的三十秒,叉車的窗戶,零件被打砸一多半。

不僅如此,居然有人拿著汽油澆在叉車和集裝箱上,打火機一點,一條條火龍突兀竄起來,濃煙滾滾!

終于,叉車司機們反應過來。

紛紛拿起叉車座下鐵棍沖了出來,一場混戰就此展開!

鐵棍交擊,火星四濺。

“啊!”

“啊!”

慘叫聲伴隨著鮮血,充斥在這片廠房內!

“你們是誰,難道不知道這是霸幫的地盤?!”

“臥槽,狗日的,人太多,搖人,搖人!”

“這批人是沖著貨來的,快打電話告訴霸哥!”

二百來人除了被鐵棍砸到時候的悶哼,其他一點聲音都沒發出!

很快,幾十人被打倒在地!

抱著腦袋,蜷縮身體,痛苦呻吟。

但!

還沒結束!

又有幾人上了叉車,發動機‘嗚嗚’響起,速度被拉到極限!

在即將撞到廂式貨車的時候,駕駛叉車的人飛身一躍,在地上翻滾一圈,毫發無傷。

“轟!”

巨大的撞擊聲,響徹整個廠區。

緊接著,第二輛,第三輛,第四輛...

剛才還忙得熱火朝天的廠房不過短短幾分鐘大變樣,殘破不堪,像是經歷了一場大地震!

“啪嗒,啪嗒!”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面上,聲音格外刺耳。

看其身段很像男人,可是其穿著又是妥妥的女人,他手里拉著一根繩子,繩子后面竟然是綁了數百只小型汽油桶,要不是有手下幫忙,他一個人根本拉不動。

更別說如此囂張出場!

“跑咯,再不跑,這里要爆炸了。”聲音尖尖細細,一時間分不清是男是女。

他從緊身牛仔褲掏出一盒細煙,抽出一根點上,剩下的直接扔掉。

“呼...”

他嘴里吐出一團似有似無的青煙。

看著狼狽拖著傷體往外爬的人,笑容愈發猙獰。

“你們...還真的跑啊!”

一根煙抽完。

“咔噠!”一聲。

他點燃了手里浸過汽油的繩子,火焰迅速蔓延。

“轟!”

“轟!”

“轟!”

......

汽油桶一個個爆炸開來,巨大的沖擊力使得它們四處彈射,噴吐火焰和濃煙。

撞擊到墻壁和屋頂之后,紛紛跌落,像是一朵朵綻放的煙花。

煞是好看!

廠房,徹底燃燒起來,濃煙滾滾...

火光沖天之中,他最后一個走出,站在暴雨中。

姿態妖嬈。

回頭看去,他烈焰紅唇笑得潑辣!

就在這時,他手機震動不停,接通。

“會所,酒吧和ktv人安排好了嗎?”

“很好,務必保證人證物證俱全。”

掛掉,他翹著蘭花指撥通一號碼。

“喂,我舉報紅浪漫會所,紅浪漫酒吧、紅浪漫ktv有人吸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