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語小說 > 我給大佬開車的這些年 > 第48章 可怕的瘋子

M世界上最快的跑車是布加迪威龍,可是它再快,也跑不過命運。

不僅僅跑不過命運,也跑不過一把awm射出的子彈!

倍鏡鎖定的那一剎那,剎那芳華!

煙消云散。

揮一揮手,不帶走一片云彩。

林可兒從震驚之中回神,聽著一聲又一聲每秒的槍響。她發誓,用她幾十年干干凈凈的身體發誓,這是她這輩子聽過最好聽的音樂。

帕瓦羅蒂來了都得甘拜下風。

第七個人,躲在一塊石頭后面,體如篩糠,臉色蒼白無比。

就在他攥緊手中佛牌慶幸自己逃過一劫的時候。

命運的死神在對他招手!

高速旋轉的金屬子彈穿透石頭,打中他的太陽穴,腦袋與石頭一起爆炸,粉碎。

一塊成色不錯的玉佩,高高飛起,掛在枝頭,左右搖晃。

一滴鮮血,緩緩滴落。

七次槍響,槍槍爆頭。

躲在石頭后面匍匐身體觀察周圍景象的西裝男看著一地的碎肉,全身早已經濕透,拿著電話的手抖個不停,撥號鍵怎么也按不中。

是人啊,活生生的人,不是雞鴨鵝,說殺就殺了。

單方面虐殺的場景,太刺激人的大腦皮層,恐懼怎么壓都壓不住。

可是前來救援的這個人,連開七槍,腦袋都被打爛了。

殺人如殺雞!

陳東卸掉身上用葉子臨時編制的吉利服,小心翼翼把大狙裝進盒子里,斜背在身上。

嘴里叼著一根大前門,右手拿著一把鋒利無比的尼泊爾。

一人,一刀,一槍。

快速朝林可兒逼近。

林可兒淚眼婆娑,看向遠處那道熟悉無比的模糊身影,像個走失許久終于見到父母那樣放聲大哭。

心中的恐懼,害怕、以及...想念瞬間爆炸開來。

這一刻,陳東徹底扎根林可兒內心,成為他的男人。

西裝男的終于按到了撥號鍵,何流云穿著沙灘褲,正躺在椅子上曬太陽,左擁右抱。

“陳東來了,還是何叔平,又或者兩人一起。”

“死,死了,都死了。”西裝男顫聲道,靈魂都在打顫。

何流云忽地坐起來,厲聲道:“死了,誰死了?”

“林可兒!”

“不,不是,陳東來了,全殺了。”西裝男帶著哭腔,探出半個腦袋,看著陳東越來越近,一咬牙,心一橫,想要活命,只有將林可兒牢牢抓在手里。

不得不說,專業素質過硬的人,面對生死,還是能夠在最短時間,選擇出最正確的選擇。

他來不及和何流云多說,掛掉電話,給了自己兩巴掌。

然后,雙腿驟然發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跑到林可兒身后,用林可兒身體作為阻攔。

陳東一愣,腳步放緩。

他以為剛才那個人早被嚇破了膽,逃之夭夭了。

沒想到居然還敢殺個回馬槍。

“站住,你他媽給老子站住!”西裝男一只手掐住林可兒脖頸,大喊道:“你再敢往前一步,老子一命換一命。”

陳東停下腳步,舉起雙手,示意自己沒有威脅。

“有話好好說,沒必要生死相向。”陳東沉聲道。

只是這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多少有點諷刺的意味。

地上。

還躺著七具殘缺的尸體呢,鮮血從高處往下匯集,剛好在兩人之間最低處聚成了一個小血洼,扎眼異常。

“你的槍呢,把你的槍丟一邊。”

陳東乖乖照做,把盒子輕輕放在一旁。

“刀,刀也丟掉。”

陳東又把刀扔了,微笑看著林可兒,出言安慰道:“嫂子,沒事了,我接你回家。”

林可兒哭著點點頭,她相信陳東說的話。

西裝男的手機一直不停地響,他很想掏出來砸掉,但是他不敢。確定陳東不可能威脅到他之后,才掏出手機接聽。

“究竟怎么了?”何流云眼皮子直跳,心神不寧。

“陳東,陳東來了,帶著槍。”

“不,應該是狙擊槍!”

“霸幫幾個小弟全殺了,槍槍,槍槍爆頭!”

何流云倒吸一口冷氣,大中午烈陽高照,他狠狠地打了個寒顫!

他忽然想到宋溪給她的回話之中,陳東就說過一句話。

告訴二爺,別忘了他陳東是特種兵狙擊手出身。

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直沖天靈蓋,汗毛根根倒豎。

定了定神,何流云低聲問道:“你確定是狙擊槍?”

“槍槍爆頭,彈無,彈無虛發。”

“活著回來,只要陳東不殺你,別反抗。”何流云匆匆掛掉電話,站在泳池邊上糾結許久,還是撥通了何叔平的號碼。

他不想失去西裝男,西裝男是他的右臂。

何叔平把自己鎖在辦公室,一直沒合眼,僅僅一天一夜,看上去蒼老了許多。

不過,他滿是紅血絲的眼睛中,陰翳的化不開。

“嗡~嗡~”

桌上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看了看,陌生號碼,直接掛掉。

何流云罵了一句臟話,不得不用自己的號碼撥打過去。

看到來電顯示是京城的號碼,何叔平先是愣了一下,陰翳的眼睛里爆發出無邊無盡的殺意。

“喂。”何叔平寒聲。

“是我,何流云。”

“可兒人在哪?”

“何叔平,別那么多廢話,你現在必須照我說的去做!”

“憑什么!”

“不然,你一定會失去林可兒,陳東,還有你半個強盛幫!”何流云憤怒道。

“你本意不就是如此嗎?抓了可兒,叫我獨自前去,難道不是為了毀掉我?”何叔平聽到何流云憤怒,心中隱隱暢快。

“呵呵呵...陳東不愧是瘋子,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我要是抖出來,別說是你,南城白道最大的來,都不一定保得了他!”

忽地。

何叔平心中產生一絲不好的想法。

難道陳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

“他殺人了,連殺七人,用的是狙擊槍!”何流云聲音壓抑到了極點。

“什么!”何叔平從椅子上猛地站起,瞪大了雙眼。

瘋子,瘋子。

“你現在打電話給他,叫他別沖動,剩下的人別殺了。”說完,何流云直接掛斷。

這里畢竟是南城,歸根結底,沒有京城那么方便,他不想把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黑道斗毆是黑道斗毆。

可動用熱武器,性質就變了!