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49章 浴血廝殺

陳東一腳踢開身邊裹著泥土的爛肉,不急不躁坐在一塊石頭上,點上一根大前門,悠悠抽著。

這兩天抽了足足五包煙,比他之前半年抽得還多。

這一根,讓他很舒坦。

“談條件吧,我趕時間。”陳東主動開口。

“你放心,我在高處看得一清二楚,只有你最老實,所以第一槍才沒打你。”

西裝男心里毛骨悚然,打了個寒顫。

“我,我不相信你,除非你把槍給我!”

陳東搖搖頭,此時此刻,占據主動地位的是他。

他說的談條件,是讓西裝男說出怎么樣離開的條件,而不是把狙擊槍給他。

“要么這樣好了,我把槍放在那邊,步行過去要五分鐘左右。”

“然后,我再回來。”

“你也是道上的人,多少接觸過這些東西,這把槍的有效射程不過就一千五百米左右。距離越遠,殺傷力越小,命中率有風力影響,精準率也很小。”

“我現在距離你一百米,狙擊槍放那邊,一來一回,根本殺不了你。”

“而且。”陳東指了指四周:“草木茂盛,怪石嶙峋,遮擋物太多了。”

西裝男思考一番,答應下來。

這是唯一能夠活著離開的機會。

陳東把槍盒子放在很遠的草叢中,再次折返。

西裝男深深看了一眼陳東,似乎想把陳東這個瘋子刻進腦海中,以后要是再次見到,避而遠之。

惹不起,他躲得起。

“還不跑?”陳東調侃一句。

西裝男松開林可兒,撒腿就往反方向跑去,是下山的路。

與此同時,陳東也拿著尼泊爾彎刀快速沖到林可兒跟前。

刀起,繩斷!

林可兒跌落在陳東懷中,得到解放的雙手摟著陳東脖子,嘩嘩大哭。

陳東懸著的心終于放下心來,輕輕拍打林可兒后背,安撫她受傷的心靈。

“嫂子,沒事了。”

“一切都過去了,咱們回家。”

“不,不。讓我抱著你,讓我抱著你。”林可兒穿著性感的情趣內衣,緊緊貼著陳東。

陳東只穿著一件t,彼此能夠感受到彼此的體溫。

尤其是胸前兩團軟肉,死死壓在陳東胸膛,不可言喻地綿軟,陳東心猿意馬。

小小東開始不老實,頂住林可兒腹部。

突然。

陳東只覺得眼前一黑,剛張開的嘴巴被堵住,一條軟濕的紅舌忽地探入口中,在里面亂攪。

眼冒金星,天旋地轉。

腦袋里面一下子炸開了!

陳東不會接吻,也不懂回應,只是靠著生物本能和對‘島國動作’里殘存的記憶。

裹住紅舌,拼命吮吸。

十分貪婪。

第一次對女人口水有了直觀感受。

甜的,很甜,一直甜到心里。

且。

一雙大手開啟自動巡航,準確無誤摸到了林可兒高聳處,使勁揉搓。

林可兒情動。

聲音靡靡,溫婉動人。

似乎在雪山上駐足時間太長,探索足夠,一只手緩緩滑落,貼著滑膩白皙肌膚一直向下,向下...

他要探索林可兒最神秘之地。

在陳東即將到達終點的時候,林可兒一把推開陳東,臉色紅潤,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這一吻,時間太長,不得不換氣進行第二波攻勢。

女人在動情的時候最好看,無論何時何地。

先前還臉色蒼白,現在嬌柔嫵媚。

媚眼如絲勾著陳東,一只玉手勾動情趣內衣肩帶,肩帶滑落,胸前傲人一覽無余。

忽地。

陳東瞬間脫下自己衣衫,順著林可兒腦袋套進去后拉著林可兒迅速起身,并且把她拉在自己身后,眼神凝重看著一道緩緩后退的背影。

后退而來的不是別人。

西裝男!

兩人疑惑之間,烏泱泱的人群手拿鐵棍和砍刀出現,一眼掃過去,起碼三十來號人。

每個人看上去都是能打的主。

西裝男回頭怒斥陳東:“你他媽還算個男人?”

陳東撿起地上的尼泊爾彎刀,沉聲道:“不是我的人!”

西裝男傻眼了,怎么好端端出現第三波人?

他試探性問道:“你們...是霸幫人?”

三十來人無人說話,同時舉起手里的鐵棍和砍刀,如潮水般沖了過來。

陳東一推林可兒左胸,壓低聲音:“跑,隨便找個地方躲起來,他們找不到你。”

林可兒咬緊嘴巴點點頭,知道在這里只會讓陳東分神,跌跌撞撞跑向山里深處。

那些人并不在意單獨逃跑的林可兒,這兩人解決了,一個弱女子能躲到哪里去?

西裝男急急后退,與陳東背靠背,還不忘來一句調侃陳東的話:“你在南城怎么那么遭人恨?”

“誰都想砍你!”

陳東無奈翻了個白眼,沒想到上一秒兩人針鋒相對,你死我活,下一秒就得并肩作戰。

“你放心,你是買一送一!”

話來不及多說,人已經殺了過來。

西裝男一下子撕開西服,主動迎向明晃晃的砍刀,只見他一抬手,一抓,一彎,一扭!

只聽那人手腕發出‘咔嚓’一聲脆響,手中鐵棍已然易手,西裝男趁此空隙,還得意朝陳東笑了笑。

陳東心中一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怪不得何流云敢只帶兩人前來南城!

“鏗!”

陳東路突然出手,一刀劈退砸向西裝男的鐵棍,金屬與金屬撞擊聲,火花四濺。

“謝了。”西裝男眼神陡然冷如寒冰,手中鐵棍揮落如雨。

“不死再謝我吧!”

陳東與他距離不過兩米,方便兩人能夠互相接應。

一把砍刀忽地從陳東背后突襲而來,直擊他后心,這一刀要是戳進去,神醫扁鵲來了都無力回天。

陳東余光早就發現這個心思活躍之人,猛地回頭,將后背交給西裝男。

明明一句話沒說,西裝男卻自然而然擋住陳東后背,替他抵擋住砸來的五六根鐵棍。

“噗呲!”

鮮血隨著尼泊爾彎刀斜刺刺抽出,成了一條直直的紅線,在陽光下一閃而逝。

“啊!”

那人抱著斷掉的手腕,在地上不停打滾。

不過,西裝男也被鐵棍砸中肋骨,疼得他臉瞬間雪白。

一棍落下,第二棍又來。

陳東反身一轉,一個漂亮側踢,一腳踹在其下巴,那人直直飛出去。

但!

對方人數實在占優勢,很快兩人身上都出現大大小小的傷痕,渾身鮮血淋漓。

又是一個橫劈,斜挑,近前幾人被陳東兇狠模樣逼得連連后退。

西裝男也是后背硬挨一刀,鐵棍將其中一人爆頭,隨后迅速退到陳東身邊。

兩人緊緊相靠,喘著粗氣,為自己爭取片刻休息時間。

不過,敵人殺紅了眼,又一次齊齊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