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54章 你尿床了?

斧頭幫三個字,陳東聽得極其舒坦,就像是炎炎夏日,在操場上跑了五千米之后,有人主動遞來一瓶冰可樂。

擰開,一飲而盡。

爽!

“平叔想什么時候動手?”

“怎么著,你想帶傷上陣啊?”何叔平調侃了一句。

陳東鬧了個大紅臉:“不是,只是這次被陰得慘,心中火氣大得很,要不是可兒...要不是嫂子危急關頭出手,哪能坐在這和您吹水。”

何叔平心里有一絲不悅,不著痕跡掃了一眼地上衛生紙,臉上笑容有點牽強。

他是男人,怎么能不知道地上衛生紙團意味著什么呢?

而且,陳東已經習慣稱呼嫂子是可兒,證明兩人之間關系經歷這次生死,有了質的突破。

說實話,何叔平心里直翻酸水。

他想陳東和林可兒之間早點產生感情,上床,懷孕,一氣呵成。

但是,真的早早開始的時候,心里還挺不是滋味。

他能想象到,林可兒玉體橫陳,陳東在后面用力...林可兒得是多么快樂。

就在這時,門口傳來激烈爭吵聲。

何叔平眉頭微皺一下,起身出去。

只見門口站著一個扎著兩個馬尾辮,穿著白色小吊帶,36d飽滿呼之欲出,齊13牛仔小短裙,渾身上下洋溢著兩人無比興奮的青春活力。

看到此女的一瞬間,何叔平瞳孔地震,沉寂已久的心沒來由跳了跳。

死去很久的記憶突然開始攻擊他的腦海,慢慢地,眼前女子的五官竟與死去多年的女子有幾分重合。

他看得癡了。

“你憑什么不給我進去?知道本公主是誰嗎?”

“我不管你是誰,就是不能進!”李三毛很強勢,還用手推了琳達肩膀一下。

琳達細長秀眉倒豎,對著李三毛豎了豎小拳頭:“你敢碰我,我叫我男朋友弄死你!”

“呵,你男朋友敢弄我?你把他叫來,看看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琳達指了指里面:“不是在病房躺著了。”

李三毛頓時臉賊綠賊綠,難以置信道:“你說...東哥是你男朋友?”

林可兒抱胸,胸前更加鼓脹,白得晃人眼,李三毛暗暗吞了口口水。

“當然。”林可兒一臉傲然。

李三毛還想說什么,被何叔平打斷:“阿東好福氣,交你那么好看的女朋友,快點進去吧。”

琳達知道說話之人是何叔平,吐了吐香舌,側身進去。

何叔平看著琳達背影,惆悵涌上心頭。

想了想,一揮手,帶著李三毛離開了。

“豁,好家伙...你半夜調戲少婦被人砍了?”看著半死不活的陳東,琳達嚇了一跳。

眼睛卻不由落在陳東某處:“那兒沒事吧,關系到我下半身幸福呢。”

陳東:......

“你來干什么?”陳東沒好氣問道。

琳達嬌羞一下,咬了咬下嘴唇:“自然是來勾引你的,狗狗要升級成男朋友嘛~。”

要是沒有昨晚和林可兒發生的事情,陳東那是一勾就動心。

但!

現在已經進入賢者模式,蜘蛛精來了他都不心動半分。

這兒會陳東哪有這個心思,不屑道:“不看,我對女人不感興趣。”

“我只對打人有興趣!”

琳達大大眼睛滴溜溜轉了一圈,一下子掀起本就幾乎露大腿的牛仔小短裙。

露出性感蜜桃臀,撅的老高,可憐巴巴看著陳東:“那你打吧,我不怕疼。”

“人家,人家很怕疼的!”

陳東全身傷口差點噴出血來,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一次玩的比一次野,一次比一次怪。

和尚來了都得動凡心。

陳東的魂,不由自主又被勾了去,全身開始發熱,傷口癢癢的。

“打嘛,打嘛。”琳達撒嬌,又欲又惹人憐愛。

“你不打,我可是會生氣的哦!”

陳東被撩的火起,也有心想教訓一下琳達,有意疏遠她,抬起手,重重一巴掌打在她的翹、臀上。

“啪!”

清脆無比聲響。

頓時,屁股上暴起五個通紅手指印,紅白對比,刺激人的五官。

“啊~”

琳達嬌呼一聲,清純的臉上一下子多了幾分嫵媚與嬌艷。

腰肢扭動兩下。

“我還要!”

這一聲我還要,直擊所有男人內心,陳東建設的心理防線瞬間崩塌,理智崩潰。

這就是不折不扣的妖女。

孫悟空來了都得陷進她的五指山。

“啪!”

陳東又狠狠抽了一下,比上一巴掌下手還重。

兩個大小一樣的手掌印留下,不停刺激陳東視覺。

“啊~”

“哥哥,你好壞~人家,人家要被你抽壞了。”

安靜無比的病房內,只能聽到一聲又一聲清脆巴掌聲。

不知道過了多久,病房安靜下來。

琳達媚眼朦朧,高挺胸部忽高忽低,瓊鼻吐出熾烈的香氣,依靠在陳東肩頭,修長白皙大長腿緊緊纏在一起,像是扭動的蛇。

剛才她坐過的地方,居然被汗水浸濕一大片,濕漉漉的。

此時陳東已經情動,不顧胳膊扯著傷口疼痛,扭過琳達粉頰就要親下去。

琳達卻一下子躲開,咯咯咯笑著,然后又主動靠近,當陳東閉上眼睛等待琳達紅唇落下時候,又推開,三番五次下來,陳東成功被勾的七魂飛了六魄。

第五次的時候,陳東大手攬住琳達腰肢,強壯體魄讓她避無可避。

閉上眼睛,等待陳東‘報復’。

“噠噠噠...”

就在這時,熟悉而又急促高跟鞋聲響起,陳東不得不松開琳達。

謝謝一手拿吊瓶,一手拿病歷記錄本。

進門就看到坐在陳東床頭膩膩歪歪的琳達,知性臉頓時雀黑。

“喂,讓讓,給病人打吊水呢。”謝謝冷冷說道。

“呦。”琳達抱著膀子從頭到腳上下打量謝謝一番,挑挑眉,“今天穿得挺騷,不會是想勾引我男朋友吧?”

“雖然精心打扮一番,看上去也算個美女,可是和我比起來。”

琳達舉起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比了兩厘米左右的長度。“也就差個十八厘米吧!”

“不好意思,我要檢查病人某處,外人請離開。”謝謝毫不示弱,準確拿捏琳達要害。

你一直說陳東是你男朋友,可是...小小東能看能摸的只有我。

氣不氣?!

“你!”琳達大眼一瞪,嘴角忽地扯出一縷壞笑,故意拍了拍剛才被她弄濕的床鋪:“美女醫生,坐這里。”

謝謝疑惑,腳步輕移,剛想坐下。

臉!

紅得像是天邊火燒云!

她頓了頓,看向陳東,結結巴巴道:“你,你尿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