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51章 大佬會面

G西裝男手里拿著鐵棍,連吐好幾口血水,叫活著還能動的人把動不了的擺成一排。擺好之后,又叫能動一起跪下。

他摸了一下腦袋,一手的鮮血,頭被打了個桃花開,一道道傷口,皮肉外翻,去醫院恐怕得包成木乃伊。

林可兒還趴在大石上,光潔額頭不停地冒汗,凝結成珠,腌得眼角生疼。

不僅眼被汗水腌得疼,手腕紅腫,發脹疼痛,肩頭處更是疼得要裂開了。

但是她必須保持這個姿勢一動不動,只有她自己知道。

沒有子彈了。

她現在心情極度忐忑,要是那幫人拼死一搏,她不敢想...

所以剛才,情急之下,她才連開三槍,震懾住了所有人。

在狙擊槍的威脅下,那幫人選擇投降,槍一響,就被嚇破了膽。

哪里還敢反抗!

陳東倚在石頭旁,從口袋摸出一盒被壓扁的煙,打開一看,全碎了。

“媽的!”陳東啐了一口血水出來,忍著身上可怖的傷口,把半截大前門點燃,狠狠地吸了一口。

絕地翻盤!

西裝男瞇著眼看了看陳東,陰冷無比:“你來還是我來!”

陳東擺擺手,新傷加舊傷,這一次恐怕得在醫院住上一個月了。

“別打死了,醉西山這次爭斗,不知道能不能壓得下去呢。”陳東粗略掃了一眼,兩人單挑三十人,可謂是‘碩果累累’。

不算陳東一開始槍殺的七人,被活活砍死和砸死的一共有八人。

也就是說,這一次,一共死了足足十五人。

那是捅破南城的天。

西裝男眼神暴戾,又摸了一下腦袋,直吸冷氣。

“干你娘!”

他手拿鐵棍,踢了一腳蹲著那人,罵道:“小崽子,手擺上來。”

剛才如同喪家之犬,現在霸氣威武,威風凜凜。

打人與被打之間,反轉就是那么快。

那人嚇得面色如土,扭頭看了看黑黢黢的槍桿,斷手和活命之間,他知道怎么選擇,眼睛一閉,一雙手平放在大石頭上,不停地顫抖。

鐵棍高高舉起,重重砸下。

只聽‘咔嚓!’一聲,緊接著就是撕心裂肺的慘叫,痛苦哀嚎不已。

一雙拿刀拿棍吃飯的手,被西裝男廢掉了。

一腳踹開這人,鐵棍一指下一個:“你來!”

第二人嚇得尿和屎一起噴射而出,化身噴射戰士,癱軟在地,四肢不停抽搐,已經不能動彈了。

“比女人還不如!”

西裝男朝著那人吐了一口口水,一只腳穩穩踩住他的手腕,舉棍就砸。

五根手指直接被崩飛,手掌血肉模糊,成為爛泥。

他都沒喊出聲,暈死過去。

慘叫聲此起彼伏!

不管倒地的還是沒倒地,雙手全被廢掉。

“走吧。”陳東招呼西裝男過來扶著他。

“你不問這些人是誰的狗?”西裝男有些意外。

陳東搖搖頭:“不是你的人,也不是霸幫...”,他拍了拍西裝男肩膀,疼得他齜牙咧嘴:“你我都深陷漩渦之中,不管被動還是主動。”

“你還不明白?!”

西裝男不笨,跟在何流云身邊那么多年,自然知道陳東說的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大爺的人?!”

“不是,也算是。”

陳東長嘆一聲,這三十號人,出手狠辣,手法老練,配合也比較默契。

看出手的架勢,陳東能肯定,斧頭幫無疑。

這也就意味著,大爺可能比二爺更早布局南城,已經拉攏斧頭幫,才能瞬間定位他們行蹤。

京城老爺子不得了啊。

一門三子,都是吃人的野獸。

“咱們倆也算是生死之交了。”西裝男扶著陳東,眼里很是欽佩,跟人打架那么多年,陳東是第一個讓他心生敬佩,自愧不如的。

“何止生死之交,說不定下次見面就是生死相向了。”陳東調侃了一句。

西裝男也是笑笑。

對味!

真要打起來,不論輸贏,他都覺得是一件幸事。

“沒酒,可惜。”

......

傍晚,人跡罕至的醉西山一下子熱鬧起來,一輛輛黑色豪華轎車紛至沓來。

s680,大g、路虎、瑪莎等等為首,身后跟著起碼六十輛奔馳商務,兩排并行,煙塵滾滾。

每一輛奔馳商務上,車門打開,打眼一瞧,都坐了七八個壯漢,個個赤膊,手拿砍刀或鐵棍,面色冷峻。

防彈s680打開,一個披著黑色風衣,戴著墨鏡男子從后座下來。

光是站在那兒,氣場就震懾所有人。

李三毛眼中濃濃驚駭久久沒有消散,小跑到何叔平身邊耳語了幾句,何叔平看著右前方十五具尸體,久久無語。

白色大g上,也下來一名中年男子,大背頭,花襯衫,外套一件純色西服。最搞笑的是,上身看上去還算有點品位,下身卻穿著沙灘褲,人字拖,一整個包租公的形象。

他嘴里含著一根金牙簽,牙簽來回搖擺,看著死掉的手下,不停摸著自己大背頭。

此人正是斧頭幫現在話事人,鄒星馳!

兩人相距不遠,也就十來米的距離,這個距離曖昧又極限。

五分鐘后,鄒星馳先開口了:“說說吧,這件事怎么解決。”

“人,可都是你手下殺的。”

何叔平眼皮子都沒抬,右手抬起,李三毛一根雪茄放在他食指和中指之間,拿出一根火柴點上。

“呼...”何叔平吐出一口青色煙霧:“你想怎么解決,死的殘的都是你們斧頭幫的人。”

打臉。

啪啪打臉!

鄒星馳差點咬斷金牙簽,皮笑肉不笑:“交出陳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何叔平指了指自己太陽穴,轉身就走,瀟灑異常。

很簡單,交出這樣戰斗力爆表的手下,傻子才會這樣做。

“何叔平!”鄒星馳大喝一聲。

頓時,斧頭幫那排商務車上打手瞬間涌出,氣勢破人。

幾乎同時,強盛幫這邊一百多人也同時下車,死死盯著對方。

劍拔弩張!

只要兩邊大佬一聲令下,又是一場混亂的百人械斗,不知道會死傷多少。

“再打一場?”何叔平挑眉:“我還沒主動找你算賬,你敢對我興師問罪?”

“那是我的家事,你越界了知道嗎?”

隨后,何叔平指著那些尸體,譏諷道:“這就是越界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