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52章 要嫂子幫你嗎

私人醫院,急救室。

陳東戴著呼吸機,臉色蒼白如紙,赤裸的全身上下,沒有一塊好肉,大片大片的淤青腫脹和不知道多少道傷口。

有幾處,深可見骨!

謝謝拿著手術刀的手在劇烈顫抖,桃花眼盯著陳東憔悴的臉,根本做不了手術。

“謝醫生,你怎么了?”旁邊另一個主治醫師關心問道:“不舒服嗎?”

謝謝擺擺手,嘴唇張了張,喉嚨像是卡了一根刺。

“你出去吧,我來。”

“不,不,我看著你做。”謝謝放下手術刀,朝后退了幾步,眼淚奪眶而出。

“對不起,陳東。”

“真的對不起,我,我沒有辦法。”

她在心里一遍遍說著,雙手合十。

謝謝向眾神祈禱,回應她的,只有剛走出偏僻窮困山里時候的自己。

兩個小時后,陳東在病房緩緩醒來。

微微扭頭,看到一個女子趴在床邊睡得香甜,夜燈溫柔昏黃燈光照在她完美側臉上,像是流動的月光,為其掩上一層神秘的面紗。

她呼吸均勻,眉頭輕蹙,胸膛一起一伏。

陳東就這樣呆呆看著,會心一笑。

也就在這時,女子細眉動了動,嘴巴蠕動,睜開眼睛。

陳東立馬閉上眼睛假睡。

林可兒輕輕捏了捏眉心,手掌撐著下巴看著陳東刀劈斧砍般的臉,忽地抓著陳東粗糙的大手,貼在自己臉上輕輕摩挲,感受它的粗糲劃過皮膚帶來的觸感。

“阿東。”林可兒聲音呢喃。

“你快醒來好不好?”

“我不能失去你,不知道什么時候,我...我發現我已經愛上你了。”

陳東心中一震,嘴角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他這是戀愛了嗎?

雙向奔赴和喜歡。

甜甜的,酸酸的戀愛,終于砸到他心窩里了。

陳東沉浸在甜蜜之中還不到兩秒,只覺得食指有些異樣的感覺,濕濕的,糯糯的,像是小貓咪舔舐主人手指討吃的,滑膩舒服。

他眼睛睜開一條縫,就看到林可兒閉著眼睛,高貴優雅鵝蛋臉帶著些許潮紅,紅唇包裹他的食指。

軟舌靈活像是一條有靈性的小蛇。

不停地攪動。

弄的他心癢癢,全身發麻。

腦海中也閃過一縷縷邪惡的畫面,很想用食指進進出出,逗弄幾下。

不過,陳東不敢,怕嚇到林可兒。

正當陳東放松身體準備享受時,食指的異樣感消失。

頓時,心底一陣陣失落,這可是林可兒啊。

但!

下一秒,中指進入一片溫、潤之中,滑膩與舒服比食指過之而無不及,陳東簡直要羽化而登仙。

林可兒的臉更紅了,高挺的瓊鼻鼻腔還發出細微‘嗯~嗯~’的靡靡之音。

她已經完全沉浸在吮吸陳東手指之中,高聳胸部下意識蹭著床邊,雙腿也是夾緊又松開,夾緊又松開。

病房,美人,味道,聲音,觸感。

只差給林可兒換上一身性感的護士服。

陳東覺得自己還能打,三十個?再來三十個還差不多!

五根手指,林可兒一個都沒放過,小小東早就頂起了小帳篷,不停地想要沖破牢籠束縛。

突然。

林可兒面色潮紅站起來,解開睡衣紐扣,露出雪白細膩胸部,抓著陳東的手,放在自己高聳處。

拿著陳東的手不停揉、捏。

聲音更大了,呼吸也漸漸粗重起來。

陳東再也裝不下去了,主動揉、捏起來。

軟,彈,大!

像是剛出鍋用牛奶做的大、、饅頭,香噴噴還冒著熱氣的那種。

一瞬間,林可兒清醒過來,眼含秋水羞澀看了一眼陳東。

兩人視線碰撞,略微尷尬,又各自移開。

不過。

陳東的手還在動,林可兒也沒有逃走。

不說話,不主動,不反抗。

兩人之間有了一種無形的默契。

隨著時間的推移,病房內的溫度開始升高,兩人之間曖昧升級,不知道什么時候,林可兒上半身睡衣已經滑落在地。

柔和燈光打在她的完美無瑕上半身,如同古希臘雕像。

眉眼如絲,溢出勾人秋水,紅唇半張,呼氣如蘭。

長長的天鵝頸,誘人香肩下是一對性感的鎖骨,再往下...妙不可言,唯有近觀知其美,高聳繼續往下,小蠻腰如隨風而動柳枝。

天生潮韻圣體。

視覺上沖擊力可想而知。

陳東腦袋嗡嗡的,只覺得今天的林可兒不同往日,以往是被情欲挑撥,屬于女子天然媚態被激發。

可今晚,媚,騷、浪,像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融進她血肉之中,渾然天成。

媚而不賤,騷而不蕩,浪而不俗。

雅!

忽地,陳東像是想明白了,短短兩三天,林可兒經歷生與死,隱藏和壓抑的某種屬性徹底被打開。

林可兒還是林可兒,林可兒也不是林可兒。

“喜歡嫂子嗎?”林可兒扭動腰肢,睡褲不知不覺間也從腰間滑落,夸張的腰臀比,絕品身材,白皙皮膚表面浮現緋紅,渾身散發成熟女性魅力。

“咕咚。”陳東艱難咽了咽口水,毫不掩飾自己侵略性的目光。

“喜,喜歡。”

“想要嫂子身子嗎?”

“想。”

“那等你好了,嫂子就給你,好不好。”

“好。”

剎那間,陳東雙瞳好似燃燒起來。

林可兒挑逗一笑,撩開胸前長發,做出了一件讓陳東意想不到的事情。

她掀開陳東被褥,脫掉陳東做手術時穿的衛生褲。

隨后,跪坐在床邊,玉手從陳東喉結一直往下,指甲輕滑過陳東結實滿是傷痕的軀體。

“要嫂子幫你嗎?”

“怎,怎么幫?”

“你想怎么幫?”林可兒眼睛笑成小月牙,對著陳東臉頰吹氣。

“嫂子,想怎么幫?”陳東動彈不得,心癢難耐,急不可耐。

林可兒挑眉,給了陳東一個白眼:“用手。”

“能用嘴嗎?”

林可兒全身肌膚更紅了,溫度燙得嚇人,陳東雖然身體動不了,可是手能動,手掌一直在摩挲林可兒大腿,隱隱有著更進一步的可能。

不過,林可兒雙腿夾得很緊。

“壞蛋,人,人家不會啦,從來沒試過。”

瞬間,陳東更激動了。

不怕人妻如狼又似虎,姿、勢多變,口技非凡,只怕人妻似懂非懂。

把似懂非懂,一知半解的人妻調教成一個眼神就知道在床上還是在廚房又或是在陽臺,才是曹阿瞞們最值得吹噓的事情。

陳東也是男人,自然想把林可兒調教成自己的‘私人管家’。

林可兒緩緩伸出玉手,抓向小小東。

陳東舒服地閉上眼睛,手掌也抓住了高聳...

林可兒是寶藏女孩,今晚開始,陳東正式開始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